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二章 袁飞遭逼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走吧。”袁飞把一瓶酒往怀里揣,然后里拉歪斜的拉起莲儿往外走,莲儿担心他摔倒就顺势架着他那只胳膊扶着他。出了雅间,袁飞立住脚扯着嗓子连声喊,“服务员,买单!”隔壁雅间的听出来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哭嚎的那个声音,有好事的就出来想看看,袁飞面对着众人惊疑的目光泰然自若,没事儿人一样拽起一张大红脸不敢抬头的莲儿下楼。跌跌撞撞的袁飞还算不错,没在楼梯上折下去,掌柜的一脸笑的迎了过来。“您要走啊,一共三两二钱银子。”

袁飞掏出五两银子抛给掌柜的,“不用找了。”

“谢谢,谢谢,您慢走啊!您常来啊!”


莲儿扶着袁飞出了浔阳楼,有点感慨的说:“这个地方的东西好贵啊!袁大哥,害你破费了。”

袁飞听了这话傻痴痴的笑,“没事,哥哥我有钱,只要妹妹你高兴就行。”

莲儿疑惑的问。“你哪来那么多钱啊,你的俸禄不会比大公子还多吧,大公子的月俸才五两。”

“哈哈。”袁飞挣开莲儿扶着自己的手臂,然后搂着她肩头贴近了说。“我抄知府家时候留了点。”

莲儿挥手扇着难闻的酒气,心里边有点高兴自己知道了袁飞的秘密,又有点担心他嘴这么不严,会招来祸事,只好装作没听懂。“袁大哥,你喝醉了,莫瞎说了。”

“嘿,我们这是去哪啊?”袁飞明显忘了刚才的话题了,一阵阵的天旋地转让他路也分不太清楚了。

“我叫辆马车送你回家吧。”

袁飞听了之后整个人都挣脱开了,晃晃悠悠的嚷“我不回去!不回家!哪有家啊?”

莲儿近前把袁飞拽住,然后拖着他往路口走,袁飞茫然的跟行着,偶尔嘟囔几句酒话。到了一个路口,有几辆马车停在那里等活儿,车夫们聚在一起正聊着大天。娇小的莲儿停步擦汗,把袁飞靠在一棵大树上,想去叫辆马车过来。刚一移步就看见袁飞靠着树往地上出溜,只得回来再把袁飞扶住,鼓了鼓勇气喊几十米外的马车车夫们。


终于把袁飞弄上马车了,等到马车驶动。坐在袁飞旁边的莲儿想可算能喘口气了,没成想歪倒着靠坐在马车座椅上的袁飞,突然坐起身亲了莲儿脸蛋一口又歪坐着倒下。莲儿一下子紧张的心脏怦怦的狂跳个不止,赶忙偷眼看四周有没有被人看见,发现没人注意她之后右手轻拍了两下胸口,觉得自己的脸热的发烫。扭过脸拿眼睛狠狠的剜袁飞,结果发现他已经呼呼的睡着了,揣在怀里的二十年陈的花雕也滑落在座椅上。莲儿一时心乱如麻,窃窃的欢喜袁飞能对自己这样,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也隐隐的害怕,但是又不是很清晰自己究竟害怕什么。莲儿希望这辆马车能一直的走下去,因为她还想把心事好好的品味一下……


袁飞醒来都已经掌灯入夜了,他摇晃着还有点疼的脑袋下床找水喝,稍微缓了一会之后想去看看曾纪泽他们睡了没有。出了房门的他发现曾纪泽的屋内还亮着灯,窗纸上很多人影晃动。“嘿,人还挺多。”

推门而入之后,袁飞发现除了曾纪泽和张之洞之外,曾香婷和莲儿也在,大家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只有莲儿低着头。

“嗨!大家好。”袁飞也很纳闷的挨个瞧着他们,然后找了个座位坐下。“我今天不该工作时间喝酒,我以后——改。”看着曾纪泽有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袁飞猜测。“你们也想玩整蛊?不对啊,你们也不兴这一套啊。”

面容有些冷冷的曾香婷先开口了。“袁飞,你下午喝酒了吧?”

“是啊,我刚才都跟知府大人承认了啊,多谢香婷妹妹关心。”袁飞在下午耍过酒疯之后心理又坚强了,见着曾香婷他又想套近乎,何况现在是曾香婷先开头和他说话的。

“你不光是喝酒吧,还喝多了吧?”曾香婷继续问。

袁飞当着曾香婷面有点不好意思承认,毕竟酒量有时候和武力一样,也是显示男人阳刚的一个指标。“香婷妹妹你也知道关心我了,我没——怎么喝多。”说完涎着脸盯着曾香婷看,灯影下的曾香婷别有一番动人风味。

“你再跟我说话轻佻的话,我就揍你。”身着男装的曾香婷面如凝脂、英姿飒爽,却对待袁飞冷若冰霜。但是袁飞却单喜欢这个调调,他只要每次挫败过后恢复过来,就认为冷只是表面的,表面的背后肯定是不敢表达的火一样的爱慕。“嗯,我听你的,不过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没有轻佻过。”袁飞郑重其事的说。

曾香婷不想和袁飞夹杂不清了,单刀直入的问。“你喝多了欺负莲儿干什么?”

