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十五章 争锋相对

禹至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宗泽被人拉上马车,重重摔倒在车厢之中。他试图甩开抓住他的人,却被人死死摁住。刚一抬头,一人朝着他脸上狠踢一脚,他鼻子一耸,鲜血登时涌了出来。宗泽大怒,正要发作,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道:“想你妹妹平安归来,就乖乖听老子的话!” 马车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三名绑匪。宗泽不认识另外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宗泽被人拉上马车,重重摔倒在车厢之中。他试图甩开抓住他的人,却被人死死摁住。刚一抬头,一人朝着他脸上狠踢一脚,他鼻子一耸,鲜血登时涌了出来。宗泽大怒,正要发作,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道:“想你妹妹平安归来,就乖乖听老子的话!”

马车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三名绑匪。宗泽不认识另外两个,独眼却是他的老熟人。早年他贩卖药材时在途中曾教训过这个土匪头目,他那只瞎掉的眼睛,正是拜他所赐。乍听到他的声音,宗泽不禁怒火中烧。想不到当年放他一马,却招来今日横祸,难道他真的应该如同大师伯顾云飞当年那样,凡事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他运功护体,挣脱那两人的压制,纵身跃起,一把抓住独眼喝问道:“我妹妹在哪?!”

独眼道:“你放心,郁镇南早将她救走了!”

此言一出,宗泽顿时心绪大乱,紧抓对方的手也松了下来。郁镇南,又是郁镇南!他又是如何知道胜男被绑的?宗泽不解地反问:“既然郁镇南已经放了你们,你们还抓我来做甚?”

独眼趁机甩开他,忿然道:“郁镇南这老狐狸耍的什么把戏,老子心知肚明!他当着那丫头的面,不好大开杀戒,装模作样地给我们指了条生路,可事实上,他已在城门派有重兵把守,我们弟兄逃得出那间房子,却逃不出广州城!而今只要你送我们出城,老子与你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不然的话,老子现在就与你同归于尽!”说着,他竟从怀中掏出一枚土制手雷。

宗泽当然不肯与他玉石俱焚。眼下唯一令人心安的是,胜男的性命已无危险;不如将这群瘟神远远送走,以免除后患。想到这里,宗泽凛然道:“好,我送你们出去。不过,你要老老实实把整件事讲给我听,你们究竟为什么要绑郁镇南的女儿。”

独眼同两名同伙相对望了望,郑重地点了点头。一路之上,他将事情简单地介绍了一遍,只听得宗泽扼腕叹息。

在夜色掩映下,宗泽领着这三个人复又回到济世堂。严如芳见到他,已是喜极而泣。他来不及安慰,命人拿来店内伙计的长衫叫那三人换上,自己则牵了一匹好马,一行人朝着城门飞速驶去。

守门的兵士识得宗泽,笑着同他打招呼:“洪老板,这么晚了还要出城吗?”

宗泽应了一声,道:“最近北方来了几个客人,赶着要收药材,我们不抓紧时间办,恐怕到时交不了货。洪某给各位长官添麻烦了!”说着,他递上了几块大洋。

那兵士顿时眉开眼笑。他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平日里即便有此等好事,好处也都让他的长官收走了,自己只有干瞪眼的份。难得洪宗泽如此慷慨,他看也没多看,便挥手放行。

宗泽一直将三人送出城外十余里地才作罢。双方就此分道扬镳。独眼由衷地道:“洪大哥,这是你第二次放过我。大恩大德,我罗文斌永世不忘!郁镇南走私文物的事儿,一直都是由他的儿子郁景宏出面打理。到时候就算东窗事发,他一样可以置身事外。想要动他不容易,洪大哥,你还是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的好!”

宗泽略一点头,聊作答应。

罗文斌又叮嘱道:“郁镇南心狠手黑,他若知道是你放走了我们弟兄,只怕会对你不利。洪大哥,你多保重!”

