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二章 泽字营遇伏(下)

长车踏破 收藏 0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擒贼先擒王这个念头也闪现过了,可是长毛主将站在山坡上隔岸观火,并不下来。曾纪泽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如果不能有什么奇招制敌的话,就只能靠勇猛震慑住敌人了,让他们知道“泽字营”不是好惹的,最好早早知难而退。可是敌人山坡上又杀下来一支队伍,好像要和自己死拼一样,长毛的号角声也愈发索命一般的大作起来。


曾纪泽横下了心想:“看来只能是拼死一搏了,如果老天爷注定让我报国的第一战,变成最后一战,就更不能辱没曾家的名声了。无论怎么样,守住阵型才是一切可能的前提。”


防守阵的正面,有一股十来人的太平军已经冲近了。曾纪泽举剑高呼:“杀~~~!”迎了上去,胡奋和十余名亲兵也紧随着迎了上去。


“呼~~~”的一刀,挂着风就迎面劈来了,曾纪泽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身,右手的剑已经顺势的刺进了一个举刀劈来的长毛的肚子。长剑刺进身体“噗”的一声和剑身刺进身体皮肉产生的摩擦,让他感觉头皮有点发麻。由于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快步冲向敌人的他还没有停步,被刺中的长毛士兵被他又推着倒退了几步,刺进身体的长剑已经从后背贯穿出来。那个同样年轻的脸有点扭曲,嘴里边冒着因为被一剑贯穿,内脏破裂而产生的血,看到这张脸的曾纪泽片刻间有点恍惚。


被他刺中的长毛身后,又一个魁梧的长毛士兵,冲上来全力劈来了一刀。他本能的想用右手剑去拨开那一刀,可是自己的剑还在敌人身体内,意识到了这一点的他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也忘记了弃剑躲避,只感觉压顶劈来的一刀似乎马上就砍到了身体,带动起的刀风已经震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


“铛~~~”的一响,金属撞击的声响。让曾纪泽有些回过神来了。朝他劈来的一刀已经被人架开了,惊人的力道让劈他的长毛有些往后踉跄,而架开这一刀的人已经顺势踢倒了那个长毛,并斜胸补了一刀,溅起的血迸了那人满身都是。救曾纪泽的这个人是他的亲兵袁飞。被属下搭救了,这事儿实在是不光彩,而且看来“杀人不眨眼”这东西不是每人都行的,他曾纪泽没想到自己头回上阵杀人,居然也有点心慌意乱。


回过神来的曾纪泽收回目光,从长毛尸身上拔出佩剑,并且在那个尸身的衣服上擦了擦下剑上的血迹,起身又加入战团。和他们绞杀在一起的十几名长毛,已经所剩无几了,曾纪泽率领着的十余人勇不可挡,残存的几名长毛不多时也倒在血泊中了。


为了防止防守阵型被破坏,曾纪泽带着胡奋和十几名亲兵们,主动攻杀迫近防守阵的人。曾纪泽发现袁飞打仗很出众,身手矫健,奋勇当先。心里想着如果这仗能胜的话,应该升袁飞当个哨长,或者干脆求父亲调走胡奋,提拔袁飞当副统领。可是眼前的长毛军似乎并不管你如何胡思乱想,他们的进攻一时不休,愈来愈猛。耀眼的日头已经挂在天空正中,而一直血肉相搏的湘军和太平军,可是谁也不敢松懈,激斗了多时的他们不敢放松,这个时候的放松,常常可以让你一辈子就都放松了。


由大路攻过来的太平军骑兵,由于觉得在“刺猬”面前束手无策,而且还缺乏长武器,近战又没有步兵灵活。折损了近百人之后,已经分散的停在离“刺猬”约百米的地方放箭了。“泽字营”火枪手身前有藤牌遮护,太平军骑兵和他们对射实在是讨不到便宜。从冲锋到对射,虽然他们已经折损了百人,但是他们几乎还没有什么战果,他们很少有箭支能穿越湘军藤牌,达到有效杀伤。


正面冲锋的太平军步兵们伤亡更大,他们在这片开阔地的冲击距离里,已经伤亡了近三百人。红了眼的李福忠不管自己是督战的身份了,举起战刀高声怪叫着,率领着太平军步兵百米冲刺一样的就往前冲。他冲锋根本就不躲避,不考虑受伤与否,但是阎王爷却偏偏不眷顾这种亡命之徒。杀到“刺猬”跟前的李福忠,身上已经几处挂彩,却浑然不觉。挥起战刀砍得支在藤牌上的长矛一歪,就合身拿自己往盾阵上砸去,一下子扑到了好几人。压在扑到的几个刀盾兵身上的李福忠,鹞子翻身立起,正好让开了一个反应快的枪手刺过来的长矛,顺势用胳膊夹住了,拼力一抡,被带的摔出去的那个枪手又撞倒了几个人。电光火石之间,“泽字营”防守阵的一处已经被李福忠杀开一个缺口,他和身后紧随的几名士兵立时就跟缺口处的湘军拼杀起来。


