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三章 飞针救童

白龙123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书说到逸飞、林罡一场恶战决出高下后,比武招警前10名也随之揭晓。


第1至10名分别是:吴逸飞(华城体校学生)、林罡(工人)、张玉虎(华城体校学生)、周长生(华城体校学生,周传武的侄子)、关延斌(辽宁体校学生)、刘侃(转业干部)、宗瑞龙(复员战士)、张薇(女,华城体校学生)、钱玉玲(女,辽宁体校学生)、公万生(社会青年)。王新泰局长亲自上台宣布的比赛成绩,并当众承诺待组织部门批复后,正式招录这10名同志为华城县公安局特警队民警。消息一出,观众欢呼雀跃,10名选手有的被队友托举起来,一次次抛向空中------


周传武比谁都高兴,乐得跟个孩子似的跑来跑去,与进入前10名的吴逸飞、张玉虎等本校学生击掌祝贺。华城体校在前10名中取了4名,而且吴逸飞名列第一,他这个教练脸上有光、劳苦功高啊,回到学校那校领导得咋表扬他。尽管在最后一场对抗赛中吴逸飞赢得比赛不是用他教的拳法,可那也是华城体校的教练教的,再说外人也不知晓。周传武带着他的学生唱着得胜歌返回学校。杨远天教授在后面远远地跟着,逸飞站住等了他一会儿,师徒俩儿使劲儿握了一下手,眼神达意,都发出了会心的笑。


不出几日,华城县公安局在局门口张榜公布并电话通知吴逸飞等前10名选手已正式被录用为人民警察。经过六个月的集中封闭培训,他们对公安民警必会的“三懂”、“四会”、“五能”等思想政治、职业道德、治安管理、警务技能等有了基本的了解和掌握。警察培训基地针对这10人的特长,专门为他们开了难度系数较高的擒敌技术课,经历了魔鬼式训练,将他们打造成全能的特警队员。培训结束时,逸飞、林罡、张薇等10人均顺利过关,拿到训历证,都穿上了一身英姿飒爽的橄榄绿警服。此时逸飞对人民警察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体悟,他暗下决心,决不辜负父母和教练的辛勤培养,誓要以一身武艺报效祖国和人民。


逸飞在特警队里值班,磨拳擦掌,正为连着几天接不到案子、使不上劲儿发愁。他想,王新泰局长在新警动员会上讲得多好啊:“你们年轻人应该努力建功立业,为华城的治安稳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可眼见一周就要平平淡淡地过去了,还未接到一起大要案,都是上街执勤,例行公事,这让他怎么建功啊?


逸飞觉得入警以来唯一一次*儿脸是那天中午他和三名同志坐在敞棚吉普车上,缓缓地沿着中心大街巡逻,突然有一名妇女拦住警车,撕心裂肺地喊“警察同志,快救救我的孩子!”逸飞顺着她的手指一看,街边不远处,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正坐在一个挂着长长的宣传条幅的氢气彩球下,那氢气球已脱离地面,飞起五六层楼高。孩子坐在球线下面坠着的沙包上,双手抱着球线。沙包明显是漏了,所剩无己,沙子随风飘撒。孩子距离地面已有两三米高,下面围着一群伸手够绳索的人,干够够不着,乱成一团。当时风挺大,氢气球上上下下,一旦升起来,孩子非死即伤。同车的新警公万生提议说:“干脆用枪把气球打爆吧?”但立即遭到持枪的带班老警李长伟的反对:“不行!会引起氢气爆炸的!”“那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呀,警察同志------”那位母亲瘫倒在地,哭喊着,已上气不接下气。“看我的!”逸飞脑子反应快,想到了一个最佳的办法,他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几个跳跃蹿到距离气球不远的斜角最佳位置,站定后目测了一下距离,猛然使出一招“朝天一柱香”的高弹腿,将足部一支救命大针弹出,那半尺来长、小手指般粗细的钢针在正午的阳光下分外耀眼夺目,带着破空的哨音笔直射向已有二十来米高的氢气球,正中气球中心,瞬间将气球洞穿。随着“哧哧”的漏气声,氢气球缓缓下降,载着小孩平安降落地面。围观群众一片欢呼,把逸飞围在中间,都想问清楚是怎么把钢针弹得那么高的。孩子母亲拉着逸飞的手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泪水潸潸而落------


