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这290年:天皇天后 第四部分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7.html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8)

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哪听旧人哭。在处死柳奭等人的诏书发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义府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长安。这次,他的头衔是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宰相级)。

之前李义府得势时,许多李姓之人争先恐后地与他攀亲。有个叫李崇德的给事中,为了攀李义府这棵大树,把他列进了自家的家谱。后来见李义府被贬,又立即忙不迭地从家谱中把他的名字删去。

现在李义府东山再起了,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将李崇德逮捕入狱。这回李崇德聪明了,对自己的未来终于也看清楚了,没等李义府发话,自己主动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长孙派清除殆尽,李义府也重归中央,李治终于完全掌握了皇权,问鼎了梦寐以求的权力巅峰。

然而,做皇帝必然会有很多挥之不去的烦恼。

这不,李治在去洛阳巡视的途中得到边疆的紧急报告:西域思结部落首领都曼裹挟数个西域小国叛乱,在大唐边疆制造事端。

苏定方被任命为安抚使,负责处理此事。

虽然名为安抚使,但在苏定方看来,处理叛乱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结结实实打一顿再说。于是他带领军队抄起家伙就杀了过去。

听说唐朝大军驾到,都曼不敢怠慢,亲自率部据守马头川(今地不详)。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击败敌人,首先得了解敌人。

苏定方对敌的分析是这样的:都曼不算是西域的大人物,能指挥得动的也就是那几个小的可怜的国家。而这些国家之间并不齐心,大多不过是想捞点好处,指望其万众一心是不可能的。

于是,苏定方决定采取奇袭战术,率领由一万步兵和三千骑兵组成的特混军团在24小时内奔袭三百里,于天亮前抵达了马头川城下。其他部队在后面跟进。

都曼做梦都没想到留给自己的反应时间如此仓促。面对着兵临城下的对手,为了鼓舞士气,显示自己的英雄气概和作战能力,他只能选择出城迎战。

刚刚横扫西域不久的苏定方轻描淡写间取得了胜利,都曼大败而归,剩下的便只能是死守了。

事实证明死守也没有出路。唐军的后续部队陆续抵达,将整个城池围了个水泄不通。

城里叛军本就不齐心,很快便方寸大乱,都曼也无可奈何。

最后,都曼选择了投降,条件只有一个:饶自己不死。

对于这个“条件”,苏定方爽快地答应了。

西域动乱就此平定。

显庆五年(公元660年)正月,苏定方在洛阳乾阳殿向皇帝献俘。

这本是件开心的事儿。可是在战俘处理的问题上,有人提出了异议。

提出异议的,确切地说不是某个人,而是“有关部门”。

该部门认为,都曼作为西域部落酋长,大唐的子民,造反作乱,按律当处以死刑。而且都曼不是国家首脑,不适用优待政策。

面对专业人士援引法条的滔滔不绝,苏定方只说了一句:“他之所以投降,是因为我对他有承诺。此人固然犯下重罪,但恳请陛下能考虑当时的实际情况,饶他一命。”

在这件事情上,李治采用了“人治”代替了“法治”,成全了苏定方的承诺。

虽然有完备的法律,但领导的一声令下却可以作为法外处理。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而李治,也绝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事实上,这种做法对于具体执法者也是有利的。简单来说,一个基层执法者A的职责是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如果不称职,年终考核就过不了关,年终奖也势必要缩水。但如果事出有因,例如得到了高层的授意,那就另当别论了。负责考核的是高层,“上面”自然不会不认账(当然偶尔背背黑锅也是要的,但要充分相信,有领导艺术的“上头”是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况且授意的领导层次越高,风险就越小,对仕途反而会越有利。

不过,在普通百姓看来,A就是个尸位素餐的家伙,水平太低且不作为,于是咒骂声不绝于耳。不过有了领导的支持,民间的看法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毕竟,怎么做都无法令所有人都满意嘛。再说了A的升迁又不是由老百姓所决定的,怕什么?

这或许就是官场现象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