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5.html

送走了即将前往德国的奥运体育代表团后,蒋纬国怀着急促的心情在几名商统的陪同护卫下匆匆地前往上海法租界。此时天色已黑,夜上海在华灯璀璨中开始露出了旖旎的城市夜景。在贾尔业爱路9号迷蒙而柔和的灯光中,一栋法式花园般的小洋房静静地矗立在这片树荫花苑里。小洋房由一座主楼和两座副楼组成,副楼位于主楼两侧,是侍从人员、警卫人员、佣人住的地方,主楼坐南朝北,由三个造型不一、颇具法兰西建设风格的单元组成,四周的墙壁上都爬满了爬山虎,使得整个墙壁看上去犹如一片绿绒绒的毛毯。而这里,便是蒋纬国母亲宋美龄在上海的私人住宅,也是蒋纬国舅舅宋子文所买来送给妹妹做陪嫁的礼物。

几名警卫人员正在别墅院子外的路灯下警觉地来回巡视着。蒋纬国车子停下来后,一名商统上前亮了一下证件,警卫军官点点头,随即打开了院子门。刚走进去,蒋纬国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铺满鹅卵石的林间小路上来回走动着。

“老卞!”蒋纬国惊喜地叫道。

“二公子!”特地从澳洲新上海赶回来的卞经纬也是又惊又喜。

两人热情地拥抱了一下,蒋纬国问道:“我让你联系的那三位现在到了没有?”

卞经纬笑道:“请二公子放心,都来了,现都在二楼客厅等着您呢。前几天我还带他们去西南逛了一圈。我怕路上出现意外,于是便一起跟来了。”

“好,辛苦了。”蒋纬国拍拍他的肩膀。两人随即走上楼。

被宋美龄布置得十分温馨别致的客厅内,两名中年白人男子和一名年过六旬的白人老者都正坐在沙发上边抽着雪茄边用蒋纬国听不到的洋文在谈笑风生。见蒋纬国两人进来后,三人都站了起来。为首的老者立刻向卞经纬伸出手,并用略生硬的汉语道:“卞先生,您好,十分高兴再次见到您。”这三个人显然都和卞经纬是老相识了。

卞经纬和三人一一握手后,郑重地介绍道:“先生们,这位便是我们龙腾集团的副总裁,也是我们蒋委员长的二儿子,蒋纬国先生。”他又指着三人一一介绍给蒋纬国,“这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现在的掌门人埃里·罗斯柴尔德先生,这位是‘世界犹太民族自由联盟’秘书长哈伊姆·巍兹曼先生,这位是‘世界犹太商业联盟’主席摩西·夏里特先生。”

三人一起露出惊讶的眼神。为首的埃里·罗斯柴尔德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后立刻微笑着也向蒋纬国伸出手:“真是如雷贯耳呀!龙腾集团我是知道的,这是一个在澳洲新崛起的商业王国,并且还在美洲大陆重创了洛克菲勒家族的石油帝国,听说摩根家族的摩根银行在和龙腾集团争夺华尔街的时候也吃了大亏。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它的副总裁居然是如此地年轻,更加令我们吃惊的是,蒋先生居然还是贵国蒋委员长的儿子。真是太令人吃惊了!幸会幸会,蒋先生。”

蒋纬国微笑着和三人一一握手,他连连自谦道:“久仰久仰,罗斯柴尔德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龙腾集团和您家族比起来,简直要自惭形秽了。”此时在蒋纬国面前的这三个犹太人都不是等闲角色。哈伊姆·巍兹曼是历史上以色列国的第一任总统,而摩西·夏里特则是历史上以色列国的第一任外交部长,都是犹太民族复国联盟组织中的领袖人物。而这个埃里·罗斯柴尔德则更加是不得了,他是此时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掌门人。而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那是一个在欧美世界里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金融帝国,打个形象的比喻,罗斯柴尔德家族随便一个人打个喷嚏,那欧美西方世界的金融商业就要集体患上流感。即使现在正如日中天的龙腾集团,与它相比简直也是不值一提。

