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足协:穷到队医都跑了 计划给球员发工资

2野劲旅 收藏 0 463
导读:当巴力和买提江冒尖之后,人们对新疆足球的关注,突然之间增多了。新疆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重要的足球基地? 对此,新疆足管中心主任伊拉木·乃斯尔丁是乐观的,他认为,新疆足球的春天来了。 1 请个队医,干了4年还是跑了 乌鲁木齐的冬天很长,从每年的11月持续到次年的4月,最冷时气温达到零下三十摄氏度。迫于严寒,新疆足协一般会安排球队到外地冬训。新疆自治区有四支专业队,U15、U17、U19和一支女足成年队,总共80余人。 据新疆足协训练科科长应军介绍,足协每年往一个专业运动员身上的投入大概在1

当巴力和买提江冒尖之后,人们对新疆足球的关注,突然之间增多了。新疆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重要的足球基地?


对此,新疆足管中心主任伊拉木·乃斯尔丁是乐观的,他认为,新疆足球的春天来了。


1 请个队医,干了4年还是跑了


乌鲁木齐的冬天很长,从每年的11月持续到次年的4月,最冷时气温达到零下三十摄氏度。迫于严寒,新疆足协一般会安排球队到外地冬训。新疆自治区有四支专业队,U15、U17、U19和一支女足成年队,总共80余人。


据新疆足协训练科科长应军介绍,足协每年往一个专业运动员身上的投入大概在1万元,主要用在外出比赛和训练的路费上。到昆明和广州比赛,要坐三天的火车。


新疆足协已决定,斥资一千万元,在乌鲁木齐建一个室内足球场。到时,就不用去外地冬训了。


U19青年队曾经有个队医,武汉人,在新疆各级别专业队干了四年。半年前,他“跑掉”了,一个月1800元的薪水,而且还不能按时发放。


后来从医科大学找来了几个骨科刚毕业的大学生,没干几天,都走了。没有队医,队员受伤只能就近找医院治疗。外出打比赛,队员受伤,他们甚至求过对手的队医。


新疆足管中心主任伊拉木·乃斯尔丁认为,“靠别人是不行的。”于是,一些管理人员被派出学医,学成之后将服务于球队。


新疆足球现在缺的就是高水平教练、高水平管理人员和高水平的科研人员。新疆足协为U19请来了外教阿勒克,月薪3万元。


作为哈萨克斯坦国奥队前助理教练,阿勒克是新疆足球界的第一个外教。队员们都说,这个外教挺有水平的,不过,“我们的训练器械比较少,有些东西外教教了,但没法练。”


尽管条件艰苦,阿勒克仍表示,“不久的将来,这里肯定会有一支非常优秀的队伍。”他的论据是,这里的孩子们非常热爱足球。


2 恒大一外援,够新疆队活十年


新疆曾有过一支职业队。中国职业联赛刚起步时,新疆一家企业每年拿出15万元,赞助新疆队打乙级联赛。打了三年,没冲上甲B,球队解散了。


10年后,2006年,获得当地体彩公益金的赞助,新疆队重出江湖,再战乙级联赛。5年过去了,中甲的花名册里,依然没有他们的名字。


职业足球,需要烧钱。据新疆足协训练科科长应军介绍,六七年前,政府出面,联系了新疆当地9家石油企业,希望他们每家出100万元,赞助新疆队从乙级打起。


“最后没办成,没人愿意往这里投钱。”应军说。


伊拉木·乃斯尔丁说,新疆的很多企业都看不上乙级联赛,只有队伍冲上中甲后,他们才愿意出钱赞助。


有一年,伊拉木·乃斯尔丁曾率领新疆队征战乙级联赛,距离冲甲只差一场球。


“对手的实力不如我们,可是人家老板带着一皮包的钱到现场,告诉队员们,赢了球‘这些钱全是你们的’!”比赛结束了,对方的球员们就地分钱,没能晋级的新疆球员们,趴在草坪上哭。


新疆广汇篮球队在CBA风风火火,但广汇不碰足球。“这可能跟老板的兴趣爱好有关吧,也可能跟咱们足球前几年环境不太好,很多老板想投入,又不敢。”应军说。


恒大足球队今年在中超同样风风火火,花钱像扔纸片一样。“恒大买一个外援的钱,我们能养一支专业队10年了。”应军说。


前几年打乙级联赛,新疆队年投入大概是300万元。


3 校园足球:踢球、成绩一起抓


伊拉木·乃斯尔丁说,新疆足球现在将工作重心放在校园足球上。


2011年新疆青少年足球赛已经拉开帷幕,分为男女足小学组、初中组,有100多支队伍参赛。校园足球一年的投入将是2000万元。


乌鲁木齐第五小学是该市校园足球示范校。央视曾在这里拍摄过专题片。


第五小学共有4支球队。亚力是第五小学体育教研室主任,上过中国B级、C级教练员培训班课程,他说新疆喜欢踢球的小孩有很多,现在这些能够跟着一起训练的都是从各个班级中选拔出来的优秀者。


第五小学没有足球场,亚力让人将教学楼前的一块空地铺上水泥,摆放上球门,4支球队放学后在此集训。


学生家长不允许孩子踢足球,怕耽误学习。


亚力立下了“军规”:足球队每个月统计一次,如果哪个队员的学习成绩掉队了,直接停训;学习赶上去了,才能再回来。


家长们的思想工作就好做了。


仅在乌鲁木齐天山区,像第五小学这样重视足球的学校就有10多所。


带着这些孩子们训练的,都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他们以前在新疆队踢球,退役后去了新疆师范大学足球专业。毕业后到各个小学教孩子们踢球。没编制,只能算代课老师,月工资1000多元,加上训练费,勉强够1500元。


亚力是从这条路上走过来的。1994年,成为代课教师,“每个月只给我180块钱,在这里干了三年才转正。”


4 计划让30名球员拿工资踢球


U19青年队今年继续代表新疆队打乙级联赛,主场设在新建的省体育中心。


全运会是新疆足球人的一个重要节点。比如,今年新疆队打乙级联赛的目标,不是冲甲,而是为了备战2013年全运会。


踢完全运会,球队面临的选择只有一个,解散。球员们可以获得宋庆龄足球学校的中专文凭;如果球队取得过一定成绩,比如踢进全运会决赛圈,还可以拿到大专文凭。在当地,这样的文凭,在职场有一定的竞争力。


多数队员将去大学读书,也有人去开出租、做生意。


为了让队员们安心踢球,新疆体育局已经计划分给足球队每年30个编制。这样,球员们可以拿工资踢球。如果拿到大专文凭,考完教师资格证,可以到新疆各中小学校担任体育老师。


球员的后路解决了,与此同时,球队的钱包也鼓起来了。如今,新疆体育局每年要在4支专业队上花600万元。


伊拉木·乃斯尔丁感受颇深。他1999年被派到新疆足协工作,本人虽不情愿,但只能服从领导安排。当时的足协,是一间不足10平米的办公室,全部的家当是一张桌子、两把破椅子。整个足协,只有他一个人。


12年弹指一挥间。


“人有了,队伍有了,场地有了,车有了,连国家队都有了我们的人。新疆足球的春天来了。”伊拉木·乃斯尔丁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