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五 空投运动 威斯纳在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当在柏林的中情局只带回“苏联以及被他扶植的东德在短时期内不会作战”的情报后,威斯纳是很不满意的。他认为,中情局花了那么大力气居然只搞到了这样一份情报,事实上,对苏联,他们还是一无所知。在他印象中,苏联人只要有实力和机会,就一定会对西方国家发起进攻,这只是迟早的事。所以,他觉得应该先发动一场在东德的战争,教训苏联人一下。不过,他的这一提议立即被否决了。威斯纳的建议虽然被否决,可他却得到了国防部长福里斯特尔与马歇尔的刮目相看。

这两人都是主张对苏联实行秘密行动的人,他们绕过中情局局长,直接找到威斯纳,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这一行动要求威斯纳把不在苏联本土的苏联人赶回他们的老巢,让欧洲摆脱共产党的控制。

威斯纳开始了疯狂的工作,最先做的就是招募人员。先从五角大楼开始,然后就是著名的大学,耶鲁、哈佛到普林斯顿,在大学里,他特意花钱请那里的教授和教练留意人才,同时,他还聘请律师、银行家、大学男生、老校友,还有无所事事的退役军人。威斯纳俨然成了猎头公司的老总。在招募工作进行到疯狂的时候,威斯纳派人站在大街上,如同促销一样,见到一个他们认为合格的人就上前询问是否愿意为政府做一项很有意思的工作,对方只需要回答“是”或“不”就可以了。

通过这样的招募,他的组织很快就超过了中情局其他部门的总和,准军事行动成了中情局的主力作业,在马歇尔与国防部的支持下,威斯纳掌握了大部分的人力、经费和权力。威斯纳是个现实主义者,他对中情局对付苏联人“向他们政治局渗透”的行动纲领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还十分鄙夷。他让自己做的是,通过策动政变或收买政治人物来达到把苏联人赶回老巢的目的。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

威斯纳先成立了一个专搞宣传的跨国媒体集团,这个集团的工作任务就是对共产党进行宣传上的攻击。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那位一心想要当中情局局长却没有当上的杜勒斯亲手创建的“自由欧洲电台”,还有一个“文化自由大会”。对很多中情局工作人员而言,如同传道士一样地工作,让他们很有新鲜感。

同时,威斯纳还通过制造伪钞和操纵市场,发动反苏的经济战。他又花了好几百万美元设法策反世界各国,让他们把美国人当成朋友。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吸收俄罗斯、阿尔巴尼亚、乌克兰、波兰、匈牙利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的流亡人士,组成武装反抗团体渗透进铁幕那边。当然,从这里看出,威斯纳的渗透是带有军事性质的,自然与中情局一贯主张的渗透不同。

如果说这是威斯纳解决存在的问题的话,那么,他在未雨绸缪方面更是一个专家。他始终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开始,所以,他把武器、弹药和炸药分别储藏在欧洲和中东各地的秘密地点,并在这些地方招募反共人员,以便“三战”开始后当苏联军队挺进时,可以让这些人炸毁桥梁、仓库和阿拉伯油田。从这一行动延伸出去的是,威斯纳提供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给各地最具雄心的军事与情报官员,并吸收日后可能领导此地的有为青年。先是在雅典和罗马,接着是全欧各地。于是,一大批政治人物、军事将领、间谍头子、报纸发行人、工会领袖、文化团体和宗教协会都纷纷跑到威斯纳这里要钱。威斯纳简直就是花钱如流水,而这些钱都是从马歇尔计划中得来。

但是,这些钱毕竟是有数的。威斯纳在1948年11月终于有点撑不住了。他跑到马歇尔计划的执行人哈里曼那里,抱怨钱太少,而国家又不给中情局资金。哈里曼暗示他,做任何事情都没有必要墨守成规,你可以在马歇尔计划的钱包里把手伸得更深一些。但哈里曼却有一个疑问,他问威斯纳,你到底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了?威斯纳解释说,这是机密,我不能告诉你。

威斯纳不能告诉哈里曼他的钱花在哪里了,这些钱的确有一大部分花在了正经事上,但也有一部分被浪费了。维也纳工作站站长厄尔默后来被派到雅典,负责地中海、亚得里亚海以及黑海地区10国的业务。他的居住地居然是一栋山顶别墅,四周高墙围绕,既可俯瞰雅典城,还带有一间60英尺长的晚宴厅。此人在多年后回忆说,当时我们是被中情局当做国王看待的。

这些国王们的工作成绩如何呢?

国防部部长福里斯特尔让杜勒斯针对中情局的结构性缺失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有三条。

第一:中情局粗制滥造大量文件,其中对共产主义威胁的判断,即使有些是事实,可也少之又少。他们在打着这种幌子大量“消费”。

第二:中情局间谍打不进苏联及其同盟国。

第三:希伦科特这个局长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局长。

这份报告当即就把威斯纳的所有努力打得灰飞烟灭,报告中重申中情局的主要任务就是搜集情报。但现在在威斯纳的“折腾”下,秘密行动因为没有可靠的情报来源做基础而不见任何成效。报告认为,中情局必须要把情报工作当成第一要务,准军事行动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要有可靠情报作为支撑。而想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一位政府官员表示:“中情局的最大缺失在于人员的素质和类型,以及吸收特工的方式。更有资格加入且想以中情局为毕生事业的文职人员因而士气低落至谷底,许多无法忍受这种状况的特工因而流失。”

受到了来自很多方面的压力,当时主张秘密行动的国防部部长福里斯特尔无可奈何,不久后就辞职。威斯纳的行动还将继续表演,但他必须作出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