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这290年:天皇天后 第四部分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7.html


元老派的彻底失败(4)


许久,他终于开了口:“再去核实,工作要精细。”

离开后许敬宗并没有再去查找新的线索,而是直接回了家。

第二天,睡觉睡到自然醒的许敬宗精神抖擞地向李治报告:“皇上英明!昨晚臣夜审韦季方,韦贼已向臣供认了长孙大人谋反的原因。”

见李治微微点头,许敬宗顿时信心百倍,一口气把打了N遍的腹稿倒了出来:“长孙无忌、柳奭、褚遂良等人原先支持梁王李忠。现在梁王被废黜了太子之位,褚遂良和韩瑗等人都被流放。长孙无忌担心自己不得善终,就打算靠政变来自救。现在有人证物证,事实确凿。请陛下准许微臣按律对涉案嫌疑人实施逮捕,并依法处理!”

李治再次痛哭流涕:“即使舅舅真的做了,朕也不忍心让他去死。他对朕恩重如山,如再生父母,如果朕杀了他,天下人将如何看朕?后世又将如何看朕?”

靠!这小子,比他老子还会装!不过既然你要演戏,那我做臣子的也只能陪你演下去了。你不就想杀人,又不背负恶名么?这个好办。

“陛下,遥想当年汉文帝的舅舅,辅佐汉文帝继承皇位,劳苦功高,后来却因不慎杀人被依律问斩。汉文帝也被后世奉为一代贤君,为历代君王所效仿。现在长孙无忌背信弃义在先,置两代君王的知遇之恩于不顾,罪行之恶劣远甚汉文帝的舅舅,如此品行恶劣之人不斩不足以服众。臣以为,陛下应以大义为重,不徇私情。古人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长孙无忌便是那王莽、司马懿之流,如今日陛下手下留情,只怕会后悔莫及啊!”

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李治终于憋出了一句:“唉,那就依法办理吧!”

从以上对话来看,李治似乎十分顾及亲情,即使舅舅已是罪行确凿,也不忍对他进行惩罚。

但细心的读者一定已经发现,其实他并不是个出色的演员。

他最大的破绽就在于,整个过程只有他和许敬宗的一问一答。当事人长孙舅舅,在整个案件处理中连亲外甥的面都不曾见过,更不用说君臣之间的询问或沟通了。明摆着不打算给长孙无忌辩解的机会。

李治的目的很明显:他要找个让天下信服的理由除掉长孙无忌,彻底清洗朝中的老派势力,以便自己能够全方位掌握李家王朝。

虽然不能确定帮李治下决心的是不是武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李治的魄力和狠毒程度并不逊色于他的父亲(当然,武后面前无效)。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遇事便六神无主的少年,多年的宫廷历练已将他培养成了一个精通厚黑学的杰出政治家兼阴谋家。

这段日子,长孙国舅过得的确很艰难:原先的盟友一个个离自己而去,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能为力。没有战友的支持,没有消息来源,完全被架空。他仅有的是与皇帝之间的血缘以及多年积攒的威望。

可惜,亲情无法与利益抗争,而威望也抗不过帝王的威严。

有了皇帝的首肯,长孙无忌一党很快就被一网打尽。

可怜长孙无忌位列三公(太尉),元老重臣兼皇帝的亲舅舅,未经任何审讯和对质,就被安上了个“勾结奸党,密谋篡位”的罪名,降为扬州都督。

扬州都督虽不如太尉,可也是一方诸侯,在富庶的江南一带也是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

可惜,诏书上写的内容和实际情况差异极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