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子的老窝地震了,我们该怎么办?

1939年12月4日。


日军第5师团长今村中将,命令该师团所属号称“钢军”的第21旅团,在旅团长中村

正雄少将指挥下,攻占了广西战略要地昆仑关。于是,又把中国军队冬季反攻的怒火,烧到

了华南——昆仑关。


蒋介石决心在昆仑关打个样儿给日本人瞧瞧。亲自选调了一批精锐部队参战,其中包括

全国唯一的一个机械化军(第5军)。


反攻昆仑关的总指挥为白崇禧。


参战部队序列如下:


第38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所部:第5、第6、第99、第36等五个军,共约十三个师。


第16集团军总司令夏威所部,第31、第46两军,共约六个师。


蔡延锴部,四个步兵团。


邓龙光第64军二个师。


叶肇第66军二个师。


第43军一个师和教导总队。


空军飞机一百架。


总计:十五万四千六百四十二人。


参战各部队根据蒋介石、白崇禧的命令,秘密地从湖南、广东、四川等地向南宁运动。


白崇禧将反攻部队分成东、西、北三路军。


西路军由第16集团军五个师组成。攻击大高峰以西地区。


东路军由蔡廷锴等部四个师组成,攻击钦宁公路以东地区。


北路军由第38集团军十个师组成(另有约六个师的预备部队),反攻昆仑关一带。


12月7日以后,今村中将不断得到报告,说南宁以北约四十公里的地方,将有十万中

央军开到,反攻昆仑关。狂妄的今村中将对此付之一笑,断言在南宁以北的山地间,绝不可

能有十万大军通过。


12月中旬。就在今村中将趾高气扬之际,中国军队已按总指挥白崇禧将军的命令,不

声不响地进入了攻击地区,十多万大军分别埋伏在南宁以北的山地里,只等一声令下,便可

全线出击。


12月16日。


机械化第5军军长杜聿明将军在谭莲村召开团长以上军官会儿宣布本军作战任务和计

划。该军担任主攻昆仑关的任务。其三个师的战斗部署为:郑洞国的第1师担任昆仑关正面

进攻;戴安澜第200师为总预备队;“德国将军”邱清泉第22师迂回敌后,插入昆仑关与

南宁之间,向六塘守敌进攻,切断南宁与昆仑关的交通联络,断昆仑关之敌的退路。


会议正在进行,陈诚和白崇禧两位上将一同到前线视察各部队准备情况,特地到第5军

集结地,检查和巡视了这支王牌军。两人来到会场,陈诚板着面孔,威严地命令杜军长必须

如期拿下昆仑关,否则,要杜军长提着脑袋去见蒋介石。






杜聿明笔挺地立在陈诚面前,神情严峻地大声回答“是!”


军官们见之,无不肃然。


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动,保密工作和大军的调动,如同一个月前日军顶着狂风巨浪出

