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三节 东 线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4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十三节 东 线 美军陆战队员:“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想:我们为什么要来到亚洲的漫天风雪之中?” 部队在东北临时停车时,东北边防部队看到九兵团的服装如此单薄都吓坏了…… 说“送到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三节 东 线


美军陆战队员:“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想:我们为什么要来到亚洲的漫天风雪之中?”

部队在东北临时停车时,东北边防部队看到九兵团的服装如此单薄都吓坏了……

说“送到前线的每一粒粮食和每一发子弹都是以汗水、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绝非文学的夸张,而是千真万确的历史真实。

今天,对于那些拿着遥控器、吃着苹果、喝着牛奶坐在电视机前的人来说,这样冷酷无情的场景是难以想象的。


11月21日,当西线的“联合国军”进至麦克阿瑟制定的“攻击开始线”,完成了战役展开时,东线美7师主力也已进至丰山,其先锋团第17团的先头部队“库珀特遣队”长驱直入,未遇任何抵抗,进抵中朝边境的东段、鸭绿江畔的惠山镇,并且还十分得意地面对着中国边境升起了美国国旗。

这是在朝鲜战争中第一支,也是唯一的一支到达鸭绿江边的美军建制部队。

美7师师长戴维﹒巴尔少将也是个聪明的将领,在中国解放战争期间,他曾担任过美军驻国民党政府的军事顾问团团长,还起了一个中国名字叫巴大维。从他给蒋介石献计献策的内容来看,此人颇有战略头脑,对中国军队也算了解甚深,绝非等闲之辈。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昏了头呢?实在是令人费解。不过,细细思量之下,倒也可以理解,当时整个美国从上到下,又有哪个不轻视中国人呢?在这样的大形势下,巴尔少将又怎能“免俗”呢?

后来,戴维﹒巴尔少将被李奇微中将解职。

这一天,美军记者和摄影师们倾巢出动。不少美军官兵得意忘形,效仿当年的巴顿和丘吉尔在德国莱茵河边的行径,拉开裤子就向鸭绿江中撒尿。美第10军军长爱德华﹒M﹒内德﹒阿尔蒙德少将也匆匆驾车赶来,他与巴尔少将及第7师军官们站在一起,摄下了一张以鸭绿江为背景的照片。“捷报”传来,东京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内一片欢腾,欣喜若狂的麦克阿瑟致电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


“最衷心的祝贺,内德,转告戴维﹒巴尔的第7师中了头彩。”

“仅在二十天前,第7师才在利原滩头实施两栖登陆,在崎岖陡峭的山地中前进了两百英里,并在严寒中打败顽敌,这件事将作为一件出类拔萃的军事业绩载入史册。”


美7师在美国陆军中享有“滴漏器师”的美誉,意思是这个师在执行作战任务时,从来都是像古代计时用的“滴漏器”一样准确无误。

这一消息登上了头版头条。五角大楼的文武大员们额手相庆,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关注和讨论如何使中国人同意在鸭绿江附近设立中立区的问题了。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洛维特建议,麦克阿瑟应为设立非军事缓冲地带创造条件,美军部队应后撤至鸭绿江以南建立防御阵地。

几乎所有人都赞同洛维特的建议。就连素来老成持重的劳顿﹒柯林斯上将也被胜利的幻象所鼓舞,甚至已经在勾勒一条鸭绿江以南十至二十五英里的假想线了。

这些异想天开的设想全部产生于美第8集团军所指挥的南韩军队刚刚遭受重创之后,使人们怀疑美国这些军政要员们是不是全都吸食了大麻或者海洛因。多年之后,美国军事历史学家约翰﹒托兰写道:


“不论是武将还是文官,大谈特谈上述设想,只能说明坐在半个世界之外的美国领导层思维紊乱。更可悲的是,守在朝鲜这口沸腾大锅旁的麦克阿瑟及其心腹幕僚们同样不能面对现实。

整个韩军第二军团已被打得仓皇溃逃,而参谋长联席会议居然认为战争快要结束了,就因为一小股美军窜到了鸭绿江边。他们可曾记得首批‘联合国军’向同一虚幻目标前进的下场吗?

紫禁城墙根下一座古代平房式建筑中,毛泽东正在运筹设置陷阱的最后步骤……。”


历史老人不经意间给美国人开了个大玩笑,美7师的官兵们没有想到,他们正在迈向一个巨大的死亡陷阱。

又一场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袭来了,东线地区忽然普降大雪,每天的最低气温已降至摄氏零下三十多度到四十多度,美军所有的机械化车辆每隔两小时就必须发动十五分钟,否则它就再也难以发动了。

美陆战1师第7团的一个士兵去上厕所,几分钟后同伴们听到呼救声,原来他的屁股被冻住,粘在了马桶上,最后不得不请军医把他弄下来。

不要说缺吃少穿的中国士兵,即使是战场后勤保障条件极为优越的美军也吃了不少恶劣天气的苦头,尽管有暖和的鸭绒睡袋,想穿多少就穿多少的衣服,不限量的食品,许多人还是患上了冻疮,手脚冻得发黑。美军一个幸存下来的陆战队员后来曾回忆说:


