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中情局的情报错误还不止这些。就在美国开始用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时,中情局居然没有任何情报证实萨达姆的儿子乌代领导的非正规军所持有的攻击型步枪和火箭推进式榴弹所造成的威胁,结果美国陆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从美国开始向伊拉克攻击的第一天起,中情局的情报分析就错误百出。他们预测说,一旦美军从科威特边界展开攻势,沿途将会有数千名伊拉克士兵和指挥官投降,结果,美国大兵几乎是一路杀到了巴格达,都没有人投降。中情局见局势大好,就预见说,伊拉克军队会大批投降,但直到美国大兵进入巴格达,也没有接收几个俘虏。中情局再次预测说,萨达姆在伊拉克的统治已经失去人心,美国仁义之师一进入伊拉克,就会受到贵客般的接待。结果,接待美国大兵的是炸弹和子弹。

中情局原以为他们在萨达姆身上是找不回自尊了,但萨达姆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美国攻击伊拉克在美军看来简直是小儿科,即使中情局有这样那样的失误,却一点都不影响美军迅速占领伊拉克。中情局最应该感谢的是美国军队,正是他们的连连告捷掩饰了中情局愚蠢的情报。战争结束后,中情局大批官员进入巴格达,组建了“伊拉克调查团”,目的就是要找到萨达姆的生化武器。为此,中情局列出了946个萨达姆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疑地点,在军队的协助下开始搜查。不久后,中情局得出一个很神奇的报告:搜索了全伊,一无所获。

2003年12月13日,中情局接到线报:萨达姆藏身于距家乡提克里特约15公里的达瓦尔镇附近,当天晚上,美军实施了“红色黎明行动”。20时10分,美军找到萨达姆藏身的洞穴,将他逮捕。萨达姆被美军从地窖里弄出来时说:“我的名字是萨达姆·侯赛因,我是伊拉克共和国总统,我想进行谈判”“不要开枪!不要杀我!我是伊拉克总统。”

12月16日,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五角大楼举行新闻发布会,在会上,拉姆斯菲尔德宣称,中央情报局将“领衔”主审萨达姆。他说,这次大家非常轻松地做出了让中情局负责审讯萨达姆的决定,“做出这个决定,只花了3分钟时间”,“此前2分钟,大家都在喝咖啡。”

但是,中情局审讯萨达姆的困难却很多。一位中情局官员说,“尽管萨达姆很邪恶,但他毕竟曾经是一国之君。虐待他将有损我们的长远利益。”

中情局使用的方法是,发现萨达姆的心理活动规律,并从中找到突破口。中情局审讯人员每次对萨达姆的审问都是从“无关紧要”的细节开始,比如哪天在哪里见了谁,家庭成员都有谁等。如果萨达姆开口回答这些问题了,审讯人员会慢慢地往事先设计好的方向上引,看他的反应,发现其恐惧、激动和回避的规律及原因。中情局信奉“身体决定思想”,即身体疲劳后头脑就会投降。但是,多日之后,中情局发现萨达姆的确是个人物。他对中情局的审讯专家采取了彻底的“不合作”态度,避免与审问者的一切交流,什么话也不说。在审问中,萨达姆对任何问题总是一言不发,不是两眼盯着天花板,就是低头看着地面。有时候,审讯人员会故意问一些“不友好”和刺激性的问题,希望激起萨达姆内心的反感和仇恨,可是萨达姆就如同一个死人一样,毫不为所动。实在被审问人员逼急了,萨达姆就反复念叨“萨达姆,我是伊拉克总统⋯⋯”极端的情况下,萨达姆还会选择用脑袋去撞墙,审问人员只好先把他安静下来,然后中断审讯。

直到萨达姆在2004年7月份被送到伊拉克特别法庭,中情局也没有问出他们最想要的问题:伊拉克到底有没有生化武器!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中情局在萨达姆身上所犯的一系列愚蠢错误已经被挽回了。可是,中情局却无法被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