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十四章 案中案

禹至恩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话说这边宗泽将那精壮汉子击晕后,将他拖向一处僻静的墙角,对着他一顿猛拍,将他拍醒。那人睁眼见到是他,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洪老板!” 宗泽急忙捂住他的嘴,轻声喝道:“阿龙,你知道些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我不为难你;若你有半句虚言,休怪洪某人翻脸无情!” 这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话说这边宗泽将那精壮汉子击晕后,将他拖向一处僻静的墙角,对着他一顿猛拍,将他拍醒。那人睁眼见到是他,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洪老板!”

宗泽急忙捂住他的嘴,轻声喝道:“阿龙,你知道些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我不为难你;若你有半句虚言,休怪洪某人翻脸无情!”

这个叫阿龙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何启德手下得力之人。当日宗泽请何启德帮忙送走那群学生时,阿龙也在场。他的出现,让这件事变得复杂起来。宗泽万不敢想象,何启德如何介入了绑架胜男的事情。

阿龙点点头,宗泽这才松开了手,却立马点中了他腿上的穴位,他两条腿登时又酸又胀,动弹不得,更别说逃跑了。阿龙哀求道:“洪老板,这件事,洪二爷比我们知道得都清楚,你不如回去问他吧!”

宗泽暗自吃惊,想不到连宗保也卷入了此事!他厉声道:“我回去自当问他!眼下我只问你!”

阿龙无法,只好道:“洪老板,我说了实话,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何老板啊!”

原来何启德竟不知此事。宗泽闻言,顿时略感轻松。但他不敢大意,正色道:“我应承你。你只管讲吧。”

阿龙遂将整件事一一道来。

原来,三日前,洪宗保突然找到他,请他帮忙做一件“买卖”。阿龙得知要绑的人是郁家大小姐,原本不想接此生意,可郁景宏亲自现身相求,称此事不过是另找法子同他父亲要点钱花,故而假装绑架他妹妹,还信誓旦旦,称此事绝不会秋后算帐,阿龙经不住利诱,终是答应下来。

“你是说,是郁景宏要绑了自己的妹妹去勒索他父亲?”这等荒谬之事宗泽尚且头一次听闻,不确定地反问。

阿龙无奈地道:“我也知这件事说出来没人会信。但我有证据。当日洪二爷给了我一张郁小姐的照片,叫我们依照片上的人去抓人。那照片现在还在我手上呢!”说着,他当真从怀中掏出一张相片来。

宗泽接过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那照片上面,根本不是郁婉秀,却是胜男!

郁景宏,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阿龙见他神情异样,急忙道:“洪老板,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放过我吧!”

宗泽知他尚且不知他们要绑的人其实是胜男,只好顺着话问道:“郁小姐人呢?”

阿龙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惭愧,支支吾吾地道:“我们去晚了一步,正准备下手的时候,另一伙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抢先将郁小姐绑走了!我们跟了一段路,可后来跟丢了……”

宗泽追问:“那郁景宏知道这事吗?”

阿龙道:“他不知道,方才小的正是赶着去告诉他呢。”

想不到此事竟然变成了案中之案。宗泽一时间别无他法,只好解了他的穴道,放他走掉。“洪宗保!”他忿忿地念着这个名字,一路向着济世堂快步走去,心中正犹豫着要不要即刻回佛山找他问个究竟。

刚来到济世堂门口,严如芳早已在外等候多时,见到他,她正欲上前询问,哪料身旁突然驶来一辆马车,宗泽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马车上的人一把拽上了车。严如芳大声唤着:“洪大哥!”追着马车跑出几十米,终是无望地大哭起来。

