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达摩克利斯之剑——债务危机

lion259 收藏 5 592

前段时间看到这么个话题讨论得很热:为什么美国的物价比很多国家都便宜?


美圆虽然在贬值,然而美国的物价却很低,日本、中国,还有韩国、印度、巴西、越南等等这些所谓新兴国家似乎汇率都很强劲,然而同样国内物资价格都很高。


这是什么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被剥削的国家。


其实不难理解,正因为剥削别人,所以能用不公平的低价获取物资,而同样是因为被剥削,所以物资不足所以物价高。美圆贬值,出口国以美圆结算时的美圆收入折合本币就会减少,但消耗的资源、人工并没减少,这样物价怎么能不升呢?这就等于在输出通货紧缩,输入了通胀。而美圆的贬值仅仅是低成本的印钱手段就可以达到,增加的只不过是债务。


然而美国可以赤字财政,其他任何国家都不能,否则就会陷入“债务危机”。


我们正经历着生产过剩危机,现在正在为经济转型谋划的时候,然而另一场债务危机的套子己经在前面等着了。


“十二五”计划重在发展方式转型由生产型工业社会,向福利型消费社会发展,需要提高人民福利,在住房,医疗等方面补贴。这种转变需要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也就是赤字财政。隐忧的是,是我们是否已经具备这种转型的条件。


或许发展上是借鉴了日本、`欧洲的道路。但我们在经济结构上和他们相似吗? 我们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有多少程度完成了技术转型,在发达地区技术转型起步早、进展还算顺利,但即使是这些地区的高端、中端产业水平在国际市场上又能占有多少份额?不做世界工厂,我们能走多远?日本8080年代通过向中国出口商品和技术转让取得巨额的出口收入,并利用这些资金在国内进行技术转型,日本工业从一般的加工制造型企业转向高技术、高附加值产业,日式精细化管理进一步强化,保持了制造业优势。制造商还将低端加工生产基地向中国和东南亚转移,形成产业结构差别,但我们要帮谁去完成这些,要付出多少成本,而且有没这个必要性,新的低端产业基地首先冲击的反而会是中国自己。欧洲转型福利性消费社会,却造成民众不愿意通过生产创造价值,形成产业空心化、卷入债务危机,我们的经济能否承受转型所需要的巨大财政支出,这些资金国家补贴一些,地方出一些,还有就要从社会筹集。大银行已经表示吃紧,称有必要放次级债,这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货币发行体系收外贸影响大,容易遭受攻击。出口导致央行的外汇储备发生变动,那就会引起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当出口发生趋势性下降、国际贸易账户恶化的时候人民币就会被挤兑。


最重要的就是,有人不会让我们这么顺当地搞经济。


2003年—2007年是全球经济的黄金时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欧元的走高,使欧洲人满足于享受福利生活,而中国在这个时期担当了世界工厂的角色。然而欧洲的好日子是要付出代价的,和之前的日本一样。很快他们就在金融战线遭到阻击,损失惨重。


现在,上一轮量化宽松的热钱正趁着人民币汇率升值在逐步撤出。在获利的美圆汇率肯定要恢复合理的价值,这时候就要砸盘。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举我之前文章的简单例子:“2001年的时候人民币好象还是8.25吧,当一亿美金投资过来的时候,我们兑了8.25亿人民币给他,不算他在中国赚了多少,就当他打个平手,如果今天美国老板想要回家了,按现在的牌价6.5,哟,咱换回来1.26亿美圆了。如果他还买了房子,当年6000每平方的房价现在已经30000了......”


