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三章 四、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7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贺英提着笔记本电脑随吴大勇走进指挥所会议室,吴大勇报告:“1号,歼击机武装巡逻半径扩大至500公里,歼侦机侦察范围已延伸至半径750公里,但内外线、空中以及卫星侦察均未发现敌人行踪。” 在相对封闭的指挥所会议室内,杨建国表现出少有的焦躁,像陷入牢笼的猛虎一样踱来踱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贺英提着笔记本电脑随吴大勇走进指挥所会议室,吴大勇报告:“1号,歼击机武装巡逻半径扩大至500公里,歼侦机侦察范围已延伸至半径750公里,但内外线、空中以及卫星侦察均未发现敌人行踪。”

在相对封闭的指挥所会议室内,杨建国表现出少有的焦躁,像陷入牢笼的猛虎一样踱来踱去。

王国栋上任前做过功课,对杨建国有所了解。他虽然脾气像个火药桶,但在军事指挥上却异常沉稳,对战场形势有着超常的洞察力,战局越严峻他越冷静,尤其善用奇兵,只要被他抓住一点,往往在短时间内就会赢得主动掌握战局。但今天杨建国的焦躁,让王国栋心中有了三分忐忑。

吴大勇继续说:“根据种种迹象判断,蓝方的突击力量应该相对分散地隐蔽在几百甚至几千公里以外,利用卫星等高科技手段对我实施有效侦察,在预定时间内多方位多角度对我发起突袭。”

“1号、2号,我在互联网上搜集到一些资料,这或许是蓝军不抵近侦察的原因之一。”贺英打开笔记本电脑,展示了包括数码港大厦在内的数个地标性建筑物的蓝图和三维立体模型。只要具备基本的地理知识,就能根据蓝图上的数据计算出市区卫星图的比例尺,对照军用地图即刻获知详细经纬度。

杨建国心头一沉,这意味着蓝军有可能已经完成作战准备。

贺英补充说:“蓝方必定会在打响前向目标区域投送大量特种兵,清除障碍使己方的高科技兵器效能最大化。如果蓝方特种兵在我主力入城时引导巡航导弹、精确制导航弹对行军纵队半渡而击,我方将陷入完全被动的局面。”

“蓝军已掌握发起战役的主动权,拿下数码港已经迫在眉睫!”杨建国说。他用目光询问,王国栋说:“抵触情绪严重,刘女士不接电话,高副市长避而不见。”

“3号,命令外线部队进入阵地,内线部队加快预选阵地工作,主力随时准备进驻,侦察营全部化装入城做好战斗准备。”杨建国大步流星地向外走,“我去给蓝军吹集合号,顺便给地方领导擦擦眼睛!”

王国栋不放心地追上去,片刻后返回微笑着说:“师长眼中的战争无处不在,此次必定有所突破,我们准备资料。”


一队披挂伪装网的军车驶入八面山街心公园,跳下大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拉起警戒圈,两台军用挖掘机驶入一片绿地开始挖掘。

附近小区的居民常在这儿休闲锻炼,聚拢起来上前阻拦,带队军官向他们出示了市政府、国动委同意军方部分征用八面山公园的批文。

挖开约1米深的被土,吊开数块巨大的拼接在一起的混凝土预制板,露出一个允许重型卡车进入的洞口。旁观的居民惊呆了,没想到他们天天散步晨练的地方竟隐藏着大秘密。大张旗鼓的行动引起媒体关注,大批记者闻讯赶来以忙碌的士兵为背景做起了现场直播。

贺英混在围观人群中悄悄做个手势,示意布控完毕。带队军官拿起电台送话器说了句什么。时间不长,一架直升机临空围绕八面山基地盘旋,引得众人翘首仰望。

直升机降落,杨建国跃出机舱,满面笑容地走向记者,伴着闪光灯一通乱闪,数个话筒伸到他面前。

“各位站在军事禁区内,我们移步再谈如何?”杨建国把记者们带到一旁的凉亭内说,“各位朋友,非常抱歉,我军务在身时间有限,一家媒体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一名女记者说:“我是江都电视台记者,请问您如何称呼?”

“我姓杨,叫我杨部队长吧!”杨建国故意开玩笑说,“下一位!”