“为了保暖多穿衣服是不可能的,你被手套、风雪大衣、长内衣、头兜和所有的东西捆得紧紧的,在爬山的时候肯定会出汗,结果是,一旦你停止前进,汗水就会在你该死的衣服里结冰。噢,你想和一支M-1式步枪或者卡宾枪和睦相处简直是异想天开,那钢铁的家伙是冰,你的手会被它粘住,甩掉它的唯一办法就是舍去一层皮。我的嘴张不开,我的唾液和胡子冻在一起了,耗费几百万美元研制的特制冬季缚带防水鞋,在严寒中几个小时不活动就让你难受,汗水湿透的脚慢慢地肿起来,疼得要命。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想:我们为什么要来到亚洲的漫天风雪之中?”


“就是这样的情况,阿尔蒙德还在要求进攻,进攻!” 史密斯师长对愚蠢的军长充满了愤恨。他给他的部队的命令是:放慢和停止前进,等我们的部队真正会合之后再说。要不慌不忙地前进,每天确定好一个目标。

阿尔蒙德闻讯大为光火,史密斯有气没处发,于是写信给远在美国本土的海军陆战队司令凯茨将军。这封著名的长信后来成为研究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学家们最感兴趣的文件之一。信中写道:


“我不愿意设想把陆战师在一条从咸兴至中朝边境的一百二十公里的唯一的山间小路上一线展开。我十分担忧的是在冬季向两个山地中的战斗队提供补给的能力……他们是在百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拟订计划。我们是在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执行任务。兵力不断分散,部队给小部队派遣任务,这使他们处境危险……我们的任务仍然是向边境推进。我相信,在北朝鲜山地中进行冬季作战,对美国士兵或者陆战师来讲是过于苛刻了。”


长津湖,是朝鲜半岛北部最大的湖泊,它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

24日,史密斯的陆战1师全部进至长津湖附近地区。戴维﹒巴尔的美7师第31团也进至元丰里地区,第17 团则从惠山沿鸭绿江西进,准备与西线的“联合国军”会师。南朝鲜第3师主力进至白岩地区,南朝鲜首都师则进至清津地区。

11月25日,当西线的梁兴初和吴瑞林已经对位于德川和宁远的南韩第二军团大打出手的时候,东线战场却是一片沉寂。就在这一天,陆战1师抓到了三个衣服单薄、严重冻伤的中国俘虏,他们的口供让史密斯大吃一惊:中国军队第20军、第27军两个军正埋伏在第10军两侧,随时准备向他们发起进攻!

情报很快被传回了日本东京,麦克阿瑟的反应是:“不可能,普通士兵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东方人是很狡猾的,他们黑色的小眼睛里总有一种嘲弄对方的神情,他们喜欢吹嘘自己的强大以便让对手做噩梦!”

实在放心不下的史密斯师长坐上直升机巡视战场,然而,直升机下面是一片白茫茫的、毫无生机的雪原,他什么也没有发现。看看温度计,零下四十度!史密斯又有些放心了,这样的酷寒,趴在地上一会儿就会被冻得半死,连御寒设备如此优良的美军都冻得受不了,那么那些缺吃少穿的中国人又如何能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呢?

但史密斯师长错了,在这冰天雪地的朝鲜盖马高原,在这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中,十多万中国三野将士们脚蹬薄薄的胶底鞋,身穿单薄的棉衣,许多人甚至穿着夏季的薄衣单裤,他们每天靠几个硬梆梆的土豆充饥,靠着坚强的信念和对祖国无比的忠诚,毫不犹豫地趴在冰冷的雪地里,紧握着手中性能落后的钢枪,瞪大了警惕的眼睛,等待着命令,随时准备着冲出掩体,给侵略者以致命的一击!!!

直到11月26日,当西线的南韩军刘载兴第二军团已经土崩瓦解的时候,麦克阿瑟还没有清醒,东线美10军的官兵依然在向北攻击前进,他们甚至没有人知道与自己相隔仅数十公里的西线友邻部队的情况。而西线左翼的美第1军还在向定州和泰川攻击前进。

横亘在东西两线美军中间的,是高耸入云的狼林山脉。东线的美第10军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处于中国军队的虎口之下,西线的第8集团军同样如此。为了和东线的美10军联系上,沃克派出巡逻队去寻找侧翼的友军。结果巡逻队报告说,第8集团军的侧翼“好像存在一支部队”。

虽然沃克和阿尔蒙德都派出小部队对这个两军衔接处进行了巡逻,但实际上巡逻队很少真正进入那些人迹罕至的山岭。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位年轻记者乔治﹒赫尔曼曾这样问沃克:“将军,你说你的巡逻队已经与右翼‘据信是友邻’部队建立了联系。他们是友邻部队吗?”

“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沃克答道。

“难道您不知道吗?”

