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41

天晴文集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URL] 正午的阳光似乎穿透力更强,太阳鼓足了力气狠劲射出的束束光芒,凌厉地撕开逐渐稀薄的云层,欢呼着扑向大地。尽管斑斑驳驳,却使山野明亮了许多,似乎连天都又高了一截。间或云的阴影掠过三连的阵地,仿佛不忍看见下面的惨景,死死地罩住不让阳光照射过来。 一片片灰绿色,横七竖八散乱地摊开在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正午的阳光似乎穿透力更强,太阳鼓足了力气狠劲射出的束束光芒,凌厉地撕开逐渐稀薄的云层,欢呼着扑向大地。尽管斑斑驳驳,却使山野明亮了许多,似乎连天都又高了一截。间或云的阴影掠过三连的阵地,仿佛不忍看见下面的惨景,死死地罩住不让阳光照射过来。

一片片灰绿色,横七竖八散乱地摊开在小山前的空地上。政府军的新一师,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精锐之师,自组建以来从来没有啃过这种硬骨头,今天几个小时不到,就在这温柔得像女人乳房似的两个小山头面前丢下了近百具尸体。恐惧、沮丧的情绪彻底瓦解了士兵和军官们的进攻意志,他们焦急地等待着另一个营的有生力量来参与进攻。

“好兄弟,忍忍,挺住!我们的部队快到了,挺住啊……”高大的刘奎佝偻着腰,挨个地安慰着伤员。卫生员带的止痛药、止血药早就用完了,如果等不来援兵,给伤员治疗的也只有刘奎这几句话了。

刘奎抬起头,宽大的腮帮不停地蠕动,两眼血红,满头满脸厚厚的黄土和青乌的硝烟。他用敌人进攻的空挡刚刚巡查了一遍,七个尸体,有两个是苗人战士,十多个重伤员,刘奎心疼得腰都直不起来,连上昨晚的,三连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啊!这连长是怎么当的?可是没有弹药啊!越来越弱的火力,只能把敌人放得很近,瞄准了一个个打,而敌人的自动枪在近距离内即使毫无准头的胡喷乱扫也能伤人。所有的伤亡都是被这如蝗的乱弹击中的。

“如果子弹充足,哼!老子两次反冲锋就把狗日们撂完了。”刘奎对着走过来的温叭恨恨地说。

“刘连长,咯想过突围,要是援军来不到,我们要甩掉这伙杂种。抵死了打,我们吃亏多多啊!” 温叭那阴郁的脸拉得更长。

“突围?温叭营长,这不可能!没有阵地的依托,敌人一顿就把我们扫完了,再说,伤员怎么办?”

温叭咂咂嘴:“好在这些杂种也冲不起了,我叫人数了一下,看得见的尸体就有八十多”,温叭微微有了一丝笑容。

“好、好,这个营也是三分之一了,可是,就是那些杂种全部死完。我丢了一个弟兄都可惜啊!我……唉,他妈的!”

小山后的深箐中,一伙灰绿色在缓慢地向上移动,几个士兵的背囊,形状怪异地藏在帆布套子里,在一伙背着包的人中,显得格外突出而神秘。

这是营部的喷火手,美国人给的火焰喷射器的杀伤力,看看就令人胆寒。在丛林中使用这武器,其威力还远远大于武器本身的能力:漫山遍野的灌木、草丛都是能燃烧的东西,特别是在旱季,一次喷火引发的森林大火,有可能一直烧到人类无法驾驭的地步。所以,哪级长官也不敢轻易下令使用。

可是,用了一上午时间,三分之一的战斗减员,叛乱分子守着的两座小山还在纹丝不动,士兵们的血还在流,尸体还在增加,惨重的损失和指挥官的精神状态,令远在卡莫前指的哈那·猜格少将恼火而且担心。他相信,叛乱分子的主力就在小山上,既然芒勐大寨垂手可得,那么整个战役的重头就在这里,必须尽快拿下,甚至使用极端手段也再所不惜!

少将的怒火乘着电波,瞬间烧到了军官们的头上,最后的一拼,势在必行了。

然而,山上刮的是不变的南风,是从叛乱分子占据的小山那边来的风,根据风向,喷火手们拒绝执行命令。长官们只好另辟蹊径。兜了个大圈子,从小山后的深箐中,把喷火手送到叛乱分子的身后。

阵地前的敌军出奇的安静,林中袅袅的冒出一股青烟,刘奎忽然想起是该吃饭了,战士们已经近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各人身上的干粮早就吞得精光,饥肠辘辘的战士们,被对面林中的炊烟刺激得胃肠翻动,搅拌得难受极了。

突然,小山头上传来哇哇的叫喊,是苗人,听不懂的语言并不妨碍那惊惶和恐怖的表达,温叭急跑过来:“刘连长,后头有人,这些杂种绕到后头了,你盯死这里,我去看看。”

温叭一声吆喝,二十多个苗人战士从草丛中跃起,跟着他向山头冲去,还差十多步就到山头了,随风飘过来一股什么怪味?突然,身后烈火升腾,怪味扑鼻,七八个战士浑身起火,嚎叫着在火海中左右冲突。

温叭似被雷击一样惊呆了,没有听见枪声炮声啊,那来的大火呢?

