南钟 外传 后传第二十一节

海飞龙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二十一 陈隽知道爸爸有话对自己说,于是坐到陈捷身边。陈捷说:“隽隽说实话,这个男朋友到底是用来应付我的,还是你真心喜欢人家。”陈隽说:“什么应付啊,我是那号人吗,我宁可每次都被你数落都不做这事,他,算的上是一个真正感动了我的人,我相信我的感觉,你也相信我爸爸。”陈捷说:“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二十一

陈隽知道爸爸有话对自己说,于是坐到陈捷身边。陈捷说:“隽隽说实话,这个男朋友到底是用来应付我的,还是你真心喜欢人家。”陈隽说:“什么应付啊,我是那号人吗,我宁可每次都被你数落都不做这事,他,算的上是一个真正感动了我的人,我相信我的感觉,你也相信我爸爸。”陈捷说:“那好,隽隽那你把这个拿着。”陈捷给了陈隽一张卡,说:“现在什么手机银行网络银行我不会用,给你一张卡,上次我看病用了你所有积蓄100多万,家里呢现在没多少钱,你弟弟明年就要读书,所以爸爸就只能给你50万给你当嫁妆。”陈隽说:“爸爸,我不要,我工资高,没事的,何况我们才刚认识,先不说我会不会嫁给他,就是真嫁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钱您先留着,总有用处的。”陈捷说:“我那天发病的时候我最怕的就是看不到你出嫁我就死了,现在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而你又找到了男朋友,我觉得我有盼头,爸爸一辈子也没让你享福,就这么点意思,你拿着吧,爸爸好想活着看到你出嫁的那一天啊!”陈隽眼睛湿了,说:“我真不要这钱,爸爸,我只希望您能长命百岁,至于钱,这样吧,您先帮我保存我怕我乱花了,等我没钱了再找您要,可以吧?”陈捷看着乖巧的陈隽,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好吧,你去把你娘换出来吧。”陈隽嗯了一声,进了厨房。

王闻晖的手艺不错,全家人吃的赞不绝口,陈杨则特别中意那个做成小老鼠的小包子,吃了好多。等吃完饭后,陈捷让杨晓薇和陈隽带陈杨出去玩,他把王闻晖留下来想和他聊聊。

王闻晖一个人面对陈捷,不禁有些紧张。陈捷看出来了,说:“没事小王,你来半天了隽隽这个没头脑的也没说你叫什么。”王闻晖连忙说:“我叫王闻晖。”陈捷说:“哦,听说你是做饭的。”王闻晖说:“具体来说是做白案的,其他的会一些。”陈捷说:“你和隽隽是怎么认识的。”于是王闻晖就把和陈隽相识相处的那些事情简单的跟陈捷说了一下。陈捷说:“好小伙子,隽隽认识你是她的福气啊。想起来也真够险的,如果你们那次碰到的是我们自己的特种兵那种素质或者那个人没受伤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可是一只手就能要一个普通人的命啊。”王闻晖说:“我没想太多,我只想着要保护我心爱的人,所以不管那么多了。”陈捷赞赏的拍了拍王闻晖的肩膀。

在外面,两个女人也谈了很多,杨晓薇也问清楚了来龙去脉说:“你们这两个人是怎么凑起来的,在这个年代还能找到你们这么传统爱情观的人,还给你们凑一起来了,居然两个人模样都还很不错,呵呵。隽隽,要珍惜小王啊。”陈隽说:“哎,说实话,我对爱情这东西真的是懵懵懂懂的,也是被你们催多了,再加上他的确对我好,我现在呢,说不上来是不是爱,反正只觉得和他在一起就挺开心人挺安心。”杨晓薇说:“傻孩子,这就是爱了,我当年喜欢上你爸爸也差不多就是这感觉。”陈隽说:“喂!嫁给我爸爸你就叫我孩子啊,别忘记了私下底我们还姐俩好不。”于是两个人又像回到了刚认识的那一年一样,疯闹着打了起来,两个人都忘记了不愉快的事情,剩下的只有随性和快乐。

陈隽和王闻晖在家里呆了几天,这几天,陈隽把王闻晖带到她所有玩过的地方去玩了一个遍,王闻晖也不厌其烦的微笑着始终陪同,让陈隽非常开心。

到了第8天,王闻晖提出先提前回上海,让妈妈见见陈隽,陈隽当然答应了,毕竟人家先来见了自己家的父母,再不去也说不过去了,于是陈隽告别家人,和王闻晖回到了上海。

一下飞机,陈隽就要去买东西,王闻晖说:“买东西做什么?”陈隽说:“你什么意思?你花那么多钱给我家人买礼物,你不让我买,你想让你妈怎么看我?”王闻晖也不劝阻了,只是跟着陈隽后面帮着他挑选,陈隽想了半天,总算是买了一点当归,弄了个不错的包装,花掉了陈隽大半个月的薪水。王闻晖说:“这太贵了,算了吧。”陈隽笑着摇摇头,说:“没事,不能让你妈瞧不起我啊。”王闻晖说:“哎呀,小宝,我妈才不是那号人呢,再说我家什么都不缺,你随便买个东西她就会高兴的不得了了。”

