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 外传 第二章 寻人

武装三藏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URL] 两个城市之间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车站互通的车辆每半个小时就有一班。在秦建的怂恿下我们两个半时后到了离小冰所念的大学最近的一个车站。秦建站在公交车站深吸一口气说:“咱要是好好念书,这会哪用去当兵啊!” 小冰念的是一所在附近几个省乃至半个中国都非常有影响力的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


两个城市之间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车站互通的车辆每半个小时就有一班。在秦建的怂恿下我们两个半时后到了离小冰所念的大学最近的一个车站。秦建站在公交车站深吸一口气说:“咱要是好好念书,这会哪用去当兵啊!”

小冰念的是一所在附近几个省乃至半个中国都非常有影响力的医学院,当医生是她从小的梦想,可是她又天生胆小怕血所以选专业的时候挑的影像学。我不知道影像学是学啥的,但是猜想大概就是捣鼓X光机一类的吧。

走近大门的时候秦建凑到我耳边说:“我在你身后三十米的位置,不影响你出色的发挥,你也别和我打招呼。”

一路询问摸到了小冰的教室门口,时间接近中午所以里面没什么人。隔着后窗的玻璃向里面环视了一圈,看见小冰并不在里面。提起胸膛走进去后坐到一个离大门最近的学生身边,在他注意到我的时候凑过去问:“学长你好!麻烦你,问一下我怎么能找到陶莎同学?”

学长皱着眉头问:“你谁啊?认识陶莎不会打她手机么?”

我淡笑着说:“这不是穷么!我没手机。”

学长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也没手机,看书呢!问别人去。”我再次环视了一圈教室里其他的学长;大部分是女孩子,除了身边的这位仁兄另外三个哥们都忙着和身边的姑娘调情。”没办法,只好把刚从秦建那学来的一招用上了。

口袋里取出一包红塔山香烟,抽出两根递过去一根,媚笑着说:“哥!~我估计我去打扰那三个哥们会被他们追杀哦!”

香烟果然是不错的敲门砖,学长见到递过来的香烟乐呵呵的就接过去熟练的点上了。合上手里的书本侧着身子说:“哥们找我们班花有何贵干啊?先告诉你哦!班花可是名花有主了的,你想也白想!”

我并没有怎么对这句话起警戒之心,权当那“主”就是自己了。于是干笑着说:“我是她邻居,正好顺路来芜湖玩,她妈让我给她带了点冬天的衣服和零食。我急着把东西给他然后闪人呢!都中午了,还计划着去游乐场玩呢!”

学长吐着烟圈说:“那你得抓紧了,从这到游乐场打出租车都要坐半个小时!前几天我和几个哥们去玩,在门口排队进游乐园就排了一个多小时。”

“可不!你看我怎么能找到她呢?”依旧干笑着套话,感觉自己的笑容在脸上就像快要干了的水泥一样难受。

学长伸头看了眼远处的几栋建筑说:“女生宿舍你肯定进不去了!我们班的女孩子都住10号楼,但是她这会也不一定在宿舍里。北边两个食堂是所有学生每天必去的地方,这会又接近中午了,去那等会好一点。当然人家要是出去玩了你就白等了,最好想办法搞到手机号。别看我,我没有她手机号。”

“哦!我知道了。谢谢哥!”说完道了两句客气话便走出了教室。

秦建见我垂头丧气的走出来知道我没找到人,于是凑过来问:“怎么?人不在么?”我摊着双手说:“不巧啊!你看我们去食堂找和问道她手机号哪个容易一点?”

秦建鄙夷的看着我说:“咱学校也有食堂,你去吃过几次饭啊?还是找手机号吧!找个公用电话打给她妈问一下不就行了。”想想也是,这年头,食堂没有一家饭做出来是给人吃的。

起来大学还真是个好地方,学校里面居然有超市、杂货店和服装店等五花八门的店铺,找公用电话也是极为方便的。不过可惜的是小冰家里没人接听,估计阿姨是出门了!

秦建皱着眉头努力的帮我想着办法,突然看见两个正在检查小吃店卫生的学生会干部,于是把我拉到一边说:“看见那俩家伙没?!学生会干部负责学校各个基本单位的检查工作!”

我愣愣的应和着说:“是啊!怎么了?”

秦建鄙视地说这:“你真蠢啊!你说学生会干部和普通学生的区别是什么?”这话引起了我的注意,看那俩负责检查的学生,似乎和我们差不多大。差别在于……

我忍不住的说出来:“证件!学生会的胸口挂着的那工作证!”

秦建使者眼色说:“走!看看证件长什么摸样去!”说完我俩一起朝着那俩学生会的干部走了过去。

秦建像个出色的演员一般走到两个人面前,在两人的证件上扫了一眼说:“我是临床医学系的!我接到通知,今天这边的检查工作有我们分会负责,你们怎么在干我们的活啊?”