在美国有一种说法,“共和党的背后,依靠着的是洛克菲勒家族财阀集团;民主党的背后,倚靠着的是摩根家族的财阀集团。而洛克菲勒集团和摩根集团都只不过是罗斯柴尔德集团的分支罢了。”在欧洲也有一种说法,“欧洲有六大帝国,分别是:大英帝国、法兰西帝国、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奥匈帝国,以及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金融帝国”。在19世纪的欧美,罗斯柴尔德这个词基本上就是财富和金钱的代名词,“富可敌国”这成语用在罗斯柴尔德家族身上都已经不够用了,因为他们已经到了“富可敌世界”的地步。在鼎盛时期,欧洲大部分国家都不得不要向这个家族贷款借钱,英国、法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加拿大…等欧美世界大国的国家经济和金融命脉几乎都被这个家族所绝对主宰,这个家族所建立的是一个几乎控制了全球金融网络的世界第一、前所未有的超级金融帝国,银行、工业、石油、矿产、铁路…甚至世界的黄金市场也被这个家族所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巅峰时期,这个家族所拥有的全部财产达到惊人的六十多万亿美元,而这个家族的影响力则遍布全球,也影响了整个人类的历史。滑铁卢战役中,罗斯柴尔德家族提供了巨额资金协助英德(普)联军击败了法军,随后旋即控制了英国的金融命脉;挖掘苏伊士运河,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背后的鼎立支持;以色列的诞生,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功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很多参战国家由于财力枯竭而濒于经济崩溃的边缘,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力挽狂澜,将很多大国从破产的漩涡中拖了出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罗斯柴尔德家族几乎控制了全球金融。美国本土的四大财阀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杜邦家族、梅隆家族,以及花旗银行、摩根银行这两个美国第一、第二的国民银行全部都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控制下;由德意志四大银行组成的德意志国家财团以及德意志帝国的经济支柱容克财团也不得不屈服于罗斯柴尔德家族之下。举目整个地球,根本没有哪个集团能够与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较高下,试图与它抗争的都毫不留情被它吞噬兼并,试图与它分庭抗礼的则根本无法摆脱被它击败的命运。

为什么希特勒的纳粹德国要在二战中将德国的犹太人赶尽杀绝?蒋纬国现在甚至都有点“理解”希特勒的这种思想和他的做法了:自己国家的财政经济命脉控制在另一个民族的手里,那是什么滋味?这帮犹太佬实在是太能疯狂敛财了!历史上,罗斯柴尔德的金融帝国就是在二战中迅速衰败下来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希特勒发现德国的商业集团在商战中根本干不过罗斯柴尔德家族,于是便采取了一个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直接将犹太人从肉体上大规模地消灭掉。

“我今天特地让卞先生联系三位来这里会谈,确实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如我发给三位的邀请函上面所说的,事关犹太民族的生死存亡。”蒋纬国慢慢地开口道,“而我所迫切希望的就是——我们能够联手起来。”

“哦?”巍兹曼和夏尔特都微微有点惊讶,而罗斯柴尔德仍然不动声色地看着蒋纬国。

“诸位,我口中的‘联手’一词,不仅仅是犹太商业联盟、罗斯柴尔德集团和龙腾集团的联手,更多的涵义则是希望犹太民族和我们中国联手起来。”蒋纬国不紧不慢地道。

“蒋先生请详细地谈一谈。”罗斯柴尔德平静地道。卞经纬将他的英语给翻译成汉语。

“犹太民族即将迎来一场千年浩劫,而中国也一样。联手合作,能够让浩劫中的犹太民族和中国都减少一些苦难。”蒋纬国淡淡地道,但语出惊人,“中国的浩劫,是日本帝国即将发动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而犹太民族的浩劫,则是欧洲大陆上,尤其是居住在德国本土内的犹太人将成百万地、成批成批地被有组织、有计划地从肉体上消灭掉。”

看着三人惊疑的目光,蒋纬国淡淡笑道:“怎么?三位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呵呵,你们犹太民族有一句古谚,‘世界上最宝贵的,是忠告,是灾难发生之前的忠告;而世界上最不值钱的,还是忠告,是灾难发生之后的忠告。’如果三位现在觉得我的话是捕风捉影、凭空捏造,那么等犹太民族的平民成百万地消失在德国建造的毒气室内时,你们再后悔吧。我相信你们那时候回想起我现在的话,会追悔莫及,会一辈子都背上一个沉重的大十字架的。”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罗斯柴尔德掐灭雪茄并庄肃地道:“蒋先生,请仔细谈谈好吗?”