女记者急得涨红着脸说:“杨部队长,这不能算是正式提问。”

杨建国笑道:“好,下不为例啊。”

“哦,还有下次……”女记者见杨建国要回答,忙说:“我的问题是军方开启秘密工事,是例行检修还是有军事行动?”

杨建国说:“一次问了两个问题。”

记者们哄笑起来,对平易近人的杨部队长多了几分好感。

杨建国接着说:“近期,我部将与江都市联合举行一次实兵实装的军事演习,演习区域包括江都市的八区两县。”

又有记者问:“大量部队和车辆入城,势必对交通、物价等方面产生无法预料的影响,请问杨部队长就此是否做好准备。”

杨建国坦然说:“我们是野战军习惯在野外排兵布阵,进入市区会遇到我们从未遇到的困难,但我们为此制定了详细计划和应急预案。”

记者问:“您的意思是,演习对居民生活的影响无法回避?”

“演习肯定会影响居民生活,我诚恳道歉并保证把影响降至最低。”杨建国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也请求市民多理解多支持,练为战,百练出精兵。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富国强兵的道理,国家的长治久安,人民的安居乐业,必须要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保卫。”

记者问:“杨部队长这番感慨不知因何而发?”

“处处难题,举步维艰啊!”杨建国严肃地说,“演习是检验部队真实战斗力的唯一办法,必须从实战角度出发,从难从严锤炼部队。既然按照实战标准进行演习,部队就必须进入城区进行布防,并整合全市资源总体备战。但是,我们的进驻举步维艰,至今许多阵地仍在协商之中。如在战时,这样的速度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与此同时,约一个连的部队在数码港大厦附近驻扎下来,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侦测器材统一对准了数码港大厦。

业主闻讯赶来,当过兵的认识这些器材,介绍说,这是在搞大地测量,为发射导弹做准备。业主们或愤慨或恐慌,聚集在工地入口,充满敌意地监视着部队的一举一动。

对新闻敏感度极高的记者闻风而动,架好器材准备报道,在八面山基地开过“新闻发布会”的杨建国恰到好处的出现,面对镜头侃侃而谈:

“在未来战争中,江都市这样的战略中心城市,被强制提升了在战争中的价值。西方军事大国已经提出‘城市是21世纪最有可能的战场’,并据此制定了一系列作战纲要。信息化、高科技加快了社会的发展,对于爱好和平的国家来说却大大增加危险系数。比如数码港大厦,它是江都市的标志,是我们的骄傲,但这无形中提升了大厦在战争中的价值,战时将会成为敌人的首要目标……”


秘书打开电视,对埋头批复文件的高全林说:“高副市长,今天省台的整点新闻和我市的新闻快报,需要你关注一下。”

高全林愠怒,杨建国的言论无疑把市政府架到了火上。新闻还未播完,几部电话就此起彼伏地响起来,各级领导轮番来电询问,省委书记敬明奎更是直接,只问一句,行不行?

高全林如坐针毡,思索片刻,对秘书说:“通知军方和市直各单位负责人,今晚召开协调会。”


市政府同样面临着巨大困难,地方领导对杨建国的做法很愤慨,但这并未阻挡他把协调会变成普及信息化战争的讲堂。杨建国喜欢用事实说话,面对质询他播放了一段模拟蓝方攻击的3D动画。

蓝方的首轮打击,大量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对机场、预警雷达、集结点等重点军事目标及数码港大厦等极具战术价值的民用建筑物发起饱和打击,扫清障碍。第二轮精确打击与首轮打击几乎没有时间间隔,目标是市区内的交通节点、八条进出市区的高速公路。第二轮打击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市区交通陷瘫痪,消防、急救等救急体系无法有效运行,大量受伤市民得不到救治,出逃的市民加剧交通拥堵,市区内部队无法机动,陷入各自为战的窘境。第三轮打击接踵而至,蓝方实施大规模电磁覆盖,歼击机群夺取制空权,歼轰机群轰炸残存目标,掩护运输机群空投特种部队、空降兵部队夺取要点,外线装甲集群在强大陆航力量的掩护下发起总攻。在蓝方的内外夹击下,红方防线逐渐崩溃。15个小时后,战斗基本结束,蓝方开始清扫红方残余兵力。

杨建国说:“初步计算,我方兵力战损70%以上,市民伤亡保守估计也在万人以上。”

高全林质问:“杨师长,你的部队在隔岸观火?”

