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外传 第十四章 不打不相识(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利奥的临时住所就在教堂附近,这里的几所房子就算是九江***会的家属区吧,住着一些传教士和游历的洋人。利奥临时的家有些简陋,只有一间屋子,室内也陈设比较简单,但还是可以从随意摆放和悬挂着的一些物件上,猜想到主人经历和身份。床头上挂着一些稀奇古怪的饰物,有的是那种土著民族独有的,用人的牙齿或者骨头串成的项链,有一些可以看出是东南亚佛教国家特有的佛珠、手链、念珠、挂珠之类。墙上悬挂着几幅航海地图,还有几把样式很怪异的短斧、短刀之类的冷兵器,很是别致精美。桌子上散乱的堆放着一些书籍、稿纸,旁边还摆放着一架单筒望远镜和指北针之类的航海用品。

聊上了天,袁飞知道了利奥不过刚到九江不久,和曾香婷也是在教堂里才认识不长时间,袁飞的干醋有点吃的过于跨界了。谈话开始热络后,利奥就跟袁飞和曾香婷炫耀他的冒险经历:恐怖的刚果森林、盛产黄金的好望角、奇特的马斯喀特、神秘的马达拉加斯加岛、曼妙的东南亚风情。讲到刚果森林的巨大的黑猩猩王的时候,利奥站起身学起金刚的摸样;说起和亚丁湾海盗海战的时候,这个傻大个更是手舞足蹈;感叹异国风情的美丽姑娘的时候,这家伙脸上浮出呆呆的表情,活像个花痴。

听到利奥把话题说到姑娘上,袁飞敏感的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偷眼去看曾香婷的表情。但是听着利奥讲述的曾大小姐很淡定,一直雅致的挂着微笑,偶尔当两人表达不明白了的时候,还会替两人中英文的互相翻译一下,她的英语很好。在曾香婷脸上看不出晴雨的袁飞,接管了话题,开始吹嘘自己在这段时间的战绩和经历。当他看见曾香婷脸上的笑有些古怪之后,干脆把话题扯远,讲一些很可能在那个年代还并没有出现的东西,听的利奥很是向往。

接着两人从室内陈设的看起来稀奇古怪的东西聊开去,那些是利奥从英国陆军退役,随冒险家船队做雇佣军的时候,在各地搜集来的一些纪念品。袁飞好奇心大胜,直白的问:“你就只弄了这些吗?没有些值钱的东西,珍宝之类的东西吗?”看利奥好像有些没有听明白,袁飞又连英语带比划的解释了一下。

利奥听到袁飞的问话后,严肃起表情说:“我是一个军人,不是强盗!我的纪念品也是我和当地人手里买来,或者换来的。”

袁飞尴尬的笑笑。“那你现在为什么来我们这里呢?”

“现在很多商人和冒险家都愿意来这里,我和一些朋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这里的。他们有的受雇于一些商队,有的想去清廷谋职,有的和我一样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做。”

“那你愿意不愿意在九江做事呢?”袁飞心想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决斗还打出来个教官的人选来,看来守株待兔也不是神话啊,是真有兔子往树上撞啊。

接着袁飞告诉利奥九江城正在筹措办一个军校,需要一些懂西式军队战法的人来任教。利奥推荐自己说:“我自己曾经是英国陆军军官,还有着多年航海和做雇佣军的经历,并且还有一些退役军官和远洋商人的人脉,很适合做这个人选。”

袁飞的父亲是一个有钱人,虽然成为有钱人不过才是最近十多年的事情,但是他的父亲可以说是个合格的商人,袁飞也有着不经意的耳濡目染。所以他笃信买卖越是在尽如人意的时候,越要保持冷静、显得冷淡,以防对方变卦或者坐地起价,虽然这事儿并不是买卖。但是袁飞还是故意踌躇着说:“我也知道你很适合这个职位,但是我还要去报告给我的义弟曾大人,要他来最后定夺。”

“那全靠你了,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利奥在床下拉出一个皮箱,从里边拿出来一把手枪,递给袁飞。

袁飞心想这无比讲究契约精神的英国佬,刚到大清也就学坏了,学会了送礼打通关节这套。他低头看这把手枪——格尔特左轮手枪,六弹制、银白色的枪管、黑色的枪柄上镶嵌了装饰的宝石、而且是后装弹击发式。袁飞端详着手枪,琢磨着怎么利奥会有这种东西,这种枪应该算是当下最先进的武器了吧,因为他到现在为止还是头次见到后装弹击发式的枪。

看袁飞在低头研究枪,利奥自豪的用中文解释说:“这枪是我的一个美国朋友送给我的,我和他是可以一起死的好朋友。”