“我们认为他们肯定是友军。”沃克心说这无冕之王真麻烦。

“你们与右翼没有任何联系吗?”记者都在替沃克担忧了。

“没有,我们是各自独立作战。但我们确信,那些部队肯定是友军。”

几天之后,这些所谓的“友军”差点儿把第8集团军全部埋葬在朝鲜半岛。这种事情发生在通讯联络工具十分先进发达的美国军队中,实在让人无法理喻。

显然,麦克阿瑟肯定也认为:既然装备优良的美军都无法利用这些巨大的山岭,那么中国人显然更加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日本东京,麦克阿瑟兴高采烈地发布了有关他的军事行动的特别公告,这是一个罕见的举动。 ——在世界军事史上,极少有哪一个高级军事指挥官在进攻即将发起之前将自己的计划如此泄露给敌方。以至于我军仅靠收听收音机电台广播,就可以大致了解“联合国军”的进攻态势。然而,没有人能够阻止麦克阿瑟 ——他已经成为无可争议的“军中恺撒”,“远东之王”,傲视天下,唯我独尊!而此时,在长津湖附近的崇山密林之中,潜伏着整整十五万虎视眈眈的中国军队,他们正在等待着一声令下就将这些鬼子兵们生吞活剥呢!

第九兵团下辖第20军、第26军、第27军三个军,都是三野陈毅、粟裕手下的主力部队,清一色的华东子弟兵,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将军。

宋时轮,湖南醴陵人,原名宋际尧,别名宋之光,红军时期曾任红三十军军长、红二十八军军长,抗战时期任八路军120师358旅716团团长、八路军第四纵队指挥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山东野战军参谋长、华野十纵司令员等职,久历沙场,身经百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一员彪悍的战将。宋时轮将军十七岁时就从黄埔军校五期毕业。后来中共方面许多名头很响亮的人物都出自这一期,像许光达、杨至成、赵尚志、张宗逊、陶铸等等。

宋时轮的副手是兵团副司令员陶勇将军,在解放军横渡长江时炮击英国军舰的就是他。这也是个厉害的悍将,谁不知道陈老总手下的叶、王、陶(即叶飞、王必成、陶勇三员悍将)啊。

第20军是三野头号主力,被誉为“百战雄杰”。其前身是1945年11月在苏北成立的新四军第一纵队,最早的渊源可以追溯到红军大部队开始长征后留在闽东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闽东独立师,抗日战争中发展为新四军第一师和第六师,赫赫有名的粟裕将军就曾是第一师师长,打过的漂亮仗那可是不计其数,著名的“黄桥决战”就是这支部队的杰作。20军名闻遐迩的另一个原因是,著名的样板戏“沙家浜”的故事就发生在该部队。新四军第一纵队由三部分组成,即苏浙军区2纵、4纵和苏中军区教导旅,其中苏中军区教导旅也就是著名的沙家浜部队。解放战争中作为华东野战军主力,转战于华东战场,1947年5月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毙敌中将师长张灵甫。随后经略中原,1948年11月参加淮海战役,全歼杜聿明集团。1949年2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

时任军长兼政委是张翼翔将军。

第26军是和日本人一招一式练出来的雄师劲旅,原来是1947年3月由鲁中军区部队改编而成的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其前身是八路军鲁中军区的地方武装,以擅长打阻击战而闻名。据说当年与之交过手的国军中都流传着一句话:“排炮打不动,一定是八纵。”张仁初将军时任该军军长,政委李耀文将军。

第27军原是1947年由山东地方武装组成的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其前身是胶东军区的土八路 ——1937年末由天福山抗日武装起义队伍组成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九纵刚刚成立的时候,与那些主力部队比起来,没有什么太值得夸耀的历史。但少林将军许世友硬是把这支部队带成了一支劲旅。九纵刚编成,就跟着许世友参加了莱芜战役。后来又先后参加了胶济路作战、孟良崮、潍县、济南、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著名战役,大小战斗千余次,歼敌数十万人。彭德清将军时任该军军长,政委刘浩天将军。

作为粟裕将军统领下的原定的攻台军主力,三个军一反中国军队三三制的编制传统,超额编制到每个团都是四四制甚至五五制加强营,结果三个军竟达到了十五万人。有这样三只彪悍的铁骑雄师,何惧任何狼虫虎豹!

第九兵团入朝非常仓促。他们10月下旬才从上海、常熟北上到山东泰安、曲阜地区,原拟作为志愿军预备队整训三个月后再入朝参战,没想到因为朝鲜战局急剧变化,前方军情似火,第九兵团的原定计划几次被打乱,最后奉命提前入朝参战。

受毛泽东主席之托,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赶到山东曲阜慰问第九兵团并作入朝参战的动员,动员报告刚刚作了一半,军委的紧急电令就到了。10月31日,毛泽东电示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


(一)九兵团全部着于11月1日开始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

(二)该兵团到达后受志司直接指挥,以寻机各个歼灭南朝鲜首都师、第3师,美军第7师及陆战第1师等四个师为目标。


11月7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江界、长津方向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次日,志司致电第九兵团:


“九兵团必须以两个军六个师兵力围歼美陆战第1师两个团(以一个师阻击美7师两个团来援),得手后再歼来援之美7师两个团。”


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来,彭德怀对这支华东劲旅抱有很高的期望值。就这样,第九兵团没有任何时间整训,就急速坐上火车,赶往东北。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