杀开的缺口处,湘军保持着阵型往两边分开,一名黄脸膛短须的哨长在李福忠凌厉凶狠的刀法下丧了命。李福忠和几个太平军兵士,冲入了阵型中间,后边的太平军步兵也已经蜂拥而至。湘军站在后排的火枪手,已经没有机会和时间给他们装填火药铅弹了,这些“泽字营”的火枪手们装备的是前装滑膛火绳枪,既然双方已经纠缠到了一起,只能拼死肉搏了,火枪手手中的火枪也只能当棍子抡砸了。防守阵型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双方只能斗狠了!


“杀~~~!”曾纪泽下了命令。“泽字营”不在像石头一样是个整体了,他更像液体一样,和冲杀过来的太平军“融合”在了一起。


那边厢山坡上的太平军将领,始终观阵的李福裘,也发出了全体出击的命令。呜~~~呜~~~声的号角再次响起,他带着身边的亲兵冲下山坡,大路那头的骑兵也朝战场中心冲杀过去。李福裘打着如意算盘,现在就是给苦战多时的“泽字营”最后一击,生力军再加上人数的优势,大局已定。此时的“泽字营”不足三百人,而他李福裘加一起还有七、八百人。


曾纪泽仿佛灵魂和身体脱离开来,虽然他的身体一直在奋勇拼杀,在杀向那个像狼入羊群一般的李福忠;但是他的灵魂却只听见呼喝声、惨叫声;他的眼睛只看见鲜血溅出,不断有人倒下。突然他看到袁飞跑到原本阵后停马的地方,翻身上了一匹枣红骏马,那是他的马,这个袁飞想要逃跑?曾纪泽真恨手边没有弓箭,要不就一箭射死这厮。


袁飞骑马往北跑了几步,绕开了混战的人群,突然他策马斜刺里像刚冲下山坡的李福裘疾驰过去。有李福裘亲兵发现了袁飞,众亲兵停下脚步摘弓搭箭射他;李福裘觉得有些好笑,提着剑朝着袁飞这边不紧不慢走了过去。马上的袁飞把战刀背在背上,双手扒着马鞍蹬里藏身躲避着弓箭,枣红马仍然飞奔冲向李福裘。只是片刻间,已经冲到离李福裘数米之内的枣红马,身中数箭不支倒地。枣红马倒地的瞬间,袁飞已经借着余势奔至近前,李福裘圆眼一瞪挺剑就刺,长剑顺利的刺入袁飞胸膛,但是李福裘觉得眼前红光一闪,手中的长剑无力再往前送出分毫,因为在这同时袁飞的战刀电光一般迅捷,斜肩带背的劈中了李福裘,如果不是袁飞下劈同时中剑让力量稍减,李福裘肯定就被劈成两段了。


中国人最知道什么叫“鸟无头不飞”,最先开始逃跑的李福裘身边的亲兵,他们甚至都没敢去看看杀死他们首领的袁飞死了没有,或者去补上去几刀报个仇什么的。一切来的太快,大部分只是惊愕的亲兵见有人拔腿就跑,像是同时接到命令了一样也翻身往山坡上爬去。正向“泽字营”冲锋的太平军骑兵注意到了这个战场变故,见到李福裘亲兵开始逃跑,他们中间的小头领也挥手让大家掉转马头撤离。还在厮杀的李福忠见战场局势骤变,偷眼撇去知道兄长已经战死,心下咒骂了一下这群家伙真是乌合之众之后,拼力向太平军骑兵撤走的方向突围逃去,余下的太平军开始四散奔逃。


“不要追了!”曾纪泽喝到。战场上一片狼藉,满地是死尸和哼哼唧唧的伤兵。




掩埋了同袍尸体,清理了战场之后,曾纪泽和胡奋简单商量了下步决定。此战伤亡过大,算上伤兵“泽字营”不过还剩下二百余人。现在的情况下,不能去南昌城集结了,由胡奋率领着先去九江城休整候命,到那里上报战情,拿李福裘人头和太平军俘虏请功。袁飞救了曾纪泽的命,还力挽危局救了大家的命,无论如何应该尽力救他。但是他伤势极重,“泽字营”是新军而且是去南昌城集结,并没有带随军郎中,只能就近医治。曾纪泽决定亲自留下救治这个下属,他不想欠这人情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