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今天的中情局控制在71岁的意大利裔民主党人里昂·帕内塔手中,和以往的几个局长一样,他在情报工作方面是个门外汉。事实上,这已经成为中情局的一个特色:以情报为名成立的它在50年的发展过程中居然成了情报的门外汉!

多年以来,中情局始终把秘密行动当做重中之重。所以,他们没有预料到苏联解体,也没有预料到印尼核试爆,他们没有侦测到的事情多如牛毛,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情报当做是本该当做的本行。里昂·帕内塔被奥巴马总统提名宣誓就职后,和他的前辈一样,都认为敌人在海外。可实际上,中情局最大的敌人是它自己。

艾森豪威尔曾对中情局的领导人提出过这样一个要求:“(中情局)是任何政府都没存在过的最奇怪之运作形态,它也许需要奇才异士来管理。”可是,当过中情局局长的20个人中没有一个符合艾森豪威尔所设定的标准。中情局的创始者因自己对朝鲜和越南的无知而受到重挫,又因为在华盛顿明目张胆地“秘密行动”而受到指责;后继者因为他们最重视的目标——苏联——的消亡而变得寂寞忧伤。中情局到了帕内塔时代,几乎与草创时没有任何区别。50多年以来,历任总统征询中情局的意见时,都会窝着一肚子火。

小布什在位的最后两年,也就是戈斯局长在位的最后一年,中情局已经把无法获得的情报业务外包出去,中情局四处发定单,中情局的一些特工们也纷纷辞职,成立情报公司,然后拿着并不可靠和并不重要的情报到中情局总部去换美元。2007年2月,“完全情报”由中情局“9·11”反恐中心主任布拉克主持,合伙人包括秘密行动处二把手李彻和布拉克的反恐行动助手普拉多。他们为中情局提供多种服务,有一种就是给巴格达的中情局官员当保镖。

帕内塔无法改变这种情况,面对中情局优秀人员的大量外流,他想励精图治,可惜天不遂人愿。帕内塔的中情局局长并不好当,除了受到多年以来美国右翼的频繁指责,左派人士也不时给他施加压力。(这是中情局的传统:从冷战时期开始,中情局的所作所为就受到美国左派的谴责,反恐战争打响后,中情局的无作为又受到美国右派攻击,罪名是无能。这些吐口水的人都认为:中情局没有能力落实它作为美国情报机关的角色。)

就在2009年5月20日,一群人权组织的激进分子递交给奥巴马一份不予公开的报告,在指责布什政府虐囚的同时,希望奥巴马妥善处理“在押恐怖分子”的问题。但这些人权卫士的主张过于激进,以至于奥巴马婉拒了他们的要求。而这些人权卫士在奥巴马那里得不到回音,自然就把矛头对准了中情局。帕内塔必须要有承受口水的心理素质。

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不久就来到中情局总部视察并发表讲话,他这次视察的目的是鼓舞中情局员工的士气。他对该部门的员工表示,对美国公众,尤其是情报部门来说,如今是向前看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要承认,我们可能犯了一些错误,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教训,引以为鉴。不过,我们能够勇于承认这些过错,然后继续迈步向前。这一点,让我作为美国总统,从内心感到骄傲;这一点,也应该让中央情报局的各位员工,从内心感到骄傲。”

最后,他解释了前几天公布的有关前任布什政府对恐怖份子嫌疑人使用严酷审讯手段的备忘录。刚刚解密的那些备忘录,其中的一些细节非常令人不安。布什政府期间出台的这4份文件,详细列举了一些审讯手段,包括目前在全世界都受到谴责的模仿溺水的水刑。奥巴马解释说,他之所以做出上述决定,是因为即使不这么做的话,法庭正在审理的一个虐囚案件也将迫使这些备忘录被公布于众,而且个中的机密内容,早些时候也已经被媒体曝光了。奥巴马说,上述备忘录被曝光,对整个情报界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他恳请中央情报局的全体员工不要泄气。他鼓舞道:“过去,我曾经为一些文件和信息的保密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今后,我还将继续努力。另外,没有什么比保护中央情报局官员的身份更重要了。所以说,大家都要清楚一点,那就是,在你们勇敢地执行使命之际,我们一定会保护你们的身份和你们的安全。”

事实上,奥巴马公布这份备忘录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就在备忘录未公布前,中情局的7位前局长站出来公开反对公开备忘录。他们是前总统小布什时期的迈克尔·海登、波特·戈斯和乔治·特尼特,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时期的约翰·多伊奇和詹姆斯·伍尔西,前总统老布什时期的威廉·韦伯斯特,以及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时期的詹姆斯·施莱辛格。海登说:“我认为,这其中最让人不安的一点,就是中情局的官员可能会在作业的时候产生犹豫,而国家是期待着他们的行动的。”也有人指出,“情报部门的一些具体运作细节,应该只有情报部门知道。我认为,那些备忘录被公开,是不对的。”

但即使是那7位局长也最终认为,奥巴马没有试图打击中情局的意思,他只是想让前总统布什难堪,其手段属于政治范畴。

不过,帕内塔仍旧摆脱不了被口水淹没的事实,中情局能否继续向前,这位情报门外汉暂时还没有给我们答案。事实上,中情局已经不是一个以情报为主业的机关,那么,身为局长的帕内塔是否为门外汉也不就不那么重要了。他要面对的应该是如何把中情局从小布什时代领到奥巴马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