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九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5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二十九节 [最近应酬比较多,有点腐败,影响到码字的速度,还望各位见谅] 在漆黑的夜幕下不知道昏沉了多久,初秋的深夜已经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一具具疲惫不堪的身躯缩在了脏乱不堪的壕沟之中,蜷缩着身子恢复着满身的疲劳,而在这片阵地上,每个角落都飘散着一股浓浓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九节

[最近应酬比较多,有点腐败,影响到码字的速度,还望各位见谅]

在漆黑的夜幕下不知道昏沉了多久,初秋的深夜已经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一具具疲惫不堪的身躯缩在了脏乱不堪的壕沟之中,蜷缩着身子恢复着满身的疲劳,而在这片阵地上,每个角落都飘散着一股浓浓的恶臭味,其中夹杂的血腥气息,会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难受。但是,这些熟睡中的人,却没有丝毫的不适,甚至有人因为睡的太沉,口鼻之中还发出了鼾声,好在这些声音刚刚响起,那些负责警戒的士兵便会推揉一下身旁的伙伴,将他们从沉睡之中惊醒,也让这突起的鼾声消失于初起之时。

整片阵地都陷入了死寂之中,只有远处隐隐传来的枪炮声,会让人感觉到战争远没有结束,狰狞的死神只不过是暂时休息去了,晚一些才会再次降临。

沉睡中的石头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这种出乎意料的举动让他吃了一惊,即便已经睡熟悉,但身体中的本能也让他的反应足够的敏捷,几乎在那人拍了一下肩膀的同时,他便一个机灵翻身坐起,抱在怀里的步枪已经毫不迟疑的指向了黑暗的远处。

“放松点,暂时没情况。”耳畔传来了张参谋熟悉的声音,沉稳之中带着一丝的沙哑,其中还杂夹着一点吃惊,不过却是一闪即逝。听着张参谋的声音,石头提到嗓门眼的心缓缓放了下去,在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他也感觉到张参谋的身躯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沿着壕沟一点点的朝远端走去,一路上叫醒着其他的人。

小山东迷迷糊糊的靠了过来,自从张参谋到了他们的阵地以后,就一直将石头叫在身边,不停的说着话,这让小山东十分的畏惧,与石头的那份亲近劲头大减了不少,这一天下来,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这个时候看到张参谋离开,顿时强睁着迷糊的眼睛小声的问道:“石头哥,鬼子摸上来了?”

“应该不是,可能是有什么行动,等命令吧。”石头细细听了听远处,并没有任何的动作,有点不太确信的说道。

“难道又要退回山顶了?”小山东喃喃的说着,一脸的茫然。

石头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观注着远处,夜很黑,视线根本放不远,但石头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就像是可以看穿黑幕一样,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在壕沟中穿梭的张灵甫终于返回了原来的地方,不等石头他们问什么,便径自说道:“现在开始准备一下个人的物资,呆会听我的命令行动,注意不要发出声响。”

阵地里面在张灵甫的命令发出后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要知道他们哪还有什么东西准备的,怀里抱着的枪,腰间揣着的手榴弹,几乎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外加上在入夜以后补充的一点干粮和清水,这就是所有的一切了。

看着漆黑的远处,张灵甫却是精神不错,偏过头来,对着石头小声说道:“现在是凌晨2点半左右,这个时候到天亮之前,是一个人一天之中最困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会是敌人防御力最弱的时候,这就是先前跟你说过的,利用身边一切的有利条件,来增加胜利的可能。”

石头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迟疑的问道:“鬼子白天连败了几场,损失不小,体力的消耗远比我们又大,再加上这几天来,我们一直死守在这里,他们的思想,也会松懈不少。”

“哟,你倒是学得挺快。”张灵甫略显吃惊的夸赞了一声,然后朝石头身边挪近了一点,几乎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不过光凭这些还不够,鬼子的战斗素养比我们高出一大截,不管是多人之间的配合,还是单兵作战能力,远不是我们这支参差不齐的队伍所能有的,对于营地周围的守备也远不是我们所能想象,兵战凶危啊,小鬼子谨慎的很,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那我们今天夜袭,还有其他的依仗?”石头不解的问着,显然一时间还想不到其他的东西。

张参谋似乎对于石头格外的偏爱,这个时候耐心的解释道:“中午时分,鬼子的援兵到了。”

