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日本旅客从中国回国救援 陈光标救3人

岸边古礁 收藏 0 998
导读: [img]http://img7.itiexue.net/1264/12640411.jpg[/img] 陈光标在日本进行救援 [img]http://img8.itiexue.net/1264/12640412.jpg[/img] 在日本仙台市,人们在临时信息中心的布告板上寻找亲友的名字。  100多日本旅客从江苏回国救援,陈光标也赴日救了3人   他们 从中国飞回日本   100多名日本旅客回国参加地震救援   无锡和苏州一带的日资企业密集,从日本国内派驻无锡和苏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百余日本旅客从中国回国救援 陈光标救3人



陈光标在日本进行救援



百余日本旅客从中国回国救援 陈光标救3人


在日本仙台市,人们在临时信息中心的布告板上寻找亲友的名字。

100多日本旅客从江苏回国救援,陈光标也赴日救了3人

他们 从中国飞回日本

100多名日本旅客回国参加地震救援

无锡和苏州一带的日资企业密集,从日本国内派驻无锡和苏州工作的日本人不在少数。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在江苏工作的大批日本人以及近期到江苏的日本游客,纷纷想回国参加救援。除了少数人从上海飞日本外,大部分则选择距离厂区更近的无锡机场启程回国。

昨日上午8点半,离无锡至东京航班起飞只有10分钟,6名日本旅客跳下汽车,急匆匆地跑进机场出境大厅。前台检查员小朱接过一名日本旅客的护照,发现他在华已逾期停留七天。

“对不起警官,我是2月20日来中国的,现在家里发生了大地震。拜托了,让我回去吧!”日本旅客岩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解释。

原来,岩间来自日本大地震重灾区宫城县仙台市,前些日子出差来苏州。国内发生大地震后,他赶紧给家人打电话,可当时电话已打不通,也没别的办法与家人取得联系,无法确认亲人是否平安。

随后,他在一名日本公司领导的带领下,决定与同在苏州工作的宫城同事一起坐飞机回国。可就是到机场的路上,他忽然发现签证已经过期,虽然心里知道应该补办,可想到国内生死未卜的家人,补办肯定来不及,于是决定到机场试试看,能不能行个方便。

无锡边检站值班领导得知情况后,在履行必要手续之后,依照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岩间免予处罚、正常放行的处理。感激不已的岩间和同事如期登机,已于昨日下午回到国内。

据无锡边检站统计,过去两天中,共有130名日本旅客回国参加抗震救援,其中家在地震灾区的有上百人。未来几天,还会有大量在江苏的日本旅客回国。同时,也有113名日本旅客乘飞机来到江苏,他们大多是游客和出差的商务人士。

留学生假期结束要赶回日本大学报到

昨日上午8点多,无锡至日本东京的航班在正常进行边防检查。最后办理检查手续的中国旅客,是无锡的两名要去东京读书的大学生小李和小张。无锡边检站的检查员问他们:“怎么选择这个时候回日本啊?”

“没办法,机票早就订好了,再说假期已经结束,东京的大学马上开学,要赶回去报到。”小李说,家人有点担心是免不了的,也劝自己推迟几天返校,看看情况再说。我们这两天看电视、上网,感觉东京一带的秩序很正常,几乎不受影响,日本同学也发来邮件,说一切正常,开学没什么问题。

“那你们在东京一定保重。这个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和领事馆的联系电话,若有什么意外情况,可以及时联系他们。”检查员为他们办完边检手续后,递上了一张刚制作出来的赴日提示卡。

据了解,日本的高校通常是4月前后新学期开学,江苏赴日留学生也比较多。未来几天,回日本参加开学报到的江苏学生还会增多。

无锡边检站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无锡机场周一、三、五、日有到日本东京的航班,周二、四、六有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过去两天中,无锡至东京、大阪的航班正常,除了大批日本旅客急着回国外,还有54名江苏人飞赴日本,以留日大学生和出差的商务人士为主,后者并未受地震影响。

通讯员 朱闯 本报记者 于英杰

震后13小时,陈光标飞赴日本

在日本地震发生13个小时后,陈光标和他的“民间救援队”就到了日本,发放救援物资。在日本两天,陈光标和他的“民间救援队”已经跑了千叶、茨城、福岛三个地点,发放了三车救灾物资,从废弃的房屋中救出了三个人。陈光标告诉记者,情况允许的话,他们将前往受灾更为严重的仙台、宫城帮助救援。