击一样出人意料。十多万大军就在今村认为完全不可能通过的地方,顺利通过,在今村认为

不可能集结的地方集结起来。杜军长的机械化重炮兵旅,开到昆仑关附近丘陵地带的密林

中,在距敌前沿阵地仅三四华里的地方,迅速构筑起阵地,一排排炮口悄悄对准了敌人的阵

地。邱清泉的第22师战车部队,已从昆仑关以北的思陇越过重重大山,经太平村向昆仑关

南面的五塘地区穿插。


12月17日。


今村中将仍在庆幸自己聪明正确的判断,认为南宁北面无战事。上午八时许,他放心大

胆地命令及川支队向龙州和镇南关进攻,去夺取中越边境上的两个战略要地。


及川少将率领本支队乘坐数百辆大卡车,浩浩荡荡地从南宁出发。


当天晚上八时。埋伏在山地里的中国军队,在坦克的导引、掩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

势,对昆仑关发动了全线反攻。


排炮怒吼,地动山摇,昆仑关被火光和浓烟吞没。


中国军队喊着复仇的口号,海潮般地扑向敌军阵地。


邱清泉的机械化战车部队,突然出现在昆仑关侧后敌军眼前,一举攻占了五塘、六塘地

区,切断了昆仑关守敌的退路。


杜聿明和其他各路反攻部队指挥官都在第一线指挥督战。杜军长胸前挂着望远镜,冒着




敌军猛烈炮火和敌机的俯冲轰炸,从容镇定地指挥部队,一步一步地缩小包围圈,一口一口

地吃掉昆仑关守敌。


反应迟钝的今村中将到12月18日才得知中国军队大举反攻昆仑关的消息,他不顾攻、

防双方的优劣状况,当即决定围歼反攻的中国军队。令第21联队首先向昆仑关急进增援。


12月18日。


下午五时,第21联队从南宁出发,八时许到达九塘,立即被埋伏在公路两侧的邱清泉

坦克部队切断了后路。坦克炮火将六塘至七塘的桥梁全部轰塌。整个联队被优势的中国军队

分割包围,陷入了完全孤立被歼的境地。


邱清泉指挥战车部队向被围之敌发动攻击,坦克车队冲出树林,在中央公路上向敌人冲

撞扫射。敌溃不成军,争先恐后向两旁山地抱头鼠窜。


公路上丢下累累敌尸和各式车辆二百多台,各种轻、重武器无数。


同日,中国东、西两路部队也分别在南宁附近发动反攻。


12月20日。


今村中将又令中村支队从南宁出发,增援昆仑关。该支队刚行至五塘地区,又被邱清泉

等部包围在二十五公里长的狭长山沟里,陷入绝境。


今村这才感到情况不妙,急令正在向龙州和镇南关前进的及川支队主力回援昆仑关。


12月21日,清晨。


及川支队的伊藤大队,分乘一百零五辆大卡车,火速回返南宁救援。但是,当浩浩荡荡

的卡车大队开到南宁以西附近时,突遭优势中国军队的伏击,车队陷入大军重围之中。敌伊

藤大队多次突围,皆告失败。


12月22日。


中国空军连日频繁出动飞机,对昆仑关守敌和六塘至九塘地区被围之敌,实施猛烈轰

炸。


日军已频临弹尽粮绝状态。是日起,敌飞机对被围各处之日军空投弹药和食物。但是,

天上“飞来之物”大多被中国军队给抢了过来,日军的飞机成了中国反攻部队的运输大队。


是日夜间,由于双方短兵相接,许多地方处于混战状态,中国军在九塘以北互相发生误

战,双方用手榴弹对炸了一整夜。


12月23日。


上午十一点时许,支队长中村少将正高举战刀嚎叫着指挥部队突围,一颗开花子弹从他

左颊处贯穿,把他那满脸横肉扯去一大块,顿时血涌如注。经紧急包扎处理后,这位已不能

吱声了的“钢军”将军,又挥舞着战刀,指挥残部拼死突围。






12月24日。


中村支队主力从七塘拼死朝昆仑关突进,早晨八时,中村少将在九塘以西督战,受到邱

清泉部队近距离机枪扫射,当即毙命。


中村支队主力四千多人被歼灭。

中国军队打扫战场时,在旅团长中村正雄尸身上搜出一个日记本,该旅团长在战死前夕

写道:


帝国皇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之所以在日俄战争中


获得了“钢军”的称号,那是因为我的顽强战胜了俄国


人的顽强。但是,在昆仑关,我应该承认,我遇到了一


支比俄军更强的军队……


12月28日至30日。


中国军队连续对昆仑关发动攻击,战斗异常惨烈,山山岭岭躺满了中、日两军的尸体。


昆仑关之敌弹尽粮绝,他们只得挖野菜食落穗充饥。一个个蓬头垢面,在饥寒交迫中作

垂死挣扎。


他们的炮弹打光了,就把枪炮砸毁或埋藏起来,烧掉军旗,削成竹枪竹刀同中国军队作

最后拼杀。


12月31日。


在1939年的最后一天里,中国军队以重大代价,全歼了昆仑关守敌,夺回了昆仑关。


今村中将向统帅部报告:“在此地带上(指昆仑关),蒋军比任何方面空前英勇,值得

我军表示敬意。”