城郊石屋内,杨得胜正颤颤惊惊地向着郁镇南交待自己的罪行。他近段日子赌场失意,输了不少钱,还借下了高利贷。为了还债,他私自将独眼的货款移走,并对独眼谎称是郁镇南嫌他们的货品质太次,只肯付这么多。独眼当然不肯罢休,天天纠缠着向他要帐。他无法,却在一次偶然中得知,郁景宏竟想绑了郁婉秀勒索郁镇南。他灵机一动,遂挑唆独眼也去绑了郁婉秀,得来赎金全部归他们,以抵货款。他想着,事后若有差池,将事情全部推在郁景宏身上即可一了百了。独眼一口答应,称他们其实早有此想法,甚至连郁小姐的照片都弄到手了。他哪知他们弄到手的竟是胜男的照片,这才有了这一出闹剧。

杨得胜将事情经过全盘托出,整个人几欲虚脱。他颤颤微微地道:“郁,郁军长,事情就是这样,如有半句谎话,小的任凭军长发落!”

郁镇南微微一笑,轻叹一声,道:“你没有说实话。”

杨得胜以头抢地,朝天赌咒,声称自己在长官面前不敢讲大话。

郁镇南被他吵得心烦,低喝道:“行了,你走吧。”

杨得胜愣了愣神,心中揣度着他这话能信不能信。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了看胜男,欲言又止。

郁镇南道:“怎么?你还打算让我开车送你回去?”

胜男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不敢!不敢!”杨得胜连连陪着不是,又指了指胳膊,道:“可是,这个,白手帕……”

郁镇南冷冷道:“你若戴上白手帕,岂不公开承认你与那绑匪是一路的么。哼,我郁镇南的手下居然与绑匪沆瀣一气,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不过,你若坚持,我也不拦你。”

杨得胜听罢,急忙摆手,唯唯诺诺地退下了。

胜男望着他的背影,无限悲哀地叹息道:“真想不到会是这样……不过,当初张天一同我讲他家的遭遇时,我倒是一直不信是你所为。”

郁镇南嘿嘿笑道:“能听到你这样讲,我很开心。知道吗,哪怕全世界都误会我,对我来说都不紧要,只是你不能误会我。”

胜男望着他,想问为什么,却又不敢问。她怕他会说出令自己难堪的话,如此,她便更不知何去何从了。

郁镇南似看穿她心思,直接道:“因为你若误会了我,我会很伤心。”

胜男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不禁笑了起来:“有多伤心?”

郁镇南一本正经地道:“伤心至死。”

胜男的脸倏地红了。她略略思忖,努力想把话题转移:“那你打算如何处置杨得胜?”

郁镇南邪魅地一笑,反问道:“你说呢?”

胜男紧咬住下唇,不敢接话。

郁镇南故意道:“你若要他生,他就生;你若要他死,他就活不到明天天明。”

胜男被他这一迫,不由紧张万分:“你,你怎么要我决定……”

郁镇南微微一笑:“因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胜男心下一动。方才他直指杨得胜没有讲真话,定然心中对那幕后人早有分数,她不禁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若放了他,他会放过你么?”

郁镇南没有立即答她,却盯住她的眼睛不放。

她含羞垂下头:“怎么了……”

郁镇南道:“这是你头一次关心我。”

胜男垂下眼皮,泪水噙在眼中,摇摇欲坠。

郁镇南趁势一把将她拥进怀中,。他的怀抱是陌生的,但这感觉却是熟悉的。曾几何时,无论她害怕,伤心,还是难过,只要投入哥哥的怀抱,那些不快乐便会被他的温暖融化掉。想到宗泽,她终于哭了出来。宗泽对于她,只是一个不可触及的梦。

“胜男……胜男……”郁镇南的声音在颤抖。他缓缓托起她的下颌,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终于抑制不住动情地将她吻住。

胜男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呆了。这是她的初吻。她竟一直不知道被人亲吻的感觉是如此美妙。她象被电击中般震撼,闭上眼睛,任凭他恣意掠取。

郁镇南没有遭到反抗,有些意外,心中却欢喜不已。他没有想到,胜男这番反应,多半竟只是因为好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