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悲剧

望蓝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URL] 在航运公司的办公室内,司马奇正在接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从他简短的问答当中大概可以听出来这个电话是卢经理从政府那边打来的。赵木和张汉两个人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如今长江航道已经过了最适合航运的丰水期,航运公司继续调整航运安排才能保证安全的完成运输任务。他们两个人就是被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在航运公司的办公室内,司马奇正在接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从他简短的问答当中大概可以听出来这个电话是卢经理从政府那边打来的。赵木和张汉两个人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如今长江航道已经过了最适合航运的丰水期,航运公司继续调整航运安排才能保证安全的完成运输任务。他们两个人就是被作为最有经验的船长而被叫来提供意见的。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奇才面色沉重的放下了电话筒,有些无奈的对他们两个说道:“看来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要改变一下了!”

张**赵木面面相觑,张汉有些着急的问道:“是不是我们的轮船又出事了!”张汉的猜想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段时间日军加大了对长江航运通道的轰炸力度,几乎每一天都会有轮船受损、员工受伤的的消息从政府的救助部门传来。

司马奇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刚刚从前线传来了最新的消息,日军已经突破了国军部署在武汉周边的防御体系,武汉已经陷入了敌人的三面包围。”

“这怎么可能,前两天不是还说万家岭大捷重创日军一个主力师团吗?”张汉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

“战争是国家力量的对抗,一场战役的胜负只能激励人心,却仍然不足以改变大局!”司马奇有些失落的看着他:“现在的中国还是太弱小了!”

“那政府那边有什么打算?”赵木追问道。

“我们的军队已经在前线和日军血战了4个多月,一直得不到补充和休整现在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政府的意思是“孤城不可守”决定撤出武汉,将军队转移到西南大后方进行休整,为日后坚持抗日做准备!”

张汉憋红着脸没有说话,赵木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

“政府那边为了调集军队布置防务忙的焦头难额,已经没有精力再顾及其它事情了。现在大量的民族企业、工矿设备、科研院校以及数万难民都滞留在了宜昌,等待着向西南后方进行战略转移。

如今,整个长江航道上除了我们公司的轮船以外就只有2艘外国轮船了,运力十分的紧张。卢经理已经主动向政府请命,承担起整个长江航道战略转移的任务。所以,他要公司马上完成航运资源的整合,尽早到宜昌汇合。”

“卢经理这不是开玩笑吗?”就算是张汉这种一辈子都风风火火的汉子听到这些话都大吃一惊,面有难色:“咱们公司的运力有多少,卢经理心里又不是不清楚。再说了,长江上游航道早已经过了丰水期,我们公司的轮船在现在的水位满载上行驶都已经非常的吃力了。最多再过40天,40天以后整个长江航道就会进入枯水期,那个时候我们公司所有的轮船都无法再驶入三峡航道了!”

司马奇站起身来,叹了一口气:“你说的这些卢经理心里都有数!但是现在政府面对着宜昌的局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我们再不承担起这个重任的话,那么多的人员和物资最终就都会落到日本人的手里。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再让南京的悲剧在武汉重演”!




几个小时后,司马奇就已经乘坐着赵木的轮船先行赶往宜昌,而张汉留守在了武汉的公司码头召集聚拢剩下的轮船。

船上到处都站满了逃难的人,司马奇好不容易才在赵木的保护下找到了船头视角最好的位置。

这一路过来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场景。在沿江的公路上,无数肩挑背扛的人流和转运工业设备的骡马车混在一起,填满了通向宜昌的每一条道路。现场的情况十分的混乱,由于缺少必要的交通工具,大多数的老百姓都只能依靠双腿赶路。仅有的一些骡马和汽车又因为拥堵的人流而难以移动。

骂声、喇叭声、哭声、喊声……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让他几乎憋闷作呕。

日本的飞机也不时的出现在难民潮的上方,在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投掷完炸弹之后依然不肯离去,而是压低机头带着尖啸的风声向下俯冲,进行疯狂的扫射。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人们紧绷的神经。

满是鲜血的尸体和伤员的哀嚎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恐慌,在某些地段甚至出现了大面积的踩踏,数不清的老百姓被蜂拥而至的人潮撞到,踩压。

大批大批的设备被抛弃在路上,对人潮形成了一个有一个人为的阻碍。老百姓们为了把道路清理出来,甚至把这些无比珍贵的抗日物资全部直接推进江里。

司马奇心里明白,政府这一次是有计划、有秩序的主动放弃武汉,而并非在战场上遭到了溃败。军队为了给民族企业争取向内地转移的时间已经着手开始布置宜昌的防务。所以,宜昌目前还是相对安全的。

因此,对于路上的这些难民来说,转移的时间仍然十分充裕。如果宣传到位,组织得力的话,这些人员和物资完全可以在日军到来之前从容的向宜昌转移。

但是在这场混乱不堪的在大逃亡中,正是由于缺乏最基本的组织和管理,使得武汉到宜昌这一段短短的距离内竟然对转移中的难民和工矿企业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损失。如同小山般的物资和设备被人遗弃在道路两旁无人问津;宽敞的江面上接连出现漂浮的尸体,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司马奇站在船头无助看着这些悲剧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的地方接连不断的重复上演,心里真是有种说不清的沉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