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九章 除掉老王八

长车踏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查抄了丘知府的家,收获之大实在是太意外了。曾纪泽雷厉风行,马上就动手布置修建房舍、招募兵勇。风风火火的忙活了两天之后,有些没有预料到的问题接踵而来了。当初因为扩军募兵实在是没钱,就没多加考虑不管不顾的把朝廷从四品的命官给抄家了,虽然解了燃眉之急,却也让丘世禄成了个烫手大山芋,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查抄了丘知府的家,收获之大实在是太意外了。曾纪泽雷厉风行,马上就动手布置修建房舍、招募兵勇。风风火火的忙活了两天之后,有些没有预料到的问题接踵而来了。当初因为扩军募兵实在是没钱,就没多加考虑不管不顾的把朝廷从四品的命官给抄家了,虽然解了燃眉之急,却也让丘世禄成了个烫手大山芋,如何善后这个问题迫在眉睫。


丘府被抄家时有人看见兵勇们大箱小箱的,从知府府中抬出东西来。并且两天里知府衙门里已经积攒了一些政务,官吏们又不见知府大人来处理,过往的行人都发现丘府门前多了兵勇把守。所以虽然曾纪泽等人极力想掩盖这事儿,但是纸包不住火,九江城内已经谣言四起,各种猜测和想象都有。有一种猜测最让九江城内的官吏和豪绅们人人自危,因为有人猜想曾纪泽可能是来私访的巡按御史,或者是两江总督曾国藩派来的特使,为了整治九江府的贪污之风。


曾纪泽担心人心恐慌会蔓延到九江府的其他州县,让所有的官吏无心理政,让富绅们担心朝廷又不知道拿谁当“肥鸭”来开刀。当时的清廷贪污之风非常普遍,但是偶尔会有一些倒霉蛋被拿出来杀鸡儆猴,而他的家产就被充实国库了,这种不很定期的杀富就给形象的叫做了“杀肥鸭”。为了维持九江城的局势稳定,为了给朝廷一个交代,也为了让丘世禄的家产能名正言顺的用在扩军上,曾纪泽、袁飞和张之洞三人商量到了半夜。


曾纪泽主张把丘世禄下狱,然后上书朝廷历数其罪证参奏他,再给他栽赃点串通长毛的罪证,等朝廷定夺。


袁飞想了两个主意。一是把丘世禄架空,让他继续当知府,但一应的政务都由曾几人做主。丘世禄的财产全部充公用于扩军,估计他有死罪的把柄在手里,也不敢不听话。第二个主意是找人刺杀掉丘世禄,然后请曾国藩上表推荐曾纪泽继任九江知府,这样的老贪官丘世禄还可以以臣礼下葬,他的家人也能依礼受到安置,但是显然是便宜了那个老贪官。


张之洞觉得最简单不如这样。假意把丘世禄送交给曾国藩大人发落,然后半路用人扮成长毛杀掉他,这样多一了百了。


第二天曾纪泽派人满城的贴榜告民,又派人去通知府衙官吏明日军营议事,把隶属九江府的各州县官员也都请了来。告示是这样的:“两江总督曾公讳国藩,密令湘军统领曾纪泽。查处九江知府丘世禄勾结长毛、图谋造反之罪。不日将丘世禄发往南昌府,依律严惩。”


转天来,九江城军营里。一大早,兵士们就把馆驿里歇息的各州县官员请去军营,府衙的官吏们也纷纷的到齐了。军营议事厅里挤了大约六七十人,坐定的众人皆有些战战兢兢,不明白曾纪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都相互的打听询问,没有结果之后就心下忐忑的猜想着。


大约上午九点钟,胡奋和张之洞率领着亲兵排开侍立在厅门口,曾纪泽和袁飞一前一后的进了议事厅。众人纷纷起身施礼,曾纪泽走到厅正中的座位前立住,对众人回礼后并不坐下,朗声说道:“曾某年少,却旦夕未敢忘却报国;曾某虽出自名门,勤勉之心却不从不懈怠;曾某虽只是一介武人,却心中常怀强国之梦。道光二十年,英人依靠船坚炮利,欺我华夏;道光二十二年,《南京条约》使我华夏向英人赔付两千一百万银元;道光二十六年,俄人侵我喀拉塔勒湖,伊利湖等地;咸丰元年,外有俄人数侵我黑龙江等地,内有长毛起兵作乱;至今咸丰四年,夷祸未肃,而盗贼四起,还有三合会、小刀会、天地会、捻军……”


