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安宁拿着一叠文件步履匆匆来到左宵亭办公室,左宵亭正在接电话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安宁认识那部左宵亭从不离身的保密手机,这是他与“夜鹰”联系的唯一方式。

等左宵亭接完电话,安宁报告说:“根据技侦处复原出的照片,查明窃取手包的小偷名叫王大来。我向各市县局发布了协查通报,洋县公安局报告,昨天上午在通往深山的公路旁发现了王大来的尸体和一辆偷来的摩托车,凶手伪造了车祸现场。”

安宁把洋县警方的现场勘察报告放在办公桌上,继续说:“死亡时间在前天18点至20点之间。”

左宵亭边翻看勘察报告边说:“那时X已经离境。”

“X不惜报警寻找手包,为什么在王大来遇害后却突然离境呢?”

“手包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X离境的原因不得而知。”左宵亭从勘察报告中抽出一张照片说,“王大来似乎想要给我们留下些线索。”

照片上,王大来俯卧在摩托车一侧,右手捏着一个石子,石子尖利处沾有漆末,油箱上有一个人为刻画的不规则“Ω”字型,在下折处还有短短一横。

“我派人进行了走访调查,反馈回来的信息无一能与之联系起来。还有一个情况。”安宁在卷宗中找到一张照片放在左宵亭面前说,“现场再次发现大齿鞋印,虽模糊不清,但经技术处理确认与烂尾楼、袁孟失踪时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发现的脚印相同。”

左宵亭站起来踱步思考:“王大来的死亡原因?”

“尸体解剖发现大面积心肌梗塞,随后在他腋下找到了注射点,凶手向他体内注射了空气,由此判断凶手具有相当的反侦查经验和医疗知识。”

“王大来不是李军所害,一个敢在大街上开枪的杀手,不会这样心存顾虑。”左宵亭停住脚步说,“此人可能是间谍组织内的高级清洁工,从具有反侦查和医疗知识这两点入手秘密调查,不排除内部。”

安宁一怔:“你怀疑我们内部有问题?”

“我们和警方都有可能!”左宵亭问,“袁孟那边有什么情况?”

安宁说:“袁孟非常警觉夜间几乎不睡,白天楼上、楼下都在装修人多眼杂,没有秘密进入的条件。”

“必须牢牢把他控制在我们手中,想办法尽快给他拍脑CT。”左宵亭吐出一口粗气说,“如今有价值的线索只剩他和R了。”

安宁走后,左宵亭拨通王国栋的保密电话说:“王政委,我听说你们在寻找计算机、网络技术方面的高手?”

“是的,我们计划邀请傅正教授担任技术顾问。”王国栋疑惑地问,“左副厅长,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哦,战区保卫部应该通报了委培办泄密一事,今天我们去做些善后工作,见杨师长与傅正教授在一起聊天。”左宵亭呵呵笑了一通说,“我想提醒一下,傅正教授持有多国护照。”

王国栋说:“我们聘请技术顾问,要按程序进行政审和履行必要的手续,左副厅长,我们是不是有点儿草木皆兵了?”

傅正一案属于高度机密,目前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个位数,左宵亭不能泄露,含糊其辞地说:“王政委,那根弦该绷紧的时候一定要绷紧,如果出事就是惊天动地。”

王国栋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明白了,我会密切关注随时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