蒋纬国朝卞经纬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卞经纬从怀里取出一本书放在了桌子上。封面上,德国元首希特勒炯炯有神的目光如两把利剑般刺得罗斯柴尔德三人脸上齐齐动容。

“这本《我的奋斗》想必三位都不陌生吧?它是德国现任最高领导人阿道夫·希特勒在当年‘啤酒馆暴动’后被关入监狱时所著。”蒋纬国翻开书,继续用不轻不重的口吻慢慢道,“现在请听我念一段‘…这种病毒(梅毒)能够渗透到人民的血液中,继而大肆破坏人民原本健康正常的肌肤,国家对控制这种病毒一筹莫展,而这种病毒,纯粹来自妓女和同性恋者。在都市的浮沫中,从事这种令人恶心的卖淫职业的,便是冷血、肮脏、无耻、喜欢算计的犹太人。如果我们晚上走过奥博斯坦(德国地名,犹太人的聚居地),便会看到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景象。…对付梅毒和犹太人,是人性最艰巨的任务。如果对这两件污秽之物的清理工作没有进行彻底,那么五百年内世界上只剩下上帝的形象还纯洁了。…我们不需要良心和神经,因为它们毫无用途。为了挽救德国、挽救欧洲、挽救世界,我们必须要清除掉每一种危害人体的病毒,以及危害人类社会最大的病毒,犹太人。他们就像贪婪的吸血鬼,无时无刻不在吮吸着我们人民的劳动和血汗。…近十年来,德意志遭到了惨重的失败,也许很多人以为我们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前线的军队战败了,不,这只是肤浅的表面现象,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隐藏在我们中的犹太人。这些奸商就像寄生在国家躯体上的毒瘤,他们就像一群见到鲜血的苍蝇,他们就是国家和社会的一团寄生虫,吸干了每一滴民脂民膏,使得国家变得穷弱不堪。他们大摇大摆地坐在窗明几亮的办公室内,终日盘算着如何从正在各个岗位上劳动的人民身上榨取更多的血汗。他们还擢取权力,妄图整个德国、整个欧洲变成他们的产钱机器和商业傀儡,妄图把七千万德国人都变成他们的打工者。…收起我们的怜悯心和同情心,杀死每一个犹太人,不管是老人、妇女,还是小孩。杀吧,这样,我们才能明白生命的真谛,才可以保障我们的家人和国家。’”

蒋纬国慢条斯理地念着,而罗斯柴尔德三人脸上的表情则由惊愕慢慢变成了惊恐。

蒋纬国合上书,微笑着道:“理论,这是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太重视的东西,因为它看不到摸不着。但一个已经构思好理论并且已经有了实行理论能力的人,则足以让忽略它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也许你们现在还难以置信,但是阿道夫·希特勒已经明白无误地在他的书里写好了如何对犹太民族进行种族灭绝的构思了,而此时此刻,身为德国元首的他已经有了这个能力并正在一步步地付诸实行。如果你们对此一笑而过,那么灾难降临的那天,你们将欲哭无泪,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买后悔药吃。”

