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局 正文 第三十六章未雨绸缪(2)

chenxh1949 收藏 1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42.html[/size][/URL] 新编第70集团军210师师长李国梁,是原兰州军区边境第一机动旅旅长,也就是一个连在红山嘴口岸歼灭俄37集团军一个加强营的那个旅。兰州军区第一机动旅五年前还只能算一个落后的中装旅,所有装甲车辆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有七、八十年代的。唯一的一个坦克营,还是五九改型坦克。这种装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42.html


新编第70集团军210师师长李国梁,是原兰州军区边境第一机动旅旅长,也就是一个连在红山嘴口岸歼灭俄37集团军一个加强营的那个旅。兰州军区第一机动旅五年前还只能算一个落后的中装旅,所有装甲车辆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有七、八十年代的。唯一的一个坦克营,还是五九改型坦克。这种装备的部队,做为边境机动守备队,也就是一支迟滞部队,说得不好听,就是一支为了争取战略准备时间,准备战死的部队。五年前换装,正是李国梁上任之时。部队的装备用鸟枪换炮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清一色的2010主战坦克,2015装甲战车,新增相当于一个团级编制的空突大队、一个无人机大队、A100E300毫米制导火箭炮营、155毫米自行加榴炮营、区域防空营、电战营、通讯营等,加上原来的部队,巳到上万人。名叫一个旅,其火力打击控制能力远远超出原来的一个师。在红山嘴囗岸,一个装甲连可对付俄军一个装甲加强营,其火力密度并不比俄军一个营差多少,还有空中直升机支援,俄军只有挨打的份。当时换装时,非常明确:就是要准备打大仗。

这次整编,以重装旅为基础,扩编为师。步兵只增加了一个中装旅,其余的都不是步兵。一个空突旅、一个空中打击旅、一个无人机团,一个机场团、这四个都与天上有关。一个远程炮兵旅,一个防空旅,一个电战团,一个工兵团、一个侦查特战大队、通讯大队及若干后勤支援部队。这种六旅四团二大队的战斗师编制,打仗靠信息、靠空对地。重装旅是清扫队、前沿守备队;中装旅是内防守卫队;中装旅也就是从武警机动旅改编而来的,除一个坦克营是装备2010坦克外,其余都是轮式车辆。

装备变化,决定战争形式的变化。李国梁师长从一重装旅旅长,转换为主要指挥空对地打击为主的指挥员,这个转换并不难。原重装旅中,就有空突大队、无人机大队。可以说:中央对重装旅换装时,就巳打下了扩编以空中打击为主的师的伏笔。连指挥班子都是现成的。

210师驻防地仍是阿勒泰市。其防守区域从与俄接壤的喀纳斯国家地质公园到乌拉斯台口岸,直线距离500公里的边境线。这一带全部是陡峭的山地、原始森林区。除了几处口岸与蒙古有公路相通外,在喀纳斯国家地质公园有便道与俄相通。装甲部队要想通过陡峭山地的原始森林地带几乎是不可能的。俄军上次沿公路装甲部队开进,吃了大亏。这次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俄军这次采用空中突击的方法进攻是最有可能的进改方式。空地打击一体化训练、反空中突击训练,应是部队整合训练的重点。

210师担任阿勒泰守备任务,在阿勒泰的乌拉斯台口岸、塔克什肯囗岸、红山嘴口岸、喀纳斯自然保护区、及与哈萨克斯坦相邻阿黑土别克囗岸各有一个筑垒守备区。加上一个武警机动旅及地方后备役部队,统一由李国梁指挥。李国梁同时兼任阿勒泰警备司令。这只不过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而已。

在这直线距离500公里长的边境线上,除5个筑垒守备区外,主力部队是分散部置还是集中部置,按空中支援的速度,可以集中部署。但集中部署易遭敌集火打击。怎么办。师部作战会议的中心议题:防御怎样部署。

