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三章 袁飞快死了(上)

长车踏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副统领胡奋带着“泽字营”走后,给曾纪泽留了辆马车和些银钱。简单止血包扎了的袁飞躺在马车上,曾纪泽赶着马车下了大路,希望找户人家安顿下来,好找个郎中给袁飞医伤。虽然从上午恶战到现在,一直未进一粒水米的曾纪泽并不觉困顿,刚被太平军伏击过的他,觉得离大路近一定很不安全,他赶着马车专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副统领胡奋带着“泽字营”走后,给曾纪泽留了辆马车和些银钱。简单止血包扎了的袁飞躺在马车上,曾纪泽赶着马车下了大路,希望找户人家安顿下来,好找个郎中给袁飞医伤。虽然从上午恶战到现在,一直未进一粒水米的曾纪泽并不觉困顿,刚被太平军伏击过的他,觉得离大路近一定很不安全,他赶着马车专挑弯曲盘桓的山间小路走,希望找个偏僻的所在。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曾纪泽停在了一个小村子前。说它是村子,不过是山坡上星罗棋布的十几户人家,村中有几颗抱不过来的大树,村后有一条清凌凌的溪水。现在这个傍晚时分,十几户人家正是炊烟袅袅,刚刚劳作回家的村民都在院中忙碌。马车赶不上山坡,只好停在下边,感觉柳暗花明之后的曾纪泽下了马车,上坡去求人,打算就在这里歇脚。


刚要在第一户人家叫门,因为简陋的木门怕是经不住他来敲。坡上的另一户人家院中,出来一位老者问道:“你是谁?”

“老伯,我是路过的湘军。”曾纪泽连忙迎上去,略微低头拱了下手。

“有何贵干啊?”老者打量着曾纪泽,见他穿着官服,一身血污,土头灰脸的。

“我的兄弟受伤了,想找个地方医治调养,还望老伯能行个方便。”

“穷山沟,怕是误了老爷的事儿。”老者说话时候,又有村民聚了过来。

“老伯,我兄弟确实伤的非常重。”曾纪泽面色焦急的回头望了眼马车。

一个年轻后生跳到坡下,往马车里看了眼,“二爷爷,那人真是伤的好重。”老者听后踌躇起来,身边的其他村民都七嘴八舌的给老人进言起来。

“好吧,请老爷把你的兄弟抬下来吧,就住在我家。”老者叹气转身回屋还轻声说了句,“哎!自古兵匪多为祸啊。”

“谢谢老伯!”曾纪泽欢喜的和那个跳下坡的后生,把袁飞抬进了老者的家里。


乡人都好奇热心,别人家有点什么事都愿意掺和一下,不大的小村子倒有十来个人留在老者家里帮忙,或者看热闹。帮袁飞上了些草药,重新包扎后。老者,也就是村民们口中的二爷爷说:“今天晚了,先吃饭,明儿早起去请个郎中来。”


为了待客,二爷爷的儿媳又煮了些风干的兔肉,炒了个青菜,上了些爽口的咸菜。村民们围观着曾纪泽吃饭,和他拉家常。这个小村子都姓张,二爷爷最年长,算是族长,儿子跟人去贩山货不在家里,膝下还有一个小孙子。给自己帮忙的那个年轻后生父母死的早,他连个大号都没有,从小到大被人叫做狗子。狗子听说曾纪泽才二十岁就做了统领羡慕不已,连连问自己可不可以跟着他去当湘军。大家伙儿都挺喜欢曾纪泽的,直夸他识礼、没架子。曾纪泽好不容易才熬走了热情的村民们,去看了看一直昏迷未醒的袁飞,失血过多让袁飞脸色惨白,发着低烧。和衣躺到床上的曾纪泽翻来覆去,考虑着怎么着让袁飞把这条命捡回来。


天光刚放亮,雄鸡就报晓了。一夜没睡好的曾纪泽挣扎着起了床,昨天的恶斗让他浑身酸痛。换掉身上血污的官服,穿上了一身常服----石青色长袍、白色马褂。仪表儒雅的曾纪泽换上素色常服,看起来更像是一介书生。穿戴好了之后,曾纪泽就来到二爷爷屋前,轻声叩门。

“呀!后生老爷起的这么早。”二爷爷开门有些吃惊。二十岁年纪当然是后生,朝廷命官当然是老爷,后生老爷----堪称经典称谓!

“老伯,我兄弟看起来不太妙啊,哪里能找个郎中啊?”

“哦,吃了饭让狗子领你去杨村,他们村里有个土郎中。”

“多谢老伯!”