“我啥时候欺负她了,我怎么可能欺负她呢?”

曾纪泽有点看不过去了,觉得妹妹的态度过于生硬了,有点像过堂一样。“大哥,三妹回家见到莲儿晚饭也没做,精神恍惚的,就有点担心。问莲儿怎么了她又什么也不说,三妹很担心莲儿,知道你和莲儿午间一起出去过,你就给她解释解释吧。”

“你们神经兮兮的就问我这事啊!我们就一起吃顿饭,你们就审贼似地审我,还说我欺负她了,请吃饭也算欺负她?”

“我们也没这么说你啊,就是问清楚一下。”

“莲儿,你说。袁飞喝多了有没有欺负你?不用怕他。”曾香婷不问袁飞,转头问莲儿。一直都低着头默默听着的莲儿,经这么一问并不说话,反而眼圈变红了,大眼睛里盛满泪水。一看这样急坏了袁飞,他站起来冲着莲儿嚷。“诶,你哭什么啊,有话你告诉他们啊。”

“你还有什么话说?袁飞。”曾香婷恨恨的看着袁飞。看见曾香婷发狠,袁飞更不知所措了,他指着莲儿。“有话你快说啊,不就是吃顿饭吗,你说你哭什么啊,你这不是害我吗?”听见这话之后,莲儿干脆抽泣起来了,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曾香婷生气的喝止袁飞。“你闭嘴!当着我们面你还敢吓唬她?”袁飞结结巴巴的想跟曾香婷解释,张之洞起身想劝开两人,莲儿仍在边上哭泣。

看着乱七八糟的场面,端坐的曾纪泽一拍椅子扶手。“别吵了!三妹,既然莲儿不说话,你就听大哥把这事解释清楚,不就完了吗。”大家见曾纪泽发火了,就都坐回了自己座位,袁飞挠挠头就说:“我们中午一起吃了顿饭,我喝了点酒,然后就回来了,完了。”

“大哥,你说具体点,也好让三妹放心。在哪吃的?吃完后又去了什么地方没有?几点回的家?”

“在浔阳楼吃的饭…..”

曾香婷打断袁飞话揶揄他。“你去的地方不便宜啊。”

“嗯,浔阳楼吃的饭,吃完之后……吃完之后应该是什么也没干,几点回的家……我有点……想不太起来了。”袁飞吞吞吐吐了半天,确实记不起来酒醉后的事儿了,他能记得的事情都在掌柜的那里付完帐之前。当然付账这事不能说,五两银子相当于他的两个月薪俸,用现在话说这叫收入与消费水平不符。

曾纪泽和张之洞有点觉得他闪烁其词,都一脸无能为力的表情,不知道怎么帮袁飞说话。曾香婷不想纠缠下去了,冲袁飞说:“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我做什么了我?我当什么啊?”袁飞心下这个气啊,觉得曾香婷就是要故意冤枉他一样。

“这样吧,事情既然出了,你应该对莲儿负责,你娶了她吧。”

曾香婷的话说完吓了大家一跳,大家一齐看向她,莲儿也忘了哭泣抬起头望着她,然后转头看袁飞是什么反应。袁飞听到这话,耳边像响了道霹雳一样,差一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你说什么?我凭什么娶她?我负什么责啊我,我干什么了,你们还要逼婚啊!”

曾纪泽和张之洞相视无言,扯到婚事上了,他们不知道说什么好。莲儿听了袁飞的话,又开始哭,曾香婷起身搂住她安慰她,曾香婷又对袁飞说:“我拿莲儿当妹妹一样看待的,你是不是嫌弃她是个丫环,如果你娶她的话,我会让父亲给莲儿一笔嫁妆的。”

“谁嫌弃她了。你先别老提娶她好不好。”袁飞被气的有点糊涂了,这些人这是哪跟哪啊,怎么着了就对自己逼婚。突然他好像惊醒一般问张之洞,“我喝多了是你把我弄回屋里的吧?”

张之洞忙回答。“是啊,是我和人把你架进你屋子的,你喝醉了。是莲儿姑娘雇马车送你回来的。”

“送我回来的时候是什么时间,黑天了吗?”

“是下午光景,哪能黑天呢!”

袁飞一下子感觉快被气疯了。“没黑天!大白天、光天化日的的我能干什么!就吃顿饭,我怎么就欺负她了。”

袁飞的话还没说完,莲儿哭着跑了出去。“啪”,曾香婷给了袁飞一耳光,也走了。

耳光打过来的时候,袁飞没有躲。挨了这耳光之后袁飞心里突然有个念头,曾香婷是不是借这事儿来了个顺水推舟啊,让莲儿嫁给自己是怕自己总去烦她。想到这些袁飞只感到自己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像是被人在上边捅了一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