“零设备”到达日本

在千叶县,一位地方官员告诉陈光标,他们是他看到的第一支来自外国的民间救援队。

“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人在北京,得知地震的消息,我立即从银行取了100万现金,交给了一位日本企业驻北京的华人企业家,这让我在到达日本之后,立即能从另一位企业家手中领取1300万日元的现金。”12日早上4:30,陈光标和他的救援队到达东京,此时的救援队还是“零设备”。“通过日本的朋友,我租了3辆货车,一辆越野车,跑了六家超市,买了矿泉水、手电筒、面包、棉被、卫生用品等等一系列的物品,装了满满三车,直接开往千叶县市民集中避难的两所学校和一个展览馆。”

带了六面五星红旗

在赶去北京机场的路上,陈光标买了六面五星红旗,还有一小叠五星红旗的贴纸。陈光标的3辆“救灾车”车头上挂着的五星红旗分外显眼。“我不仅仅是代表我个人,也带来中国人民的关心。”除了车上的五星红旗外,陈光标还在自己衣服上的左胸、右胸部位都贴上了五星红旗的贴纸,“这样即使不在救灾车上,大家也能知道我是中国人。”在千叶县马路上经常能看到拿着救助箱的学生,陈光标会在箱中放上1万日元,这样“小额”的捐款,两天来陈光标也发了将近200万日元。陈光标还告诉记者,放入捐款的同时,他还会放进一张自己的名片,“让大家知道捐款的还有一位中国人。”

“顺道”救出三名日本人

“千叶县居民告诉我,在山脚下房屋里还有居民,我们就赶了过去。”在一排被海水淹没的房屋里,一个窗户中有人用力挥动衣服。“估计海水有1米多深,我和救援队就涉水靠近房间,把房间里的一对父子背了出来。”

在福岛县,有位日本老人告诉陈光标已经倒塌的屋子里好像还有幸存者,陈光标立即赶到现场。“一楼完全塌了,二楼塌了一半,我用手电筒一照,门板下躺着一个40多岁的女性,门板上还压着柜子,我们很小心地把她背了出来。幸亏不是水泥板,不然估计她的命就救不回来了。”

救灾同时也是“取经”

身在日本,陈光标心里还有个“小疙瘩”,日本地震发生的前一天,云南也发生了地震。“下午2:28得知云南地震,3点整我就捐了20万,还号召企业家关注。”但是去云南还是去日本,陈光标在心里掂量了一番。“想到汶川地震时日本救援队曾经也帮助过我们,我才决定到日本去当志愿者。”陈光标说,虽然核泄漏的危机还没有解除,但他和他的救援队还会在日本呆上几天,“日本救灾经验丰富,在这里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杨彦

我们 平安了

扬子晚报封面女生就像我的侄女!

本报讯 “3月12日A1版主图中有一位日本女生边打电话边哭泣,她和我的侄女非常像,我侄女也在那个城市,至今没有联系上。希望你们回复并告知这张图片是哪里找来的。”

昨天上午,上海的毛女士致电本报,希望本报可以帮助她找到她的侄女。“她生活在福岛县,看新闻说那里的核电站爆炸了,我们很担心。”

记者了解到,毛女士的侄女中文名叫毛文妮,日本名叫安藤文子,今年26岁,在福岛县梁川町的某家医院做医务工作者。地震发生之后,毛女士和家人多次打电话给侄女,但均未联系上。

记者紧急与提供这张图片的“东方IC新闻图片社”取得了联系。图片库中国新闻编辑许盈芳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由韩联社提供的,图片是由韩联社自动入库的,他们没法与摄影师直接取得联系,但图片说明显示,这张照片拍摄地在韩国仁川,与毛女士所说的福岛县相去甚远。

记者再次致电毛女士,得到了令人兴奋的消息。“侄女已经联系上了,她很安全。”毛女士告诉记者,福岛那里受灾很严重,通讯设施一直没有恢复,他们是刚刚在网上收到了侄女的平安短信。“她们那里每天还在正常上班,核电站爆炸了,但梁川町暂没收到让市民疏散的指令。”

毛女士很感激记者帮助他们所作的努力,虽然最终证明图片上不是她的侄女,“只要知道她安全,就让人开心了!”

