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五章 比窦娥还冤

长车踏破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九江码头,四个人背着不大的行囊在一齐上船。曾香婷把莲儿也带了来,只是莲儿这丫头见到袁飞似乎有些尴尬,躲避着袁飞的目光。 袁飞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选择大英轮船公司的客轮,而是租了一艘不大不小的民间客船。船老大是个皮肤黝黑,精瘦有力的中年汉子,“鱼刺”这个诨名非常传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九江码头,四个人背着不大的行囊在一齐上船。曾香婷把莲儿也带了来,只是莲儿这丫头见到袁飞似乎有些尴尬,躲避着袁飞的目光。

袁飞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选择大英轮船公司的客轮,而是租了一艘不大不小的民间客船。船老大是个皮肤黝黑,精瘦有力的中年汉子,“鱼刺”这个诨名非常传神,因为船老大不光是身板瘦,而且脸颊也是细长条的。

和光鲜亮丽、器宇轩昂的四位乘船者不同,这艘船看起来又破又旧,显得没精打采,六七个船夫们也都阴沉木讷,加上各个都黑不溜秋的,活像一具一具能移动走路的木像。这些“木像”也时不时一声不响的冷冷的打量着乘船的两男两女,但当曾香婷友好的想要和他们问好攀谈的时候,这些“木像”并不答话,袁飞阻止了仍不死心试图交流的曾香婷。他也感觉的出来,这些个“木像”根本视他们这些个光鲜的家伙为异类——大家分明就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

安置下了行李,袁飞挑舱室里的最大间给了曾香婷和莲儿,自己住了她们隔壁的一间,利奥住稍远点的另一间。船老大的一声长长的吆喝,“木像”们也开口唱和起了号子,客船缓缓的离开九江码头。

安顿好东西了的几个人,这时候都站在甲板上望着九江码头慢慢的远去变小。袁飞突然感觉现在是自己这几个月过的最美妙的日子,完美的一次公费旅游,有佳人为伴,还有一个长着保镖块儿的傻大个可以当保镖,当然这得看他是不是识相了。穿着一袭白色长衫的曾香婷摇着纸扇立在船头赏景,秀发也盘了起来遮掩在帽子下,这是帽子一种大清年间贵公子常带的六合帽,小名儿瓜皮帽,上边还考究镶嵌着一块翠玉。莲儿站在大小姐身侧,也是一身男人打扮,却明显的小一号,远没有曾香婷装扮男人后的潇洒和倜傥。



客船慢慢的驶入了长江水道,两边渐是高山,静若处子的江水像是镶刻在两边山峰之间,孤舟顺流飘下宛若流淌于书画间一般。两边的景致大家开始也都饶有兴味的看着,莲儿陪站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无趣,回船舱内歇着去了;傻大个利奥改闲看船夫们干活了,坐在一角的他手里边还把玩着一把短军刀。

看着曾香痴痴的立在船头,饱览着美景山色,坚持奉陪在身后的袁飞想像她一样的那么陶醉,陪着她慨叹一下,或者干脆吟个诗什么的。可是他很快痛苦的发现做到这些也不容易,站久了两腿酸麻不说,连初见美景时候心里边那种喷薄欲出的冲动,也像被疏通了下水管一样,汩汩的流走,消失不见了。袁飞悲观的考虑自己的品味是不是有点配不上曾香婷,转念又拿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来宽慰自己。

船上的吃食主要是新鲜鱼虾,蔬菜比较少,幸好客船上烹制的手艺还算不错,大家吃的还算可口。晚饭中四人坐到一起闲聊,置身于美景中,每个人似乎都变得和气了许多,袁飞琢磨着这船如果多行一段日子,没准曾香婷就嫁给自己了。

入夜时分,漫天铺满繁星。袁飞躺在自己的舱室里静静的聆听着,静谧的夜里清晰可以听见船体摩擦江水的哗哗声,偶尔船老大呵斥偷懒船夫的声音,两岸田地人家里传来的声音。当然袁飞想听的不是这些,这些不过他专注之外的偏得罢了,他专注的是隔壁曾香婷舱室内的声音,两个小姐妹在窃窃私语,偶尔会传来低声轻笑,袁飞很希望能听见曾香婷和莲儿能谈到他,但是隔着壁板传来的声音扔不太真切,更难分辨出谈话的中心是不是围绕着他,渐渐地困意来了,他把“柯尔特”左轮手枪压在枕头下,沉沉的睡过去了。


船上的日子平淡而惬意,转眼到了第三天晌午。船老大把客船停在一个浅滩边,来同袁飞说:“袁爷,我们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

“你搞什么,不是说好直接送我们到上海的吗?”

“前面官军和长毛在打仗,长毛把河道给封了,没法子过去。”

“别和我来这套啊,小爷我懂生意,想加钱可没门。”

“您说哪去了啊,前边是真在打仗呢。没法子了啊,袁爷,能挣钱的话我们还不挣吗?”

袁飞盯着鱼刺看了片刻,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是芜湖地界了。”

“走了有一半路了吗?”

“恩,差不离有一多半了。”

“哦,说好送到上海包的你的船,现在就走了一半,就只能给你一半钱。”袁飞拿出来二十两银子,又收回去十两。

船老大伸手接过银子,尴尬的笑了笑。“也成,您大家大业的,还跟我们计较。”

袁飞心说:“你懂个屁,这叫维护消费者权益!不跟你打官司便宜死你了,封建社会算是救了你小子了!”


