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五 空投运动 准军事行动上演 1

亚诺1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威斯纳最先做出改变的就是让局长希伦科特去向政府要钱,从马歇尔计划中“偷”出来的钱已经不可能满足威斯纳准备执行的大计划的胃口。希伦科特找到了众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卡尔·文森,他以私人身份向文森提醒说,国会必须尽快通过认可中情局的正式立法并划拨经费。在两人的通力合作下,1949年5月27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中央情报局法案》。自此后,中情局可以随意使用金钱,并且无须收据。同时,该法案还有一条就是:允许该局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每年让100名外籍间谍入境美国,并授予他们“永久居留权。”

有了钱和这一吸引人的条款后,威斯纳立即调整自己的目标,他认为,美军占领下的德国(西德)有200多万人漂泊流浪,其中很多人是从苏联控制区逃跑出来的,他们无所事事而且无依无靠。只需要派一批特工进入各难民营,吸收难民来从事“鼓动反抗组织深入苏联,并提供联系地下组织的通道”这一任务。在特工们找到这样的组织后,威斯纳就会把大量金钱和武器交给他们,由他们来充当攻击苏联的先锋。在慕尼黑接到这项任务的一位中情局特工坦纳是一名情报高手,也是鼓动高手。他先是制定了指导方针:想获得中情局支持的流亡团体,必须是在本土成立的,不是在慕尼黑临时拼凑的,而且必须与母国的反苏团体有联系,还不能和纳粹有亲密合作关系。在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后,坦纳找到了这样一个反抗组织,组织名为“解放乌克兰最高议会”,成员都是乌克兰人。坦纳把报告打到中情局,中情局立即有了回复,特别行动处处长怀曼将军正式批准该任务,坦纳开始行动。他先是招揽一批匈牙利人,然后督导这些人接受军事训练,打算空降其中2人到乌克兰,以便与“解放乌克兰最高议会”取得联系。但这些人在训练时就已经感到困难,他们认为这简直是扯淡,因为身背着卡宾枪是不可能在着地的时候因为释放惯性而翻跟头的。不过,他们虽然有疑问,还是在1949年9月5日登机启程,他们唱着军歌,趁黑夜奔向喀尔巴阡山,在利沃夫城附近着陆。这是美国情报人员首次颇具规模地深入苏联。

但是,结局却相当让中情局懊恼,因为他们在落地的12小时内就被苏联人歼灭了。虽然有这样的惨败,但这次行动依旧在中情局总部引起热烈反响,用坦纳的话说就是:“这次行动至少让苏联人知道了我们不是无所事事。”这俨然是一种激励,中情局特工们争先恐后地拟定多项计划,到处吸收反对派人士,成立由美国扶植的反抗军。1949年10月,威斯纳与英国联手把反抗军送进欧洲最贫穷也最孤立的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阿尔巴尼亚。但是,被送去的9人中有3人在当天就被阿尔巴尼亚的警察杀掉,另外6人下落不明。威斯纳不放弃,在他看来,阿尔巴尼亚是由罗马与雅典两地流亡保皇党和下层勤皇派组成反抗军的沃土。所以,他立即组织了第二次行动。这批人在降落后立即遭到阿尔巴尼亚警察的围攻,阿尔巴尼亚的警察仿佛知道他们在哪里降落一样。数次空降任务的失败使中情局很是莫名其妙。几年后,中情局才搞清楚,苏联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行动的每一个细节。中情局在德国的训练营里早就有了苏联间谍,罗马、雅典和伦敦的阿尔巴尼亚社群里更是充斥着苏联间谍的身影。另外,在中情局总部负责秘密行动安全和对双面间谍进行打击的酒鬼安格尔顿每次行动都会与他在英国情报机关最好的朋友金·菲尔比商量,此人是苏联的著名间谍。

这次向阿尔巴尼亚的空降任务持续了4年,中情局损失了200多名外籍特工。但这件事在当时只有中情局知道,政府根本无从知晓。

1950年初,威斯纳决定再搞一次这样的行动。此次任务交给了驻慕尼黑的一个叫科芬的中情局特工身上。科芬的俄语很好,所以,他联系到了俄罗斯人组成的反共组织“社会连带主义者”。在中情局的部署下,这个组织先是将反共传单运到东德苏联兵营里,接着用气球飘送数千份宣传小册子。在这些动作意义不大的情况下,中情局又从这个组织中挑选出4名会跳伞的人,用飞机把他们运到莫斯科郊外,然后把他们扔了下去,随着他们的落地,他们的生命也就此完结,他们无一例外地遭到苏联秘密警察的逮捕与枪杀。

就在这一段时期,也就是中情局喜欢玩空降的时期,他们把外籍特工的生命当成了蒲公英,似乎只想看他们从飞机上被扔下去打开降落伞的那一刹那的美丽,至于落地后的去向,就不是他们所能把握的了。

但是,这还不是中情局最致命的失误。如杜勒斯所言,中情局在成立时虽然是以情报为主要任务,但他们却成了三流的情报组织。威斯纳的准军事行动不能改变这种事实。就在坦纳把那些在飞机上高歌的特工扔下去的时候,美国空军就已经预测到了大气层中有辐射痕迹。可是,中情局在几日后还向政府递交报告说,苏联想要研制出原子弹,至少得用四年时间。这份报告递交的三天后,杜鲁门总统就告诉全世界,苏联人有了原子弹。对中情局大肆批评之后,杜鲁门要求中情局向莫斯科派遣间谍。可是,一位中情局高级特工认为:“想要吸收或管理这些消息灵通的人士,简直如同派遣常驻间谍到火星上一样。”所以,直到中情局在高空中向共产党的警察手里扔人玩的时候,中情局对苏联依旧是一无所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