刷——又一条金黄色的烈焰从山顶直泻下来,所过之处都在雄雄燃烧,卧在一块大石头下的温叭和几个战士虽然不在火焰中,但那灼人的热浪一波一波涌过来,似乎连空气都在燃烧。

“啊呀!对面。”一个战士惊叫起来。

温叭抬头一看,对面的小山几乎都被烈火覆盖,

“下,快下到沟里!”温叭命令着,刚刚起身,又一段金黄色从头顶飞过,直扑前面的阵地,连路撒下的都是一团团带着烈火的稀糊,温叭和几个战士身上也着火了。

“滚、滚、滚下。”温叭叫着,随地卧下,猛劲地向着两个小山中间的沟里滚去。

山坡上的阵地完全被大火覆盖了,大火仿佛从天而降,猝不及防的三连战士们,多数人身上都沾有喷下的燃烧液,没有任何命令,所有的人都向着山下没有有火的地方冲去,滚去,高温的空气被吸进气管中,不断有人倒下。

“弟兄们……不能下去,往右,往右边进沟。”

连长刘奎也冲出来了,他不顾背上和肩上飘动的火舌,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能往前,敌人。”他就地一滚,碾断了几棵小树……

“连长,看。” 一个战士惊呼。顺着他的手指,左前方的两座小山突然烈焰升起,一连长于天成心中一惊。“啊!三连,肯定是三连。”

“连长,我看见了,肯定是喷火器,一束一束的火。

“啊呀!这是敌人的,三连没有带喷火器,三连完了!”

于天成心里一沉,“弟兄们,救援三连,子弹上膛,冲啊!”部队在连长的呼喊声中,扑进了小山前面的这片树林,向着烈火中冲去,那里有自己的兄弟。

蓦地,冲在前面的战士们急刹住脚步,怔怔地盯着前方——出现得太突然,林中灰绿色的一大片,他们开心地看着雄雄的大火,有人还在吃饭,身后的骚动使他们一齐回头看,几百双近在咫尺的眼睛互相盯着,刹时,似一幅油画般凝固了,甚至树林、空气、宇宙都凝固在这一刻……

连长于天成首先挣脱了魔魇,大吼一声,“卧倒,弟兄们狠打……”不知道是谁的枪响了,跟着,几十条自动枪抖动着一起喷出了火舌,枪声密得已经听不出是枪声,更像是大洋上的惊涛骇浪,荒原上掠过的飓风。

被枪声打醒的士兵们,许多人还没有拿起自己的武器,就翻滚在草地上。此时,左侧也响起了枪声,于天成知道同来的苗人连也接上火了。

“弟兄们,往前冲,把敌人切断,小心冷枪。”战士们跨过成堆的尸体,在林中追射着散乱奔逃的敌军。

“连长,连长,营长电话。”急喘吁吁的电话员小左拖住于天成,两人趴在树下。

“是我,于天成,我们同敌人遭遇,人数不详,第一轮打击顺利,现扩大战果……是……是……三连的阵地成了火海,什么?你就在后面?太好了,我们立即救援。”

于天成撂下话筒,站起身来喊着:“弟兄们,营长它他们过来了,我们救援三连。”

血肉模糊地死在自己炮弹下的小柱,像一把锐利的尖刀在武建林的心上扎了一下。此刻,又看见三连阵地上的雄雄大火,仿佛是在烧自己,武建林全身痛得几乎麻木了。

硝烟还未散开,敌人丢下了大片尸体,又从丫口缩了回去,丫口内的山谷像是地狱,出口被堵死,两面坡上,机枪扫射和喊话交替进行,魂飞魄散的士兵们乖乖地把枪炮架在山谷中的空地上,枝丫八叉一大堆。阿索似乎成了他们的最高长官,指挥着士兵们在一侧坡上规规矩矩地坐着,扑到丫口的武建林和战士们疯狂地翻着尸体,小柱被压在下面,担架和藤条被炸散了,小柱肩下刚好压住那个大尉军官。

“小柱……小柱啊……好兄弟,你睁睁眼睛,我是武建林啊!”

战士们蜂拥过来围着,排山倒海的阳刚之气,或许会让死神裹足不前?

瘫软的小柱颤抖了一下,微微动了动眼皮。

“好了,小柱没有死。” 建林俯下身急切的喊着:“好兄弟,敌人垮了,你要挺住,你不能垮,你会好的”。

“……武建林……你个……龟儿子……谢谢……谢……” 随着微弱的呼吸,一口乌黑的血从小柱的口鼻中涌出,小柱瞪大了双眼,手在空中乱划:“肖……肖盈,你……帮……帮……”在窒息中挣扎的小柱,颤抖着用最后的力量挣出几个字,瞪着的两眼定住了,手脚伸得笔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