参加会议的,师政委、副师长、师参谋长、各旅旅长,直属队首长,师作战科长等。师政委马文来、师参谋长肖枫、副师长李苏,都是原机动一旅的老搭档。肖枫素有小诸葛之称,打仗精于算计,头次在红山嘴只投放一个连打伏击,再用空中打击把路堵死,使俄军不停的清路障,又在不断的制造路障。最后只有知难而退。就是他出的主意。

“老肖,你先谈一下。”师长李国梁点名。

“我们一个师,防守区域直线距离500公里,说宽也不宽,都是我们兵力投放的范围内。但区域内地形复杂,都是陡峭山地,原始森林。对我们防守有好处,敌人大部队只能从那几条公路来。但现代战争,敌人采用空中突击的可能性最大。空中突击有几处重点,一是各口岸要塞守备区的侧后,目的是两面围攻要塞守备区,打通陆上通道。还有就是突击布尔津县,直接控制216国道,或哈巴河县,可控制229、227省道。还有重点是阿勒泰市,直接突袭阿勒泰市的可能性最大,控制了阿勒泰市,切断了我们的后路,那就动摇了全局。美俄的战役目的就基本达到了。还有就是富温县、青河县两处,任意突破一处都会对我部造成很大的威胁。我们要撤退,只有进入准噶尔盆地,一进入准噶尔盆地,我们又要象伊拉克一样挨一次沙漠风暴。”参谋长肖枫说。

“我们面对的是俄37集团军。37集团军有两个师上次被打瘫,现在正在整补。补充齐了,是一个齐装满员的22万5千人的集团军,加上空军等,是二十五万人。我们一个师加上五处守备队,与其对决,不能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方法,要打巧仗。敌人从空中来,为什么不在空中打,要充分利用配属给我们空军、防空兵的战斗力,力求把敌人消灭在天上。”师政委马文来说。

“部队配属,现在整编刚完,正在磨合训练期,具体空军、防空兵、远程炮兵部队还未划到集团军,我们师的防区原有的配属部队是否仍划规我师指挥,目前未具体确定。因西集团是三面受敌,47集团军可能兵出巴基斯坦,要带走一部分配属部队。我们首先要立足于自已的力量。死守阿勒泰,这是集团军已给了我们明确的命令。”师长说。

“守重点几个交通要道是死路一条。便于俄集火打击。阿勒泰市,用武警机旅守。几个交通要道的县城,由地方预备役部队守。中装旅中,分出一个营,可在哈巴河县、布尔津县、富蕴县、青河县各安排一个连作为守备骨干。面对哈萨克斯坦的阿黑土别克口岸的守备支队,除留一个营外,其余的也分到各县,也作为守备骨干。将空突旅,空中打击旅、无人机团布置在阿勒泰附近。简易机场多布置几处。飞机全部进洞。防空部队布置在机场附近,一律隐蔽布置。并用我们的伪装部队多布置几处机场,阵地。真正的装备全部下地。A100E也布置在阿勒泰附近,这样全区都可以得到炮火支援。重装旅的四个装甲营,埋伏在筑垒守备区后方,专门打击俄空突部队。中装旅保卫各基地,空突旅负责各处支援。关键要保持通讯畅通!通讯部队除建设各隐蔽基站外,地下的光纤通讯网要多建复线,及阵地蜂窝通讯网。至于空战,我想,这次肯定相当激烈。美国人亲自来争夺制空权,我们要想好无空中掩护时应当怎么办。”肖枫说。

“在现代战争中,空战失败,就意味着战败。地面部队只有挨打的份。”空中打击旅旅长尚勇说。“我的意思并非是认输。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坚强的战斗意志来支撑我们战斗。FB8上天只有挨打的份,直升机上天结果也差不多。但在危急关头,也不能不上。因此,分散、隐蔽,出其不意对敌打击,打了就跑,搞空中游击战术,是我们多坚持些时间的唯一方法。油料弹药分散,飞机下地,急铺一条塑胶跑道就上天,飞机能回来再把跑道铺开就行了。”

