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五章 这不是打架

长车踏破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立在马车旁边等他们的曾纪泽,突然紧张起来,去马车上取出了自己的佩剑。顺着曾纪泽的目光,袁飞和张之洞看见有一小队太平军走了过来,队伍里还绑着两个年轻乡民。怎么知道就是乡民?很简单,因为衣着上就可以区分的出来。看到马车旁的人取剑,那队太平军中冲出了五个人,把曾纪泽围在中间。 这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立在马车旁边等他们的曾纪泽,突然紧张起来,去马车上取出了自己的佩剑。顺着曾纪泽的目光,袁飞和张之洞看见有一小队太平军走了过来,队伍里还绑着两个年轻乡民。怎么知道就是乡民?很简单,因为衣着上就可以区分的出来。看到马车旁的人取剑,那队太平军中冲出了五个人,把曾纪泽围在中间。

这队太平军一共有九个人,由两个伍长带领,除了一个伍长拿着长矛外,其余人都拿的是刀。五个人围住曾纪泽后,押着两个乡民的四人看见了河边穿着湘军号衣的袁飞,一个伍长和一个兵士立时举刀就朝袁飞扑了过去。剩下了那个拿长矛的伍长和一个兵士押着乡民停脚不走,站在离马车不远那里观阵。

“跑~~~!”大喊一声的同时,曾纪泽已经拔出佩剑,刺向最右侧的一个太平军。那个太平军身体略微后退了一点,然后用刀想去格挡曾纪泽刺出的剑,曾纪泽却趁他稍退,收回刺出的剑,从他身旁让出的空隙拔腿就跑。围着曾纪泽的五个人,也提刀跟在身后紧追,曾纪泽边跑边朝河边方向看。只要离追他的五人稍远,就换方向兜圈子往回跑,还抽冷子偷袭追击他最近的太平军。

曾纪泽的“跑”字,是说给袁飞和张之洞听的。实际上袁飞是在他没说“跑”字之前就想跑,确切的说是看见了太平军就想跑。他也知道太平军和清军不是一伙的,只不过他分辨的速度慢一点,因为之前对太平军只是书本上看过而已,没有亲眼见过。等他闹明白真是太平军的时候,太平军的一个伍长和兵士已经冲到跟前了。憨厚老实的张之洞和袁飞也差不多,等想明白该跑的时候敌人已经近在咫尺了。


那名伍长恶狠狠的举刀就劈,高举的战刀寒光闪闪。袁飞本能的想抱摔他,哪知道自己身体比预想的灵活迅捷的多,还没抱到那名伍长的身体呢,自己已经把他撞翻在地战刀脱手了。没时间细想怎么回事,袁飞转身就想撒丫子先撤了,不过他看到旁边的张之洞已经和那个追他的兵士抱成一团,倒在地上厮打。原来,那名兵士冲到跟前时候,情急的张之洞拿手中竹筒里的水泼了过去,接着扑过去就咬那名兵士持刀的手,被咬的家伙疼的扔掉刀之后,两人就抱在一起扭打了,继而又摔倒在地上继续扭打。马车方向的曾纪泽领着五个太平军兜圈子也并未逃走,这让袁飞心里骂了句,“靠,豁出去了。”然后,他低头习惯性的就在地上找砖头,一无所获之后反应过来这是在清朝。


被撞翻的那名伍长已经捡起刀爬了起来,有点搞不清楚怎么一下子就被狠狠的撞到了,身上骨头感觉要散架了一样。看到他起来,袁飞出手抓住了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下压,然后用膝盖几个“垫炮”,这是袁飞打架惯常用的招数。那名伍长有点惊骇,看到曾纪泽伸手来抓自己头发,自己却没等躲避就让他得逞,接着的几个“垫炮”马上让自己天旋地转,没了知觉。