“再举个房产炒做例子,前几年某热门地块地价一万元每平方,按容积率5,加上每平方建筑成本2500,加营业税和所得税约10%,房价是每平方5000元,现在这楼盘按热门地区销售每平方一万元,这时候这些房子被发展商用个人名义一下子全部内部认购了,找银行办理按揭,按50%做抵押,于是这些房款其实银行已经全部付给了发展商。如果这时候发展商不玩了,他已经不亏了,但他不会。两个月后房价在“供不应求”的市场环境下升了,发展商把他的房子按15000每平方从员工甲卖给员工乙,银行又来办按揭,这时,如果发展商不玩他拿走的已经是每平方7500,他当然不会停止,然后过两个月再按每平方20000卖给员工丙.....一直到现在该地块已经是3万多一平方的房价。而这个过程中被逼空的人们渐渐把大部分房子买去了,发展商是袋袋平安,剩下如果还有几套房子卖不了,或者出了调控政策,发展商不想玩了,他大可以不继续供了。这些房子你银行收去吧,因为每平方15000的钱我已经拿到了。银行,是房地产的真正买家,损失的是国家的利益,养肥了地产商。房地产业绑架了银行,银行又绑架了政府。”


接上面的例子,那么我们银行的帐面成本就是15000,(不计任何费用)。现在忽然有外资开始控制国内房产公司的股权,假设这些公司将控制的现有房产进行砸盘,将房价打到极低,如果房价被砸到5000元,也就是让银行在抵押后的资产也要亏损,那么银行除了账面业绩也出现亏损外,相应的金融产品也会亏损。这样在信用评级上将严重低估,造成对中国金融信用的打击。银行面临巨大亏损和负债。我们的担保机构不是两房。银行是国家控制的。这场债务危机直接影响的是国家信用评级。


那就是债务危机了。不要不以为然,1995年算起,在截至2007年的13年间,爱尔兰没有一年预算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3%,即欧盟财政纪律划定的上限。实际上,爱尔兰在这13年中仅3年出现财政赤字,然而在金融狙击手刻意攻击下,仍然造成了主权债务危机。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一个不担心赤字危机的国家在操纵金融市场。因为游戏规则是他们制定、裁判同样由他们担当,他们可以根据自己需要修订金融秩序。即使我们的外汇资产可以顶得住冲击,他们还可以随时再来一次量化宽松,当我们的外汇储备再次缩水的时候,我们的本币将会再次面临通货膨胀威胁,即使是从紧的货币政策,由于积极财政的政策需要大量支出,资金状况也将面临巨大压力,我们还能再次举债吗?


我们整个五年计划都在对方的指掌间,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经济、金融政策一有破绽就有可能遭到打击。


本来转型提高人民福利无可厚非,但与其直接发放福利替民众消费,不如增加人民收入。转型的形式应该是投入到发展高附加值、低耗的中、高端产业,在内陆城市发展。这样不同的产业结构在国内形成产业差,减少经济对外国市场依赖造成的不确定因素,减少国际资本的剥削。完全不需要替人作嫁衣,从外贸业来讲,一句“许多问题都是由于顺差造成的”,这话在现象来说是不错,但内涵不是这么简单的,原因其实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问题。如果外贸是盈利的怕什么顺差呢,但问题是我们大部分出口是亏着卖的,由于需要外汇,所以我们的企业在付出了成本生产的商品为了市场低价销售。在美国十美圆的商品,美国进口商是一美圆购入的,我们的企业耗费的是九角九分,甚至更多,外贸公司仅赚一分钱甚至平销,只赚退税。其实我们并不是有钱,只是拿着比成本少得多的一大把现金。解决顺差带来的问题,先应该减少出口补贴、退税,尤其那些高耗能的、污染严重、资源密集型的行业产品在出口时不再有补贴,退税。让世界消费者感觉到消费品欠缺的麻烦,利用这些国家的投资和其他新兴国家争取商机的有利条件出口商品、转让技术。


资本家已不再是仅仅通过直接开厂剥削工人,更多是用通过资本来剥削。用资本通过金融杠杆剥削就算了,他们还在汇率市场疯狂操纵,获取最大利润。


虽然说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人家的规则下生存就意味着要忍受人家的不平等,为了经济发展我们尽量争取在别人的圈子里适应,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完全被别人宰割。说来可笑,市场经济这么多年了,这么些所谓的经济学家还没吃透么?怎么还在鼓动决策层削尖了脑袋去要什么完全市场经济,申请完全被别人的金融杠杆操纵,以致经济政策进退两难。


所谓的市场经济问题由市场经济解决,意思就是让你尝多几次经济危机就习惯了吧。


本文内容于 2011/3/15 22:33:28 被人着一辈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