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一章 泽字营遇伏(上)

长车踏破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1854年,即咸丰四年。 早春的一天上午,碧空如洗,凉风习习。虽然刚刚踏进春天,天地却已生机盎然,远近满眼都是绿色。一个一个的山峰连绵成片,弯弯曲曲的小河和大路蜿蜒于山峰之间。刚刚绽出春色不久的草木的芬芳,沁透在了清冷怡人的空气里,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这样的不冷不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1854年,即咸丰四年。


早春的一天上午,碧空如洗,凉风习习。虽然刚刚踏进春天,天地却已生机盎然,远近满眼都是绿色。一个一个的山峰连绵成片,弯弯曲曲的小河和大路蜿蜒于山峰之间。刚刚绽出春色不久的草木的芬芳,沁透在了清冷怡人的空气里,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这样的不冷不热的天气真是惬意。


一条山脚下的大路上,一支近五百人的清军正在行进中。他们头上缠着蓝色布带,身上还穿着冬天的棉军衣,军衣前襟上写着白底黑字的“兵”字,背后则是白底黑字的“湘”字,满身征尘的他们依然算精神抖擞。这只军队是曾国藩曾大帅的儿子曾纪泽率领的,奉命开往南昌城集结的“泽字营”。


“泽字营”多数为湖南乡间爱好习武的青年后生组成,什长、哨长更为一些沙场老兵担任,虽然组建时间不久,却建功心切士气高昂。自古湖南民风凶顽刁悍,吃苦耐劳,有无湘不成军之说,湘军自然也是最敢战善战之师。


“泽字营”分四哨,都为步兵。每哨八十人,归一个哨长带领;每一哨呢,又分八队,每队十人,归什长带领;余下的一百多人为亲兵,是“泽字营”统领曾纪泽的直属。“泽字营”分工明确,每哨都分别装备火枪,短刀、藤牌、长矛;统领曾纪泽的亲兵则一半装备火枪,另一半为持短刀藤牌的刀兵。队伍中间赶着几辆骡马大车,车上拉着粮草、帐篷,器械等辎重。


年纪刚刚满二十岁的统领,曾国藩大公子曾纪泽,正走在队伍中间和副统领议事。副统领名叫胡奋,年龄略长曾纪泽几岁,但也是大有来头,他父亲就是湘军的另一个著名首领胡林翼。“胡兄,再派些斥候,我们现在已经离南昌城不远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曾纪泽对身旁的胡奋说道。


“是!大人。”略微落后于曾纪泽马头的胡奋答道。虽然年岁同样不大,但是他比起曾纪泽的意气风发来讲,胡奋就老成持重的多。二人之前一起共事带兵、练兵,胡奋从来都是恪守礼法,任何事情做的都很有分寸,从不违背曾纪泽的意思。这些总让曾纪泽感觉胡奋不像个武人,更应该去官场里混,像今天并辔而行的这点儿事,胡奋都这样的谨小慎微。和性格更不相称的偏偏就是,城府深的胡奋黑不溜秋,身材粗大,一脸络腮胡子;反过来一脸文弱书卷气的曾纪泽豪爽、霸气、有点锋芒毕露。


胡奋在马上扭回身冲身后的传令兵命令道:“派两名斥候,登高去打探,看看长毛有没有埋伏。”一会儿工夫,接到命令的两名斥候,快马驰出队伍,上了山坡往远哨探去了。


“胡兄,你我二人这次赶到南昌城,和父亲大人汇合,之后就可以上阵报效国家了啊。”曾纪泽一谈到上战场杀敌,还有些憧憬和兴奋。


“胡某愿意追随大人,效犬马之劳!”


“希望能早日荡平长毛反贼,还百姓以清平日子。”


“大人说的是!”


曾纪泽和胡奋的谈话音未落。突然, “泽字营”的东面山坡上,竖起了太平军的旗帜,接着响起的号角的呜~~~呜~~声音;远处隐隐传来了轰轰的马蹄声和人马嘶喊声,响起了同样的号角声,和着山坡上的号角声一起连绵于耳。


山坡上的太平军大旗下站着一位青年将领,他抽出佩剑向天一指,早早埋伏好了的太平军弓箭手立起身来,向着坡下行进的“泽字营”瞄准,那位青年将领的剑向下落下,立时飞箭如蝗。


号角声、奔马声、中箭的惨叫声像是一瞬间同时出现了一样,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泽字营”措手不及,多数本是农家子弟的湘军已经发了懵,一些想抵抗的士兵也不知该如何冲锋,近五百人绵延近半里的行军队伍登时乱的像一锅粥。


“扔掉辎重,向西边开阔地跑,出弓箭范围。”片刻惊慌过后的曾纪泽高呼,并且拔出佩剑拨打着射过来的劲箭。胡奋这时候擎出刀盾策马挡在曾纪泽身前,“曾大人,快走!我护着你。”一些亲兵业已回过神来,围笼过来。


