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无奈之举

taotao7759123 收藏 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自治区军区总医院,上午8点。 一个军事基地里,无论如何简陋的军事基地,都必不可失的会建立一所军区急救医院。尽管自治区的仅有三层的医护大楼让吴队长和吕上尉都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不情愿的迈着步子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早就陪笑着招呼护士把饮料和水果递了上来:“两位慢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自治区军区总医院,上午8点。

一个军事基地里,无论如何简陋的军事基地,都必不可失的会建立一所军区急救医院。尽管自治区的仅有三层的医护大楼让吴队长和吕上尉都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不情愿的迈着步子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早就陪笑着招呼护士把饮料和水果递了上来:“两位慢用......哈哈.....一路上辛苦了......”

吕上尉甚是厌烦,不耐烦的询问道:“情况怎么样?”

那院长推了推小眼睛,依旧陪笑着点头哈腰:“厄......伤者送过来之后,我们就已经对他进行了身体全方位的检查.....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全力以赴?”吴队长站起身来,脸色不悦的望着院长,“我说,你是什么意思?”

“厄......这......您两位......这......”

吕上尉再也忍不住,上前紧抓住那人的衣领,吓得整间屋子里的人都不禁紧张起来:“给老子说的利索点,少他妈的吞吞吐吐!到底怎么样?!”

吴队长也有些不耐烦的掐灭手中的烟头:“治不了就给老子转到沈阳总医院,还有什么说不得的?”

“这........”那院长吓得脸色惨白,拿着病案夹的两手不断地挥舞:“这......我也没有办法啊.......伤者松一松过来就开始不断呕吐,心率不间断的加快,血液中出现许多不明的生物病菌......现在已经在加急病房.......不是我们治不了,是因为这伤我们从来都没见过......这.....这是.....”那院长刚想说出些什么,吴队脸色一变,似乎突然想起某些东西。刹那间快速上前一拳头打在院长的后脑上,瞬间,院长昏厥倒落在了地板上。办公室里剩余的护士们吓得连声尖叫。吴队长甚是不耐,大吼一声滚蛋,接着,叫来士兵把院长拖了出去。

“老吴,你这是?”吕上尉有些诧异的问向吴队长。

吴队长脸色出奇般的清冷,死死的盯住吕上尉。

吕上尉也被他那种清冷的眼神弄得心中一寒:“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

吴队长挥手让士兵离去,转身望着吕上尉,语气有些怪异的说道:“老吕,你知道925部队吗?”

吕上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甚至有些踉跄的后退扶住桌子:“你.....你说什么?9...925!”

吴队长嘘的一声示意小声点,然后又压低声音:“知道刚才我为什么堵住那医生的嘴么?”

“怎么了,有问题?”

“幸存下来的5个人里面四个都受了点轻伤,按常理理来说,应该只是刮破点皮肉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925......难道你是说.....”吕上尉脸色再变,却是再也说不下去。

吴队长默默无语,低头捡起从院长的档案夹里散落的一叠病况简历单子上找到几张反复看了几遍,终于肯定的说道:“可以定下来了,5分钟后执行任务吧。这是.......”他忍住没有再说,却还是很轻易的又掉下几滴眼泪,这一天里,或许是他人生中哭的最多的一天吧。一天里,失去了让他骄傲大半辈子、心疼大半辈子的部下。就连最后的两个通讯兵,也不得不忍痛执行了死刑。

五分钟后,数百名着装怪异的生化部队很夸张的封锁住整个医院的所有出入口,十名士兵头戴消防面具手握大口径的自动步枪冲了进去,迅速隔离开所有医护人员。一分钟后,四声清脆的枪响。无线电里传来几声报告:“任务已完成,目标成功击毙,病毒确认没有扩散,正在销毁处理现场,报告完毕!”

这,就是军令!他没有多余的办法可以补救,没有多余的理由允许他去纵容。一切,如同往初。


半小时后,军区审讯室。

院长很不争气的一直昏睡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吕上尉使了个眼色过去,旁边的是并立即很会意的拿起小半桶凉水从这他脑袋灌了过去。几声尖叫过后,院长终于很狼狈的甩了甩头上的水珠,茫然的望了几眼眼前的众人:‘这......我这是在哪里......难道.....我已经死了么?这......这里是地狱?......哎呀,我还不想死的这么早啊.....各位官老爷,阎王爷爷......您放我回去吧......我上有老,下有小.......”①吕上尉厌烦之极,厉喝一声,打断那医生的嚎叫:“奶奶的,你还没呢!别给老子嚎了!”

这时候,那院长才反应过来,仔细看完面前的两位长官之后,才深呼一口气,又惊觉的深吸一口气,用很不信任的眼神询问似的打量起来。模样甚是可笑。

吴队长却是再也笑不起来,陪着耐性问道:“来这里,只想交代你一些事情,关于刚才你所得知的......请赶快忘记!否则,后果我不用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那院长打了一个寒噤,脑袋点个不停,就差点起誓磕头了。

吴队长眼神又是一阵清冷,又沉默了片刻,终于起身随吕队长一起离开,还不忘吩咐士兵送这位院长回去。其实是暗自嘱咐秘密进行监控和窃听,以防万一。

刚返回军区指挥部,就传来士兵紧急的通告。



“报告,偏西北方向边防部队遇袭,大批难民已经闯入境内。前防告急!请求支援!”