“援兵?鬼子的援兵到了,不是战斗力更强了么?”石头大为不解的问道。

“嘿嘿,增强?战场上的实力对比,可不光光是靠兵力的简单对比,就算是百战之师在面对一支老弱病残队伍的时候,也有打败仗的可能,决定战争胜败的东西很多,主将的谋略、士兵的战力、后勤的补给、天气的影响、地理环境的利用等等,而最为重要的,也最为直接的,也许就是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张灵甫仔细的说着,在帮助石头的时候,也像是在为自己理清思路。

而听着如此复杂的东西,石头只能努力的记忆着张参谋说的话,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理解其中的含义,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张灵甫只是略微的停顿了一下,便继续说道:“鬼子的援兵到了,看起来是战斗力更强了一些,但实际上,援兵的到达会让先前便在这里的日军士兵警惕性大大的降低,而新来的日军士兵因为水土环境等原因,也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这种看起来微小的细节,往往就已经足以影响一场战斗的胜负。”

石头点了点头,然后敬佩的说道:“张参谋,你懂的可真多。”

“我懂得多?”张灵甫听到之后摇头笑道:“我也就是学了点皮毛,这些道理一般上过军校的军官都懂,对面的鬼子说不定比我们还要精通,你看我们现在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说不定冲过去之后才会发现,鬼子已经张好了口袋在等我们,谁袭击谁,不等这仗打完了,还真不是一件可以说得清楚的事情。”

石头顿时无语,在他看来学问高深,指挥他们作战,轻易就能让鬼子死伤大半的张参谋已经是厉害的不能再厉害的人,但在张参谋自己的嘴里,好像这么复杂的布置和安排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敌人的陷阱?

石头一脸骇然,那指挥一场战斗的人,又该要有多么高深的学问和灵活无比的头脑啊。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颓丧起来,相比于张参谋等人,他觉得还是当一个冲锋陷阵的小兵好了,那么复杂的事情,凭他这样一个失去了记忆的白痴,实在是没有可能弄的会了。

就在这时,沉寂在黑幕之中的日军阵地上,徒然传来了一声枪响,在如此广阔的地带,这声枪声显得孤伶伶的,甚至有点让人可以随意忽略的感觉,但旋即,远处沉寂黑夜里,枪声大作,一道道火舌从夜幕中喷出,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旧清晰可见。

每个人的血液都随着枪声的响起而沸腾了起来,也就是那声枪声响起的同时,这片沉寂的大片蓦然就沸腾了起来,忽然间,无数的枪声从远处席卷而来,等众人听到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两翼空旷的田野中,涌出了无数的黑影朝日军的阵地上涌去。

“冲上去,杀鬼子!”张灵甫一跃冲出了阵地,而在他高吼着口号的同时,远处也像是交相呼应一样的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这些已经被叫醒了半天的3连官兵们,在吹了这么长时间的冷风之后,个个清醒异常,一看到如今的情形,哪还能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行动,只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今晚的攻击,就像是先前收复罗店一样,尽然是趁着夜幕朝日军的阵地攻去,这种巨大的刺激,顿时让他们兴奋的放声狂吼起来。

“冲啊,杀啊……”

一个接一个的不同声音响起,他们没有整齐的口号,没有统一的节奏,在听到命令之后,一个个热血沸腾冲出战壕的同时,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阵阵刺耳的声音,无数道被黑幕包裹的身躯,在这个时候如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让远处的日军惊骇莫名。

石头拔腿狂奔,这一刻,晚上吃的两大饭米饭似乎已经全部化成了他身上的力气,虽然冲出壕沟时要比张参谋慢了一些,但转眼便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几乎形成了并架齐驱的态势,汹涌的冲向了远处火光冲天的地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起,一连串的机枪扫射,在他们冲下山坡,冲入田野之中几步后响起。

“哒哒哒……”日军留在山坡下警戒的士卒,在这个时候悍然发动了攻击,想要以密集的子弹来阻挡发动夜袭的敌人。

石头看着敌人机枪响起的地方不惊反喜,弯下身子减小打击面的同时,却是速度不减的狂奔而去,此刻他距离敌人的阵地只有短短二三十米的距离,也不知道是他们冲的速度太快,还是这里的日军反应速度太慢,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便可以杀进日军之中。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石头左侧前方传来一声闷吭,然后张参谋那熟悉的身影猛然侧摔倒地。

石头大骇,魂飞魄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