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六 古巴——中情局永远的痛 永远不死的卡斯特罗

亚诺1 收藏 0 7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中情局暗杀卡斯特罗的行动早在猪湾行动前就已经开始了。1960年8月份,比斯尔在美国找到了一个黑手党成员,准备刺杀卡斯特罗。当时,比斯尔也在积极地制订后来的猪湾计划,比斯尔乐观地认为,卡斯特罗会在“古巴旅”登陆前就死于中情局所指使的刺客手中。但是,这名黑手党成员在收了大笔钱后突然在人间蒸发了。中情局在寻人上向来不在行,所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紧接着,中情局又制订了刺杀卡斯特罗的计划。他们采取威逼和利诱手法,从迈阿密等地收罗了一大批人员,在这些人员中精挑细选,最终,时任卡斯特罗医务人员的米勒被选中成为中情局的特工,不久后,他奉命刺杀卡斯特罗。

当时,卡斯特罗正患眼疾。中情局在得到这样的情报后,就制造了一种毒药。为了躲过古巴安全部门,中情局特意找到卡斯特罗使用的那几种药品,将真药取出,代之以他们研制的毒药。作为卡斯特罗的医务人员,米勒下手的机会太多了。可是,此人被卡斯特罗的革命精神所打动,有很多次机会,他都没有去把握。最后,在中情局的催促下,米勒终于狠下心来,可就在施放毒药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把毒药瓶打翻在地,强烈的毒性竟腐蚀了水泥地板。米勒被吓了个半死,最终,他向卡斯特罗自首。卡斯特罗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只是把他调到一家普通的医院继续当他的医生。中情局再次制订新的计划。中情局千方百计收买了一个有机会接近卡斯特罗的人,并让他在卡斯特罗所在之处偷偷放了一盒香烟。香烟里含有剧毒,卡斯特罗一旦吸入,在几小时内就会死亡,无药可救。可是,这个刺客放的这包香烟居然是卡斯特罗最不喜欢的牌子,他只看了一眼,就把它扔进了垃圾箱。中情局又做了一次美丽的梦。

在刺杀卡斯特罗的问题上,中情局最专注的就是毒药。猪湾登陆失败的两个月后,1961年6月,中情局向特工部门领导人开出了一系列“可行性”方案,这些方案相当具有科学探索精神:用海蜇毒汁加工过的毒针;被细菌感染过的手帕;加到卡斯特罗喝的茶、咖啡或汤里的特制药水,这种药水在喝下去会立即要人性命。

有一次,刺杀行动险些成功。一位在卡斯特罗政府工作并经常能见到卡斯特罗的中情局特工计划将药水放进卡斯特罗的饮料里,想不到的是,就在计划实施的前一天,他突然被解职了。

中情局开始对暗杀计划作出调整,他们觉得应该从卡斯特罗的个人喜好上下手。他们开始对卡斯特罗的生活习惯进行情报收集。最终,中情局得到了这样一份情报:卡斯特罗喜欢游泳,而且喜欢潜到水里。

中情局想出了一个计谋,那就是把刚刚研制出的一种真菌涂在卡斯特罗穿的潜水服上,被这种真菌感染后皮肤会慢慢烂掉,最后引发多种疾病而导致死亡。但是该由谁去完成这项工作呢?

此时,美国正与古巴交涉猪湾事件中被古巴人俘虏的古巴旅成员。中情局把美国著名律师詹姆斯·多诺万派到了古巴去洽谈此事,然后把那件涂有真菌的潜水服作为“礼物”送给卡斯特罗,但中情局并没有告诉这位律师“礼物”里藏的秘密。这名律师见中情局如此抠门,潜水服实在不怎么样,就自掏腰包,买了一套贵重的潜水服送给了卡斯特罗,中情局的计划再一次泡汤了。针对卡斯特罗喜欢游泳的特点,中情局有一次买了大批加勒比海软体动物,打算从中找出一个够大的贝壳,装入足量炸药,并在壳身漆上鲜丽颜色,以便在卡斯特罗浮潜时吸引他的注意。但这一计划后来并没有实施。

对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美人计应该是最稳妥、有着更高成功率的暗杀计谋,中情局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尝试。中情局寻找到一位美丽的古巴少女,进行了一年半的强化训练,在1965年,这名少女化名为“巴蒂”,同15名杀手一起偷偷潜入古巴,准备暗杀卡斯特罗。有了中情局的训练后,巴蒂打入古巴文艺界,并很快崭露头角。最终,此人引起了卡斯特罗的注意,但与卡斯特罗见面时,这名女子被卡斯特罗的魄力所打动,迟迟没有下手。1966年1月1日古巴国庆前夕,巴蒂通过关系弄到了卡斯特罗参加国庆活动的具体安排,并与同伙商量在卡斯特罗同广场上的青年人握手交谈时,从四面八方用无声手枪将卡斯特罗击毙。但是,就在那天,卡斯特罗突然取消了与古巴青年近距离接触的计划。

此时发生了一件事,让中情局的美人计计划彻底破产。中情局为了打击古巴的经济支柱旅游业,曾策动间谍分子在哈瓦那的旅馆、酒店制造了一系列恐怖爆炸事件。在一次这样的爆炸事件中,巴蒂的弟弟和妹妹被炸死。

巴蒂知道这是“主人”中情局的所为,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向古巴安全部门自首。按照巴蒂提供的情况,古巴安全部门一举逮捕了这伙特工,很快又破获了另一个间谍网。美国中情局仰天长叹:“几年心血毁于一旦。”但是,叹息不是战斗,中情局永远都不服输。1971年,卡斯特罗访问智利。中情局的特工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炸药偷偷装在卡斯特罗一行乘坐的车辆上,结果,卡斯特罗一行按照约定时间到来,炸药却失约了。中情局急忙调整计划,让两名特工装扮成记者与摄影师,把武器藏在一台摄影机里,准备在卡斯特罗演说的时候下手。然而,就在卡斯特罗发表演说前两个小时,其中一名杀手突然捂着肚子叫疼,说是“阑尾炎”犯了,而另一个孤木难支,就取消了任务。

事实上,中情局有些暗杀卡斯特罗的计划很“直白”,手法更像19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古巴黑帮。他们曾计划过很多次就在大街上对卡斯特罗的车队进行疯狂扫射,还有的准备带着炸药冲向演讲的卡斯特罗。可惜的是,这些没有想象力的计划要么就是未执行,要么就是被古巴人提前发现了。

卡斯特罗在中情局眼中成了永远都搞不死的神人。古巴安全部门后来揭露说,自古巴革命到卡斯特罗卸任,美国中情局组织、指使或支持恐怖分子谋害古巴领导人的事件竟达638次之多。古巴人为了出中情局的丑,专门在首府哈瓦那建了一个博物馆,通过一系列道具和文字指示,展出中情局是怎样妄图暗杀古巴领导人的。卡斯特罗本人说,他在各国领导人中是遭受暗杀威胁次数最多的一个,可以拿“冠军”。在一次采访中,卡斯特罗又给中情局的伤口上撒了一层盐,他说:“今天我还活着,但过错不在我,而在美国中央情报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