看到手中抓着的家伙变的瘫软了,袁飞松开手任由他倒在地上。回过头去揪跟张之洞滚打在一起的太平军士兵,可是那两个人在地上不停翻滚,很不好抓头发。袁飞就在地上寻找打架趁手的家伙,看到了伍长身旁的战刀,心下一哆嗦,这东西太可怕了,他不敢用。不敢用刀的他,在地上接着寻摸还是没看到趁手的家伙。这个时候太平军兵士占了上风,骑住了张之洞,双手狠掐张之洞脖子。不及多想的袁飞,横着一脚就蹬了过去,中招的太平军兵士摔出丈远,还翻滚了几圈,身体才停住不动。出完脚的袁飞一愣,有点惊异自己现在的体魄怎么变得这么强了。


摆平了身边两个人的袁飞想去救曾纪泽,刚跑两步他又回身在地上抄起来一把战刀。押着两名村民观战的另一名太平军伍长和兵士,看到了袁飞空手把两个同伴打的爬不起来,踌躇着没敢过去。张之洞揉着脖子坐起身喘粗气,看到袁飞去帮忙曾纪泽,也起身捡起另一把战刀跟了上去。


这边的曾纪泽边打边跑,有点狼狈,虽刺伤了两个人,自己的胳膊却也被划出一条口子,幸好不太深。看到袁飞和张之洞逼近,追曾纪泽的五个人分出来三个人抵挡。感觉自己变强的袁飞有点个人膨胀,大喇喇的跟后边的张之洞说:“看我的。”


没用过战刀的袁飞想起了武侠片画面,他把刀拖在地上划出声音,自己小碎步狂奔冲向三个太平军。接近第一个太平军的时候他把手里的战刀用力捅了过去,这个怪异的非常规刀法,让那个太平军忙用手里战刀去挡开。没想到袁飞的这一刀太快,虽格挡到了但是仍然被这一刀深深地刺入腹部。不过太平军兵士的刀在相撞后,却改变了方向在袁飞的右腹上划了个口子。


袁飞抽出刺入敌人腹内的刀,转身又劈翻了一个近前的太平军。第三个太平军吓的破了胆,他收住脚转身就跑,观战的两个太平军和追曾纪泽的两个也见势不好,撒腿逃命,其中的伍长把长矛也扔了。


战斗片刻间就结束了,剩下的敌人都被袁飞吓跑了,扔下了两个绑着的年轻村民。袁飞还惦记着自己肚子被划了一刀,想着会不会流出肠子啊,因为这个情节在影视剧和小说里都常见。他扔了手里的刀,脱光了脊梁察看。

来到他身边的曾纪泽指着他胸口,“你的伤不见了,难不成----你真是----未来人??”

“我昨天晚上就把包扎取下来了,我没受伤,我自己看了。”

低头看伤的袁飞发现,刚才自己中的刀伤不深,现在已经不在流血,而且看起来似乎已经要愈合了。“我是不是有超能力了?我是不是怎么打也死不了了?”袁飞喃喃的像是问自己,脸上的挂着介乎痴傻的表情,就差流哈喇子了。

袁飞是有一定科学素养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伤口愈合的速度比正常人要快,而且在体魄上也强大了许多。“这些变化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属于这个朝代吗?还是那个石床让自己具有了什么特殊能力?”短时间之内袁飞还不能总结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虽然他现在特好奇自己是不是受了重伤也能很快恢复,就像漫画书里的家伙一样,甚至自己还能成为“不死鸟”一样的超人类。不过他可没胆子去试验证明一下,奔着捅死自己的力道给自己来上一刀。那如果自己不是“不死鸟”,不是就挂掉了!那自己也太他妈彪了!


曾纪泽察看了一下倒地的太平军兵士,包括那两个袁飞徒手打倒的,他们都已经死了。给被太平军抓获的两个村民松绑后,村民告诉他们。现在附近来了好多太平军,四处鼓动人信“拜上帝教”,还强迫一些年轻的乡民去加入太平军。两个村民说他们想往北去逃难,匆匆道谢就赶路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