三人都默默地不说话,巍兹曼低声问道:“蒋先生,您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蒋纬国轻轻一笑,“希特勒在他的书中已经完善地阐述了他‘复兴德国’的计划大纲。第一步,扩建德国的陆军以及重建德国的海军和空军,这已经变成了现实;第二步,收复原属德国的莱茵兰地区,这也已经变成了现实;第三步、德国与奥地利合并,我想,这大概两年后就会实现吧;最后一步,发动世界大战,同时大规模地清除犹太人。巍兹曼先生,用我们中国的一句俗语讲,你们真的要‘不见棺材不掉泪’吗?非要等灾难发生之时才会相信阴谋早已经存在了吗?你们三位都是主导犹太民族命运的领袖人物,我想,这点高瞻远瞩的预见目光,你们应该还是有的吧。”

“蒋先生说的对呀。”罗斯柴尔德缓缓地重新拿起雪茄,他满脸忧心忡忡,“此时在德国,纳粹党徒已经开始迫害和驱逐我们犹太人了,这种由国家政府默许甚至是纵容和发动的风暴正在愈演愈烈。希特勒的政府不但正在利用国家机器强行掠夺我们犹太人的财产,甚至还永久性地开除了德籍犹太人的公民身份并降低为‘属民’,照这样发展下去,德国政府没收犹太人的全部财产并且大规模地屠杀犹太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现在的迫害行为,只是以后大规模屠杀的前奏罢了,这是历史给我们犹太民族血的教训和经验。我们确实要提高警惕并过段采取行动了。”罗斯柴尔德的反应在蒋纬国的意料中,因为罗斯柴尔德家族并不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发大财”的单纯商业家族,他们把维护犹太民族的利益远远比赚钱看得更重,哪个国家迫害犹太人,他们便拒绝向这个国家贷款,在二战结束后,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积极策划和鼎力支持,犹太人自己的国家——以色列才得以诞生。

“可是我们在德国、在欧洲的同胞足足有近千万呀!”夏洛特激动道。

“这种惨绝人寰、野蛮无比的种族大屠杀真的会发生么?”巍兹曼喃喃着。

蒋纬国认真道:“发生就晚了!在灾难降临之前挽救你们的同胞,这才是你们现在抓紧时间最应该考虑的事情。目前,龙腾集团在德国也有商贸业务,德国政府曾秘密地我们公司订购了大批大型焚烧炉和大量的钢筋、水泥等建造材料,我们在德国的公司人员也曾无意地发现德国当局正在德国的萨克森豪森、布痕瓦尔德、拉文斯布吕、贝尔根-贝尔森等地着手修筑一些大型集中营。如果把这些联想起来,我想你们应该会明白什么的。”

三人都听得面面相觑、不寒而栗。罗斯柴尔德用犀利的目光看着蒋纬国,缓缓道:“蒋先生,我似乎开始明白您为什么要和我们合作的原因以及您的目的了。”

夏洛克道:“一旦德国真的要对我们犹太人展开大屠杀,我们可以组织起来将我们的同胞迁往法国、英国、波兰、意大利等国和瑞典、美国等中立国…”他的话没有说完,罗斯柴尔德便摇摇头否定了他的话:“你想得太简单了。德国如果真的要对我们犹太人下手,那就不会心慈手软的,他们会下令封锁全国不让我们离开然后再展开屠杀。即使像现在这样驱逐我们,也是没了收我们的全部财产并拒绝提供为我们提供身份证明。这样,我们没有财产、没有护照、没有签证,完全是两手空空地离开德国,又有哪个国家愿意大规模地接受我们呢?况且,在欧洲,德国的邻国都早晚会和德国的战争中卷入战火或直接被吞并,或者害怕德国的强大而不愿意接纳我们,或者干脆和德国直接沆瀣一气一起迫害残杀我们犹太人,我们在欧洲确实已经快没有立足之地了。”

