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IT时代周刊》2010年第4期 作者:孔健


日本作为岛国,多发地震。所以,日本人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生存,自然造就岛国心态:胸怀狭隘,但又坚韧不拔;思维直板,但又具有扩张性;由于岛内资源匮乏,人人都有危机意识。


在有危机感的同时,日本人常备“防灾物资”在家中。防灾物资包括:手电式收音机、战备服、饮用水、战备饼干、备用医药品等,几乎家家必备,人人必持。日本所有建筑物都设有“非常口”(中文意为“紧急出口”),国民脑子里绷着“防御非常事(灾难)发生”这根弦,时刻做好避难的准备,以防不测。


2008年四川发生大地震,我和太太钟雪迅速组织救灾义演,为灾区捐了大笔钱。中国驻日使馆的崔天凯大使指示孙美娇参赞让我在短时间内集中帐篷以供灾区之需。于是,我除了发动日本公司购买五百顶帐篷运往灾区,还拜托荒井広幸议员在国会上呼吁日本政府拿出帐篷给中国灾区。当时在国会上,荒井议员提出支援中国帐篷时,担当总务的大臣回答:“帐篷都是从中国加工进口,目前没有现货。”荒井先生当场驳斥说:“我做过自治大臣,比你清楚哪有帐篷,就看福田首相和内阁诸位支不支持我的建议。全国各市县村为地震备用的物资中有上万顶帐篷,抽出一半给四川灾区,然后我们再从中国进口就是。”福田首相一听大为高兴,同意了荒井的建议,并通过了荒井追加五亿日元给中国灾区的提案。


有专家讲,日本的传统文化一直是强调精神比物质更重要,在宣扬非物质资源方面可以说是始终一贯的。当年“二战”时,日本人的无线电广播曾叫嚷“物质资源是有限度的”,“毫无疑问,物质性的事物不能维持一千年”。日本军人问答手册中被特别提及的口号是:“(敌人的)数量要以(我们的)训练来抵挡,(敌人的)钢铁要用(我们的)肉弹来碰撞。”那些驾驶着小型飞机偷袭珍珠港的飞行员,是被他们一再用来说明精神优于物质的举不胜举的例子之一。


2006年,日本曾热播了一部名为《日本以外全部沉没》的电影,这部巨片是对日本经典大片《日本沉没》的再度发挥,而后者反映的正是日本人心态中最常见,也最脆弱的一面——“岛国将要沉没”。片中数位地质学家通过地壳学论证得出一致结论:由于地壳运动,日本岛国将面临一年内全部沉入海底的危机。《日本以外全部沉没》则成这一结论的反转,变为除日本以外所有国家都相继沉入海底,只剩下日本这一块地球上最后的陆地,全球难民集中在这个孤岛上,日本人优越感急升。在该片的描述中,日本首相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高领袖,终日趾高气扬地对他国首脑呼三喝四,而外国代表和其他国的国民则纷纷齐唱“日本努力”;美元、欧元疯狂贬值;欧美文化黯然失色,英语失宠;黄头发、蓝眼睛也开始低下了高昂的头……这部影片显然将某些日本人的帝国心态推向了极致。


依据这部片子的逻辑,日本将会在地球上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但是,作者最终没能摆脱骨子里的自卑、谦卑意识,最终没能摆脱对“岛国沉没”的担忧。因此,在影片的结尾,没有最终的幸存者,就连自称为“救世主”的“大日本”也只是多活了短短的3年时间。之后,全世界都沉没了。由此可见,日本人从古至今始终摆脱不了危机意识所带来的“岛国谦卑情结”。


战争失败使日本人意识到“光凭精神力量是不够的”,还是要有物质作为强大后盾。战后日本经济的迅速崛起,多少也与肤浅地接受战争教训有关。但作为一个岛国,日本的经济越发展,资源稀缺的矛盾也就越突出。这几十年来,日本不断地填海造地,东京有好几个新城区是从大海上建造起来的。


据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以很低的价格从中国进口了不少精煤,用于填海和储存。现在,精煤的价格已翻了几番,这些争夺资源的举措,也是日本人危机意识的表现,不能不让我们吃惊。与此同时,这种对资源的危机意识使日本人特别讲究节能和环保。我曾考察过日本的印刷行业。那里的工厂,为省电,晚上用冰降温,而且许多工厂都与电厂签约,规定每月用电量,违约罚款惊人,没用完也算你的,所以逼着你精密计算,实施系统控制,正好用完承诺的用电量。日本人对废物一再利用的能力也到了日本作为岛国,多发地震。所以,日本人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生存,自然造就岛国心态:胸怀狭隘,但又坚韧不拔;思维直板,但又具有扩张性;由于岛内资源匮乏,人人都有危机意识。


