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三章 不打不相识

长车踏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清朝年代的人固然男女之事保守,但是曾纪泽和张之洞也觉得这事儿袁飞有点冤了,凑过去想安慰安慰他,偏偏这时候的袁飞还最不愿意让人觉得他出糗了,伸了个夸张的懒腰说:“大家也都HAPPY够了,洗洗睡吧。”然后出门回房了,留下曾纪泽和张之洞面面相觑。 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的袁飞,脑子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清朝年代的人固然男女之事保守,但是曾纪泽和张之洞也觉得这事儿袁飞有点冤了,凑过去想安慰安慰他,偏偏这时候的袁飞还最不愿意让人觉得他出糗了,伸了个夸张的懒腰说:“大家也都HAPPY够了,洗洗睡吧。”然后出门回房了,留下曾纪泽和张之洞面面相觑。

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的袁飞,脑子里开始翻江倒海了。“黑色的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这顾城的诗句片段,却只让袁飞想起了曾香婷黑漆漆的双眸,和双眸中间辰星一样的光亮;无论是她如花的笑靥、巧笑时的嘴角微微上提、风一样灵动的袅袅身影、还是只言片语时听来音律一般的声音都阅兵一样的闪过袁飞的脑海。这些让袁飞心似沉醉。当然中间间或出现一些她呵斥、奚落、冷淡自己的画面的时候,袁飞的体味会更复杂,沉醉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的苦楚和怅然。

突然袁飞坐了起来想:“曾香婷怎么可能会是为了让自己不再去烦她,才让莲儿嫁给自己的呢,肯定是她见自己和莲儿去吃饭喝酒,吃醋生气了,才转而说了一些气话而已。”想到这里袁飞的心澎湃起来,他觉得自己去和别的女孩吃饭实在是愧对曾香婷,而且并没有体会到她生气的内在感受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他激动的想马上就抓着曾香婷的手告诉她:“香婷!全都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了你!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让你难过了。你知道吗?实际上你的难过也是我的难过,是我最痛澈心脾的——难过!”当然这时候的场景应该是在某个青山绿水掩映、如诗如画的山顶小亭内,自己和曾香婷全都一袭白衣胜雪,全身的衣袂和秀发都被风吹动着,而当自己深情款款的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本来背对着自己的曾香婷一定会感动的秋波含泪嘤声含泣,慢慢的转过身来扑入自己怀中说:“我恨你!”然后两人紧紧的相拥。天地似乎也都为之咏叹,继而下起小雨。

豁然开朗、甚至有点神清气爽的袁飞仿佛苦修多年的高僧顿悟一般,黑暗中的他的眼睛看起来异常明亮。呼地一声他又仰倒在床上,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类似诗句的东西“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可以阻止我爱你!”何况香婷一定还是对自己有些感觉的,他已经开始叫她做香婷了。现在自己不能在这么犹豫了,应该让她马上得到幸福!想到这里袁飞闭上眼睛睡觉,期待着天明的到来。

袁飞之前的女友们,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就会上床或者对不上眼分道扬镳,而这个曾香婷却让他琢磨不透、对他冷若冰霜。或许求之不得才让袁飞觉得弥足珍贵吧,抑或是非现代快餐式的爱情才让袁飞觉得更像是恋情吧。所以在别人看来袁飞这样是介乎无耻的纠缠,但是袁飞自己则觉得是——爱!当她并没有了解到自己的真心的时候,去锲而不舍的让她来了解,这非但不是无耻,反而是最高的真诚和高尚!

次日上午,袁飞带着泽字营操练。这段日子他一直在试着将一些火器的常识灌输给大老粗们,让他们明白作战时,如何自我掩护,如何躲避敌人炮火,别想着相信什么刀枪不入、神灵保佑之类。心猿意马的袁飞觉得时间也不早了,现在去见曾香婷应该不算是很唐突。

因为到家后莲儿总算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自己不过是和袁飞一起吃饭,而且袁飞也并没有欺负自己,当然她也没提袁飞抱着她哭嚎和亲她的事。所以刚教完一哨人读《弟子规》的曾大小姐,见到袁飞又来了还算客气,但是心性高傲的她就算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道歉的,何况她还不觉得自己对袁飞算是过分。

“找我有事吗?”

“我刚带兵操练完,想过来看看你,你忙着呢啊。”袁飞一见曾香婷就登时变的温顺,甚至有点贱兮兮。

“我一会就要走,去教堂礼拜。”大小姐这次开恩,居然没瞒着袁飞自己的去处,她大概以为袁飞对这个没兴趣,才敢这么说。

“我陪你去吧,我也信——教。”掂量不准曾香婷信的是***、还是天主教、还是清教、还是什么其他的教,袁飞有点踌躇。他不是没见过九江城内唯一的这一座教堂,但是他对宗教知之甚少,看建筑的外观他实在是分不清楚是什么教堂。

曾香婷有点意外,不过又不能断然回绝。“哦,好吧,看不出来你也信教。”


这座教堂靠近江边,离军营也不是很远,两人步行前往,袁飞一路的没话找话。曾香婷自幼家学渊源颇深,又好游历与社交,虽然只有十八岁,追求者甚众,像袁飞这样围在身边的刮噪者并不陌生,随他刮噪,也不甚答话。

