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二十节

海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二十 当回到基地销假以后,陈隽就被师长找去了,王闻晖没有问成不禁有些郁闷,回到了宿舍楼外,收发室说:“有你的包裹,安全科已经检查过了,正常的。”王闻晖接过包裹,打开以后,是一只进口的水晶唇膏,简短留言上面写着:拿去给我未来的儿媳妇。王闻晖顿时哭笑不得,老妈啊老妈啊,你也太雷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二十

当回到基地销假以后,陈隽就被师长找去了,王闻晖没有问成不禁有些郁闷,回到了宿舍楼外,收发室说:“有你的包裹,安全科已经检查过了,正常的。”王闻晖接过包裹,打开以后,是一只进口的水晶唇膏,简短留言上面写着:拿去给我未来的儿媳妇。王闻晖顿时哭笑不得,老妈啊老妈啊,你也太雷厉风行了吧,我们人都没回你东西都送过来了?

与此同时,陈隽正在师部发火。

原来是年底,大宋政府准备举行一次大规模阅兵活动,空军参演部队选中了空一师,师长就想让陈隽带上几个尖子去参演。陈隽当然不干了:“平时说要带新兵训练不让休假,好容易休假了又是什么秘密演习中途让我回来,后来又赶上打仗,打完仗了又要搞什么武勇计划,好不容易没什么事情你又让我去参加这个阅兵?阅兵那么简单的任务谁去不成啊,非要我去啊?是不是看我好说话你就拿我往死里用啊?”副师长说:“小陈,你别的那么难听好不好,信得过你才派你去的。”陈隽说:“我爸爸前几天才动的手术我都没回去看,你们怎么一个事情接一个事情摞在我身上啊!我爸爸现在年纪不小,又得了病,真的是看一眼少一眼,拜托你们能不能等我了无牵挂以后再盯着我用啊?到时候我累吐血了都不怪你们。”

黄师长铁青着脸说:“我们这是为了你好!给你机会捞资本能让你向上发展!”陈隽说:“捞什么资本,我相信以我的能力根本不需要用这些来证明!”黄师长说:“有时候不是能力说了算的,我不妨告诉你,要不是我,张校长和赵司令是你妈妈的老同学,就你这个烂个性别说团长了,你到现在最多就是个中队长!你以为你就凭着自己是个飞行尖子就可以顶撞我们两个师长啊?都不是你妈妈的面子,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陈隽如闻听惊雷,一下子楞住了。黄师长也意识到话说重了,站起来说:“丫头,刚才话说重了,但是你要明白,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好好想想吧。这样,等阅兵完了以后再把你剩下的假期都休掉好吗?”陈隽默不作声的给两位师长敬了个礼以后就走出了门。副师长说:“老黄,话太说重了吧?你看把丫头给说傻了?”黄师长叹了口气说:“她总要学着长大的,给她点打击也好。”“那你说她答应了没?”黄师长说:“看这架势,应该是答应了。”

过了一会,黄师长接了个电话,是张春雄打来的:“老黄啊?你让丫头去参加阅兵啊?”“是啊?怎么?”张春雄打着哈哈说:“老黄啊,丫头开飞机疯里疯气的,而阅兵讲究的是四平八稳,你让她这个疯丫头去弄这个,她被捆住了不高兴是小,万一出点纰漏才是大啊,建议你换个稳当点的人去吧,啊,要不我跟老赵说说?”黄师长烦死了,说:“好好,我换人我换人!”挂了电话以后,黄师长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死丫头,闷声闷气的背后给我告了个黑状!”

