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抗日力量;中国丐帮英雄血战日寇z

知我罪我 收藏 8 1054

抗日战争时期,位于皖南桐城罗岭镇的小龙山,盘踞着一伙占山为王的强盗,这伙人全是叫花子出身。他们的头儿名叫朱乞印,善使双刀,因他武功高强,为人仗义、乐善好施,被众乞丐奉为帮主。


小龙山又叫卧龙岭,东有龙门峡,南有倒桅岗,西有月亮山,北有游龙峪。这四座山十分陡峭,就像一道天然屏障环绕在小龙山的周围。朱乞印占着地利的条件,进退自如,官兵多次派兵围剿,均以失败告终。几年下来,朱乞印的队伍越来越壮大,由起先的几十人发展到了上千人的队伍。


1938年6月,桐城被日军占领。日军想拉拢朱乞印,派人带了两箱金条前去说合。朱乞印虽是个一字不识的绿林武夫,却深明大义,他不但不为金钱所动,还将前来当说客的那个汉*了,公开向占据桐城的日本鬼子挑起了战旗。纵贯桐城县境的安合公路是日军往来于合肥、武汉之间的重要运输线,在日军视为生命线的安合公路上,朱乞印不断地设伏偷袭。


有个名叫松本的日军少佐,生性残暴,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他不仅精通中华武功,而且善使双枪,他叫嚷着要用自己的双枪,与朱乞印的双刀来一个生死较量。日军出动了大队人马,气势汹汹扑向了小龙山。这一场恶战一直打了三天三夜,双方死伤人数几乎各占一半。朱乞印因队伍中出了内奸,被俘牺牲,敌寇最终还是占领了小龙山。松本以为彻底干净地消灭了朱乞印的队伍,但在清点丐帮死伤人数时,发现朱乞印的妻子谢桃花等十多名叫花子不知了去向。


为庆贺小龙山大捷,日军在城中连设了几天庆功宴。半个月后,松本得到报告,朱乞印的妻子谢桃花带着那十多名乞丐,在距县城三十多里处的一个名叫呼儿湾的地方活动。他立即带了一队人马,赶去扫荡。


时值暮秋,那天一大早,四野被一层浓厚的紫雾笼罩着,几步开外,竟看不见对面的人影。松本仗着有汉奸领道,不怕迷路,认为有这大雾做遮掩,是出其不意下乡扫荡的大好机会。


走着走着,只见前面的浓雾中,竟顺风滚过来一团团黑色的浓烟,又迅速弥漫开来,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松本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慌忙下令停止前进。话音刚落的工夫,那股黑烟已消散了。那些树木、田野在厚厚的雾中又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了面前。一时间,那些鬼子兵一下子连东南西北方向都分不清了,就连那个领路的汉奸也傻了眼。“这是怎么回事?”松本策马来到队伍的前面,用流利的汉语怒声质问那个汉奸。但那汉奸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一脸的迷惘,像根木头桩子似的钉在地上。这当口,松本惊异地发现他手下的那些士兵们,也一个个好像中了什么魔法似的,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跟木偶似的僵立在地上一动都不动。他大骇之下,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蓦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子变成了一片空白……


此时,从前面不远的雾中,传来一阵如咽如泣的笛声。那笛声像一道牵魂索,竟使松本和他的手下循着笛声机械地挪动双腿,跟了过去。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浓雾渐渐地淡了,那笛声也随着弱了下来,待雾全部散尽后,笛声倏地消失了。清风徐来,松本等人如大梦初醒一般,环顾四周,不由得大惊失色,他们居然来到了小龙山的腹地“龙窝”。由于半个月前的恶战,这儿还横七竖八地躺着那些乞丐的尸体,成群的乌鸦在空中盘旋着,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正当松本他们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忽然从远处的山头传来一阵“呜呜”的哀号声。这声音犹如蝗虫过境,从一个山头传过另一个山头;又如大海中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有声却无形地一层一层地压过来。当哀号声传到松本等人的头顶的时候,一桩怪异诡秘的事情发生了:但见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缺胳膊少腿或没有脑袋的尸体“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地上不住地弹跳着向他们急骤地围拢了过来。