外表不甚华丽的***堂是个两层建筑,顶部还有个钟楼。进入到里边袁飞发现礼拜的人并不多,分开两侧的十几排座椅上,稀稀拉拉的坐着十多个信徒在祷告,多数都是洋鬼子;教堂正前方有个讲台,它后边墙壁上挂着一个很大的十字架,架上钉着“稣哥”。

这个教堂的规模有点小,曾香婷轻轻地走到前排挨着一个年轻洋人坐下,还打了个招呼,然后双手握在胸前,闭上眼睛低头开始祷告。袁飞跟过去挤在两人中间,然后扒拉着那个洋鬼子让他挪地方,那人没办法只好往里挪了挪,袁飞坦然的坐在了两人中间低声问洋人:“哥们,会说中文吗?”

旁边祷告的曾香婷仍闭着眼睛轻声用汉语说:“利奥,他是问你会汉话吗?”

“哦,是,我会一点。”

看着洋鬼子似乎和曾香婷很熟悉,袁飞心里头有点泛酸。“你是干嘛的?洋盲流,是吗?要不没事跑九江这干什么来,这又没你能干的。”

一大串话里还夹杂着利奥听不懂的词,听的洋鬼子直摇头。“你在——说什么?”但是他好像明白这家伙像是找茬的,他有点不高兴了,洋人那时在中国哪受过这个啊。

“我说你来九江干什么?马蒂斯图塔的,你怎么不去圆明园啊?”袁飞在曾香婷轻推自己警告之后,火更大了,也提高了嗓门。

周围的人都无法祷告,惊讶的看着他们。利奥用英语叽里咕噜的跟曾香婷说了一通,曾香婷翻译给袁飞说:“利奥认为你这是在向他挑衅,侮辱了他的人格,他要和你决斗。”

“不用你翻译,我听的懂英语。”袁飞回答完曾香婷,站起身指着利奥。“赶紧出来,我外边等你。啊!”


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教堂后边的一小块空地上,七八位教友也出来观战,当然也有几位虔诚的教徒还在祷告,可能祷告的内容也包括让救世主宽恕这两个年轻好斗的罪人吧。曾香婷饶有兴味的给他们当着裁判,曾大小姐并不完全是因为两人因她决斗而开心,还因为心性高傲的她心中只崇拜的是英雄、爱慕的是强者。当然说起两人是不是为了曾香婷而决斗?最起码袁飞百分百的是,或许说大部分是,另一部分是邪火,那这邪火由来的源头也是曾香婷。

曾经是英国陆军军官的利奥,高大的他已经上身脱剩了个背心,露出结实的胸肌和肩背,那粗壮的肱二头肌在快速出拳之下一鼓一鼓的,看来洋鬼子也懂得“光说不练假把式”,还没决斗呢,先脱光了耍了几套组合拳热身。袁飞要是不知道自己体魄变强了,借他两个腰子他也不敢和像练健美块头的洋鬼子决斗,现在他掂量着自己该出几分力才不至于把利奥打死,看着眼前的大块头卖弄把式,袁飞把自己长袍下摆提起来往腰间一掖,挺身左手背后右手化掌伸出去,做了个请的动作。

曾香婷看着两人脱衣热身、严阵以待;接近一米九的利奥浑身疙瘩肉,身高一米八十多的袁飞看起来也挺彪悍,这看上去应该是挺有看头的对决。这位冷美人露出难见的灿烂笑容,喊了声:“决斗——开始!”

利奥用的是西式军营传统的拳击套路,快速的移动跳步用左手快拳试探着;袁飞进了军营虽有些懒散,但平时也跟其他军官学了几手功夫,心里盘算用哪招打倒他,好让曾香婷刮目相看,最好也别伤了利奥。

利奥的不断的左手快拳试探着,袁飞背起双手只是轻移脚步躲避和后退,利奥觉得这种躲避像是不敢应战,他想速战速决了。利奥一个大跳步,左手连续两记次轻直拳,然后算计好袁飞应该躲避的位置,右手重拳拼力而出。袁飞感觉利奥重拳攻来的时候,时间似乎像粘稠的液体一样变得行进缓慢,袁飞瞧准空子一上步,侧身让过利奥右手的重拳,电速般一手抓住利奥的腰带、一手抓住背心、然后顺着劲力方向一抛。

利奥重重的摔在了几步开外,袁飞手中还抓着利奥背心上的一缕布片,边上的曾香婷和众人鼓起掌来。本想继续摆POSE的袁飞见众人鼓掌,忙谦虚的收起了架势,去查看利奥如何了。

利奥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是块头太大,重重的摔了一下,比平常人所受的的反作用力更大一些,缓了一缓就被袁飞拉起来了。

此时胜利了的袁飞心情大好,对利奥表现出过分的还有富余的大度,仿佛刚才找茬的是利奥一样;利奥也并没有不服气,人都一样,一旦你和对手的差距实在太大,你剩下的多数就只能是敬服了。就剩下三人之后,利奥提议去他住所做客,袁飞和利奥终于不打不相识了,还相谈的相见恨晚一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