“我们机降步兵可以当步兵使用,直升机也可以升空支援,也就说,只有血战到底了。”空突旅旅长朱东说。

“我们这个师刚整编好,有可能就遇上一场恶仗。210师,原中国军队序列中没有这个番号。210师,我们在坐的就是210师的一世主!这次部队整编,中央为什么不用原各部队的历史番号,光荣是我们祖上创造的,我们不能躺在祖上的荣誉上过日子。中央就是要我们从头来,自已创造自已的历史。210师这个番号,能否在中国军队的序列中永远存在下去,就看在座的各位了。我们要有打大仗、打恶仗的思想准备!”政委说。

“政委说得很好,历史是由我们自巳创造的。前一次与俄开战,顺风顺水。因为我们有空中优势。这一次开战,并不是我们一定会失去空中优势。二连浩特曾有三小时没有空中掩护,但他们顶住了。一个后备役守备队、一个武警机动旅能创造奇迹,难道我们一个齐装满员的师还不行吗?因此,我们在思想上要有这个准备,在战备上也要做这个准备。”

如果俄只出动37集团军来攻击阿勒泰,空中部队不算,37集团军有一个空突旅,每个师有一个空突营。空突旅有各类运输直升机120架,武装直升机48架。师的空突营也共有120架运输直升机。80架武装直升机。可一次运送轻装步兵十八个连。运送一个支援营。如果将这些部队一次性集中在一个要塞处,加上空中武装直升机掩护,要塞前面又有重装部队进攻。如俄釆用不断从空中增兵的方法对付一处要塞,那么这处要塞就会成为一个焦点。如果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俄就会用空中运兵的方法攻击另一处。或许直接机降阿勒泰。而我们还未算入他的空降部队。用我们的重装部队对付机降,空降部队,那它只有挨打的份。多备单兵防空导弹,使直升机最好有来无回,削弱俄的空运力量。如果空降部队一齐来,目标很可能是阿勒泰市。”朱东说。

“俄一旦短时掌握制空权,一定会出动空突部队,对付空突部队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空中打掉它。多备单兵防空导弹,我们的防空旅应先隐蔽,在关键时刻使用。”防空旅旅长马达说。“各旅的防空营分散集中在各交通要道附近,学习二连浩特的集火打击。现空降兵副司令员李林,原是空降兵的一个师长,台海战争时,用107火箭弹的空爆杀伤弹,油气弹对付日本伞兵,日本一个旅的伞兵落地后死的多活的少,甚至有的落地后还被满天飞舞下落的弹片杀伤。这真是一个创举。107火箭炮这个穷人的大炮我们有的是,对预备役守城部队多配,这个东西易学易会,我们的守备部队也要多配。”

“我们不能只想如何挨打,为什么不能敌进我进呢?打它37集团军的后方基地,伏击他的后续部队,迟滞它的行动。特战大队、空突旅、炮兵旅相互配合,可以使它顾头不顾尾。”特战大队长巫特说。“这一带的地形,我们特战大队巳摸了个遍,渗入俄后方,对于我们巳易如反掌,我们指示目标,远程炮兵,空突部队、空中打击部队相互配合,釆用敌进我进的战术,打乱它的部置。”

“这种打法应是首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特战大队训练应以此为重点。”肖参谋长说。

“我们这种师的配备,是以空中、远程打击为主。首要条件是要有空中优势。在绝对制空权下,我们是顺风顺水。在制空权对等时,打起就艰难了。如果没有制空权,又怎么打?通过今天的讨论,对我们的部队如何部署思路应当清晰了。既要考虑顺风顺水时,也要考虑逆风逆水时。那就是分散隐蔽,集中使用,按这个原则,由参谋处在图上标出,我们再讨论确定。”师长说。

“还有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参谋长肖枫补充说。

他们心里非常明白,下一场由美国支撑的战役,必定异常艰难。但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实际指挥官是美国国防部战略局长、策划这次对华战争的主谋尤里斯。要是知道了,特战大队长巫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一定会想尽办法摸了俄37集团军的司令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