罗斯柴尔德望向蒋纬国:“不错。此时此刻,不需要任何证件并且主动伸出援手的中国确实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另外,有待开发且疆域庞大的中国也是我们一个广阔的投资市场。但是,”他话锋一转,“蒋先生,做生意肯定在投入成本的同时就会考虑到收入效益。我想知道这样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蒋纬国自信地一笑道:“第一、我希望罗斯柴尔德集团能够和龙腾集团携手并进,联合起来一起称霸世界金融业;第二、我们中国的发展和接下来的对日战争需要大量的人才。这个‘大量’一词可不是德国派给我们的那区区几千顾问就可以比得上的。你们是知道的,中国是一个地域辽阔但是却很落后的农业大国,我们国家的工业化进度和现代化建设还十分缓慢。而欧洲的犹太人曾广泛地生活和工作在各个行业里,你们对欧洲各个工业化强国的认识和了解程度都是我们所比不上的。此时此刻,你们需要一个安全的避难场所,而我们则需要你们丰富的知识和宝贵的经验。诸位,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有所察觉,战争即将爆发,但不仅仅是中日战争,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中国西南,你们可以避免卷入战火和被屠杀的命运,而我们则能在你们的帮助下快速地促进中国的工业化进度和各个领域的发展。”

罗斯柴尔德赞许地点点头:“蒋先生做生意的目光确实非常地独特而精明,并且具有非常长远的目光,这确实是一笔对我们双方的两个集团和两个民族来说都是互利双赢的买卖。蒋先生,在来到中国见到您本人之前,您的这位副手卞先生曾经带我们去中国西南看过,也去您旗下的西南能源公司和西南钢铁公司参观过。如果我猜得不错,贵国领袖也就是您的父亲蒋介石委员长应该是让您把整个中国西南当成以后中国对日作战的大后方基地进行经营的吧?说实话,西南各省政府官员们的态度都非常开明友善,西南人民勤劳而朴实,但中国西南确实还很贫困,而且文化普及度很低,大部分平民都是文盲。仅仅靠您现在和德国要的技术顾问以及临时抱佛脚地培训人才,恐怕是远远满足不了中国西南以及整个中国工业化的建设进度的。蒋先生,您的西南公司很庞大,实力雄厚,高科技的尖端人才您也不缺乏,该有的机械设备也都有,但是您却大量缺乏有技术的各领域的熟练工人和技师。比如一个大型炼钢厂,需要五个高级工程师进行指导就够了,但是却同时需要五百个熟练的炼钢工人进行生产。目前您的情况就是:您有高级的德国工程师,却没有熟练的中国炼钢工人。您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获得大量高素质和接受过专业培训的犹太工人,前往中国西南以填补这个空白。”

蒋纬国不得不发出由衷的赞叹:“罗斯柴尔德先生,您说得真是太对了!您的比喻也打得恰如其分。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工业,还有教育、金融、农业、军事、科研、文艺等诸方面,我们中国都急需大量受过训练的中层人才。而培养人才,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迫切地希望能够得到犹太民族的帮助和加盟。”

罗斯柴尔德和巍兹曼、夏洛特凑在一起耳语起来,三人互相小声讨论着并不时点点头。十多分钟后,罗斯柴尔德坦诚地道:“蒋先生,我们决定接受您和中国政府友善的建议。我们在德国以及欧洲的同胞会在我们的组织下逐步地迁移到中国、迁移到中国西南,我们将为中国政府工作以躲避即将降临在我们民族头上的这场大灾难。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希望能得到您和蒋委员长的一个保证。”

“请讲。”

“我们迁移到中国的同胞一定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园一样和当地的中国人民和平相处,在中日战争中我们也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这一边,为了表示诚意,一旦中国开战后,包括罗斯柴尔德集团在内的所有犹太商会集团都会从日本撤出资产并断绝和日本政府、民间的一切商务贸易。但同时,我们则希望得到贵国法律的保护,保护我们在中国的同胞的生命和财产不会受到侵犯,不会因为无端的猜忌而迫害我们的同胞。我们真的不愿意在欧洲发生的一切会发生在中国。”罗斯柴尔德郑重地道。

蒋纬国站起身来,庄肃地道:“这一点,我向您绝对保证。”

罗斯柴尔德、巍兹曼、夏洛克一起站起身来,罗斯柴尔德再次向蒋纬国伸出手,他微微动容地道:“我代表犹太民族这个苦难的民族对在我们危难之际伸出援手的中国表示诚挚的感谢!我们犹太民族永远不会忘记患难见真情的中国朋友的!蒋先生,谢谢!”

