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一卷 隔岸观火 第七十章 两个死者

血奔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70章 两个死者

发生在县城里的血案三天时间李刚破了案。第四天夜里于书记在自己的房间为李刚饯行。

李刚一个人骑着马在夜幕中奔驰。他心急如焚。他要尽快赶回防胡镇。两天的会议感感到有两年的时间。防胡镇的工作千头万绪。地处三三县四镇交界处。地理条件特殊,三教九流人员复杂,三股地主武装依旧虎视眈眈地看着政政权。他深深感到肩上的担子有些太重。突然,在他的前方他发现有几个黑影一晃不见了。他慢慢地拉了一下缰绳。从腰间拔出手枪。李刚在马上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个黑影在晃动,他立刻放慢速度从腰间拔出手枪警惕地注视着前方。果然不错,几个身穿黑衣的人躲在暗处,他迅速把风衣脱下用背后的大刀挑在马背上;胯下突然一夹,那马狂叫一声箭一般地冲了过去。他又迅速把身体移到马肚子底下,紧紧地贴在上面。这时,几个黑衣人从两边几乎同时开了枪。子弹打在风衣上发出“噗!噗!噗!噗!”地声音。子弹打在大道上发“硄!硄!”地吼叫。李刚躲过敌人的枪林弹雨后翻身上了马,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瞄准追赶身后的两个家伙连发两枪。两人应声倒下。

天亮时李刚赶回乡政府。同志们围了上来问长问短。蒋英站在一边也不好意思走上前去。孔妮拉着李刚的手哭起来。

“怎么了?刘丰欺负你啦?”李刚问。

大家知道孔妮是为孔礼的四而伤心。一时间大家都没有了言语。刘丰说:“孔礼同志被人暗杀啦!”李刚也没有言语轻轻地拍拍孔妮说:“别难过。凶手找到了没有?”

“没有!”

“有线索吗?”

“一条红色的手枪穗!”

“什么地方?”

“吴家寨东边孔家庄附近。”

“东霸天?”李刚自言自语的说。

“那枪穗是北霸天的红学会标记!”邢武抢着说。

“明天去吴家寨!”

第二天傍晚时分,吴灵各因为了三家联合的事始终谈不好而发愁;上午多喝了几杯酒醉倒在床上。他的侄子吴已正在他的六姨太太房里帮忙。俩个人**纠缠在一起,干柴遇烈火。**的声音把男女仆人叫到窗前门后。门岗拿着祁文汉的人送来的书信站在院里不敢报告。新任三魔王的魏鬼醋意大发。这魏鬼也是吴灵各六姨太太的情人。他站在院内嫉火烧得他早就按捺不住。他从岗哨手里抢过书信大步向六姨太太的卧室走去。“嘭!”一脚把门踹开。

吴已正在关键的时候,他以为是叔叔来了,一下子从****身上滚了下来。见是魏鬼“你他娘的找死啊?”骂了起来。

“哎,少爷?侄子骑在婶娘身上……”

“少放屁!啥事说!”

“北霸天送来书信,岗哨在院里站了好长时间了。耽误了大事你吃得消吗?”

吴已慌忙穿上衣服,从魏鬼手里抢过书信奔出门去。魏鬼笑眯眯地望着吴昊的背影。关上门开始苟且。

吴已小心翼翼地推开吴灵各的卧室门。“叔叔,祁家寨有来人送信了。”

吴灵各用半睁半闭的眼光扫了一眼吴昊。吴已顿时汗毛竖起。他害怕吴灵各知道自己与六婶娘有染。其实,刚才它们的淫浪声吴灵各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他老了,他还指望吴已给他带兵打仗。大儿子不在家,二儿子避难逃命在外。吴昊又战死。再没有可靠的人了。他软绵绵地从床上下来,有气无力的说:“大侄子呀!做啥事不要太张扬。只要和我一条心,有些事我不会过问的。”

“叔叔我的命就在你手里,为了叔叔。侄子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吴已慌忙给吴灵各倒茶送上。

吴灵各接过茶杯放在床前桌子上。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书信。上面写着:

长兄灵各安启:

“联合事宜他日再议。李刚去县城多日,你何不趁此机会出手搞他们一次?关于祁吴两家喜结连理之事本月初六准时迎亲!愚弟祁文汉。”

吴灵各看罢书信失望的躺在椅子上,书信从他的手中飘落在地上。长叹一声:“北霸天不是当年的祁文汉了。学会了调教人啦!哎!天要变了!”吴灵各实在无能为力了,眼看着李刚一天天羽翼丰满,成立新政府,建立民兵组织,枪毙马胖子,消灭县大队,攻打县政府。老百姓拥戴他,这让东霸天深感大势不妙。可祁林俩家怎么就看不到呢?吴灵各一下自己老了许多。

北霸天经过几次伙拼后虽说大伤元气,但他家底厚。一是他的地盘是吴林两家的总和,多年来他的收入颇丰。二是他嗜好武器。他长期靠强取豪夺明购暗买私藏了不少枪支弹药。三是地盘大人也多;人多兵源就广,所以北霸天在吴林两家面前总是有恃无恐咄咄逼人。

祁家寨。北霸天日出竿高还没有起床。头一天晚上邢矮子从包信镇上搞来两个*女。北霸天一夜没闲着。这时他正在打着呼噜酣睡。矮子走了进来。

“李刚回来了!”矮子连声叫喊。

北霸天使劲伸了伸懒腰,看了看身边光着屁股的两个**说:“矮子,你他妈的会办事。两个妖精快把老子累死了。邢文家失火的事会怀疑咱们干的吗?”

