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B克格勃全传 第二章 开始还是结束 2.第一总局(1)

亚诺1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0.html


2 第一总局(1)


克格勃在1921年成立了第一总局,从1921年8月到1929年底,国外情报机构的总头目是米哈伊尔·阿布拉莫维奇·特里利瑟尔。此人是俄国犹太人,1901年,他18岁的时候就成了职业革命者。一战前,他的主要工作是揭露布尔什维克流亡人员中的间谍活动,曾任斯大林秘书的鲍里斯·巴扎诺夫(后受国家政治保卫总局迫害而逃到西方)也称特里利瑟尔是个“聪明而博才的肃反工作人员”。和与其同时代的国外处的大部分领导人一样,特里利瑟尔也在30年代末的恐怖时期被镇压。斯大林去世后,他又被平反昭雪。如今他的肖像挂在克格勃第一总局(“国外处”的后继机构)纪念馆里一个醒目的地方。在担任国外处头目的头两年里,特里利瑟尔将机构里的大部分日常管理工作都交给了自己的副手,爱沙尼亚族人弗拉吉米尔·安德烈耶维奇·斯特尔涅。此人出名不仅是因为年轻(他是1921年被招进国外处工作的,当时他只有22岁),还因为他心狠手辣。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肃反委员会中有一种说法,说当他生身父母被枪决时,他只差没有亲手执行而已。

1921年,特里利瑟尔主持了国外处的工作,大约就在此时,共产国际创建了一秘密国际联络处(OMC)。联络处给国外处以很大帮助,吸收了一些外国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进行秘密情报工作,因为这些人更愿意对来自共产国际的救援呼吁做出反应,而不愿同苏维埃情报机构直接打交道。30年代的许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最优秀的外国间谍,都一直以为他们是在为共产国际效力。

第一总局的秘密材料将它的第二任领导阿尔图佐夫描绘成一个“点子发生器”。他制定出许多渗入外国使馆的办法,从“蜜糖陷阱”到不很光彩的恫吓手段,这些以后都被用来武装克格勃了。在外国外交信使刚一进人苏联境内时,有时还是在入境之前,他们就已被跟踪,其外交信函成了被人伺机猎取的对象。在信使经常乘坐的从彼得格勒到莫斯科的夜班车上,挂有一节专门的车厢,内设照相洗印间,这是供趁信使睡觉之际搞到其信函内容之时用的。

1921年,一名为芬兰驻莫斯科贸易代表处工作的信使,面对肃反委员会女间谍的百般诱惑,表现出非凡的坚定,不管那个迷人的女士使出何种手段,他一刻也不曾放下自己的提包。此后不久,另一位芬兰信使却被茶水里的安眠药药倒,其手提包中的东西立刻在邻厢的工作间中被拍窃。这是有记录的第一起苏联情报机关用麻醉剂对付外交人员的例子。同20年代的国外处不同的是,反间谍处有自己的实验室,在那里,它的工作人员学习如何打开外交公文包,如何制造替代物,如何使用特殊墨水进行秘密记录以及如何使用麻醉剂等一系列技术。反间谍处对外国外交人员的成功劝诱的最鲜明的一例,便是发生在爱沙尼亚代表处工作人员罗曼·比尔克身上的一件事。在莫斯科时,他赌牌输给肃反委员会的间谍一大笔钱。结果他不仅让肃反工作人员看了他的外交公文包,而且最终被招募,并在后来参加了“托拉斯”行动。该行动是20年代苏联情报机构进行的最成功的一次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