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流氓的本质是伪爱国[推荐]

我看你们很搞笑 收藏 4 569
导读:有人说,爱国是没有流氓和非流氓之分的。一般情况下,我们确实是可以这么认为。那么,笔者曾经提出过关于“爱国流氓”的呢称,不是有些似是而非了吗?那倒也未必。   真实的爱国,果然是没有流氓和非流氓之区别的,但对于那些打着爱国的旗号、行使着流氓的无赖之实质的人而言,爱国流氓的称呼,确实是比较适合他们的一件衬衫。如果连这么一件“爱国”的衬衫也不给他们穿的话,那么我们只能够看见他们的满身赤裸裸的恶魔纹身了。称他们是爱国流氓,不等于是承认他们的爱国之体,而只是确定了他们的流氓恶棍之心。好比“伪君子”和“君子”天差

有人说,爱国是没有流氓和非流氓之分的。一般情况下,我们确实是可以这么认为。那么,笔者曾经提出过关于“爱国流氓”的呢称,不是有些似是而非了吗?那倒也未必。


真实的爱国,果然是没有流氓和非流氓之区别的,但对于那些打着爱国的旗号、行使着流氓的无赖之实质的人而言,爱国流氓的称呼,确实是比较适合他们的一件衬衫。如果连这么一件“爱国”的衬衫也不给他们穿的话,那么我们只能够看见他们的满身赤裸裸的恶魔纹身了。称他们是爱国流氓,不等于是承认他们的爱国之体,而只是确定了他们的流氓恶棍之心。好比“伪君子”和“君子”天差地别一样,“爱国流氓”和“爱国”本身也是浑身不搭界的啦。伪君子不会因为在三个字中有了一个君子的单词而变成真正的君子,爱国流氓也不会因为靠近了“爱国”二字而变得真正爱国。


我们知道,面对别国的灾难而幸灾乐祸,不是一种爱国的举动,而是一种流氓的举动。只不过流氓至于中国,一向势力过于强大,一旦抱成了流氓团,气势也是比较惊人的。在中国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这样的流氓成灾的历史,这种流氓成灾的历史,因为中国人所推崇的“成者王侯败者贼”的厚黑成功学的反复渲染,多次被漂白成了普通的王朝更迭、权力斗争,然后以帝王将相的官场哲学而成为中国式的“普国价值”。

幸灾乐祸别人的灾难,既是一种残忍,也是一种卑劣,因为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看不惯美国和日本,至少也应该学会堂堂正正地赢他们。何况天灾是无差别的灾难,美国和日本的善良的普通大众都是受害者。更何况,


当中国遭受了同样的天灾的时候,日本人和美国人中的多数,早已经有过了曾经给予中国很多帮助的举不胜举的例子。


再说了,当日本天灾时,给日本以我们力所能及的人道援助,是政府制定的国策,你如果对这国策有意见,当然应该对政府提出忧国忧民的善意批评才是。面对政府的国策不敢批评,而在大庭广众之下诅咒日本以及幸灾乐祸日本的灾难,都不是种健康的心理状态——当然了,我也不是在暗示你应该去漫骂政府。我只是想指出这种行为就是欺硬怕软的流氓心态而已。本来,这样的非健康流氓心理状态,是需要心理咨询来干预的一种病态,但因为我们的社会缺少这样的心理干预,所以这种病态流氓心理才会大行其道,由此笔者才认为这是教育的败笔。


就中日关系而言,老实说,我是一个并不反对“适当的抵制日货”的持论者。当然前提是,中国能够生产出质量基本可以媲美日本货的时候。假如爱国流氓请我们吃三聚氰胺奶粉、吃地沟油提炼的食品,而日本人却向中国人民提供了安全食品,我觉得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提倡“抵制日货”、慢性自杀。相反,在中国制造和日本制造几乎没有质量、价格差别的前提下,适当的抵制日货也是完全应该的。我就有过类似的选择,比如我在选购干电池之类的小商品时,尽可能的向“抵制日货”靠拢。个人觉得,无条件的“不抵制日货”果然太没有原则,但在任何情况下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抵制日货,顽固得近乎有点恐怖。


但适当的选择“抵制日货”,和幸灾乐祸别国的灾难,完全是不同的人生哲学,两者之间的观点之分歧,实在是有着天壤之别。当某些人把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仇,无限制地扩大为对所有的日本人的恨之后,并由此幸灾乐祸日本人的地震灾难,其实这样的思维方式,和无差级别的恐怖行为也没有什么两样。


爱国流氓们尽管打着爱国的旗号,其实他们的任何行为,都不可能给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带来任何实质性的益处。爱国流氓的“爱国”口号叫得越响亮,中国人在世界受到的鄙夷就越多。因此可以说,所有的爱国流氓的本质,戳穿了,全部都是“伪爱国”的真流氓。(文/胡荣荣)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