到了王闻晖家里,他妈妈高兴的不得了,把陈隽当做上宾对待,拉着她就是夸耀有加,原因一个是儿子快三十了终于找到女朋友了,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再一个是陈隽容貌秀丽,身材高挑让她越看越喜欢,且又是中层军官,再加上作为王闻晖的女朋友,能够主动花一笔对于她来说很奢侈的消费来给自己送礼物等等,所以条件加在一起王闻晖妈妈对陈隽的影响就是:美丽,大方,善良。坐了好多个小时,王闻晖其实看着陈隽有些不对劲,当他妈妈拿出红包给她的时候,陈隽说什么也不要。当说到还有假期的时候,王妈妈当然要留陈隽在家里过夜了,反正多的是空房。陈隽想了想还是没答应,说想先回部队了。王妈妈示意王闻晖送她,出门的时候王闻晖走向自己的华光普通轿车,王妈妈说开我们去年买的辉腾,然后把红包塞给了王闻晖说路上一定要把这个给她。

陈隽上了车,王闻晖说:“小宝,我看你今天来我家好像情绪不大对,虽然是在笑但是总觉得你有心事。”陈隽说:“你想听吗?”王闻晖点了点头。

陈隽说:“其实,当初我答应和你交往我完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家庭,当我知道了以后我心里很矛盾,因为豪门里面的是非我看电视啊书籍啊现实生活中啊太多太多的不开心了,我甚至想过我们…”王闻晖吓死了,说:“别乱说啊小宝!”

陈隽苦笑一下,说:“我就是怕你伤心,我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我心底里真的不想和豪门有什么关系的,我好矛盾。”王闻晖说:“小宝,你担心什么担心我都知道,我王闻晖向你保证,你所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你也看到我妈妈多喜欢你了,她绝对不会把你当外人那样防着的,而我也会想你保证,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陈隽笑了笑,说:“不用赌咒了,我相信你,你为了我命都可以不要了,我会不相信你吗?”王闻晖说:“呵呵,你能理解我就比什么都好,小宝,我爱你!”陈隽笑了,也对着王闻晖说:“我也是。”王闻晖趁机又吻了陈隽一下,把红包塞进了她的口袋,陈隽本来还是想推辞的,怕他不高兴就没多说什么了,心想留着吧,万一爸爸那边又要用钱呢。

回到了基地以后,陈隽想了很久很久的心事,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晚上她又做了噩梦,梦见爸爸又得了个什么绝症,她在梦里又急又悲伤,号啕大哭。等白天醒了以后,她思考了很久,在外线电话里给在家的王闻晖打电话。

王闻晖接了电话,看见陈隽很憔悴的样子,说:“怎么了小宝,怎么这么憔悴,心疼死我了,我明天就销假回来照顾你!”陈隽一笑说:“没事,没睡好,这个,大宝,我想求你件事….”王闻晖说:“哈哈,小宝的事情,莫说一件,一千件也没问题啊!”陈隽思索良久,说:“我,我想和你快点结婚。”

王闻晖呆住了,说:“小宝,这,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说这个?”陈隽说:“怎么?你后悔了?”王闻晖说:“才不是呢!换个时间听到这个消息,我会非常开心的!能娶到你那必须是几辈子的功德啊,只是,你说的真的太突然了,因为和我以前的印象…”陈隽说:“我知道,你感到突然也是对的,但是我只问你一句,我现在想结婚了,而且是和你,你到底要不要我?”王闻晖说:“要!小宝,我觉得我们在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你,你居于其上而我是低于你的,怎么这成了你…”陈隽说:“不说这个了,你答应了那就筹备吧!”王闻晖说:“小宝,我答应你,但是,有一个事情我是必须要做的!”陈隽说:“什么事情?”王闻晖说:“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但是不管你因为什么提出这个要求,我王闻晖一如既往的会答应你,对你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字。只是,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比珍贵的,所以我必须要想你正式求婚!这样才能让我对的起我心中的女神。”陈隽听到心里非常开心,说:“那,好吧,你准备在哪里呀?”王闻晖说:“你不介意的话,明天晚餐,在餐厅,可以吗?”陈隽想了想,说:“好吧!”

陈隽的想法很简单,爸爸身体现在走下坡路,老伤老病又多,她真的好害怕父亲突然那天离开人世。陈隽从懂事以后就对爸爸言听计从,多少年前因为陈捷的一句话,她从了军,而上次回家,陈捷的一句:“好想活着看着你出嫁啊!”这句话深深的刻在了陈隽的脑海当中,加上那天晚上的噩梦一催化,于是倔强的她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来保证实现爸爸的愿望。她也做好了迎接一切流言蜚语的准备,而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以后走不到一起分手或者离婚也不要紧,反正自己完成了爸爸的愿望,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