日头升起来了,郎中也算是请回来了。“脉象微弱,气血不胜。我给他换了金疮药,开了个方子。小兄弟失血太多,今后如何实不可知啊!”土郎中一个劲的叹气摇头。曾纪泽付了双倍诊费,送郎中出了门,回到屋中有点傻眼了。从袁飞受伤后,到现在接近一天了,一直昏迷着没有醒过,土郎中的意思是袁飞已经回天乏力了吧。曾纪泽坐到袁飞床前看着他,惨白的脸色还有些泛青,嘴唇上的红色已经褪去,年轻的胸膛看不出一丝起伏,死尸一样的一动不动……。




一阵风一样,一辆黑色宝马X6驶进了大学校园,停在了超市门前。一对韩流装扮的年轻男女下了车。男孩拥吻了一下女孩说:“你先去买东西吧,我去停车,一会上课见。”

“恩,拜拜!”穿着短的不能再短之超短裙的女孩,摇摆着腰肢进了超市。


教室内,讲师在讲台上讲着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学。刚才在宝马X6下来的年轻男女,正挨坐在一起。

“袁飞,晚上来我家吧。”女孩眼睛看着讲师,手指在男孩大腿根上轻画。

“啊,改天吧,我老爸晚上要召见我。”袁飞也同样眼睛看着讲师,原本搂在女孩腰的手,却伸进了女孩衣服里,上下游走。

“去死!”女孩撇嘴轻骂,并且打落袁飞伸在自己衣服里的手。

袁飞笑吟吟的收回自己的手放在桌上,继续看着讲师听课,不当回事儿。


放学后,开车回到豪华别墅的袁飞,进门四仰八叉的倒在客厅沙发上。“娟姐,我老爸呢?”

“袁先生应酬去了,说晚点才能回来。”娟姐跑过来答道。

“让我回来,说要见我,自己又不回来。”袁飞不满的嘟囔着。

“袁先生也是刚接了电话,出去应酬去的。”

“哦,老妈呢?又谁家打牌去了,还是派对去了?”

“袁太太到郑太太家里去了,晚饭不回来吃了。”

“哦,太好了,我们自己吃。”


吃过饭的袁飞推门进了父亲书房,坐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准备上网打发时间。这间宽敞的书房里摆放着很多书柜,上面摆着成套的精装书籍,也陈列着很多收藏品。这些都是身份和品位的象征,但书籍是摆设,家里边没人看,也就袁飞有时候翻看翻看;收藏品是袁飞父亲最近的爱好,成为有钱人之后也跟人学着玩起了收藏,不过没买着几样真东西。


前些天袁飞父亲一个文化界的朋友,忽悠他买了一个石床,说是什么一种很珍贵的玉石材料做成的。在袁飞看来,那东西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哪里像玉石,怎么看都像石头的。那个文化界的朋友还说,据他考证,那个石床应该是汉献帝刘协睡过的,因为刘协曾经一度从洛阳迁都到长安,过的挺颠沛流离的,最困难时期睡的就是那张石床。巧舌如簧的忽悠之下,袁飞父亲最后花五十万把他买回来了,现在就摆在书房的一角。


电脑前玩游戏的袁飞觉得有点乏味,站起身来在书房里转悠。一会书架上拿下本书翻看两眼,一会拿起个收藏品左右看看,信步到了那个石床跟前了。袁飞盯着石床琢磨,“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材料的呢?”。它虽然并不是很大,看起来像普通床一样,表面并不是很平整光滑,而且也有个床头。在床头的正中位置呢,有一些很奇怪的图案,看着很像是一种符号,抑或是一种文字。这些类似符号文字一样的东西呢,看上去还不是雕凿上去的,又很像是石头自然纹理的形成。


“你个老骗子,做的还挺古怪!”研究半天的袁飞,看不出个眉目,想着这可能是那个忽悠老爸的家伙故意做出来的。这个家伙看样子道儿还挺深的,做出来的东西挺能唬人啊!


袁飞伸手在石床上摸了摸,觉得和想象中应该有的感觉不同。这么个石家伙----姑且暂时叫它石家伙吧,虽然它看起来古古怪怪的,也不很像石头,但是摸上去并不是冷森森的感觉,而是有点温润清凉的感觉。这个感觉似曾相识,袁飞女友不那么春心萌动的时候,她的肌肤摸起来也是这个感觉。“看起来老爸的那个朋友也不全是忽悠啊,这个外表更像是石头的家伙,摸起来还有些像玉啊。”来了兴味的袁飞一屁股坐在了石床上。


“嘿!这个石床有点窄啊。”略靠在石床床头的袁飞伸展开身体,兴致盎然的躺了下去,辗转扑腾了几下。突然感觉有一丝困意席卷了过来,袁飞有点睁不开眼了,心里琢磨:“先歇一小会吧,老爸也不知道是不是快回来了。”合上了眼后的袁飞只感觉自己变得好累,困乏的不行。慢慢的手脚变的一点力气没有了;身体好像睡在云端里,好似空中漂浮一样;自己的意识像一块从四周开始缩小的荧光屏幕一样,最后变成一个亮点消失了,只有一片黑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