杨建国说:“步枪无法对付巡航导弹,如果现在是战争,你会亲眼看到这一幕!”

火药味渐浓,王国栋连忙说:“以目前的技术装备、战术战法,这是唯一可行的攻势作战计划。有效防空是阻止精确制导打击、赢取主动取得胜利的重中之重。”

杨建国接口说:“但至今为止,地面防空网仍未建立,仅靠一个团的航空兵部队无法保障防区空域安全。我部的无人侦察机、通信中继直升机等装备都在超负荷工作,能否坚持到演习开始不得而知。数码港大厦是江都市的绝对制高点,防空预警、战场监控、电子对抗、通信保障,都迫切需要这个阵地。”

杨建国展示了建筑物蓝图,警告说:“这些数据均来自互联网,根据这些数据就可推算出建筑物的坐标,这就是‘蓝军’为何不抵近侦察的原因,我认为‘蓝军’已经完成作战准备,随时会对我发起攻击。”

红方虽无法确定有无“蓝军”。但如果有,只要发动杨建国所描述的攻击,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市民对政府、军队的信心更是无法用物质衡量。

高全林问:“那我们何时启动应急机制?”

杨建国无言以对面露愧色,王国栋说:“我们使用了多种侦察手段,杨师长不惜亲身充当诱饵,但至今仍未发现蓝军踪迹。根据目前形势,我建议尽快启动,有备无患。”

高全林沉思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同志们,这次演习的胜负关系到人民对政府、军队的信心,我们无条件配合。今日零时启动第三级应急体制,开启人防工事,储备食品、药品、燃油等必需物资,公安、消防、医院等单位24小时值班待命,各区县、街道办一把手,亲自勘察市民疏散路线,如发现蓝方踪迹直接转入最高等级。”

杨建国说:“高副市长,为防止蓝军特战部队突袭,我认为应抽调精干兵力配属相应防空火器组成警卫分队,提前进驻燃气、电力、供水、通信以及交通枢纽等要害目标。”

高全林权衡利弊后说:“警卫分队可以先驻进来,但最好夜间分散入城,演习开始前尽量隐蔽,以免造成市民的恐慌。”

王国栋说:“感谢市政府支持,我们会制定详细周密的作战计划和进驻计划,争取在取得演习胜利的情况下把扰民程度降至最低。”

杨建国说:“我们还会继续诱敌行动,争取引出蓝方特战力量,查明敌方编成把敌人消灭在出发地。”

杨建国展示了依托数码港大厦为核心,利用高中层建筑物、地面阵地构建的防空火网图和兵力布置图。各区、县领导指出一些存在进驻难度的建筑物,杨建国根据防空火器的诸元以及预想火力支撑点担负的任务做了相应调整,用一些行政单位的办公楼做了替换。

协调会基本达到了杨建国的预期目的,但作为核心阵地的数码港大厦悬而未决,高全林的态度很明确,全力争取刘蓓梅的支持,尽量不动用行政手段。


刘蓓梅看过新闻,心中越发没底,如军方强行征用数码港大厦,政府会赔偿她的物质损失,但她失去了唯一要挟军方把刘杨拒之门外的资本。

刘蓓梅给傅光明打电话摸底,傅光明直言,上级已下达国防生C4I技术中队的参演命令,只有演习某方的最高指挥员才能命令刘杨退出演习,比如杨建国师长。

刘蓓梅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她匆忙要了电话号码,打给杨建国要求见面。接到电话,杨建国没有春天来临的感觉,第一次见面的剑拔弩张,让他无法确定刘蓓梅的目的。

傅光明接着打来电话说:“老杨,这几天刘菲可能会给你打电话。”

“已经打来了,要求见面。”

“抓住机会,拿出你当年穷追猛打的作风,破镜重圆指日可待。”

“我不再是当年的杨大炮……”

“废话!你等了20年,不就是为了今天!”傅光明打断杨建国说,“告诉你个好消息,刘杨是刘菲的儿子,今年恰好20岁。据我了解,刘菲从未再婚,你们离婚时她怀孕没有?”