虽然给师长告了个黑状小出了一口气,但是他的那一番话已经深深地刻在陈隽的脑海里了,她越想越憋屈,于是把王闻晖找来想和他说说话。当王闻晖刚来,陈隽就扑到他的怀里,王闻晖正想着陈隽这次怎么这么主动马上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湿了,连忙把陈隽的双手扶住,低下头来看,果然是陈隽在他怀里哭上了,还哭的挺伤心。王闻晖连忙问陈隽到底怎么了,陈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事情跟他说了。

王闻晖思索良久,慢慢的说:“小宝,别哭了,你就是太要强了才会这样。你不也说过吗?你当兵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既然这样,你又有什么好介怀的呢?这性格怎么了,率真自我,我就喜欢,我喜欢我的小宝一直都能这样,得罪人又怎么样?就是不升官呗,最多是不当兵了呗,凭你的能力,在社会找个不错的工作也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何况还有大宝我,无论我依靠不依靠我妈妈,我都能让你过上快乐幸福的日子的。”王闻晖就这样说了很多温暖的话给陈隽听,让她的心情慢慢的好了起来。当把陈隽逗的破涕为笑的时候,王闻晖把那支水晶唇膏拿出来了,说:“我刚回基地就通知有包裹,一看是我老妈今天刚快递过来的,说是送给你做礼物的。”陈隽说:“哈哈,你妈妈真是急性子啊,先是要我去你家,现在又是第一时间送我礼物。”王闻晖说:“可不是吗,我们人都没回东西都已经到了,你看看,喜欢不喜欢。”陈隽拿过来看了看,说:“我很少化妆的,最多用些护肤品,不过既然是礼物我还是收下。对了,你还是第一次到我宿舍来吧,挺乱的别介意啊。”

王闻晖说:“能来小宝的房间我还介意,简直就是幸福感泛滥,你的唱片和娃娃真的好多啊。”陈隽说:“是啊,除了唱歌,我还喜欢收集娃娃,这是除了吃饭以外我唯一的花销了。不过现在没钱了,积蓄都用去给我爸爸治病了嘿嘿。”王闻晖说:“没事,有我呢。”陈隽发现电话有视频接入,她跑去找了本自己20岁的时候cos动漫人物的写真集给王闻晖看,自己跑去接电话了。

是师长打来的,一通师长就说:“死丫头,学会告状了啊,哎,算了你不想去就不去吧,至于休假你就去休,这次我不中途叫你回来了,就是全基地的机师都死光了也不叫你了可以吧。”陈隽知道这次师长是真生气了,也不敢和以前那样贫嘴了,随便回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等陈隽悻悻的回到王闻晖身边说,见他不知道多高兴说:“小宝,你这几张相片真的好漂亮啊,全国选美比赛冠军也不如你啊,而且先没注意,你的样子长的真的很动漫,真是精致。”见陈隽又不开心了,于是问又怎么了?陈隽简单说了一下,王闻晖说:“师长生气也是没办法,这件事情起的矛盾,不是你生气就是他生气,别计较了,相信师长也不是那么小家子的人,至于休假,你真的准备休吗,要是休的话我想和你一起。”陈隽说:“好啊,我待会就递申请,我有34天,你呢?”王闻晖说:“我们后勤的军士没你们那么好待遇,一年就10天的探亲假,只是我是提前从医院回来的,我们处长应该会马虎一点的。”陈隽说:“那行,我们就一起休假吧,不过有一条,我要先回家去看我爸爸!”王闻晖连忙说:“对对,先看咱爸!”陈隽看他一眼,说:“喂!那是我爸爸,你现在还不够资格叫,现在只准叫伯伯!”王闻晖连忙敬礼,说:“是!小宝大人!”

两个人坐飞机回到了陈隽的家里,一到家,先扑上来的是陈杨,说:“姐姐!我好想你呀!”继而看到王闻晖,生人,站在那里看着他不敢说话了,陈隽笑着把陈杨抱起来,指着王闻晖说:“来,喊哥哥。”陈杨头偏过去不理他,王闻晖笑了,拿出在外面买好的火车玩具给了他,小家伙一下子就被收买了,捧着玩具就去玩去了。

这根本不需要介绍,何况陈隽电话说过这次要多个人回来,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陈捷笑的脸上开了花,又是让王闻晖坐,又是递烟,又是让陈隽去倒茶的。陈隽看老爸高兴那个德行不禁好笑,把茶放好说:“我端的茶,您敢喝他不敢喝。”陈捷问:“怎么呢?陈隽说:”我是他上级啊,比他军阶高好多呢。”陈捷板起脸说:“人家有本事,能追到你,人家有勇气能舍命救你,给他端杯茶还不敢喝了,小伙子,别理她,喝茶!”