蒋纬国与他紧紧地握手:“欢迎你们加入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

罗斯柴尔德也紧紧地握住蒋纬国的手:“在这里,我谨此也衷心祝愿龙腾集团和罗斯柴尔德集团在今后合作愉快。”

蒋纬国顿时心头大喜。有了“世界第一金融帝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做盟友,龙腾集团称霸亚美地区金融更加必是一帆风顺了。

五人又对细节问题进行详细商谈起来。直至后半夜时,送走了罗斯柴尔德一行后,卞经纬开始给蒋纬国报告他离开后的龙腾集团发展情况。蒋纬国听得喜上眉梢、频频点头,而卞经纬则说得眉飞色舞、唾星横飞。

用后世的话说,龙腾集团的发展势头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此时龙腾集团的势力已经覆盖了整个澳洲、东南亚、中东、南非以及南北美洲,从一九三四年八月在澳大利亚起家为止,经过这两年突飞猛进、“犹如神助”的高速大发展,龙腾集团已经基本上垄断和控制了整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石油、煤炭、天然气、钢铁、电力、交通、化工等重工业领域,毫不客气地说,只要蒋纬国一声令下龙腾集团旗下的诸公司来一次集体大罢工,那整个大洋洲将陷入一片瘫痪,而“养虎为患”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政府此时显然已经对这个根深蒂固盘踞在自己国土上的金融王国无可奈何了,毕竟本国的国家经济命脉已经和这个集团融为了一体;而在美国本土,龙腾集团也是如日当空,一系列大型油田、煤田、气田的不断发现和掌控在手使得龙腾集团成为了美洲大陆上与老牌洛克菲勒石头帝国不相伯仲分庭抗礼的第二大能源巨擎;除了能源之外,龙腾集团的涉足领域还包括采矿、冶金、炼钢、交通、通讯、医疗、食品、军火、化工、造船等各种暴利行业。阿司匹林和盘尼西林已经成了美国家家户户和各个医院的必备药品,龙腾集团的“高尔文”系列无线电单兵对讲机也成了美军的制式装备。龙腾集团最近推向市场的新食品——方便面也成了深受大众喜爱的食品。其实这玩意的制作工序也不复杂,普通的面条油炸一下再配上佐料包就可以了,于是龙腾集团科学部食品研制组便按照蒋纬国的“启发”比历史上提前十年给发明了出来。

“另外,我们用从云南采购的一种金黄色的炒烟丝所生产出的‘工农’牌香烟在推向市场后也深受好评,销售前景十分良好。豆腐现在美国也十分受到欢迎,我们打出的广告是‘健康美味且能减肥的绿色食品’,很是得到美国大众的青睐。”卞经纬报告道。

“嗯。”蒋纬国点点头,“军工方面呢?”

“都在按照您当初的纲要在紧锣密鼓地操办着。单兵无线电对讲机已经大获成功,各国军方都不断给我们发来订单,军用迷彩服也在研制中。”卞经纬继续报告道,“按照您的吩咐,约翰·坎特厄斯·加兰德在被我们招募到硅谷后果然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种标准自动装弹的陆军步枪,目前,这款被命名为‘M-1式加兰德步枪’已经接到了美国军方的订单。还有,我们在苏联的工作人员把斯帕金(历史上PPSh-41冲锋枪的发明者)也邀请到了硅谷,他正忙着设计一种新式冲锋枪。当初,他的研究在苏联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很多苏联老官僚居然还提议废除掉冲锋枪,理由是‘士兵在战场上用冲锋枪扫射会大量地浪费子弹’,所以他的枪械构思一直被束之高阁。因此,他对我们的邀请立刻热忱地做了回应。”

“很好。”蒋纬国满意地再次点点头。

“另外,您说的那种‘无线电制导遥控炸弹’和‘无线电制导遥控鱼雷’以及可以不用跑道就地起飞的直升飞机,我们科研部的军工人员也在研制中。为此,我们还特地把西尔多·冯·卡门(世界航空航天领域巨匠,钱学森的老师)和韦纳·冯·布劳恩(V-1和V-2飞弹的发明者)这两位博士招募到了硅谷,进行直升机以及您说的那种‘火箭’和‘导弹’的研究。”

“非常好!”蒋纬国几乎要乐得笑出声来了,不过他又疑惑道:“冯·卡门被你们请到硅谷我还好理解,毕竟他是犹太人,逃避欧洲排犹迫害跑到美国还说得过去。而冯·布劳恩可是德国著名的科学家,你们怎么请得到的?”