讲到这里,本来疑虑重重的听着的官吏们,已经有年轻人恨得咬牙切齿,有些年老官吏更是哭天抢地。曾纪泽只得暂停了下来,看着众人开始大骂让大清王朝柱石倾斜的洋人和反贼们。等着众人大骂了一阵,情绪稍微平复后,曾纪泽继续说道:“曾某本年少鲁钝,愧领统领一职。但却被总督大人授予重任,担负九江防务和整军之责,不敢不殚精竭虑,极尽忠诚。上求建功立业,报效国家;下求守土保境,以安黎民。但不成想所依仗的知府丘大人,却暗自和长毛勾结,欲献九江城予长毛贼。万幸此事被曾某亲兵队长袁飞发觉,截获丘大人的信使,严刑拷问后招供其数次为丘贼与长毛来往送信。曾某考虑事关重大,密书告知总督大人,后得总督大人密令这才将丘贼拿下,又在他的家里搜出多封和长毛勾结的书信。”这时候身后的袁飞适时的递过来几封书信,曾纪泽接过信举在手里扬了扬,“这些就是丘贼和长毛的翼王石达开往来的书信,丘大人为了十万两白银要为石达开里应外合,出卖我九江城。”身后的袁飞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小声说:“老二,你真高!”


听到这些,坐着的官吏们有些惊诧,又有些轻松。惊诧是因为他们确实不太相信丘世禄有勾结长毛的胆子,但是只要这事不是跟贪污有关,他们就轻松了,丘世禄到底是不是真勾结长毛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以前他们巴结丘世禄,那是因为他是知府,手里边有权。现在看起来丘世禄要彻底倒霉了,他们对丘大人的孝顺之心也就像那“滚滚长江东逝水,奔流到海不复回了”。


曾纪泽看了大家的反应之后,继续说:“总督大人命我将丘贼和谋逆证据押送到南昌城去,交由他老人家来审理。丘贼的家产则全部充公,用做九江防务与扩军之用。九江城的政务呢,暂时由曾某来代为掌管。”


这时候官员堆里有人说:“总督大人真是英明啊!”马上有人接口。“岂止总督大人英明,曾统领也英明的紧啊!”然后就有人站起说:“总督大人和统领大人实在是一门英才啊!能得到为曾大人父子效命的机会,实在是大家的造化啊!”众人马上交口的说:“那是!”“那是!”


待大家都夸奖尽兴了,曾纪泽拱了拱手说:“曾某还是那句话,曾某虽然年少鲁钝,但是心怀报国之念,强国之梦。今日暂代知府之责,自知才德尚浅,以后唯有靠在坐诸君的鼎力相助了,谢过各位了。”众人忙答。“不敢,不敢。”


“希望诸君回去之后能勤于政务,并且能为九江的军政民生献上高见。今天以前的一些大清命官不该有的和不该做的,如果有了和做了也就既往不咎了。今日后如果各位……,那就怪不得曾某有言在先了,望诸君切记!”看了看相顾无言的大家之后,曾纪泽说:“各位,各归其职吧。以后也是这样,有饮宴的钱省下来干正事吧。”


晚上兄弟三人在曾纪泽回味起白天的事儿,袁飞佩服的不行。“老二,你是真厉害,白天里在那侃侃而谈的,你没看那些个官儿啊,都让你给镇住了。”

“我那也是被逼上梁山,不得不为。”

张之洞有点担心的说:“不知道这事是不是就算过去了,怎么没人替老王八闹啊?”

“那老王八为人那么奸猾,怕是没什么正经人能拿他当朋友吧,谁能管他是怎么回事啊,再说也没什么外人知道内情啊,我回去跟我那些亲兵兄弟们打个招呼,让都嘴严着点。”

“大哥,你那些兄弟你都没怎么带过,都是我带的,还是我去吩咐吧。”

“气我,气我是吧。为人不要这么坦白好不好,当着统领的面儿说我总开小差,是吧。”

张之洞笑,“我没有啊,大哥。”


三人接着就为谁带人假扮太平军半路截杀掉丘世禄发愁了。曾纪泽现在是代知府肯定不能去,张之洞干脆的说自己下不了手,袁飞也闹不清楚自己到时候下得了还是下不了手,也推脱不去。曾纪泽

就想派胡奋去,又怕胡奋靠不住,反倒有把柄落在他手里了。袁飞开解他不要有色眼光看人,胡奋不过就是城府深沉一点,这也不算什么啊,你什么事情都防着他,反倒容易离心离德。曾纪泽想想也有道理,就安排胡奋扮成太平军劫财,在押往南昌城的路上截杀了丘世禄,并且把丘府宅邸充了公,逐出了丘家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