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你怎样选择?

中山狼传

日本地震!你怎样选择?



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中国也展开援助。那次地震损失惨重,亡14万多人。当时中国非常落后,北洋府决定对日本进行救助。号召百姓忘却战争前嫌,不再抵制日货,以减轻日本人民负担,利于恢复。北平、天津、成都等城市成立救灾团体,演艺界筹款筹物,梅兰芳还进行了义演。景山公园卖票助赈,连中学生也把零用钱捐出,赈济日灾,红十字会救护队赴日救灾,表现出纯洁的道德感和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精神。 商人、画家、上海佛教领袖王一亭募捐白米6000担、面粉2000余包以及各种生活急需品,这是来自国外的首批救灾物资。王一亭被日本人称为“王菩萨”。

我国普陀山和许多寺院举行四十九天道场法事,念经念佛,吊祭日本罹难者。在杭州铸造完工的梵钟,至今还存放在东京都慰灵纪念堂。 王锦思收藏的反映中国援助日本关东地震的报纸介绍:

政府为救济日本此项奇灾,三日曾开特别阁议,其下令拨款与通电全国,劝解义囊。并着由海军李总长,调派军舰两艘,载运粮食急驶往横滨拯救灾民。并电上海总商会召集巨商及慈善机关,设法捐助大批款项汇东急赈。闻总商会已议定派商船十支,载运食物、药品分赴东京、横滨、神户等处接济。 不过在地震后的混乱中,日本散布 “朝鲜人要举行暴乱”的流言,军队、察和市民害了6000名朝鲜人和600多名中国人。

仅仅五年之后,就是济南,中国外交官在自己的国土上被日本人割舌挖眼。 8年之后,就是918,占领了东北。

14年之后就是77事变,南京遭遇了屠城......................

今天日本再发大地震并至人员和财产重大损失,作为一个善良的中国人,应予同情!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提醒善良的人们解囊相助,特附《中山狼传》原文于后,供国人个人冷静面对精英们的助日鼓动。至于政府,汶川大地震时受日500万美元之助,礼尚往来,无可非议!(注:汶川大地震时,我受日官民捐赠总量不足人民币1亿元)

赵简子大猎于中山,虞人道前,鹰犬罗后。捷禽鸷兽,应弦而倒者不可胜数 。有狼当道,人立 而啼。简子垂手登车 ,援鸟号之弓,挟肃慎之矢 ,一发饮羽 ,狼失声而逋 。简子怒,驱车逐之。惊尘蔽一,足音鸣雷,十步之外,不辨人马。时墨者东郭先生将北适中山以干仕 ,策蹇驴,囊图书,夙行失道,望尘惊悸。狼奄至,引首顾曰:“先生岂有志于济物哉?昔毛宝放龟而得渡,随侯救蛇而获珠,蛇龟固弗灵于狼也。今日之事,何不使我得早处囊中以苟延残喘乎?异时倘得脱颖而,先生之恩,生死而肉骨也。敢不努力以救龟蛇之诚!”

先生曰:“嘻!私汝狼以犯世卿、忤权贵,祸且不测,敢望报乎?然墨之道,‘兼爱’为本吾终当有以活汝,脱有祸,固所不辞职也。”乃出图书,空囊橐,徐徐焉实狼其中,前虞跋胡,后恐疐尾,三纳之而未克。徘徊容与,追者益近。狼请曰:“事急矣,先生果将揖逊救焚溺,而鸣銮避寇盗耶?惟先生速图!”乃中跼蹐四足,引绳而束缚之,下首至尾,曲脊掩胡,委缩蠖屈,蛇盘龟息,以听命先生。先生如其指内狼于囊口,肩举驴上,引避道左以待赵人之过。

已而简子至,求狼弗得,盛怒,拔剑斩辕端示先生,骂曰:“敢讳狼方向者,有如此辕!”先生伏质就地,匍匐以进,跽而言曰:“鄙人不慧,将有志于世,奔走遐方,自迷正途,又安能发狼踪以指示夫子之鹰犬也?然尝闻之,‘大道以多歧亡羊’。夫(羊,一童子可制之,如是其驯也,尚以多歧而亡;狼非羊比,而中山之歧可以亡羊者何限?乃区区循大道以求之,不几于守株缘木乎?况田猎,虞人之所事也,君请问诸皮冠。行道之人何罪哉?且鄙人虽愚,独不知夫狼乎;性贪而狠,党豺为虐,君能除之,固当窥左足以效微劳,又肯读之而不言哉?”简子默然,加历来道,先生亦驱驴兼程前进。

良久,羽旄之影渐没,车马之音不闻。狼度简子之去远,而作声囊中曰:“先生可留意矣。出我囊,解我缚,拔矢我臂我将逝矣。”先生举手出狼,狼咆哮谓先生曰:“适为虞人逐其来甚速,幸先生生我。我馁甚,馁不得食,亦终必亡而已。与其饥死道路,为群兽食,毋宁毙于虞人,以俎豆于贵家。先生既墨者,摩顶放踵思一利天下,又何吝一躯啖我而全微命乎?”逐鼓吻奋爪,以向先生。

