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十二章 浏河血战(5)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35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size][/URL] 李峰连忙道:“连长,我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杀鬼子!目睹小鬼子的暴行,我若是无动于衷,那和禽兽又有何区别!” 黄瑾突然抬起头望着李峰,眼中闪烁着泪花:“云龙兄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将才!不管如何,大哥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以后才能更好的杀小鬼子!要把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李峰连忙道:“连长,我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杀鬼子!目睹小鬼子的暴行,我若是无动于衷,那和禽兽又有何区别!”

黄瑾突然抬起头望着李峰,眼中闪烁着泪花:“云龙兄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将才!不管如何,大哥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以后才能更好的杀小鬼子!要把日本人从中国赶出去,还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大哥只求你一件事,来年到大哥坟上,给大哥烧一份捷报!这样大哥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连长,您不会死的!这里每个人都不会死的!大家都要活下去!连长您说得很对!只有活下去,才能杀鬼子!”

黄瑾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好兄弟,我们十九路军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的炮兵太少,刚打没几天都被小日本打完了。火力不强,弹药也不足,弟兄们又损失那么大,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顶住小鬼子下一轮进攻!兄弟,你记住了,顶不住,你就带着几个弟兄们撤退!给我们九连留下种!”

“连长,我们誓与阵地共存亡!我不会走的!”这时候李峰早已深受感动,他不想丢下这些虽然认识不久,却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们。

“好了,云龙兄弟,时间不多,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估计天没亮小鬼子就会发动新的一轮进攻!”黄瑾拍了拍李峰的肩膀说。

“连长,我们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趁着天黑发动一起夜袭。”李峰恳求道。

黄瑾摇了摇头:“敌强我弱,而且我方官兵大部分都有夜盲症,怎么偷袭?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在晚上还能像白天那样看的一清二楚?”

连长说的都是实话,具体原因他也说不上来。主要是当年中国士兵营养不良,缺乏肉食,因此也就缺乏维生素A,普通士兵到了晚上都有夜盲症,连目标都看不清楚,又谈何偷袭呢?当年除了德械师和中央教导总队的士兵外,其他部队,包括一般的中央军士兵在内,要武器装备没武器装备,要弹药没弹药,要训练没训练。

李峰无奈,只好胡乱应了声,便躺在弹药箱上眯上眼睛。

也许是半个多月来的连日激战,他实在太累了,不一会儿就昏昏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的一声喊声把李峰从睡梦中惊醒。

“小鬼子上来了!这次他们的坦克都来了!”有人在大喊。

天还没有全亮,透过淡淡的晨雾,依稀看到日军已经拉好攻击阵势。扎堆的人群中,还隐约停着几个丑陋的金属怪物。那不是日军的89式坦克,又是什么!

李峰一个鲤鱼打挺从弹药箱上跳起,找到连长后,他焦急的说:“连长!鬼子坦克上来了!我们不能硬拼!这第一道战壕比较宽,其实也是反坦克壕沟!我们应该放弃第一道战壕,全部撤退到第二道防线去!”

黄瑾点点头:“对!不能和他们硬拼!退到第二道战壕去!”

这壕沟是第3营官兵按照李峰的提议所修建的工事,不仅是分段式战壕,有前后战壕,中间交通沟相连,而且后线壕沟中还有挖有防炮洞。只是上海地形平坦,而且土质松软,又没有足够的时间修筑更坚固的工事,这样的防炮洞效果其实很差。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正因为修筑了防炮洞,才使得第3营的官兵在日军炮击时损失减少许多。启示主要损失的人员,都是在日军步兵进攻的时候牺牲的。

日军阵型刚刚拉开,就听到炮弹摩擦空气的嘶鸣声。

守军阵地上不断地滚起炸雷般的巨响,气浪混着飞溅的泥土不断涌起,四处腾起硝烟火柱,在阵前炸成一片灼热的炎墙。

大约五百多名日军步兵高喊着“板哉”拉开冲击锋线,两辆89式坦克从后续位置压了上来,机枪喷吐出金属暴雨,火舌燎动,黎明漆黑的空中满是星星点点狂乱飞舞的曳光弹弹痕。爆炸的火光将天空照得通亮,不时地升腾起一两颗照明弹,整片战场顿时亮如白昼。日军步兵紧随坦克后面,掷弹筒手不停蹲下,把榴弹暴雨泼洒到守军阵地上。

