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八章 九江第一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晚饭后,兄弟三人坐在一起聊天。“我妹妹这几天要来九江了。”曾纪泽说道。

“咱妹要来了,你怎么才说啊?”和曾纪泽、张之洞不同,现代人的袁飞一听美女就猴急。

相处日子也不短了,曾、张二人对袁飞说的很多现代的词汇和语义已经不那么陌生了。曾纪泽打击袁飞,“我妹妹肯定不会喜欢你的,你还是安分点的好。”

“你怎么知道?又没见过面,你凭什么就这么说啊。”

“家妹受家父熏陶,所学甚广,而且还有男儿之志。所以有点眼高于顶,最看不上纨绔子弟。”

张之洞这时候笑着说:“我看大哥挺好的。”

袁飞故作生气,“老三现在也不把“我”说成“俺”了,还学会说风凉话了。”张之洞笑笑不说话。袁飞继续问曾纪泽,“我哪里像纨绔子弟?”

“呵呵,她肯定看你不像正经人。”

“得,我不惦记了行吗。”

“我也是刚接到湖南来的家书,我妹妹她听说南昌城和长毛的战事吃紧,就想要去父亲那里看看。父亲大人知道她执拗,就折中让香婷来九江城了。”

“二哥,用不用我带人去半路接一下?”

“嗯,三弟去迎一下也好。”


几天后曾香婷到了九江城,果然曾纪泽没有猜错,最不喜欢在她看来有点流里流气的袁飞。半路上去迎接她的张之洞,倒几近成为了她的学生一般,也不管两人年岁相仿,有什么问题都虚心求教。名门千金的曾香婷喜好穿着男装,长袍马褂下为她平添一份英爽之气,如雪的肌肤加上明眸皓齿都在诠释着什么叫天生丽质。如此国色天香之下,袁飞心下暗以为冥冥中的女猪脚出现了,总想没事找事的往她跟前凑合,哪怕挨骂也好啊。可是曾香婷不愿意搭理他,就像他是透明的空气一样,弄的袁飞对自己的审美观有点找不着北了,闹不明白怎么自己换在清朝,就这么不招美女待见了。


大家闺秀的曾香婷被安排在曾纪泽住地旁边,一个独门小院里住下,由贴身丫环莲儿伺候着。可是曾大小姐不愿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他们操演士卒热火朝天,就想跟过来帮忙。曾纪泽和袁飞没有办法,就顺水推舟从书院里请了几个年轻先生,让曾香婷跟着他们一起教兵士读书。教授的课本初步选定了《弟子规》、《孝经》、《道德经》之类,袁飞告诉曾纪泽这叫政治思想教育。


一个多月的整训过去了,九江城军风一新。扰民和斗殴事件几乎杜绝,吸食鸦片和赌博恶习也略有收敛,很多年轻后生慕名前来投军。可是经费问题一下子就成为了扩军发展的瓶颈,那个奸猾的丘知府对曾纪泽想要拨款扩军的要求一再推诿,不是借口四处盗贼风起劫掠官民,就是九江地瘠民贫税赋不足,弄的曾纪泽连要出正当的饷银都倍感不易。


袁飞见曾纪泽过于忠厚温雅,算计不过老辣的丘世禄,就出了个主意。让曾纪泽干脆直接独揽军政大权,弄掉那个哈巴狗一样的丘知府。像丘知府这样奸猾世故的官儿,肯定不是什么好鸟,直接抓起来一搜家里,就给他打回原形了。“那万一搜不出什么来怎么办?”曾纪泽有点担心。


“放心好了,退一步讲。如果真搜不出什么来,就给他挑最大的帽子戴,治他一个督办粮饷不力,影响九江防务的罪。”袁飞故作阴险的说。


曾纪泽心想这也未尝不可,朝廷目前被长毛搞的焦头烂额,太平军到处势如破竹。这个时候朝廷倚重的是能打仗的武人,看重的是各州府的防务和战绩,应该不会太在意这么个守财的狗官吧。