“鬼——”鬼子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地狂叫起来。


松本吓得面如土色,但在一刹那间,他蓦地想起早先年在日本听人说过,在中国古代曾流行一种叫“心魔大法”的功夫,与敌人交战时,能使对方产生各种幻象,并由此神经错乱,不战自败。松本对他的部下吼道:“大家别怕,快,开枪射击?选”


鬼子们在松本的催促下,慌忙举枪朝围拢过来的尸体开起了枪。枪声响后,那些尸体倒在了地上,这时他们才察觉出那些尸体竟都是纸片剪的假人。松本大喜:“这是中国人玩的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此地不可久留,快撤?选”


此时,日头毫无光泽地像一轮青白色的圆月,怪异地贴在黑红的苍穹。松本带着部下刚翻过一座山头,突然被一行人拦住了去路。这些人僵直地立在那儿,全没有头,头在手上捧着。松本认出那些头颅,是朱乞印和他手下那些人的。那些无头人捧着脑袋跟玩皮球似的,在手上抛动着。“八格牙路?选”松本以为这些无头尸体仍然是一种幻象,拔出武士刀,领着鬼子们冲了上去。岂料那几个无头人一挥手,将头抛了过来,落在鬼子们的脚下。顿时,爆炸声和鬼子们狼嚎一般的叫声响作一团。


那松本不愧是个高手,爆炸声刚起,他便飞起身子双脚一点掠出一丈多高,飞纵到一棵树顶上。待他跃下地时,冷不丁地从两旁树林中钻出十多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一头瀑布似的乌发飘在脑后,手中捏着一口长剑。“松本,你的死期到了?选”那女子一声娇叱,手中的剑划过一道银光,向松本当胸刺了过来。毫无防备的松本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被一剑贯胸,栽倒在地,蹬了两下腿,一命呜呼了……


再说驻扎在桐城内日军司令官石田末雄,他见松本到晚也没回来,也没一点儿音信,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团团转。这时,忽见一个哨兵慌慌张张跑进来报告:“不不不……不好了,松本少佐回来了,他……”石田末雄来到屋外一看,顿时怔住了,只见松本领着几个小兵浑身褴褛、满脸血污地迎面走来,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方向,根本不像活人的眼神。“松本君……”石田末雄只觉得浑身发毛,叫了一声松本的名字,可松本理也不理,领着几个人僵直地走进了屋里。他带人跟进屋里,突然见松本和那几个人转过身,从脖子上取下脑袋,狠狠地朝地上砸了下去——轰?选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四周堆满火药武器的日军司令部,就这样被掀上了天。


这件事惊动了侵华日军的一位最高长官,他多次派人下来调查这件事情的原委,始终没有查出眉目来。而在当地老百姓当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说那是朱乞印等人英魂不灭,化为鬼雄寻仇的。


其实,上次自松本带兵扑向小龙山时,朱乞印已经料到这次与鬼子的恶战凶多吉少,为不至于全军覆没,他命妻子谢桃花带着十几名乞丐从后山倒桅岗偷偷地撤了出去。没几天工夫,谢桃花就得到丈夫朱乞印等山中兄弟全部牺牲的消息。


为了报仇雪恨,谢桃花和那十多名乞丐想出了一个妙计。当然,他们根本不像松本想的那样,会什么心魔大法。那些乞丐每人都有一手绝技,或会吹笛,或擅长玩魔术、耍杂技等等,这都是他们在跑江湖时学来的。


他们故意引诱松本扫荡,然后设伏于半路,趁着浓雾在上风架了一堆柴火,撒了一层“迷魂粉”,燃起了一股浓烟。松本等人嗅了以后,失去了神志,趁这机会,谢桃花派人用笛声将他们引进了小龙山的腹地。至于漫山遍野的哭声,那是乞丐们用的口技;而“尸体变纸片”,则是魔术中一种高超的障眼法;后来松本碰到的无头人,也都是谢桃花等人装扮的,这也是魔术中的小伎俩。他们手中的脑袋,都是用胶泥捏的,里面包着土制炸药。当谢桃花等人将松本和那些鬼子们消灭后,紧接着他们又潜进了县城,用同样的办法炸毁了日军司令部,并与敌人同归于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