领头的学生干部皱着眉头看了眼身后的同伴,回头无辜地说:“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今天的工作安排是早上政教处主任亲自下达的!你是临床医学系系分会的?工作证呢?”

秦建依旧大言不惭的说:“我们下午才开始检查,中午我来吃饭的没带!你们那个系的?我要去政教处核实!”

领头的学生干部摘下自己的证件递给秦建说:“我是法医系的,下达任务的是政教处王老师。”

秦建拿着证件看了一眼说:“恩?王老师?刚才在那边我遇见王老师王老师还说让我们先过来看一下这边的卫生情况,让我们吃晚饭赶紧来检查的。”

对方显然有些难以置信,冷笑着说:“不会的!我们这边工作表都是经过签字确认的!评分表格也是刚领来的。”

秦建皱着眉头说:“不会吧!王老师确实让我们来的啊!说是你们系的干部抽不出人手临时调我们过来的。要不这样,王老师还没走远,我追过去问一下。我跑得快,你稍等下我确认下马上回来。”

对方显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点头说:“行!”然后指着我说:“不过他要留下,你俩确认了是自己搞错了直接走掉的话我找谁去?”

秦建嘿嘿笑着说:“好!你等一下。我跑快点,马上回来。”说完撒丫子跑了。

见秦建消失在转角处,两个学生干部走过来搭着我肩膀说:“我认识你们临床医学系的会长,人蛮苛刻的。在他手底下工作不轻松吧!”

我淡笑着说:“扯犊子呢吧!我对面师大的。学校停电没吃的过来找东西填肚子,刚才那家伙我没说我认识他啊!看你们聊到有人搞错了什么事,我看热闹的!”

俩人顿时脸就绿了,搭我肩膀的人高喊着:“我*,赶紧追!我工作证还在那王八羔子手上呢!”

看着两个人撒丫子追赶的身影,我差点没笑断气,缓了好久才缓过来。这种事往大了说就是合谋诈骗的事情我们以前也干过,但深知这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使用的。

这附近时微型商业圈,虽然建筑和路况看上去错综复杂,但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肯定熟悉这里。按照秦建的智商断然不会四下盲目奔逃,那样最后只会被人抓住没有第二种情况。最好的躲避办法只有在脱离视线后寻找最佳的地方就地隐藏起来,等对方确认他不在这一片而走远的时候再出来转移。

在商业街上转了一会,先是在一个时尚小店拍了一版工作照的大头贴,然后买了饼干、两瓶矿泉水和两顶毛线织的帽子;接着去男生宿舍楼附近顺了两件带有医学院校徽的白大褂,还特地从男生宿舍门口的卫生公告牌上记下了2个学生的名字班级等信息。

准备妥当后回到了和秦建分开的地方,用他的话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我刚走到那附近就被从角落里钻出来的 他打着禁声的手势把我拉到了一边。我笑着把白大褂和帽子递过去,调笑的说道:“职业骗子的风范被你诠释的极其精彩。”

秦建有些不高兴的说:“老子不是为了你,用的着这么玩么?”

打扮完后,我俩一前一后的朝着女生宿舍10号楼走去。临近十号宿舍管理处的时候,秦建捏着骗来的证件说:“你来还是我来?”

我笑着从他手上拿过证件,淡淡的说:“你秀过了,轮到我表演了。让你看看影帝的风采。”

宿舍管理处里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我进门之前先把之前照的大头贴覆盖在了证件上原来的照片处。然后走过去恭敬的吧证件递上前,并信心十足的说:“你好!我是法医系学生会的,工作需要!找你们楼上影像学一年级A2班的一个学生,她叫陶莎。”

管理员阿姨看了眼证件后就还给了我,并没有发现照片做过手脚。很客气的说:“你等一下。”然后在一边墙上贴的联系单上找了组数字,然后照着数字用桌边的电话拨打起来。不一会电话就通了,阿姨很温和的问道:“403么?我是楼下管理处的,陶莎在么?有人找她!”