“生死之交!”曾香婷帮利奥纠正。

“子弹呢?这东西你不给我子弹,我哪弄去啊?”袁飞毫不客气,手枪算是默认收下了。利奥从皮箱里又拿出一个小纸盒,打开里边有竖放着的二十发子弹。袁飞接过手来看了一下,这种子弹已经是金属外壳的了,但是弹头却不是那么细尖,有点像小孩子画画用的蜡笔——小号的蜡笔。

收了手枪袁飞开始对利奥许诺,军校办起一定会让他教官,而且筹备期间也会让他参加的。利奥像才艺展示一样,如数家珍的和袁飞讲起他在军队作战和训练方面的心得。但是没能让两人继续往下长谈,因为曾香婷称有事,起身要告辞了,袁飞马上向利奥表示我们有事先走了,让他抓紧考虑军校的问题。


回去的路上袁飞心情大好,有点得意自己昨晚的顿悟。因为今天曾香婷对自己的态度,很好的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如果曾香婷真是吃自己和莲儿的醋,那应该是对自己有点意思了。而且今天她看起来也和善的多,那很有可能是大有意思。对于曾香婷来说,袁飞这个看起来很不着调的家伙,能决斗打败“变形金刚”一样的利奥,有点让她意外。想不到这个家伙挺有胆魄,还有些勇力,所以再看袁飞似乎也没以前那么面目可憎了。她偷瞄了一下,发现身旁的袁飞在像苦思冥想些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收了人家的好处得办事,何况办军校的主意也是他先提出来的,曾纪泽等人也都正有这个想法。袁飞当晚和曾纪泽谈了邂逅利奥的事儿后,曾纪泽马上就决定明日找营官和幕僚们议事。


次日,九江城军营议事厅里。曾纪泽之下依次左右排列坐着十几位营官、主要幕僚和几个官员。

曾纪泽说:“今日商讨筹建军校一事,请诸君各抒己见。”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很快就分成了两派。全部营官和幕僚是赞成派,占绝大多数,为首的是步一营营官王錱、幕僚王文韶、汪鸣銮;几名官吏和少数幕僚是反对派,以步二营营官张肖瑞、幕僚孙家鼐为首。大家争执了一会,最后变为了王文韶和孙家鼐两人的辩论。

王文韶说:“各位大人。于当下办军校绝对是迫在眉睫、当务之急,学习西洋人的火器之术、练兵之法、作战之法而洋为中用,乃是强大我大清国防的不二法门。

孙家鼐忧虑的说:“把振兴我大清军力寄托于西洋人之手,这是不是无异于饮鸩止渴?西洋人自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之后,数次用洋枪大炮欺凌我华夏,行禽兽之事,如何敢相信西洋人能帮我们?”

“西洋人即肯教,吾等即应虚心去学,难不成怕西洋人无诚心教,我们就坐以待毙不成?”

“即便如文韶兄所说,西洋人肯来帮教我们,那请问建军校所需银钱数额巨大,这笔银子从何而出?”

“事有轻重缓急,既然学习西人之术已然是当务之急,完全可以从其他可以稍缓的用度中抽出钱款来做。家鼐兄明鉴!”

“请问文韶兄,此事既无朝廷明令,又无地方大员支持,如何办得?”

曾纪泽阻止了还要继续辩论下去的王文韶。“两位先生莫要再争了!家鼐先生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但是此事已刻不容缓,务须尽快实施,钱款之事,我自会想办法解决。感谢诸君献策,请各归其职吧!”


几日后,曾纪泽决定派袁飞去上海采购军火,装备九江营,顺便物色网罗军校教职人才。曾香婷知道了消息也要去,当然她是从跟屁虫袁飞那里知道的,曾纪泽有些担忧的并不答应。曾香婷抬起右手做刀状比划,“他不敢欺负我!他如果敢欺负我,我就一刀宰了他!”

曾纪泽被逗笑了。“我不是担心这个。大哥这人,虽然有点顽劣,但是并不坏。我是担心长毛兵现在四处出击,到处兵荒马乱,你一个女孩家,实在是有诸多不方便。”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们走的是水路,来往都有洋人商船,长毛不敢怎样的。而且我呢——来个男扮女装好不好,学下花木兰。安能辨我是雌雄!嘻嘻!”

曾纪泽心想你扮了男装,别人看不出来才是有鬼了。但是这个妹妹一向有主见,父亲尚且拿她没办法,自己做兄长的,实在不好太严厉,只好嘱咐她。“路途中万事小心,切莫再跑去别的地方游玩。”

曾纪泽又去叮咛了袁飞一番,给了他十万两银票用作购买军火经费,一百两银子做路途花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