在有危机感的同时,日本人常备“防灾物资”在家中。防灾物资包括:手电式收音机、战备服、饮用水、战备饼干、备用医药品等,几乎家家必备,人人必持。日本所有建筑物都设有“非常口”(中文意为“紧急出口”),国民脑子里绷着“防御非常事(灾难)发生”这根弦,时刻做好避难的准备,以防不测。


2008年四川发生大地震,我和太太钟雪迅速组织救灾义演,为灾区捐了大笔钱。中国驻日使馆的崔天凯大使指示孙美娇参赞让我在短时间内集中帐篷以供灾区之需。于是,我除了发动日本公司购买五百顶帐篷运往灾区,还拜托荒井広幸议员在国会上呼吁日本政府拿出帐篷给中国灾区。当时在国会上,荒井议员提出支援中国帐篷时,担当总务的大臣回答:“帐篷都是从中国加工进口,目前没有现货。”荒井先生当场驳斥说:“我做过自治大臣,比你清楚哪有帐篷,就看福田首相和内阁诸位支不支持我的建议。全国各市县村为地震备用的物资中有上万顶帐篷,抽出一半给四川灾区,然后我们再从中国进口就是。”福田首相一听大为高兴,同意了荒井的建议,并通过了荒井追加五亿日元给中国灾区的提案。


有专家讲,日本的传统文化一直是强调精神比物质更重要,在宣扬非物质资源方面可以说是始终一贯的。当年“二战”时,日本人的无线电广播曾叫嚷“物质资源是有限度的”,“毫无疑问,物质性的事物不能维持一千年”。日本军人问答手册中被特别提及的口号是:“(敌人的)数量要以(我们的)训练来抵挡,(敌人的)钢铁要用(我们的)肉弹来碰撞。”那些驾驶着小型飞机偷袭珍珠港的飞行员,是被他们一再用来说明精神优于物质的举不胜举的例子之一。


2006年,日本曾热播了一部名为《日本以外全部沉没》的电影,这部巨片是对日本经典大片《日本沉没》的再度发挥,而后者反映的正是日本人心态中最常见,也最脆弱的一面——“岛国将要沉没”。片中数位地质学家通过地壳学论证得出一致结论:由于地壳运动,日本岛国将面临一年内全部沉入海底的危机。《日本以外全部沉没》则成这一结论的反转,变为除日本以外所有国家都相继沉入海底,只剩下日本这一块地球上最后的陆地,全球难民集中在这个孤岛上,日本人优越感急升。在该片的描述中,日本首相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高领袖,终日趾高气扬地对他国首脑呼三喝四,而外国代表和其他国的国民则纷纷齐唱“日本努力”;美元、欧元疯狂贬值;欧美文化黯然失色,英语失宠;黄头发、蓝眼睛也开始低下了高昂的头……这部影片显然将某些日本人的帝国心态推向了极致。


依据这部片子的逻辑,日本将会在地球上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但是,作者最终没能摆脱骨子里的自卑、谦卑意识,最终没能摆脱对“岛国沉没”的担忧。因此,在影片的结尾,没有最终的幸存者,就连自称为“救世主”的“大日本”也只是多活了短短的3年时间。之后,全世界都沉没了。由此可见,日本人从古至今始终摆脱不了危机意识所带来的“岛国谦卑情结”。


战争失败使日本人意识到“光凭精神力量是不够的”,还是要有物质作为强大后盾。战后日本经济的迅速崛起,多少也与肤浅地接受战争教训有关。但作为一个岛国,日本的经济越发展,资源稀缺的矛盾也就越突出。这几十年来,日本不断地填海造地,东京有好几个新城区是从大海上建造起来的。


据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以很低的价格从中国进口了不少精煤,用于填海和储存。现在,精煤的价格已翻了几番,这些争夺资源的举措,也是日本人危机意识的表现,不能不让我们吃惊。与此同时,这种对资源的危机意识使日本人特别讲究节能和环保。我曾考察过日本的印刷行业。那里的工厂,为省电,晚上用冰降温,而且许多工厂都与电厂签约,规定每月用电量,违约罚款惊人,没用完也算你的,所以逼着你精密计算,实施系统控制,正好用完承诺的用电量。日本人对废物一再利用的能力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日本有家工厂产生61种废物,其中已有57种被利用,废物利用率指标从建厂时的37.7%,到现在的93.4%,剩下的4种是烟蒂、油墨残物、专用色条和生活废物。对于这4种废物,他们还在研究中,以求全部利用。而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职工都要养成习惯,把废物分类堆放,切割成形,按步骤一一处理。


日本人在废物回收和利用方面确实训练有素,很少有人逾越规矩。看来危机意识已渗透到他们的血液里,并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去宣传环保概念、循环经济的好处。这应该看做危机感给日本人带来的正面效应,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