“带上中箭受伤的,快往西边撤,到开阔地上集合。”曾纪泽在马上高呼指挥。被从混乱中喝醒的“泽字营”兵勇们,拉起或背上受伤跑不动的同伴丢下骡马辎重,朝大路西边的开阔地跑去。虽狼狈不堪,但是弓箭毕竟射程有限,紧跑慢跑的“泽字营”兵勇,已经大部分跑出了太平军弓箭的射程,曾纪泽和胡奋带领着十几名亲兵最后也跟着撤了过去。大路间散乱的遗弃着湘军的骡马辎重,还有几十具中箭毙命的湘军兵士尸体。


刚刚在大路西边一片不算太大的开阔地聚拢,“泽字营”士兵惊魂未定,都等待着统领曾纪泽的命令。虽骤临大敌、措手不及,但好勇斗狠的湘人本性,已经让一些兵士显得多少有些跃跃欲试,他们这时候都盯着曾纪泽,等待着命令。


远远的奔马声和厮喊声,已经化为人影出现在了大路上----一支数百人的太平军骑兵呼啸而来。山坡上太平军大旗下,那名青年将领跨出队前,手中的佩剑向前一指。他身后的步兵们应声高举战刀涌下山坡,一些弓箭手也背起弓抽出战刀冲了下来,呜~~~呜~~~的号角声再次大作。


立在太平军大旗下的青年将领,一直沉着的指挥着。他注视着湘军的退却,己方骑兵和步兵的掩杀,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的确,悄无声息击毙了湘军斥候,出其不意的打击,敌军的慌忙败退,紧接着全军雷霆万钧的出击,都让他很得意。吃掉眼前的“泽字营”似乎只在当下了,而且还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并且他也有骄狂的资本,因为他是李福裘,石达开手下的悍将,罕逢对手的悍将。


起初有点惊慌的曾纪泽,现在反倒冷静下来了。长毛军的意思很明显,这是要趁他们措手不及歼灭他们,他清楚面对这样的攻击如果怯懦或者逃跑,那就等于选择了去死,等于选择了任人宰割。


他翻身下马低喝:“列防守阵!”训练有素的“泽字营“应声而动。火枪手们分两排站在最后,以便能够轮流发射;刀手们和枪手们,交叉的战列好,挡在了火枪手们身前;战马扔到了阵后的曾纪泽和胡奋,站到队伍前,十几个亲兵持刀牌护卫在身旁,其余亲兵分散在了阵中。“泽字营”头东尾西的排出了扇形防守阵型,而且他们的统领和副统领站在了最前面。


尘土**中,太平军的骑兵们口中呼哨着,冲下了大路,马上张弓搭箭朝“泽字营”射过来;和山上冲下的步兵一起,面对着“泽字营”严阵以待的防守阵,他们如狼似虎的冲杀过去,幻想着像撕碎猎物一样狂屠辫子兵。


砰~~~砰~~~声响起,震天响的太平军人喊马嘶声仿佛被从中间撕裂开了,这个战场上又填入了新的声音。在被冲起的漫天尘烟里,冲锋的太平军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翻身落马,接着战场上又多出了倒地伤者的哀鸣声。而从冲锋的太平军这里望去,“泽字营”像突然变成了一只“刺猬”,所有的刀手蹲身把藤牌连接了起来;枪手们躬身紧握长矛尾部,把长矛架在盾牌上支了出去;后边的火枪手正轮流装填弹药放枪,让这只“刺猬”还能远距离伤人。


有零星的太平军骑兵已经冲到了这只“刺猬”跟前,可是“刺猬”身上支出的长矛,让骑兵不得不减速,以免去“飞蛾扑火”。只装备了马刀的骑兵虽然慢下来速度,却根本在这个“刺猬”上无从下手。可是这几个太平军骑兵眼前的“藤牌”却能欺身过来,还没等反应过来,冲到了“刺猬”跟前的几个太平军骑兵,已经被从马上砍落下来,乱刀分尸了。


这只埋伏的太平军也是太平天国中的精锐,悍勇异常,将领李福裘更是久经沙场的猛将。看到湘军临危不乱,组了防守阵型,想利用火器的射程和威力负隅顽抗。他招手身后的胞弟李福忠,“你去督战,全力冲散湘军的防守阵型。 后退一步,杀无赦!”


“领命!”李福忠抽出战刀,一脸杀气的率领自己百名亲兵冲下山坡。身后的号角之声愈加震耳。


这边厢的曾纪泽明白,如果阵型被破坏,陷入混战的话,“泽字营”必败无疑。虽然不知道长毛的确实人数,不过从开战后的大概感觉,这支太平军应该超过千人,很是骁勇。而且如果双方混战的话,二百多名的火枪手就没有用了,对方还有骑兵,连撤走都是不可能的。想要胜的话,或者说想要活的话,就必须始终的扬长避短,利用阵型反客为主,多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或者让对方知难而退自己撤走,或者坚持下去寻找反败为胜的机会,再或者就是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