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章 九江步军营

长车踏破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转眼间进入七月间,曾纪泽等人入主九江城已经三个多月了。由于九江府远近周围都知道曾纪泽惩治了大贪官,因此他一时间在九江城威信暴增,虽然也有人知道内情,但是民间一样流传着各种曾统领锄贪的版本。再加上曾纪泽治军严明,九江军营官兵对百姓秋毫无犯,使得他一呼百应,不断有四方义士才俊云集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转眼间进入七月间,曾纪泽等人入主九江城已经三个多月了。由于九江府远近周围都知道曾纪泽惩治了大贪官,因此他一时间在九江城威信暴增,虽然也有人知道内情,但是民间一样流传着各种曾统领锄贪的版本。再加上曾纪泽治军严明,九江军营官兵对百姓秋毫无犯,使得他一呼百应,不断有四方义士才俊云集而来,人马从两千多人骤增到一万来人。这些人中间还有着不少能工巧匠、奇人异士、饱学之士,也让曾纪泽拥有了数十人的幕僚。


曾袁二人和幕僚们讨论强国强军之策,为众人推荐魏源老先生的《海国图志》,认为当下应该像魏源说的一样“师夷长技以制夷”。但是绝大多数饱学精英们不屑一顾,认为华夏为中国大邦、物华天宝,去学习洋人岂不是自堕锐气;认为时下洋人不过乘我内乱之危,才侥幸得胜,诚不足惧。只有王文韶、汪鸣銮、孙家鼐等数人拥护这个主张,认为当下应该学习洋人火器之术,练兵之法。


曾纪泽鉴于九江城必定物力有限,军队达到一万来人之后,就不在扩军了。把“泽字营”扩充为一千人,袁飞任营官,训练特殊作战能力,并准备购买西式火器为其装备。新增一个炮营;水军没有扩充,仍为两营。除“泽字营”外的其他各营,番号均为“九江XX营”,比如王錱的步兵营叫“九江步一营”。


说起不满三十岁的王錱,此人真是练兵奇才。自幼出身贫苦的他,勤奋好学,为人仗义。少年时就投身行伍,靠打仗勇猛,做到了九江城的一名营官。虽然也立过不少战功,但是因为为人钢直,不讨上司欢心;又不懂得钻营送礼,更是屈沉在了九江知府丘世禄的手下多年。曾纪泽到了九江之后大力整训军队,王錱得以施展才干,步一营军纪和战力在九江营中均鹤立鸡群。王錱为人忠信仗义,从不克扣军饷,事事表率于先,兵士们极其拥戴,得以令出如山。


赣西的一股盗贼窜入九江府的地界,劫掠了几个村子,抢了钱粮和女人,杀了不少村民。这伙儿家伙干着杀人放火的事儿,却偏学宋江打着个“替天行道”的旗号,真是立着牌坊当婊子。他们本来有一千来人,首领外号叫“黄大胡子”,被当地官军打败就一路往北逃。曾纪泽就派王錱带着“九江步一营”去围剿,五天后王錱就得胜交令了,真是有点牛刀杀鸡的感觉。原来王錱探知盗贼行踪后,就判断出其晚上逃窜歇脚的地方,令部下分两路急行军成合围之势,夜深后从天而降杀了盗贼个措手不及。“黄大胡子”逃跑无望,拔刀宰了自己,余众皆降,步一营没有伤亡。其中还有轶事,王錱派去围堵盗贼的另一路人马,被乡绅百姓知情后,送来酒肉劳军,这一路人马的兵士由于没有王錱命令,居然没有一人敢受百姓犒劳之物。王錱军纪之严可见一斑;而能用巧智大破敌人,则又可见王錱的胆识谋略。


