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9.html


第一章:神秘的房客

1、一个不睡觉的人

当深圳还是个少女的时儿,我已经投进了她的怀抱,呵呵,那时咱已经是大小伙子了。

1988年6月,我从山东老家飞到了深圳。可别误会,咱可不是漫无目的野心家,也不是白日做梦的淘金者——咱可是一级政府的特派员,只不过这个政府小点儿,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县政府,至于特派员嘛,也就是个说法,仅仅是个小不点儿的办事员,妈的,共和国最小的官吏了。

小官吏自然享受不到高待遇。领导给我租了半间房,说半间是个笑话,其实是一个标间,但我有权力支配的仅仅一个床位。那个床位人家宾馆随时可以租让。

我的这个邻床不断的更换主人,尽管那时闯深圳的仁人志士满天星斗,但留给我印象的并不很多。可是深秋的一天,一个房客的出现却扭转了我的印象历史。

这个人一出现,就吓了我一跳。暂不说他牛高马大了,光看他的面相你就分不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说他中国人吧,他的皮肤白得像餐巾纸,光秃的头顶两侧是卷曲的白毛,高挺的鹰鼻下面是毛茸茸的白须,简直一个美国佬;说他外国人吧,黄眼睛、黑眼珠,操着一口南国风味的普通话。莫非是个“假洋鬼子”?不知为何,这个房客一见面就给我留下了神秘而又威严的感觉。

房客相遇,免不了自报家门。山东人豪放、直率,我首先通报了自己的“中国第一姓氏”——赵!想不到,未等鄙人补充全名,他却奋勇打断了我的话:“我姓戴,戴华光。”乖乖,这汉子比山东人还山东人!

他是一个不忌狗尾的人,相谈数语,他便向着裸体迈进了:他来自台湾,是个逍遥自在的出租车司机,父亲在台湾军界任职,母亲是全职太太,相夫教子。他曾留学美国,还从投笔从戎,当过少尉排长,可谓行走江湖,风光无限,但三十七八岁了,却孑然一身,光棍一条。如今,台湾当局对属下老兵,心慈手软,准予他们返回大陆省亲,作为长子,他这是替父亲探路的。

是夜,我们对床夜雨,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送走了午夜,我实在疲累,透出了来日方长的意味,于是卧床而眠。南国的秋夜,静谧而又凉爽,一个好梦,将我驱到了幸福的尽头,我睁眼细辩,夜色交织着微光,微光悬浮着神秘,这个我熟悉的房间清静的有点恐怖。正当我的意念顽强抵御着本能的畏惧,床下一阵声响惊动了我,循声望去,一个坚挺的身影立在我的床前,我下意识的喝道:“谁?”

那地下的黑影忽地膨胀了、高大了:“我。”一阵沉闷强力的声音由耳鼓直逼我的心脏,竟是我数悉而又陌生的室友。

我撑起身体,畏怯的望着他,也不知自己的疑问包含了多少颤音:“你这是?”

他的轻笑穿透了夜色:“老弟,打扰你了吧?”

“你这是?”我再次反问。

他歉意的答道:“很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在打坐。我是不是怪怪的呀,你不晓得呀,我是个不睡觉的人,打坐就是我的最好休养。”

我提着心,真的提着心望着他,望着这个怪人,望着这个不可思议的人。真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不睡觉的人。我甚至不敢看他了,满脑子胡思乱想:山洞真人?古刹神仙?天外来客……

稀里糊涂一晚上,稀里糊涂结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