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一章 酒醉浔阳楼

长车踏破 收藏 0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万事开头难,既然有了那么多想要振兴国家的想法,眼前就有着无数的工作等着去做,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多数事情还要亲力亲为。曾纪泽天天置身于纷繁的事务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人也消瘦了许多;张之洞也更加的勤勉,负责的事务忙完都是在学习,很多时候还要帮袁飞做他的事、带他的兵。


但是袁飞可不是工作狂,受不了太繁杂枯燥的工作,事情一多了就起生理反应,浑身都难受。他就在没什么大事的时候,把自己的事儿交给老三张之洞去管,自己去忙里偷闲。曾香婷白日里很多时候是去九江军营教兵士们读书识字,不去的时候呢喜欢逛九江的名胜,或者江边散步,或者野外踏青。袁飞就借口保护大小姐的安全为名,有事没事的都想跟在曾香婷左右,但是也不能说他完全“假公济私”,一点为曾香婷安全考虑的因素都没有。但偏偏曾香婷见袁飞就躲,实在没躲开也会想法设法的甩掉他,让袁飞很是纠结伤心。袁飞自认为对曾香婷是属于一见锺情的那种,当然曾香婷那样的美女很多人都会一见倾心,情种和好色之人又不光袁飞一个人。可是偏偏落花有意随流水、无奈流水无意带落花,奈何曾香婷见了袁飞,就像今天人大街上遇着了疯子拿菜刀砍人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袁飞离开家已经有四个月左右了,如果到了清朝算是离开家,不算是离开了某个年代,离开了某个世界的话。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这么久的不回家,这么久的见不到父母亲友,心里时时会有难以名状的悲切之感。他本来想着那个英气出尘的曾香婷的到来,一定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而曾香婷更会像阳光一样驱散他心中的阴霾。哪成想正好相反,曾香婷拿他就当阴霾一样,一个自以为少女杀手的公子哥被心仪的女子这么样的嫌弃,让袁飞在女人前的自信降入了冰点。


一天上午,百无聊赖、心情低落的袁飞又溜出军营,低着头在街上没事儿瞎逛。一会的停下脚步看会街边的摆摊;一会立住脚看人家门楼上插着的风车;一会蹲身在几个嬉闹的孩童身边盯着看,孩子们被看的害怕,都拔腿跑开了,袁飞再慢悠悠的站起身继续的往前闲逛。清朝这个地方对袁飞来说是真没劲啊,就没有他能消遣的地方,有的那些玩乐地方,像什么听戏、赌钱、抽大烟、逛窑子之类的他还都不感兴趣。


还是去找莲儿聊天解闷吧,平时从曾香婷那儿“铩羽而归”之后,他偶尔就去找莲儿说说话。因为莲儿这丫头平时也很闲,曾香婷出去教书或者外出不想让她跟着,莲儿就只得呆在家里。而袁飞偶尔来胡说八道一番,她也就不那么寂寞了,应该算是少有的愿意听袁飞满嘴跑航天飞机的忠实铁杆粉丝了。


袁飞敲门的时候莲儿正坐在窗前发呆呢,袁飞的到来让她挺欢喜的,忙招呼他坐下,然后里里外外的忙进忙出准备东西招待袁飞。袁飞有耍嘴皮子的机会也来了精神,“这么勤快、这么能干啊,谁娶了你可算是享福了。”莲儿也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这种话,抿着嘴浅笑仍然在忙活。


“别忙活了,今天哥哥我高兴,陪着哥哥我外边吃饭去吧。”听到这话,莲儿站住身没说话。


袁飞走到莲儿身边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走吧您呢,想什么呢!”


挑了个九江城最好的酒楼“浔阳楼”,找了个靠窗能望江的雅间。袁飞让莲儿点菜,莲儿低头羞红了脸不说话,把袁飞给逗乐了。“你要是到我们那儿啊,准保有人爱死你,真给男人省钱啊。”


看着莲儿扑闪着大眼睛望着他,好像听不太懂,袁飞又说:“知道吗你?如果换成我是你啊,有男人请我吃饭,我就点死他,什么贵点什么,吃完之后还不让他占便宜。”


“袁大哥,你点吧,别在乱说了。”莲儿不明白袁飞跟她说的这些都是硬道理,还当他又是满嘴胡柴在过嘴瘾。袁大哥的这个称呼是袁飞让她改口的,莲儿最开始管袁飞叫袁公子,袁飞听了之后就打趣她。“叫什么袁公子呢,你以后就叫我哥,我就叫你妹,这样咱们哥哥妹妹的多一家亲!”莲儿老实的点头答应了,旁边听着的曾香婷厌恶的把头转向一边。

“我没乱说,我是看着你高兴,话就多。”

“别让人家等急了。”莲儿看了眼店伙计,侧头小声说。

袁飞回过头看了看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的店伙计。“哈哈,耽误你时间了。”

店伙计知道袁飞是谁,代知府的义兄如果都不认识,还怎么九江城里混啊。“没有,我这候着您呢。”

“这样吧,我也不能让你白侯这么半天,你就可着你店里最拿手的招牌菜给我掂对八样儿,好酒有什么?”