1940年1月初旬。


日军第21军安藤吉将军决定对昆仑关的中国军队来一次意想不到的奇袭,以夺回昆仑

关。遂由广东境内调兵西进。






1月中旬,日军大本营为支援第21军的南宁奇袭作战,下令从关东军调来两个飞行中

队,配置于华南。


1月22日,近卫混成旅团和第18师团等部,分别在七塘和南宁以南集结完毕。


此时,白崇禧、陈诚、张发奎等人已拟好昆仑关防守作战方案。


但是,日军在中国军队尚未部署就绪,后续部队亦正在向昆仑关开进之时,突然发动反

攻。日军机群连续出动,对昆仑关及其附近中国守军进行突击轰炸,又对向昆仑关运动的中

国军队进行阻击。


由于中国军队后续部队未及时赶到,昆仑关地区守军仓促应战,左右两翼薄弱点很快暴

露于敌前。日军主力在一周内,如狂风扫落叶似地连续攻陷了昆仑关西边的武鸣、思陇;北

面的宾阳、邹圩、上林等地,切断了昆仑关后路,在清水河流域一带,与守军对峙,震撼了

整个黔桂后方。


此时柳州、亘山一带兵力空虚。若敌人渡江北进,不需大的兵力,就可使中国军队难于

抵抗。柳州方面一片惊慌,民众多作逃难准备。凡可使用的后方部队,甚致尚在训练中的军

校学生,都已准备开赴前线御敌。


2月3日。


昆仑关失守。中国守军受到沉重打击。


陈诚、白崇禧等人马上变更兵力部署,加强两翼,侧击敌后。以一部兵力占领左侧要

点,企图阻敌北进;以主力由贵宾路方向迂回出击,企图切断北进之敌的后方交通线。


但是,日军此次行动,旨在奇袭反攻,誓报“钢军”被歼灭之仇。他们以突然的行动发

动闪击战,达到重创昆仑关中国军队之目的后,在中国军队大举反攻之前,于2月10日,

突然掉头南下。除第5师团等部仍留守南宁和附近主要据点外,主力则于钦州湾安全登船远

去。


真是一次远距离漂亮的奇袭作战。


2月24日。


中国军队第二次占领五塘和昆仑关在内的战略要地。


第5军军长杜聿明中将在巍峨的昆仑关上,建立了一座“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以永

远悼念和呼唤,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而长眠在昆仑关上的二万七千零

四十一名将士的亡灵。






我多几句嘴,湖南人支持国军抗战的功绩是很大,但是要说配合,曾经有很多劣迹。


就拿常德会战来说,常德会战,日伪军投入约8个半师团以及若干个独立部队,外加大量空军、特种兵等等,一共达到14万5千人,此时日军的第一期具体计画如下:

1. 第68师团沿南县,安乡开往三仙湖,汉寿,至常德南面为止.

2. 第13师团在新江口渡河后,自暖水街,慈利,黄石市至常德右侧.

3. 第3师团自公安,王家厂斜攻石门,桃源,至常德西侧为止.

4. 第39师团自新江口渡河,与第13师团并进.

5. 第116师团直接自澧县,临澧开至常德,为进攻常德主力.

6. 进抵常德后,左翼四个师团在第116师团进攻常德时围点打援,期能重创驰援之国军主力.


而敌人进攻的部队中,伪军占了3万多,全部为湖南本地伪军,其头目最出名的就是彭春荣(“彭叫驴子”)、陈汉章、瞿伯阶、陈光中等人,尤其是彭春荣,这个人是湖南永顺县人,名义上好象拥护共产党,实际上他是谁都不拥护的山大王,红军来了,对红军时打时和,抗战时期,他无耻的顶着个“湘鄂川边区民众抗日游击队”帽子,却袭击国军的抗战物资。在常德会战更是亲自带路,经常出现在国军的背后,国军的地形优势尽失。常德、衡阳、长沙等等会战,都出现了数以万计的湖南本地伪军,这些人,既是土匪又是伪军,对老百姓危害极大。


湖南老百姓在抗战时期支前是很出色的,但是湖南的伪军却实在是给湖南人抹了黑。


根据国民政府第六战区1945年第9号战报第6页第3段记载:华中伪正规军94800人,伪地方武装85000人,华中伪军总计179800人,而湖南人就占了11.2万人,这些人,对几次在湖南境内的大会战起到了极坏的负作用,也给湖南抗战极大的抹了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