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面对面』 李银河:卖淫除罪化不等于合法化

枭龙FC-1 收藏 1 416
导读: 李银河,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也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近年来,李银河频出惊人之言。尤其她为今年两会准备的提案更是引人关注:同性婚姻提案、取消聚众淫乱罪提案、将淫秽品法改为分级制提案和卖淫除罪化提案。 李银河最早从2000年就关注同性婚姻了。她认为,作为公民的同性恋群体应该有结婚的权利,然而在中国,要实现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李银河也表示,即便是“愚公移山”,也总会有一点一滴的进步。 同性婚姻合法化百利而无一害 许戈辉:在中国

李银河,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也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近年来,李银河频出惊人之言。尤其她为今年两会准备的提案更是引人关注:同性婚姻提案、取消聚众淫乱罪提案、将淫秽品法改为分级制提案和卖淫除罪化提案。


李银河最早从2000年就关注同性婚姻了。她认为,作为公民的同性恋群体应该有结婚的权利,然而在中国,要实现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李银河也表示,即便是“愚公移山”,也总会有一点一滴的进步。






同性婚姻合法化百利而无一害


许戈辉:在中国,如果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是极大地挑战了这个社会的道德和价值体现。


李银河:咱们中国是一个异性恋霸权的社会,异性恋从人口上就占了绝对的优势。同性恋只有3%到4%。如果是4%的话,就是5200万,比欧洲一个小国家的总人数都多。


许戈辉:您为什么会认为,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对中国来讲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呢?


李银河:因为我真的想不出来它会伤害到谁。这一小群人有他们自己的权利和要求。他是一个公民,但是他没有结婚权,这有点不对劲吧?


许戈辉:有种观点认为,同性婚姻不繁衍后代是反人性的。


李银河:对。西方人最早就认为同性恋最大的问题是不能生育,觉得它违反自然。同性恋的成因现在还很难说,很可能有先天的成分。那就跟左撇子似的,你不能说左撇子是一个道德问题,它是一种客观存在。从统计学上看,历史上凡是特别缺人口的时期,对同性恋就特别严厉。出现人口爆炸文化时,往往对同性恋就很宽松。


许戈辉:您这么强烈地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您觉得这对于社会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


李银河:我是把它看成一种社会进步。每一个与众不同的小群人的利益,只要他不伤害其他的社会群体,他的利益就应该得到满足。同性恋这样的小众群体的快乐与不快乐,他们权益的实现与不实现跟大众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他们受到伤害,受到歧视,那么大多数人也失去了生活在一个和谐社会中的机会。我参加过一些“同妻组织”,她们非常痛苦。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同性恋的妻子,她以前以为自己是一个特别不能被男人喜欢的女人。实际上她哪里想得到,她的丈夫并不是因为她不够女性才不喜欢她,是因为她女性了才不喜欢她。


许戈辉:如果这次提交上去还是没有进展的话,您以后还会继续提交吗?


李银河:我现在心里想的就是“愚公移山”四个字,总会有一点一点的进展。网上的一个调查,赞成同性婚姻的是五千多票,反对的只有一千多票。








卖淫除罪化不等于合法化


许戈辉:您的第二条提案的是希望取消聚众淫乱罪?


李银河:聚众淫乱罪是中国涉性的法律里问题最大的一个罪名。以前的流氓罪惩罚的是所有婚姻之外的性关系。1997年把流氓罪取消后,保留了聚众淫乱罪这项。它惩罚的是所有三人以上的性行为。这种行为是违反习俗的,但这是成年人自愿的。如果不伤害他人,还用刑法来判罪的话,我觉得问题就很大。


许戈辉:但这会不会是对一夫一妻制的极大挑战?


李银河:它肯定是违反习俗的,但不是所有违反习俗的事都要用刑法来处置。比如说换偶,它是双方共同协商好的。根据我对这个群体的了解,这群人恰恰是最忠于婚姻制度的。他们的婚姻质量往往比一般的夫妻要高。他们居然能够沟通到这种程度,肉体的事都没事,只要还互相喜欢,婚姻就是稳固的。


许戈辉:您还希望将卖淫除罪化,这又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李银河:西方女性主义对此研究了很长时间,也争论了很长时间。实际上女性主义和卖淫是对立的。我们要争取男女平等,是要争取一个完全没有卖淫的社会。因为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女人出卖性服务。只要社会存在卖淫,那就证明男女是不平等的。这正是女权主义最要打击和改善的状态。


许戈辉:除罪化以后怎么才能解决问题,因为最终的目标还是要让卖淫能够在社会上绝迹。


李银河:那要做的事情就很多了,这不像去扫黄,把小姐实施重罪之类。得想办法给她们提供培训和谋生手段。中国的卖淫问题,实际是一个贫困问题。几十年的经验已经表明,劳教的办法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真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一定要深入细致地工作。改善这些妇女的状况,给她们提供就业机会,让她们能够转行。


许戈辉:卖淫除罪化意味着卖淫合法化吗?


李银河:除罪化和合法化还有区别。合法化是有合法的妓院和注册的妓女。除罪化是对于成年人之间的性交易和性活动,就不要去定罪了。








淫秽品分级不宜一刀切


许戈辉:您的第三条提案,是将淫秽品法改为分级制。


李银河:对,要把成年人的正当需求和青少年区别开来。在咱们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成年人跟青少年一个标准,就是都不能看。打击淫秽品就好像打击饭馆的菜单一样,你既然允许人吃,怎么能不允许人看呢?你为什么去打击菜单呢?比如说陕西黄碟案,一对新婚夫妇结婚当晚看这个让邻居举报了,警察冲进来把他们抓起来。这在全国引起大讨论。成年人到底有没有看淫秽品的权利?我就是说,要用分级制来取代现在笼统的,不分成人和孩子的这种打击方法。


许戈辉:分级制用一些基础手段就可以做到吧?


李银河:对,可以做到。家长可以将过滤软件安在自己家的电脑上,让孩子看不到。然后这个像网吧什么之类的,都可以想办法这个解决这些问题,都是有办法的,然后电影用分级制。咱们现在是所有的中国人都不能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