“有上好的二十年陈绍兴花雕。”

“嗯,不错,先来十斤。”

“好嘞,您稍等”店伙计吆喝着下了楼。

莲儿用略带疑惑的目光看着袁飞,袁飞忙说。“没事儿,今天高兴。”


酒菜上来了之后,袁飞开始还算绅士,一直帮莲儿夹菜,招呼着她吃这吃那,自己并不怎么动筷。等看莲儿差不多吃好之后,他就开始山南地北的胡侃起来,并且频频的自己和自己举杯。袁飞的酒量并不太好,虽然绍兴花雕按现在的说法不过也就是十几度,但是喝进去三斤多之后袁飞说话就开始跑偏了。

“莲儿你说你今年有十六岁,我看怎么一点也不像呢,我看你也就像是十二三岁小孩呢。”

“袁大哥,你少喝点吧,别在乱说了。”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袁飞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过,想把话往回找补一下。“我是说你年轻,不是说你没长开。呸!我这是怎么说话呢。”

“袁大哥,你别喝了。”


袁飞在酒精的作用下,情绪变得已经有点不受支配了,他右手支在桌面上手指捂着眼睛,沙哑着嗓子。“要是她也能像你这样对我多好,我做错什么,她都不生气。”莲儿乘这工夫,把袁飞身前的酒瓶拿到自己这边放着,期望着已经酒醉的袁飞找不着。哪知道喝多的人在对待看酒这方面,仍然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稍微平复一点的袁飞放下捂着眼睛的手,吸溜了一下鼻子,直接就把酒瓶从莲儿身前拿了过来,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妹儿啊,还是你对我好,哥哥我都记着呢。”说完这句一扬脖干了一杯后,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就你看的起我,他们别人都看不起我,我他妈谁都不如。”喝多了的袁飞把曾香婷对自己的看不起,和自己觉得不如别人的地方给混合到一起表达了。“老二就不用说了,那是做大事的人,胸怀天下、放眼四方、山高水低、来日方长的。老三比我能下工夫,人也厚道的没说的。就连胡奋、王錱他们,哪个都比我强!她看不上我是对的,她看不上我是对的!”说完这些突然一股莫名的悲伤涌了上来,袁飞把手中杯里的酒干了,杯子扔在桌上,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低着头呆呆的坐着,不再说话。


小丫头莲儿有些惊诧的看着眼前的袁飞,搞不懂这个高高大大、看起来挺威武的家伙平时都是嘻嘻哈哈,没有一点正经样;怎么今天变的似乎有点奇怪,反正和平时太不一样了,还有点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她甚至有点想去抱抱他,哄哄他。莲儿年纪还不大,而且并没有什么阅历,她不知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男人的另一面,字典上可以把这解释为脆弱。当然喝高了之后的脆弱也属于正常,耍酒疯常见的一种。


莲儿有点担心的站起身轻轻的去拍了拍袁飞肩头,但是袁飞毫无反应,仍然傻呆呆的那么坐着。莲儿更加的担心了,她绕过桌子轻步走到袁飞身旁,又轻拍了两下袁飞的肩,仍然没有反应之后莲儿干脆轻推了两下。袁飞却突然不再呆呆的坐着,双手抱住了莲儿的腰,把头扎在莲儿怀里干嚎了起来,连莲儿的两只胳膊也被箍在了里边。这可吓了莲儿一跳,她本能的想要挣脱开,可是袁飞箍的很紧,她根本摆脱不了。喝多了的袁飞不管不顾,是边嚎还边天上一脚地上一脚断断续续的说。“啊.......他们都比我强啊!莲儿你别走,陪我喝酒!有空一起开车去兜风啊!啊……她不要我了啊!啊……..我对不住你们啊!”


袁飞酒量实在不怎么样,一杯一杯的灌自己之后,也就是个把钟头就喝高了,此时刚过正午。这么如此旁若无人的折腾,惹得旁边雅间里的人纷纷侧目,虽然是在雅间里隔着屋子,但是食客们也都猜疑的议论纷纷。跑堂的店伙计没办法,只好来敲门想奉劝一下别打扰其他客人,屋内的莲儿更是窘的不行了,心里想如果一会儿被人撞见一个男人扎在自己怀里哭,那还不羞死了人,不如干脆死了干净。还好店伙计只是敲门并没有进来,而且万幸哭嚎了快十分钟的袁飞也有点累了,声音逐渐转小,继而慢慢安静了下来。


看到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被袁飞抱着的莲儿轻轻的吁了一口长气,因窘迫而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的心可算不在砰砰乱跳。她看了眼还扎在自己怀里的袁飞,他已经安静下来了,自己仍然被他紧紧的箍着。不在那么羞怕的莲儿,突然隐隐的觉得有点喜欢这种被抱着的感觉,她怯生生的低下头想要去看看袁飞是不是睡着了,就在她歪过头看过去的时候,袁飞突然睁开了眼看着她。吓的她羞红了脸赶紧直起头闭上眼睛,睁开眼的袁飞松开了抱着她的手,里拉歪斜的站起身在桌上抄起一瓶酒,然后贴在她耳旁说:“你心跳的好快。”


莲儿顿时睁开眼,又气又羞,仿佛觉得袁飞这话像是看穿了自己某种心思一般,在袁飞胳膊上使劲了拧了一下,拧完之后她又有点后悔,自己还从来没对谁这么“放肆”过呢。偏偏挨了拧的袁飞夸张的大叫,“哎呀!哎呀!杀人啦!”莲儿又觉得有点好笑,有点气不起来,“扑哧”笑出了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