卞经纬笑道:“布劳恩现在只不过是个二十四岁的毛头小子,我们找到他时,他只是德国柏林大学的一个物理学博士研究生。他本来对研制军工武器不感兴趣,只一心希望能造出载人火箭飞向宇宙。这么科幻的玩意儿在德国和欧洲都没有哪个政府感兴趣,而我们说可以提供给他充足的资金以及最好的科研设备进行他的梦想,他怎么会不动心。另外,和冯·卡门一起到我们硅谷的还有您上次特别交代的J·罗伯特·奥本海默,他也是犹太人,自然要逃避此时欧洲的排犹浪潮。还有,德国莱比锡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海森堡也被我们按照您的特殊吩咐给请到了硅谷,他开口便提出要年薪一万美元的要求,虽然高得离谱,但按照您说得‘不惜一切代价’的挖人原则,我们当场答应了。”

“干得漂亮!”蒋纬国险些高兴得跳起来,奥本海默、海森堡,再加上爱因斯坦那个老头子,历史上的原子弹三大发明者此时都已经被自己挖到了硅谷,想想就激动人心。蒋纬国目光炙热得几乎可以烧透钢板地交代道:“记住,下一步就是一定要说服他们加入中国国籍,如果不愿意,就拿欧洲那几百万犹太人的命去要挟他们,反正我们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干得猥琐点也无所谓。还有,现在欧洲和美国那些核物理学家、放射化学家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招募到我们旗下并让他们加入中国国籍,花多少钱都无所谓。记住了?这对我们国家的未来有着重大的意义。”

“是!总裁!”

六月二十六日,蒋纬国步履轻盈地回到了南京。再次见到蒋介石的时候,蒋纬国是满面春风,而蒋介石也笑意盎然。“父亲什么事情如此高兴?”蒋纬国明知故问道。

“纬儿回来了?”蒋介石笑道,“纬儿,果然如你所料,两广叛军虽然气势汹汹,但其实是各怀鬼胎。你看,余汉谋、李汉魂、陈汉光等一大批粤军高级将领纷纷暗中给中央发来了书信,声明他们忠于中央的心态。看来,解决两广是指日可待了。”

“那就恭喜父亲了。”蒋纬国笑道,接着又把和犹太人制定的计划和盘托出汇报给了蒋介石。

蒋介石听着听着,开始拧起了眉毛:“纬儿,你说得固然很有道理,这些犹太人确实会帮我们大忙。但是这样做的话,德国会不会和我们交恶?”

“不会的。”蒋纬国解释道,“德国政府真正贪图的其实是犹太人的财产,毕竟欧洲有近千万犹太人,德国哪里真的杀得完。这么多犹太人一贫如洗、两手空空地跑到了我们中国,德国人顶多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我们还为他们省事了。”

蒋介石点点头。蒋纬国又乘机在蒋介石最感兴趣的地方撒了一瓢甜汁:“父亲可别忘了,德国在展开排犹风暴前,曾经有大批的犹太青年在德国军队里担任过下级军官和士兵,他们对德国军队的编制、装备、操练、训练等各种项目都是十分清楚的。把他们弄到中国来,对我们训练国军以及建立德式军队也是大有裨益的呀。”

“嗯,不错、不错。”蒋介石脸上立马又露出了笑意,“好,这个项目我批准了。”

“是,父亲。”蒋纬国立正,并敬了一个军礼,毕竟他现在身份不同往日,已经是堂堂国军少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