“他找不到丝毫的证据!”

“那就好!

吴家寨南有一个小郑庄,距离吴家寨有一地之遥。这里的农民大部分没有土地。他们原先的土地都被东霸天设上圈套给霸占去。十户有八户是在吴灵各的佃户;当然也不乏在吴家寨寨里混饭吃的人。一些青年由于长期在东霸天的唆使下成了贴心狗腿子。他们在吴家有吃有喝,游手好闲。狐假虎威不走正道。

这天,郑家庄里突然病死了两个年轻人。出棺那天正巧邢武带着工作队在那里工作。小郑庄的两个死者刚刚入土的当天晚上,死者的家属就大吵大闹的进了吴家寨。东霸天连忙让人把寨门紧闭,吊桥也高高悬起。

大客厅里,东霸天坐在椅子上闭着眼请听着死者家属的诉说。

“吴爷,我男人死了你就给那几个钱我们咋活?”

“我家有老有小,我男人死了谁养活我们?你只给几块大洋这以后的日子咋过?”

两家的女人哭着问。东霸天欠了欠身子说“我们都是相邻乡亲的,何必苦苦相逼?你家男人不听话让土匪打死,我念在他们在吴家寨办事,给你们几个钱是表示我的仁义,咋就死不足呢?难道你们还要我养你们一家子不成?再说,*产党来了,我还得侍候他们!哪来的多余的钱?要是让政府知道了你们的男人是土匪。恐怕我给你们钱也是犯罪。要我看,看在都是爷们乡亲的情份上,我再给你们每户五块大洋,这事你也别让乡政府知道啦!你们看咋样?”

“不中!一百块大洋!少了我们要经政府来处理!”

东霸天听说他们要经乡政府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一旦这事让李刚知道了,那么,自己的手脚就要暴露。娘的!先稳住他们!东霸天想到这里笑着说:“好吧!看在你们孤儿寡女的份上就依了你们。不过......”

“吴爷你说!”

“这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得再生是非。另外,不要惊动政府!你们看中吗?”

两家点头同意。领了一百大洋各自回了家。

当天夜里,郑家庄死者的家中遭到土匪的抢劫,家中里里外外被洗劫一空,白天吴灵各那里要来的大洋更不用提。

乡亲们议论纷纷。把仇恨的目光投向吴家寨。把希望投向新政府

李刚带着邢武小春郭川一行人来到吴家寨。东霸天听到门岗的报告立刻站了起来。

“来了多少人?”

“十几个!”

“看来,是为了孔礼的事来的!难道是小郑庄死人的事?你确定那天夜里他们死掉啦?

“确定!李刚那小子的枪法太准了!两枪都打中胸口!我们查看时已经断气啦!”

“要是北理工知道是我们派人暗杀他就完啦!”

“干掉他们!”吴已说。

“混账!杀了李刚十几个人镇上的人不把咱吴家寨炸平才怪呢!”

“咋办?”

“让他们进来!见机行事!”东霸天从桌子上拿起手枪别在腰里。

“李乡长?欢迎!欢迎!”东霸天笑容可掬地迎接李刚进了寨。

“吴庄主的寨子还是这么威风啊!”

“乡长见笑啦!”东霸天把两个邢武领进客厅。郭川小春站在院子里这些仔细观察。

“吴庄主,记得上一次来贵寨也是在这里。我们商量好的对老百姓的租息见掉百分之十三。据了解你没有按乡政府说的办吧!”

“吴某确实减租百分之十三。要说没有那是刁民胡说八道!”

“孔礼的死你要负责任!他是在当天也里离开你吴家寨是被人暗杀的!”

“李乡长,我吴家寨不可能为一个下人出保镖吧?”

“那这又说明什么呢?”李刚拿出枪穗。

“是啊?这又说明什么呢?”东霸天反问。

“孔礼死的当天祁家寨来人没有?”

“来人了!邢矮子的侄子邢地啊?”

“来干什么?”

“关于小女吴梅与祁家公子的婚事而来的呀!”

“那邢地的枪穗怎么在孔礼的身上?”

“李乡长,这与吴家寨又有啥关系?你去问祁家寨的人啊!”东霸天手中的玩石不停地转动。

“我们会调查清楚地,要是孔礼的死与你吴家寨有关吴庄主又如何说。”

“听凭乡长发落!”

“好!我再问你,小郑庄的两个死者又是如何突然死去?他们的家属为什么来你吴家寨要埋葬费?”李刚紧追不舍。

“这……”东霸天无以对答。

“限你三天给我一个回答!邢队长,我们去小郑庄!”

东霸天望着李刚的背影出来一身冷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Bad Request

Bad Request - Invalid URL


HTTP Error 400. The request URL is invalid.

_4934542_0_0">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