逸飞他们10个新警现在还是第一年新警适用期,除了上枪械课和实弹射击培训期间,一律不许碰枪。那些泛着诱人烤蓝光的长枪、短枪对逸飞充满诱惑。但别说让他摆弄,就是摸一摸老警也会训斥他这个新兵蛋子。他出警只能带着一根胶皮警棍,跟着老警屁股后面跑龙套。毕竟逸飞在特警队里寸功未立,那些老警还没把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当回事儿。有人知道他拿了比武招警的第一名,但特警队里的老警大多数都有一身功夫,认为在一帮孩子里拿个第一也高不到哪去。所以目前在特警队里还没人拿逸飞当盘菜,不象在华城体校,逸飞是师生眼里的红人,是“飞将军”,是同学堆里的“第一条好汉”。逸飞有时摆弄着胶皮警棍呆呆地想“我从警这一步是不是走错了?”他现在特别忆恋在华城体校的日子,想念杨远天教授,想起离开学校时他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就是平时他不咋喜欢的周传武,这时也时常出现在脑海里。唯一让逸飞感到宽慰的是特警队里还有四个华城体校的同学,而且张薇与他分到了一个班,还能说点体己话。张薇穿上警服更漂亮了,在特警队为数不多的女警中回头率最高。逸飞打心眼儿里喜欢她,可刚上班在警队里不便表现出来,两人只能偷偷摸摸地谈恋爱。


谁曾想在警界名不见经传的新警吴逸飞,上岗的第一周,就做出了一件震惊东北警界的事儿。


这一天是星期六。晚六时,特警第一组林罡、张玉虎他们与逸飞所在的第二组交接完毕。逸飞与张薇双双走出特警队大门,奔张薇家而去。今晚张薇的母亲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要请这个未来的女婿。二人一路说笑,乘公交车到了张薇家。张薇母亲与逸飞见过几次面,对这个英俊爽朗的小伙子特有好感。餐桌上,张薇时不时给他夹点菜,逸飞享用着美味佳肴,心情蛮好。逸飞刚吃没几口,腰间的BB机突然急剧地响了起来,一看,上面显示着:“第一组警员吴逸飞速返特警队,有紧急警务!”逸飞撂下饭碗,起身急着要走。张薇说:“队里怎么没呼我呢,我去不去呀?”“没呼你就别去了,准是不适合女警跟去的大案子。”“好吧,那我在家等你消息,注意安全哪------”


逸飞打出租车急三火四地赶到特警队。王新泰局长坐在特警队会议室正中,表情严肃。特警队长杨大海坐在王局长旁边,脸也紧绷着。会场气氛显得很紧张。待队员到齐,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电传说:“刚接到厅里指示,国际刑警组织(TERPOL)通缉的四名叛逃的外籍雇佣兵目前已进入我省境内,极有可能窜入华城地界,翻越猛龙山,进入原始森林。据说,这四人训练有素,在外省与追捕警察交火时我方有警员受重伤。况且,国际刑警组织要求在抓捕中非万不得已不能将这些人击毙。这无异又增加了我们抓捕的难度!”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对付这样强悍的外籍叛逃人员,我想,非我们特警队莫属!所以我决定不派社区民警去,去了也可能打不过人家。他们就负责在本辖区摸排线索,向指挥中心报告。一旦锁定目标,就由你们在座的各位特警前去抓捕。”王局长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遍会场内的特警队员,“呼”地站起来,声如洪钟地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有没有必胜的信心?!”“有!”特警队群情振奋,逸飞喊得分外响亮。


次日早6时10分,警方接到线报,有四名行迹可疑男子进了猛龙山。指挥中心立即下达指令:各处缉查的特警队员立即向猛龙山聚集!