先生仓卒以手搏之,且搏且却,引蔽驴后,便旋而走,狼终不得有加于先生,先生亦竭力拒,彼此俱倦,隔驴喘息。先生曰:“狼负我,狼负我!”狼曰:“吾非固欲负汝,天生汝辈,固需吾辈食也。”相持既久,日晷渐移。先生窃念;天色向晚,狼复群至,吾死矣夫!因绐狼曰:“民俗,事疑必询三老。第行矣,求三老而问之,苟谓我可食即食,不可即已。”狼大喜,即与偕行。

逾时,道无行人,狼馋甚,望老木僵立路侧,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草木无知,叩焉何益?”狼曰:“第问之,彼当有言矣。”先生不得已,揖老木具述始末,问曰:“若然,狼当食我耶!”木中轰轰有声,谓先生曰:“我杏也。往年老圃种我时,费一核耳,逾年华,再逾年实,三年拱把,十年合抱,至于今二十年矣。老圃食我,老圃之妻食我。外至宾客,下至于仆,皆食我。又复鬻实于市以规利。我其有功于老圃甚至巨。今老矣,不得敛华就实,贾老圃怒。伐我条枚。芟我枝叶,且将售我工师之肆取直焉。噫!樗朽之材,桑榆之景,求免于斧钺之诛而不可得。汝何德于狼,乃觊免乎?是固当食汝。”言下,狼复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曰:“狼爽盟矣。矢询三老,今值一杏,何遽见迫耶?”复与偕行。

狼愈急,望见老牸,曝日败垣,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曏者草木无知,谬言害事。今牛,禽兽耳,更何问为?”狼曰:“第问之,不问将咥汝”先生不得已,揖老牸,再述始末以问,牛皱眉瞪目,舐鼻张口,向先生曰:“老杏之言不谬矣。老牸茧栗少年时,筋力颇健,老农卖一刀以易我,使我贰群牛,事南亩既壮,群牛日益老惫,凡事我都任之。彼将驰驱,我伏田车择便途以急左趋;彼将躬耕,我脱辐衡,走郊击以辟榛荆。老农亲我,犹左右手。衣食仰我而给,婚姻仰我而毕,赋税仰我而输,仓臾仰我而实。我亦自说,可得帷席之蔽如马狗也。往年家储无儋石,今麦收多十斛矣、;往年穷居无顾借,今掉臂行村社矣,往年尘巵罂,涸唇吻,盛酒瓦盆半生未接),今酝黍稷,据尊罍,骄妻妾矣;往年衣短褐,侣木石,手不知揖,心不知学,今持兔园册,戴笠子,腰韦带,衣宽博矣。一比一粟,皆我力也。顾欺我老弱,逐我荒野;酸风身眸,寒日吊影;瘦风如山,老泪如雨;涎垂而不可收,足挛而不可举;皮毛具亡,疮痍未瘥。老农之妻妬且悍,朝夕进说曰:‘牛之一身无废物也;肉可脯皮可鞟,骨角且切磋为器。’指大儿曰:‘汝受业庖丁之门有年矣,胡不砺刃于硎以待?’迹是观之,是将不利于我,我不知死所矣夫我我功,彼无情,乃若是行将蒙祸;汝何德于狼,觊幸免乎?”言下,狼又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曰:“毋欲速。”

遥望老子杖藜而来,须眉皓然,衣冠闲雅,盖有道者也。先生且喜且愕。舍狼而前,拜跑啼泣,致辞曰:“乞丈人一言而生。”丈人问故,先生曰:“是狼为虞人所窘求救于我,我实生之。今反欲咥我,力求不免,我又当死之。欲少延于片时,誓定是于三老。初逢老杏,强我问之,草木无知几杀我;次逢老牸,强我问之,禽兽无知,又将杀我;今逢丈人,岂天这示丧斯文也!敢乞一言而生。”因顿首杖下,俯伏听命。丈人闻之,欷歔再三,以杖叩狼曰:“汝误矣。夫人有恩而背之,不详莫大焉,儒谓受人恩而不忍者,其为子必孝,又谓虎狼之父子。今汝背恩如是,则并父子亦无矣。”乃厉声曰:“狼速去,不然,将杖杀汝。”

狼曰:“丈人知其一、未知其二请愬愿丈人垂听。初。先生救我时,束缚我足,闭我囊中,压以诗书,我鞠躬不敢息,又蔓词以说简子,其意盖将死我囊而独窃其利也。是安可不咥?“丈人顾先生曰:”果如是,是羿亦有罪焉。“先生不平,具状其囊狼怜惜之意。狼亦巧辩不已以求胜。丈人曰:“是皆不足以执信也。试再囊之,吾观其状果困苦否。”狼欣然从之,信足先生。先生复缚置囊中,肩举驴上,而狼未知也。丈人附耳谓先生曰:“有匕首否?”先生曰:“有。”于是出匕,丈人目先生使引匕刺狼。先生曰:“不害狼乎?”丈人笑曰:“禽兽负恩如是,而犹不忍杀,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从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于彼计则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类乎!仁坠毁于愚,固君子之所不与也。”言已大笑,先生亦笑遂举手且先生操刃区殪,弃道上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