第二天早上,天刚放亮。“通通”的砸门过后,袁飞和张之洞推开一脸惺忪的门房,带着手持刀枪的一百多个兵勇,冲进了丘知府的府邸。袁张二人指挥着手下一面控制住丘府路径和刚刚惊起手足无措的家丁,一面四处搜查。二人穿庭过院的直奔内宅,撞见刚从床上爬起,衣裳尚且不整的丘知府。“丘大人早。”袁飞略带嘲弄的说。

“你---你---你,你们这是干什么?”丘世禄有点气的发懵,一大早上就有人进来抄家一样,真给他弄蒙了。

袁飞不接他话茬,反问他。“一大早的就来拜会知府大人,连杯清茶都不奉吗。丘大人可知待客之礼?”

“混---混---混账!放肆!”

袁飞转脸和丘世禄身边的一个有点怕的发抖的小丫环说,“你们老爷不懂事,你去奉茶,我们这就去前厅去。”

“丘大人甭客气了,请!”袁飞说完,身后的兵勇应声架起了看似很不愿意的丘世禄。“对了,把夫人们也叫上一起喝茶,别冷落了她们。马蒂斯图塔的,你个老王八,老婆真他妈多。”

“你---你们!无法无天了啊!”丘世禄气的有点浑身哆嗦,嘴角往上抽抽。

“赶紧请大人去前厅啊,一会儿再给气个好歹的。”兵勇们架着丘世禄和他的老小去前厅,袁飞又分拨张之洞去带人搜查内宅,还不忘了大声嘱咐兵勇。“兄弟们千万弄仔细点啊,来一次知府老爷家不容易。都小心着点儿,别打碎东西,知道不,都是国家财产。”


前厅里知府大人气的有点犯羊角风病,姨太太们七手八脚的围着帮忙,几个兵士拿着刀枪在厅外戒备。袁飞坐在一边悠哉的喝着茶,如此的看知府老爷丑态,心下很是快意。半晌之后丘世禄有点缓过劲来,姨太太们见状忙侍立到他身后。“本官要向朝廷去参你们,你们这是强盗所为,简直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丘大人最知道谁更是无法无天。”袁飞不慌不忙,边品茶边慢悠悠的说。

“劫掠朝廷命官,你们都得满门抄斩。”丘世禄恨声道。

“你呀,你一会就老实了,我让你蹦跶。”袁飞说完就不在搭理丘知府,只管叫过来一个小丫环,然后一杯接一杯的喝茶。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张之洞领着个书记带着本册子进来了。袁飞问他,“怎么弄这么久啊,我都快喝飘起来了。”

“大哥,丘大人贪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刚合算出他贪了多少银子,很多珍宝首饰、古董字画之类的还没造册完呢。我怕你着急,才先过来了。”

“嗯。你怎么还管这老东西叫大人。”

“我,不叫大人我不知道叫什么。”

“叫他老王八,丫个老东西弄这么多老婆,还搂这么多钱,马蒂斯图塔的。”

“哦,知道了。大哥。”

“念给这老王八听听,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

“是。”张之洞因为勤勉好学此时已经认识些字,书记在旁边不停指正。“老王八府中共有库房三间,藏银地窖一个,加上其他房屋处,共计搜出银票八十万两、白银十二万余两、黄金七千五百余两、地契房契若干、良马八匹、翡翠屏风一具、珊瑚……。”

袁飞摆手,不用念了。“丘大人,到底谁无法无天?”此时的袁飞并不太知道这些数目是多少钱,如果他知道这些钱放在当代用人民币来衡量,并且不过高的计算那些奇珍异宝的价值,丘世禄就已经贪污了近七、八亿的话,他肯定会惊的下巴砸到自己脚面的。但是丘世禄贪的这些和嘉庆四年清廷查抄的和珅来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和珅堪称亘古第一贪。


丘世禄此时浑身哆嗦的说不出话来。“等我造册完了去给你选坟地啊,不对,是给你全家选坟地。你喜欢山清水秀的地方不?要不还是选风水好的地方吧,不过就怕是全家死光了,风水再好也没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