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他在 国军都得拼命

杨承麟 收藏 4 1003

1948年12月1日晚。时任国民党军装甲兵上校参谋长的蒋纬国阅罢徐蚌会战的战报,气得将战报一摔,大骂刘峙误国,李延年、刘汝明无能!


李、刘两个兵团5个军北进援助黄维,可总是潮打海滩,在曹老集一带进进退退,硬是展不开局面。自从徐蚌会战打响这二十多天以来,黄百韬第七兵团碾庄圩被歼、黄维第十二兵团双堆集被围、杜聿明率徐州集团40万大军撤弃徐州……会战落到这个困境,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如今,作为最高统帅的父亲,手中只有武汉白崇禧、西安胡宗南、北平傅作义这点看家部队了。白崇禧是指望不上了,胡宗南远水解不了近渴,况且他在西北战场上要对付共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傅作义要遮挡由东北入关的林彪大军。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蒋纬国接到父亲电话,蒋介石让他直接担任战车第一团团长,亲率坦克兵赴蚌埠,支援李延年、刘汝明对北作战。


蒋纬国热泪盈眶,他捧着话筒不住点头,仿佛父亲就在面前。父子俩不谋而合,想到一块儿了。


临出征前,蒋纬国来向父亲告别。只见蒋介石两颊深凹,目光阴沉而哀伤。蒋纬国心中暗痛,走上前走,对父亲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蒋介石看着英姿勃勃的儿子,仿佛面前忽然射来一缕金色的阳光,顿时扫去不少心头的忧郁。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为他创造奇迹,力挽乾坤。


蒋介石挽着儿子向院中走去,草地上的枯叶在脚下沙沙作响,蒋介石的思绪,在滚滚风云中上下盘旋。他先给儿子讲了著名的淝水大战,说东晋谢安以区区8万之众击破前秦苻坚百万雄师。接着又举民国19年,他指挥国军,在徐州击败阎锡山的晋军,改变了中原大战战局的昭昭业绩。蒋介石试图告诉儿子,古彭城徐州还应该算是吉祥之地,并不是如东北古城奉天沈阳那样的倒运。


“关键在于统军的将帅!”最后,蒋介石挥着手说。



蒋纬国对父亲这句话心领神会,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蒋纬国1916年10月6日(农历九月初一)出生,中学毕业后,立志要当一名军人。蒋介石笑道:“你想当军人,首先要学理科,从理工入手。”于是蒋纬国上了东吴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蒋介石又笑道:“还不行,你还要学文学,有文学气质才有丰富的想象力。”这样,蒋纬国又入文学院进修,后又留学德国,先后在慕尼黑军官学校和柏林陆军大学深造。


柏林陆军大学毕业后,蒋纬国在封,莱谢劳将军的山地兵团第七军团见习。此时,正值希特勒开始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蒋纬国有机会参加德国进攻波兰的闪电战和进攻捷克的苏台德战役,成了一名屡获嘉奖的冲锋队员,自二等兵升至班、排长及教导连连长。


1939年蒋纬国离德赴美,就学于美国陆军航空队战术学校,专修装甲兵战术。1940年底,学成归国。对这个不仅具备了优异军事素质,同时还精通英、德、西班牙三国语言的蒋家二公子,蒋介石并没有将他置于尊荣地位,而是让他继续磨炼,命他去西安,到胡宗南陆军第一师任少尉排长,他的中国军人生涯,就是从少尉排长开始的。后蒋纬国被选调到汉中青年军第二。六师第六一六团,任少校副营长。青年军是抗日战争末期蒋介石以“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发动知识青年精心组建起来的,由蒋经国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其待遇、装备均较其他部队优越,被蒋介石、蒋经国父子视为心腹嫡系,素有“太子军”之称。因蒋纬国在美国专修装甲兵战术,故又以“专业对口”调进装甲兵战车第一团,逐级升至装甲兵司令部上校参谋长。


据蒋纬国当年的部下回忆,蒋纬国其人诙谐洒脱,友爱部下,颇能吃苦。1945年2月,蒋纬国年近30岁,才跟石静宜结婚。婚后,夫妇住在部队附近一个小土地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调进装甲兵部队。



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匆匆将指挥权交给副总司令兼前沿指挥部主任杜聿明之后,便于1948年11月29日夜,将他的“剿总”从徐州搬到蚌埠。刚刚将乱糟糟的一大摊子安顿好,便听说蒋介石派他儿子蒋纬国亲率战车第一团,来蚌埠参加徐蚌会战。


出现在刘峙面前的33岁的蒋纬国,身材修长,英姿飒爽,一脸刚毅,神色冷峻。


刘峙迎了上去,连说:“来得好快!来得好快!”他知道,蒋家公子此来表面上是助部队北进,实质上是老蒋派小蒋来督战。南线部队进展不顺,他心中也很着急,他有意借蒋公子来敲敲将领们的警钟。将领们不会不知道,若被公子抓住什么,奏上一本,官丢了还是小事,弄得不好脑袋都要搬家。


刘峙告诉蒋纬国,晚上将举行由团长以上将官参加的盛大宴会,为他接风洗尘,不料蒋纬国一口拒绝。蒋纬国只请他连夜将两位兵团司令官召来,给他介绍战局态势,下达配合作战命令。刘峙满脸堆笑,连说:“求战心切,忠勇可嘉!”


是夜,新定为剿总大楼的作战室灯火通明。刘峙、李延年、刘汝明、蒋纬国,加上风尘仆仆刚刚到达的总统府战地视察官李以劻少将,围坐在桌前开军事会议。


李以劻是奉命来监督李、刘两兵团作战的。在刘峙讲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他从公文包里掏出蒋介石给李、刘的一封亲笔信。信中再次激励两位司令官全力救出黄维,铭记“胜则举杯相庆,败则出死力相救”的名训。


李延年、刘汝明看罢对视了一眼。刘汝明说“尽人力以听天命罢!”李延年吸了口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随后操起指示棒,亲自为蒋纬国、李以劻介绍国军各参战部队兵力、战斗力的概况及现在所处的位置和作战意图。


听完李延年的介绍,蒋纬国倏地站起来说:“既然明天大军正式向北攻击,本部请求立即予以配合。请三位总座指示将本部具体布置到哪个兵团、哪个军?”


李延年将指示棒在手心中轻轻敲打着,在挂图前沉吟不语;刘汝明点燃一枝烟,脸上毫无表情。


蒋纬国觉得奇怪,怎么一下子都不言语了?步兵有坦克壮胆、开道,突破能力便会加倍提高,他原来以为这两个司令官不但会争抢着要将他的战车团瓜分一空,而且还会啧啧抱怨他带得太少了!


刘峙看看蒋纬国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便哈哈笑道:“纬国,你的装甲部队是个宝物,他们抱在手上都怕摔了,更何况冲锋陷阵呢?这样吧,你们也别客气了,纬国也不是送花瓶来的。吉甫(李延年字),目前你的部队处于正面进攻位置,我看就让你先占个便宜,明天各分一部分给第五十四军和第三十九军,分别助攻新桥和曹老集,如何?”


李延年咽了口唾沫,说:“就照老总的意思办吧!”


蒋纬国忽然发现刘汝明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他百思不得其解。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