袁飞给曾纪泽建议说,应该在九江城外给阵亡的将士们修个墓园,让报国的英烈们能得以被后人景仰和祭拜,让那些个忠魂能有个去处得以安宁。本来这个主意对现代人的袁飞来说,无非就是借花献佛,哪个现代人的小时候没被组织过烈士陵园扫墓呢。但是触动他想到这个事的,却是因为一个新提拔起的营官,十五营的营官:凌格。


九江的军队已经有万人,除了“泽字营”、炮营、两个水军营之外,有十五个步军营。有了上次王錱剿匪的经验之后,曾纪泽觉得用步一营再去剿匪实在是大炮打蚊子,不如让新营去历练。所以当曾国藩命令他去剿一支南昌和九江之间的宿匪时,他就选择了“九江步十五营”。十五营最后一个组建,兵源都是募军时四方来投的义士,营官更是曾纪泽大胆破格提拔的。短时间内突然聚齐一支大军,最稀缺的就应该是人才了。但是人才的脑袋上没贴着标签,所以才能知道慧眼识人,实在是一个不是人人具备的大才。


凌格原本就是一名“泽字营”的普通兵士,虽然只有十九岁,但是极有胆气,且勇武过人。曾纪泽把他从一个大头兵直接升到营官,也让凌格立时就抱定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决心。他跟王錱不同,王錱长于治军带兵,讲究谋略战法,凌格却领着十五营大张旗鼓的开到了宿匪山下。在大家一起干了一碗老白干之后,凌格扒了自己上衣光着脊梁,抄起把大刀,只说了句,“不怕死的就跟老子到山上去喝第二碗!”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带头往上冲。在山上和土匪好一阵子混战,浑身是血的凌格死战向前,快成了个血葫芦一样,以狠著称的土匪头子扭身想跑,凌格就在后面追。追着跑遍了半个山头之后,土匪头子跑不动了,跪下投降。“还是你狠!我服了!”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些,还不够奇的。此战十五营阵亡了十个人,伤了几十个,凌格伤的也不轻,但是凌格不光把这些阵亡的尸首都带回九江城来,还打算把不是九江人氏的尸首都送回老家去安葬。经历此一战,虽然凌格只有十九岁,而且是个兵勇直接提拔的营官,但是十五营无一人不敬服他。这是个忠心可昭日月的慷慨少年,是一个义气直冲云霄的赤胆汉子。率军浴血拼杀之后,他愿意把那些已经死去了的灵魂仍然当成兄弟对待,而不是在人失去利用价值了之后就一脚踢开。


凌格的铁血忠勇把袁飞都感动了,对于一个生长于现代的独生富二代来说,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现代的都市生活造就的都市人都是忙碌与冷漠的,就算是有些悲悯之心、仁爱之意,那也要等自己方便的时候才能去展现的。拿袁飞来说,他和曾纪泽和张之洞拜把子就是很多种目的掺杂在一起的,回到清朝的袁飞需要朋友、需要依靠,甚至这里边还有些虚与委蛇的成分,虽然曾、张二人都实心实意的拿袁飞当兄长,但这些并不能就让一个并不那么重情的现代人不去三心二意。如果现在让袁飞为了二位兄弟去死,他肯定是不去的;如果让袁飞为了二位兄弟上刀山下火海呢?那袁飞可能会含糊含糊考虑一下。毕竟这种感情是真的存在着的,虽然袁飞掺杂了点虚假,但是他还是在乎这种感情的,只不过是现代人都只知道自己,早已经不知道无私为何物了,更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献身于不是自己利益的别的某些东西,那个太彪、太二了。


感动之余袁飞就向曾纪泽提议,从归九江官府所有的土地里边,选一块盖一个墓园,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忠园”。多日后城西一片几十顷的土地草草的圈成了墓园,十五营和泽字营战死的兵士都被转葬于此,成为了埋在这里的第一批忠骨。墓园的入口附近修建了个不太大的灵堂,门口有副对联。上联,青山何处埋忠骨;下联,血染沙场即还家。正中曾纪泽亲题了一块匾:报国忠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