王新泰局长在山下亲自坐阵指挥,调度八组特警队员牵着警犬向山顶地毯式搜索前进。不到半小时,各组纷纷报告,到达山顶仍未发现目标。“逃得好快!”王局长自言自语地说。他立即展开地图,重新安排搜索方案,急命各组:立刻向纵深推进,至邻省边界而止,没有发现即刻返回,不得私自越界追捕。并强调指出,每一小组发现目标时不要贸然抓捕,要立即与另外几组联系,协同抓捕,以免打蛇不成反被蛇咬。王局长并非没有自信,因为他从陆续传来的消息证实,此四名外籍判逃的雇佣兵决不可小视,其中有一人在本国拳击比赛中获过金腰带,其他三人也均会丛林、山地、沙漠、河泽单兵作战等多种攻击技能,经验丰富,骁勇异常。


回过头来再说一说林罡,他那次在比武招警中屈居于逸飞之后,多少有点儿心有不甘。但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见逸飞身负多种绝技,心下自是多了几分敬重,入警后居然和逸飞成了好朋友。他二人在新警集训间隙就经常对练,取长补短,都有很大提高。在这次抓捕外籍逃犯行动中,林罡被编在第一组。一组四人,两名老警领着两名新队员,新警就是他和张玉虎。林罡跟逸飞一个想法,就想早点立功,好在特警队露露脸。偏偏带他行动的老警姜洪生也是火药桶子性格,是从部队转业分到公安的,会散打,有点儿功夫。进山抓捕时他领这个组冲在最前头,渐渐脱离了大队伍。他满不在乎地对其他组员说“别让王局长给咱吓着,我可不是吓大的!见着那四个逃犯就给我抓,不准开枪,要活的!”“不报告别的组吗?”另一名老警李得田问。“报告?!那还不让别人抢了头功。我是组长,听我的,先抓后报告!”姜洪生不耐烦了。“就怕是烫手的山芋呀。”李得田回道。“你就是胆小,以前就错过不少机会。”姜洪生挖苦他说。李得田挨了数落,不再言语。说来凑巧,第一组向纵深推进一个山头后,恰巧追上了正在丛林中休息的四名外籍逃犯。逃犯在穿越边境时,怕暴露扔了枪支,与第一组遭遇后,只能赤膊上阵了。那四名逃犯都很健壮,一个棕色人,一个黑人,两个白人。因为跑了很远的路,正在树林里喘粗气,一看来的四名中国警察中,有两个中年人、两个十八九岁的孩子,根本没放在眼里。一组那只警犬最先发现的目标,他狂吠着,一下子挣脱了李得田牵着他的绳索,勇敢地冲了上去。李得田刚要喊回来,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四人拍了拍身上的土,懒散地站了起来,那个棕色人毫无惧意地直奔警犬迎过来。警犬一扑,那棕色人一抓一甩,还没看清是咋回事儿,警犬“嗷”地一声被摔在地上,已动弹不得。


“唉呀,敢打我的狗!”姜洪生大怒,有道是“打狗看主人”,你真没拿我们当盘菜呀。他率先冲过来,要生擒那个棕色人。姜洪生此时也是看到对方没枪,所以胆子更壮了。二人交手,拳来脚往。另外三个逃犯在一旁看热闹,也不掺合。这情景把李得田、林罡、张玉虎也闹愣了,帮着姜洪生打吧,太让人家外国兵笑话,打这三个人吧,这三个人没有动手的意思。林罡想,这老外有点意思,还真有点儿武士道的精神。林罡寻思,待老姜、老李败了我再动手也行,省着这些老警总瞧不起我们新警。满山都是警察,相信这四个逃犯也是插翅难逃。


正是因为姜洪生逞能,林罡、张玉虎又都有这种想出风头的错误想法,让他们第一组吃了大亏。


这正是:


特警营中艺最先,朝天一柱挽儿安。银光耀眼氢球落,感动亲娘泪雨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