宗泽道了声“多谢”,拱手相送。

罗文斌这才同鼠眼他们驾着马车绝尘而去。

待三人离开,宗泽急忙调转马头向城内奔去。他心中惦记着胜男的处境。此刻她落在郁镇南手上,倒比落在绑匪手中更加让人不安。

郁镇南还在忘情地吻着胜男。不知不觉中,他已将她男放倒在桌上,整个人也跟着压下来,紧贴着她,吻过一遍又一遍,却始终舍不得放手。

胜男拘谨地躺在那里,双手护在胸前,一动也不敢动。直到他的手不安份地伸入了她的裙子,她才奋力挣扎着推开他。郁镇南用力拉开她的手,死死摁在了桌上。他兴致已至,全然不顾身份,竟想在此一品芳泽。

胜男挣扎无果,不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郁镇南停住,怔怔地望着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对不起,我本不想这样的……”他喃喃说着,轻抚着她的头发,接着道,“胜男,嫁给我吧。”

这突如其来的求婚,让胜男不知所措。她又惊又怕地望着他,身体都在跟着微微颤抖。郁镇南感觉到她的不安,冲她温柔地一笑,将稳稳她托起。“愿意吗?”他追问。

胜男脑中一团乱麻,下意识地吐出一句:“我不知道……”

不知道?呵呵。郁镇南开心地笑了。这个傻丫头。不知道总比不愿意强啊。他凑上前,想再度吻住她,却被她轻轻推开了。

胜男红着眼,乞求道:“我要……我要回家……我哥哥他……”

郁镇南轻叹一声,点头道:“好,我送你回去。”

坐到车中,胜男不自觉地向车门靠拢,故意离他坐得远远的。郁镇南只是笑笑,也不勉强。

夜已深,街道上无甚行人,但听到一阵马蹄声,嗒嗒作响。进入城内,宗泽逐渐放慢了速度。天色太暗,他不敢骑得太快,以免伤人。正走着,身后突然一片亮光射来,汽车的轰鸣声和喇嘛声让马儿受惊,它扬起前蹄,仰天长嘶。宗泽紧握缰绳,夹紧马肚子,稳稳坐住,复又拍了拍马脖子,以示安慰,牵引着它移向路边。

胜男听到马嘶声,心下一动,摇下玻璃窗,仔细辨认着,不由一声惊呼:“哥哥!是我哥哥!”

郁镇南急忙叫停车。宗泽已认出这辆车正是郁镇南的专车。他跳下马来正准备上前问个究竟,却见胜男急冲冲从车内钻出,不禁欣喜若狂,上前一把抱住妹妹的肩膀,激动地唤道:“胜男!”

胜男委屈地伏在他胸前大哭不止。

郁镇南跟着下了车。宗泽见状,不方便询问详情,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多谢郁军长相救!大恩大德,宗泽永生不忘!”

郁镇南知他心口不一,冷笑一声,道:“我并不是为了你才出手的。”

宗泽被呛得说出不话来。方才独眼向他讲明了事情经过,他对郁镇南已是彻底凉了心。他看了看胜男,直接道:“胜男,我们走。”

胜男略一点头,正欲上马,郁镇南阻拦道:“还是上车吧,坐车到底比骑马要舒服点。”

胜男正要答话,宗泽已将她拦下,接口道:“我看还是不必了,郁军长事务繁忙,洪某不敢再添麻烦,请军长早些回去休息吧,胜男也很累了,我想这些天她亦不希望受到任何打扰。”

胜男已听出了宗泽言语中的火药味儿,心中焦虑不安,急忙道:“哥哥我们走吧!”

郁镇南知她想躲开自己,不觉有些失望。不过她的这种反应,倒底亦在他意料之中。他喊了声“等等”,从车内取出件斗篷,径自披在胜男身上,道:“夜了,小心着凉。”

胜男听话地披上,低头垂目,轻声道谢。

宗泽看在眼里,心中暗道不妙。不等郁镇南再发话,他已将胜男举上马,自己则牵着缰绳,拉着马儿迅速离开。

郁镇南的车一直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替他们照亮前行的路。胜男不敢回头。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郁镇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