“我不知道,她从未说过。”

“难怪会与你离婚。我为你捕捉到了战机,具体战术实施,你自己负责。”傅光明挂了电话,杨建国愣了半天,突然微笑起来。


两辆迷彩涂装的军用越野车驶入酒店门廊,跳下几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散开警戒,杨建国下车龙骧虎步直奔咖啡厅。

刘蓓梅等杨建国落座问:“喝点什么?”

“不喝了。”杨建国看眼时间说,“有什么事情直说。”

刘蓓梅沉默一会儿,缓缓地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一个“求”字,表明了两人间的距离,杨建国有备而来仍不免失落,笑笑说:“请讲,我一定尽力。”

“我想……”刘蓓梅垂下眼帘说,“我想请你帮忙让刘杨退出军队。当然,我不会让你白忙……”

两人有过婚姻,相互之间很了解,刘蓓梅这样口不择言,已经把底牌露了出来。

杨建国不动声色地说:“刘杨是成年人,他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他也有义务,他是我的独子!”刘蓓梅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调。杨建国稳坐钓鱼台,放缓语气问:“你再婚了?”

“与你无关。”刘蓓梅回答含糊。杨建国再次试探,“那块玉……可是我的家传之物。”

刘蓓梅说:“那块玉你送给了我,所以我有权转送给任何人。”

杨建国笑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狡黠。

刘蓓梅意识到他在探寻在找答案,连忙掩饰心中的慌张,蓦然冷笑:“刘杨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做白日梦。”

杨建国笑道:“我没说刘杨与我有关系。”

刘蓓梅不想继续纠缠,恳切地说:“我请求你们把刘杨还给我,他已经被国外大学录取了。”

杨建国真诚地说:“我再次为当年的行为道歉,请不要把对我的憎恨、厌恶转嫁到……”

“我不想听,也不接受你的道歉。”

杨建国意识到操之过急,不该提起当年,但为时已晚。

刘蓓梅面若寒霜,冷冷地说:“我已经向律师了解过,刘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人,我们可以随时单方面解除合同。所以,我要求你尽快把刘杨还给我!还有,请不要再在数码港大厦的问题上对我施压,我坚决不会同意军方进驻。”

杨建国说:“如果你针对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劝你重新考虑。我曾对不起你,这个国家没有对不起你。”

“请你不要自作多情,我的决定与你无关!”刘蓓梅冷冷地说,“傅正是我投资系统工程开发项目的负责人,我没有干涉你对她的邀请,已经做出巨大让步!”

“人才是国家的未来,不是你谈条件的筹码。”杨建国诘问,“你是不是中国人?”

“对不起,我现在是W国国籍。”

杨建国“腾”一下站起来,“你的黄皮肤黑头发能改变吗?一个人如果没有民族……”

“不要对我讲大道理,注意你的形象,这里是公众场所!”

杨建国说:“那我跟你讲现实,我不会放弃国防急需的人才,也不会放弃数码港大厦。如果演习必须使用数码港大厦,我们会申请国家赔偿,支付你所有的损失,并建议中止与你的协议。”

“这样会在国际上毁了国家形象!”刘蓓梅冷笑起来,“因为一次演习,政府会吗?”

杨建国自信地微笑着说:“我相信国家领导人的远见卓识。”

刘蓓梅技穷:“如果刘杨不能及时出现在我身边,那你永远也别想见到你急需的技术顾问。”

“这只不过是我作战计划中的一个薄弱环节,我会另想办法弥补。”

刘蓓梅意识到她的筹码对军方来说,并不是必须和唯一的,不禁心慌起来,愤愤地低骂:“该死的班·勒克!”

杨建国把刘蓓梅的惊慌收入眼底,信心十足地大步离开。

刘蓓梅的手机振动起来,她再次收到彩信,发短信的人依旧隐藏了号码,这次的内容是刘杨的戎装生活照,并附言说,这是你的儿子吧?最好不要与军方合作!

“无聊!”刘蓓梅气冲冲地把手机丢在桌上。自从军方有了使用数码港大厦的意向,她就连续收到这样的恐吓短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