王闻晖早就听陈隽说起过好多次他爸爸有多么英雄,他不禁好好观察了一番,虽然已经有些年纪,但是还是可以从陈捷坚毅的面孔上,魁梧的身材上看出些端倪,让他不禁真心佩服起老爷子来,于是举杯说:“伯父,我以茶代酒,敬你!”在陈捷背后给他捶背的陈隽嗔怪的说:“真会拍马屁。”陈捷说:“人家才不是,你现在帮我捶背这才是马屁。”陈隽说:“喂!老爸我是您女儿耶,这么快您就向着他了?”

陈捷不理她,对王闻晖说:“小伙子,我女儿眼光真的很高,不然她也不会27了才找男朋友,她对于我来说就如眼睛般珍贵,你一定要对她好好的,这样我死了也就牵挂了。”王闻晖连忙说:“伯父,别这样说,您会长命百岁的!我会对隽隽好的!您放心!”陈隽更是差点又哭了,说:“爸爸,您别乱说好不好!您离死还早着呢,我们说好了,等我死了您再谈死好不?”陈捷轻轻的拍了陈隽一下,说:“傻丫头,又说傻话!”陈隽问:“爸爸,上次治疗还成功吧?”陈捷说:“你说呢,我现在每天能吃很多饭,还可以跑步,投篮,游泳,好的很!”陈隽一把搂住爸爸,说:“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候杨晓薇回来了,家里多个陌生小伙子,一下看着他愣住了,王闻晖连忙起身喊:“姐姐好!”一家三口顿时笑了起来,陈隽说:“喂!这个你得叫伯母!”王闻晖说:“不是吧?看起来大不了我几岁啊,保养的真好啊,哪里像快50的人啊,看起来绝对没40岁!”大陈小陈给笑喷了,杨晓薇非常郁闷的说:“不好意思,我今年本来就只有33岁!”陈隽说:“娘,你那么多年的保养可算是完了。”杨晓薇一边进房间换衣服一边念叨:“不成不成,要换个位置了,每天对着电脑太容易显年纪了…..”

等杨晓薇换好衣服坐出来的时候,王闻晖把买给她的一套很贵重的化妆品套装给了她,陈隽也把那支水晶唇膏给了她,杨晓薇看了半天,说:“不会吧,这些东西好贵的啊,我一直眼红都舍不得买。”王闻晖说:“伯母您拿着吧,喜欢就好。”

门铃又响了,杨晓薇说我去开门,在监视屏里看好了以后对他们说:“小许,小姜。”开门以后两个人进来了,陈捷问:“你们两个怎么进来了?”姜锴嘿嘿傻笑,不说话,许一帆说:“我们两个是受红狼部队从领导到士兵之托前来观看老队长的女婿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要命敢找上陈隽。”陈隽冲过去打他们两个,边打边说:“什么叫不要命?你们什么意思?再说别乱说话,什么女婿,我们才刚交往不久!再乱说话!”姜锴边挨打边对王闻晖说:“兄弟看见没,连大宋精锐红狼特种兵她都一个打两个,你要小心啊!”王闻晖看到这个场景,想到这一家和睦的家庭不禁非常开心,而后又看到陈隽打两个特种兵的样子想到那次他们两个人对付一个受伤的天竺特种兵都是那个惨样,最后终于开怀大笑起来。

到了吃饭的时候,姜锴和许一帆已经回部队了,杨晓薇提议外面去吃,说我的手艺又烂,你爸爸刚动完手术不久。陈隽说:“闻晖,你去露一手吧?”王闻晖说:“嘿嘿,没问题!”陈隽解释说:“呵呵,他是空勤灶的军士。”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想,原来找了个做饭的。王闻晖进厨房去忙活了,陈隽准备去帮忙的,陈捷叫住了她,让杨晓薇先去帮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