过了一小会阿姨“哦”了两声就挂了,然后微笑着对我说:“很不巧,她的舍友说她早上就出去了,现在应该不在学校里。”

我皱了下眉头,继续编着瞎话:“是这样的阿姨!学生会周末要搞一个很重要的活动,下午必须赶制一批宣传材料出来。陶莎是影像学学生会分会的优秀美术设计员,我们希望得到她的帮助!您能帮我找到她的手机号么?我迫切的希望能联系上她,这很重要。”

管理阿姨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再次拿起电话按下重播键。不一会她挂下电话后就递过来了一张记着一组数字的纸条,并且关切地说:“你可以用我这的电话直接打。”

如果我用这个电话打,管理员听见我说什么立刻就能拆穿我的把戏,于是我热情地笑着说:“我可能要和她谈论很久,不打扰您工作了。我们可以回办公室打这个电话,谢谢您了。”

从十号宿舍里出来,我捏着这个电话号码问秦建:“她现在不在学校里,如果我现在打了这个手机号似乎就没有了惊喜的意义。”

秦建点着头说:“恩!而且我觉得手机这玩意确实是好东西!要不这样,如果小冰是去市里买生活品的话肯定顺便逛街到傍晚才回来了;我们现在去市里买两个手机,然后旁敲侧击问到在哪后就在市里找个咖啡馆把事情搞定。这样的话晚上我们回去坐车也方便点,你觉得呢!”

能说什么?秦建给的建议对我来说一直都很有建设性。出学校大门,路过门卫的时候我揭掉贴在证件上的大头贴,然后把证件交给门卫说是自己捡的。这么做算是给自己的恶作剧降低些造成的损害吧!尽管我知道人家铁定不会原谅咱。

我和秦建家境都是比较富裕的,相比之下我家可以说的上算是优越的了。父母是市里一家工程公司的创始人,虽然还不是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在地方上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也正因为这个,给我添加了不少的愁苦。

父亲也是当兵出身,本非常不愿意我也去吃那个苦;母亲也希望我跟着父亲学经商,将来一样可以回报社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军人形象,衣柜里除了校服之外几乎全是各种迷彩服,妈妈买的高档休闲或者运动服我从来没碰过。而且看的课外书籍都是通过各种渠道弄到的军事类图书,墙上还挂着自己制作的步枪模型。一次父亲以前的战友来家里玩,看见我对军队痴迷的程度后对我爸说:这小子以后要是没能当兵说不定会恨自己一辈子。

所以对于我未来的发展方向,父亲更趋向于希望我在部队走个过场后回家安心跟他学做生意。因此为了让我早点抛弃对部队的热诚,转而对生意感兴趣,在我成年礼上送我了一张银行卡。并对我说:“这卡里有两千块钱,而且每个月都会有两千块钱存进去;当然钱不是白给的,前提是你在这个城市里靠自己的努力挣钱。哪怕你一个月只挣到1块钱,也会有两千汇进这个银行卡。如果你离开这个城市超过一个月,或者你一个月没挣到一毛钱;自然这个月就不会有钱汇进银行卡!明白么?”

我不是个喜欢花钱的公子哥,有限的记忆力最大额度的一次消费时花了200块钱买一套国外某部队新式的迷彩服。卡拉OK、茶楼、游戏厅等娱乐场所也从来没去过;并且长年保持很好的生活习惯,例如不抽烟、不喝酒、不持强凌弱等。父亲这么做,是在充分相信我的基础上用这种方式鼓励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到生活的本领。

秦建的父母是跑货运的,有个中等规模的快递公司;父母常年忙于工作顾不上管他的生活,所以和我差不多一样都是每个月给足额的生活费然后就不再过问了。

由于我卡上的钱都没怎么花过,从成年生日到现在积攒了有足足一万多块钱。对于一个2004年一百块钱都要花一个礼拜的我来说,这钱无疑是比天文数字了。

在市里我在秦建的建议下脱掉了常穿的军服,换了一套休闲服;另外还AA制的买了2个三防手机。

我不懂什么是三防手机。秦建给我说,这手机特别牛皮;防水、防摔、防震动,意思就是把这手机从六楼扔出去掉地上捡起来照样用。同时手机里还带有先进的导航功能、什么测速、测距等一系列的高级功能;最牛皮的是可以在一百米内两个同款式经过设置的手机可以当对讲机使用。

拿着这个手机我觉得仿佛自己拿着的是007手上的那个万能杀器一般,同时被这东西的价格惊呆了。果然一分钱一分货,这功能强大的手机售价居然整三千。看着秦建一咬牙买下一个,我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再有十天我就要当兵去了,这些钱带去也肯定没什么机会花,等我退伍的时候物价肯定涨到这一万都不算什么钱了。

平生花钱最没谱的一个下午在陌生的城市里奔波中快速的过去了,傍晚时分我和秦建坐在街心公园里商量着怎么才能完成一次惊天动地的表白。最后确定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可是需要回铜陵去取些道具。

我用新买的手机给小冰的手机发去了一条短信,表明自己的身份后说明自己明天会去看望她,并问她现在正在干什么。回信很简单,除了告诉我正在回学校的路上外就是表示对我去看望她很高兴。

秦建笑着说:“好吧!分开行动。我直接打出租车回医学院盯梢,你回铜陵去找她妈妈要明天带给她的东西。淡定!一切按计划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