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面对面』 李银河:卖淫除罪化不等于合法化

李银河,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也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近年来,李银河频出惊人之言。尤其她为今年两会准备的提案更是引人关注:同性婚姻提案、取消聚众淫乱罪提案、将淫秽品法改为分级制提案和卖淫除罪化提案。


李银河最早从2000年就关注同性婚姻了。她认为,作为公民的同性恋群体应该有结婚的权利,然而在中国,要实现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李银河也表示,即便是“愚公移山”,也总会有一点一滴的进步。






同性婚姻合法化百利而无一害


许戈辉:在中国,如果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是极大地挑战了这个社会的道德和价值体现。


李银河:咱们中国是一个异性恋霸权的社会,异性恋从人口上就占了绝对的优势。同性恋只有3%到4%。如果是4%的话,就是5200万,比欧洲一个小国家的总人数都多。


许戈辉:您为什么会认为,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对中国来讲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呢?


李银河:因为我真的想不出来它会伤害到谁。这一小群人有他们自己的权利和要求。他是一个公民,但是他没有结婚权,这有点不对劲吧?


许戈辉:有种观点认为,同性婚姻不繁衍后代是反人性的。


李银河:对。西方人最早就认为同性恋最大的问题是不能生育,觉得它违反自然。同性恋的成因现在还很难说,很可能有先天的成分。那就跟左撇子似的,你不能说左撇子是一个道德问题,它是一种客观存在。从统计学上看,历史上凡是特别缺人口的时期,对同性恋就特别严厉。出现人口爆炸文化时,往往对同性恋就很宽松。


许戈辉:您这么强烈地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您觉得这对于社会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


李银河:我是把它看成一种社会进步。每一个与众不同的小群人的利益,只要他不伤害其他的社会群体,他的利益就应该得到满足。同性恋这样的小众群体的快乐与不快乐,他们权益的实现与不实现跟大众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他们受到伤害,受到歧视,那么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