万般无奈四人拿上行李下了客船,发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商量着找地方歇脚然后再打听怎么去上海。四人离开了江边找到大路,一路打听着乡民,知道了附近最大的镇子叫万家镇,就决定晚上在那里落脚。

不知道离万家镇还有多远的时候,走在最后的曾香婷和莲儿已经累得走不动路了,袁飞无奈只好将就着她们慢慢走。一直手里把玩着军刀的利奥紧赶了几步,来到袁飞身边提醒他们可能被人跟踪,袁飞这才发现身后大路上,有五六个人在百十米开外不紧不慢的走着。没什么江湖经验的袁飞犯起了嘀咕,五六个人他倒是不太担心的,但是也不能确定这几个人就冲着大家来的,而且路又不是自己家开的,怎么就自己走得,人家走不得呢。他决定抓紧赶路,立住脚等着曾香婷和莲儿赶上,好催促她们快走,早点进镇子落脚。

曾香婷和莲儿赶了过来,拿着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没等袁飞说话就先跟他说:“你们两个先走,我们一会撵上来。”

袁飞有点着急,“赶紧走,走不动我背你。”

“谁用你背,你和利奥在前边走,我们一会就赶上来了。”

“干嘛不一起走,要是你们走的慢,我们可以陪你慢点走。”

“你们先走嘛。”曾香婷有点欲言又止。

“哦,你们是不是要嘘嘘——方便啊?”

曾香婷生气的盯着他,气鼓鼓的想着这家伙怎么这么粗鄙,了解了也不用这么直白吧,但是她在事情挑白了之后就又变得强势。“是啊!这下你们可以去前边等了吧。”

袁飞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那五六个人,他们正停在下来歇脚,他们中有人不时偷眼看向袁飞四人。“去镇子里再说吧,先赶路。”

“你可不可以现在走开!”曾香婷有点生气了。

看着曾香婷转怒,袁飞无奈的说:“那你们两个去那边林子方便吧,我给你们把风。”

“滚!”曾香婷终于怒不可遏了,她把袁飞的话当成了有意轻薄,挥手又抽袁飞耳光。

这次袁飞没有束手就擒,出手抓住了曾香婷的手腕,因为他这次不想挨耳光,他没做错什么。

怒极的曾香婷见打不着袁飞,抽回了自己的手腕,快步往镇子方向走去,她现在宰了袁飞的心都有了,莲儿见状匆匆瞥了一眼袁飞追赶了过去。

利奥冲袁飞无奈的耸了耸肩,两人追赶上去赶路。袁飞现在对利奥好感大增,洋哥们多厚道啊,没拿自己的糗样儿当热闹看。

袁飞追上曾香婷,和她解释自己没那么下作,并不是非要参与两个姑娘的解手这点事,不过是因为后面有人跟踪着大家,他是为了考虑曾香婷的安全,一切不过是误会而已。曾香婷恨恨的瞥了袁飞一眼,回头看了看,站住了脚。“我郑重的告诉你一次,别在和我说那些不知所谓的话,没有事情的时候,少来烦我!”

袁飞纳闷的也回头看了一眼,马蒂斯图塔的,几个天杀的跟踪者不见了。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的袁飞诅咒着那几个家伙,痛恨着老天爷,想玩死我是吧,非要曾香婷把自己当成淫贼,你才满意是吧,我袁飞虽然风流,但是不下流,就算有那么点下流,您也别这么给我上眼药啊!

……

就在袁飞和曾香婷夹杂不清的时候,跟踪者又出现了,而且比刚才多出了几个人,现在已经有那么十来口子,正抄着家伙在堵在前方不远的路当中。袁飞快有点感动了,你们可算是出现了!真相大白了,自己的不白之冤得以昭雪了,他白痴一样的不管是不是时候,一根筋的跟曾香婷解释。“现在你知道错怪我了吧,刚才跟着我们的就是这几头杂碎。”

曾香婷不负众望的夸奖了袁飞一句:“白痴!”“赶紧打架啊,他们不是找我们喝茶的!”

有美人在侧,袁飞心里满是豪气,他也不等拦路的对方开口,然后双方走一个规定程序,就直接冲进劫匪人堆里开打了,利奥也跟着冲了过去。只有顷刻的工夫,袁飞就轻手轻脚的把劫匪们都放倒在地了,当然也有利奥打倒的。

“都走啊,都赶紧走。走慢了的吃第二道大菜了啊!”袁飞因为几个劫匪“仗义”的出现在了他和曾香婷解释不清的时候,所以他还算对他们很客气。

劫匪们哼哼唧唧的起身,互相搀扶着下了大路,消失在田地里。袁飞兴奋的说:“我们也开路吧——是上路!开路你们听不懂。对了,这下你们可以去方便了。”

本来脸上正浮着笑意的曾香婷和莲儿又收起了笑容,扭转身径自往前走了,曾香婷的脸上隐隐的还有点恨意。莫名其妙的袁飞看利奥:“干什么啊?不就是个嘘嘘或者便便嘛!有什么啊。对了,那么说你听不明白,出恭!你能明白这个。弄的好像我怎么了她们似地!去当仙女啊,都不用方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查看原帖 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款国产军事模拟刚刚曝出就被美日封杀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