张筠

上百名江苏游客从日本平安归来

“心里这块石头总算落了地!”3月12日下午2点,由日本大阪起飞的ZH9082次航班,正点抵达无锡机场。边检站专门加开四个绿色通道,不到5分钟,66名江苏团队游客入境手续全部办理完毕。见所有的游客均安然无恙,让领队渠芳菊松了一口气。

3月7日,66名以无锡人为主的游客组团,在无锡国旅负责下到日本旅游。“当天到达东京,计划沿着富士山、箱根、京都、大阪的路线在日本观光。”渠芳菊说,12日中午到达京都府东本愿市内,乘坐了大巴观光,大家有说有笑,没觉得大巴有什么异样,忽然,日本导游突然接到日本公司电话,问旅游团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大家是否安全。这时,大家才知道,日本本州岛东部海域发生了特大地震,紧接着,部分旅客接到家人从国内打来的电话,说地震有8.9级,旅客们一下子陷入恐慌,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快,旅行团中方领队也接到国内来电,称地震在日本东北地区宫城县,东京受影响不大,离震区更远的京都、大阪更不会有什么问题。经领队解释,旅客们的心境开始平复下来。再看沿途的马路上、商店里,所有的日本人井然有序,好像没发生大地震一样,“旅客们放心了,然后继续去大阪游玩,最后按预定时间抵达大阪关西机场,回国航班也没延误。”

昨日下午16时38分,由东京起飞的ZH9056次航班安全抵达无锡机场,包括一个40多人旅游团在内的88名中国旅客安然无恙。

据了解,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无锡至日本东京、大阪的航线几乎没受任何影响,除了3月11日和12日部分原定飞东京的航班备降到大阪机场外,其余时间正常起飞。这两天,有164名中国人从日本归来,其中绝大部分是江苏人,包括上述两个赴日旅行团的上百名江苏游客。地震发生前,这两个旅行团就已经离开东京前往大阪,因而一路平安,没发生异常。

通讯员 朱闯

本报记者 于英杰

在日涉华人员无伤亡报告

截至当地时间13日22时,记者从日本政府部门、中国驻日使馆及中国留学生组织了解到最新涉华人员情况:

中国旅游团队:据中国国家旅游局初步统计,地震发生时,中国在日旅游团有215个、4578人,确认安全,没有人员伤亡报告。

灾区华侨华人:截至当地时间13日17时,中国驻日使馆共接到求助信息4406余次,确认平安信息5250人。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国驻日使领馆尚未接到华侨华人及中国公民伤亡的报告,目前正继续加紧搜集灾区华侨华人信息。

关东等地中国留学生:据在日本各高校设有分支机构的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了解,目前在关东地区等地50多所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已确认安全,东京地区没有关于中国留学生在地震中伤亡的消息。

在日华侨华人留学生总数:据了解,目前在日本的华侨华人留学生总数达70万人左右,主要集中在东京及其周边地区。本次受灾严重的宫城、岩手、福岛、茨城4县有华侨华人留学生约3万人。

外交部消息称,中国驻日使领馆正继续克服各种困难,想方设法搜集掌握我在日人员受灾情况。驻日使馆工作组已抵达中国留学生和研修生较为集中的仙台和茨城等灾区,实地了解我公民情况,及时提供救助。驻新潟总领馆总领事率工作组赶赴福岛、磐城开展工作。驻札幌总领馆总领事率工作组赶赴岩手县。目前,暂无在日中国公民伤亡报告。 新华社

你们 在哪里

南通在日失去联系人员增至81名

本报讯 日本地震后暂时失去联系的25名南通人(本报昨天曾做报道),截至昨天下午已有3人和国内取得联系,处境安全。但失去联系者还在不断增加,昨天记者获悉,南通在日本强烈地震和海啸中暂时失去联系的人,已增至81名。目前,当地公安部门正通过有关方面设法联系和寻找,以证实他们平安。

据悉,11日日本强烈地震和海啸发生后,南通警方就公布了热线电话,希望在日的南通人或有亲属在日的南通市民和警方联系。根据昨天统计的结果,目前南通在日本共有4000人左右。地震后,南通警方统计暂时失去联系的南通人有25名,昨天,其中的3人已和国内取得联系。但昨天又有59人确认暂时没有音讯,使这一人数增加到81人。南通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负责人说,目前他们正通过省公安厅联系驻日大使馆和使领馆,设法和这些人取得联系。

记者获悉,当时地震发生时,南通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曹孟龙先生,就在地震重灾区的福岛县一带。地震发生后两小时,家人就和他取得了联系,他称正在气喘吁吁地朝山上爬。但随后,他的电话就一直无法拨通,不过,其间他曾通过电子邮件,让一位日本朋友向南通的家人转告平安,大意是现在他在哪里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我的人生还没有结束”,意即处境是安全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