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二节 沃克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二节 沃克之死


美军突然遭到如此严重的打击,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美军不仅丢失了大批辎重,而且士气也一蹶不振。在日本东京,麦克阿瑟下令实行新闻管制,严格封锁一切关于美军失败的消息。但“联合国军”依然像惊弓之鸟,心有余悸。在美军中广泛流传着一个“打背包”的故事,充分反映了美军的恐惧病。路透社记者范伦汀对此作了精彩的描述:


“‘联合国军’的士兵们现在听惯了中国军队的炮声和军号声,已经对‘打背包’这个简单的词儿过于敏感了。这个很简单的词儿在最近几星期之中,已经成为‘联合国军’在朝鲜军事失败的幽默的象征。美国兵和英国兵都用这个词儿。据传连土耳其士兵和泰国士兵也学会了这句英语……班长用不着发出一套复杂的行动命令,他只要把他的头伸进帐篷里,大叫‘打背包’就行了。这样,士兵就一点不差地知道要做什么。现在他们在这方面终于已有足够的经验了。在几秒钟之内,一切东西都收拾停当,帐篷也拆除了。”


12月1日,当东线柳潭里被包围的美军正在拼死突围时,西线,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带上一张平壤地区的军用地图,乘一架L-17飞机向位于平壤西南的镇南浦飞去。如果中国军队准备包围平壤,那么镇南浦港口将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目标。如果镇南浦被中国人占领,第8集团军将不得不依靠随身携带的给养以求生存。

在镇南浦上空侦察飞行十多分钟后,沃克认定,美军守不住镇南浦,也就是说 ——平壤是保不住的。

“联合国军”开始向三八线全面退却。两天之后,平壤四周已经出现了中国士兵跃动的身影。

面对新的形势,12月4日深夜,毛泽东致电彭德怀:


彭邓朴洪并告高贺:

大体上可以确定平壤敌人正在撤退,其主力似已撤到平壤至三八线之间,其后卫似尚在平壤以北及东北地区。你们应于明(5)日派一个师或一个师的主力向平壤前进,相机占领平壤。

毛泽东

12月4日23时


彭德怀当即命令以三个师的兵力威胁平壤,并且明确由39军116师占领平壤。

“联合国军”开始对平壤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并且尽可能彻底的掠夺,他们运走了一切民用物资,大批难民也被挟裹南撤,据史料记载,撤退的军民总人数为300万人。在严寒中,有许多衣不遮体的难民被冻死、饿死。

12月6日,第39军116师和朝鲜人民军一部一起收复了北朝鲜首都平壤。12日,我西线六个军全面向三八线挺进。16日,西线“联合国军”全部撤至三八线以南。

12月23日上午,在开完一次战术情况通报会后,沃克中将和副官乔﹒泰纳、司机乔治﹒贝尔顿以及几名警卫一起赶往汉城北边的议政府组织部队撤退。

沃克的吉普车由在欧洲时就为他开车的司机贝尔顿驾驶,贝尔顿以开车胆子大而闻名,而沃克也常常让贝尔顿驾车高速行驶。吉普车经过了改装,车上架着一挺机关枪,在车底则焊接了装甲钢板以防碾上地雷。

路上,南韩第6师向南撤逃的车辆排成长龙蜿蜒驶来,和他们相对而行。突然,一辆载满武器的卡车冲出队列想超到前面去,一下子撞上了沃克那辆吉普车的左后部。吉普车在结冰的路面上晃悠了几下,然后一下子就翻倒在了路边的山沟里。

公路上,美军和南韩军起哄着,有的喊“OK”,有的喊:“上帝在召唤他!”有的喊:“他是沃克将军,他急着逃跑抢路,该死!”也有一些美军士兵惊讶地看着山沟,画着十字,以示哀悼。

泰纳和司机贝尔顿都被甩出了吉普车,当他们爬起来过来查看时,发现破碎的车窗玻璃已经扎进了沃克的脑门,沃克身受重伤,已经昏迷不醒。他们急忙拦下一辆卡车,将沃克送到了附近的第8055美国陆军流动外科医院。

但沃克再也没有醒过来 ——他死于遥远的、冰天雪地的朝鲜半岛。

那个倒霉的南韩司机最后被判处了三年监禁。

而北朝鲜战史则记载:美军沃尔顿﹒沃克将军“被我勇敢的游击队员击毙”。

同日,中朝大军全面压向三八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