吴队长“蹭”的一下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火气有点大的质问“已经闯入境内?怎么搞的!他边防大队连这些都搞不定?!”说着,还是迅速让警卫员拉响了警报。

警报一响,全区部队立即开始进入备战状态。5分钟后,全体集合完毕。

没有过多的吩咐和指令,没有过繁琐的细节和要求。这时候,甚至连吴队长都有些头皮发麻。、

他明白这些难民一旦进入境内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也清楚,这件事情不能闹得太过于轰动。绝对不能让中央那群人知道的过多。不然,不仅仅他上面的那位上将要受到严重的处罚,而且,甚至连他自己的姓名估计都要不保。

他转过身,对着吕上尉使了个眼色,示意到一边说话。

吕上尉面色凝重,他知道吴队长要说什么,他也明白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处理都会留下不可避免的祸根。

“通知联防大队队长,特别行动小组,野战B组部队......执行消灭命令!”

“这......”吕上尉面露难色,却也终究不知该说些什么,还是跺了跺脚,气愤愤的把帽子抓了下来,扭身离去。


半小时后,边境线内。上午11:00.

难民的数量很多,十几个成群不断的向境内涌去。前面几十个士兵明显还想用人链战术把难民堵在外面。却见那难民不断的用牙齿撕咬,殴打。终于有人坚持不住,开始用无线电向总部发出请求:“呼叫总部,呼叫总部!边防109段部队受到严重袭击,人力不足,请求立即支援!请求立即支援!”

总机的陈队长已经听的头都开始大了起来,半个小时,各小组共有8个据点向他调动预备兵力,处处告急。总区的野战部队地基距离这里还有几分钟的车程,尽管只有这几分钟,但他等不及了,他的部队如若再得不到支援,只怕难民的局势就难以控制,一旦难民进入境内,万一出现什么突发事件,那他的责任可就大了。他凝注着面前的十几个监控画面,那是前防部队的战况监控,前防的情况他早就开始清楚,只不过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也无可奈何。没有命令,就没有执行任务的权利。突然,他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其中的一面监控画面,画面里,一百多个边防部队正在警戒线内不断的向后退,有几个还不时用大喇叭发出警告。但那显然没有什么用处,前面几百个难民,连爬带扒的不断向前匍匐,看起来如同恶狼一般,甚是恐怖和恶心。他叫停住一张画面,画面里是一张妇女的脸,好像是从蒙古地区逃窜过来的,这张脸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那一双眼睛之外,对,就是那一双眼睛!陈队长拿来遥控器把画面调到最大,终于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这双眼睛昏暗发白,几乎分不清楚眼白和黑色瞳孔的区别。他又惊奇的转换到下一张同样是难民的脸上,又发现了相同的问题。他扭头望向管理员:“监控画面的质量没有什么问题吧?”

“报告,没有任何问题,这都是事先已经调整好的画面。”

这时候,陈队长终于从心底冒出一丝凉意,难道说?......

他心里大叫糟糕,立即抓起桌子上的无线电:“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现在发布紧急命令,现在发布紧急命令,所有边防官兵立即远离难民,授权使用深度杀伤力武器,授权使用深度杀伤性武器。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授权使用深度杀伤性武器!立即消灭目标,立即消灭目标.......”身边的副部长面色大惊,连忙劝阻:“这,会不会太鲁莽了......我们还没有接到上面的通知,咱们还是先向上面汇报一下吧,这样做......太武断了!”陈队长眼角一瞥,狠狠的说到:“所有责任我一律承担!”

说完,扭身前往前线指挥部。


边境线,中国的界碑上倒下了一具具尸体。边防兵边打边退,尽管人手不是太多,但还是能够抵挡上一阵子。有的不小心被难民抓个正着,瞬间就被吞噬到成堆的难民人群里,惨叫和枪械声不绝于耳。

吴队长下车的时候,从望远镜里看见的就是眼前的这幅画面。

旁边的联防大队副队长已经很讨好的做出请的姿势:“欢迎吴大队长、吕上尉,这次可都靠你们了......走,咱们先去休息一会,喝点茶.......”没等他说完,吴队长和吕上尉同时冷哼了一声,背手走向指挥室。留下一旁的副大队长面色很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陈队长敬个标准的军礼之后,也不再啰嗦,就开始汇报起来具体的战况。

吕上尉在一旁微微的点点头,眼角撇向一旁的吴队长:‘你怎么看?”

吴队长对他笑了笑,问道:“你什么时候接到的命令?”

“没有接到命令!”陈队长头向下低了一点。

“没有接到命令......你可知道,战备期间,没有接到命令就擅自行动,是什么后果吗?”

“当时......的情况.......”陈队长支支吾吾,却终究还是没有解释下去。

“这次,就算了,情况算你猜对了,我不追究,也不会上报。但以后,希望你应该清楚,这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担当的了得!”

“是,首长”。、

吴队长站起身来,说道:“好,现在开始命令!北部沿线所有官兵注意,允许使用武器对边境部分骚乱分子进行还击。要求全部消灭,所有人员不得接触难民。尸体交给第三特种分队处理!任务完毕,立即执行!”


陈队长犹豫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低头看了一眼吴队长,还是走了出去。他明白,有些事情他不说吴队长也会清楚,只是这种问题牵扯过大,绝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边防部队队长就可以解决得了的。至于具体的情况,他知道吴队长比他了解的更多。


凌乱的惨叫声,连续不断的沉闷的枪响。天昏沉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