炮弹榴弹落地,阵前双方阵亡士兵的尸体在火光中变成血肉碎块。空气中一股股灼热涌动,除了刺鼻的硝烟外,更多的还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不要乱动!等日军上来!放近了打!”黄瑾对李峰设计的这种反坦克壕沟还是很有信心。

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只是压低步枪机枪准星,对准成群结队逼近的日军。

日军坦克碾过满地支离破碎的尸骸,履带卷起阵阵碎肉,横冲直撞,推进到壕沟前。也许是日军坦克手发现壕沟的宽度超过他们的想象,坦克无法再推进,只好在壕沟前停下,以机枪和坦克炮对前方守军阵地一阵疯狂扫射。

所有的守军士兵都把头死死埋在第二道壕沟中,任凭日军坦克、机枪和掷弹筒如何扫射,就是置之不理。反正第二道壕沟的宽度很窄,而且蜿蜒曲折,日军要把掷弹筒榴弹和炮弹打进壕沟中也不是易事。

不久日军步兵就逼近了第一道壕沟,没有发现有抵抗者,这些日本人向壕沟中投进一排手雷之后,就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纷纷跳进壕沟中。

第一道和第二道壕沟之间距离四十米,而且第一道壕沟很宽,第二道壕沟的士兵可以轻松把手榴弹投进第一道壕沟中。

发现日军步兵跳进壕沟,营长周刚如大吼一声:“手榴弹!”

所有的战士们纷纷扬手,投出一排手榴弹。

日军拥挤在壕沟中,被一排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死伤惨重。

后面那些没有跳进壕沟的日本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马克沁重机枪和捷克轻机枪急促的长短点射之下,楞在壕沟外的日军士兵就如被收割的麦子一样一片片被扫翻在血泊中。

壕沟内日本人被炸得头晕脑胀,可是壕沟靠中国防线那一侧的沟壁上都是湿漉漉的淤泥,矮个子日本人根本爬不上去,只能从后面爬回去。回去之后又要遭到机枪扫射。不爬回去,又被手榴弹炸。

有人发现前沿壕沟和后面的壕沟有交通沟相连,一名日军喊了声:“这里可以过去!”

但日本人还是无法通过,交通沟中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封锁。狭长的交通沟内,兵力根本施展不开,冲进去就被机枪一片片射杀。

两辆日军坦克连忙扬起炮口,对准第二道防线一阵血雨腥风的扫射,机枪喷吐的火舌疯狂收割生命,炮弹把守军炸成一堆堆碎肉。投弹后来不及缩回的战士被击碎头颅;遭到坦克炮击的轻重机枪阵地纷纷熄灭火焰。

依托着坦克的掩护,沟内的日军士兵纷纷爬出,没受伤的人将受伤地同伴从弹雨横飞的阵地上拖下去。

忽然一条身影飞速窜出,冲入交通沟。那条身影腋下夹着一捆手榴弹。

“注意掩护!”李峰喊了声。

又是几枚手榴弹打着旋飞出,在阵前腾起一阵烟雾。

那条人影接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和纵横交错的壕沟掩护,就像是从地下突然出现的一样,突然从第一道壕沟中冒出,抱着一捆“嗞嗞”冒着青烟的手榴弹钻入日军坦克车底。“轰”一团明亮的火球从坦克车底喷出,那名战士粉身碎骨。剧烈的爆炸,引燃坦克内的燃油,舔舐的火苗冲开发动机盖,从车内喷出。

浑身起火的日军坦克手刚刚从车内钻出,就被重机枪扫成一堆碎肉。

第二辆坦克见势不妙,迅速倒档,急速倒车,从满地尸体中碾压过去。谁知坦克手没有注意到车身后面有一口泥塘,“哗啦”一声坦克陷入泥潭内动弹不得,任凭履带如何转动,只能扬起飞溅的泥浆污水,坦克像是趴窝的乌龟那样进退不得。

“打!给老子好好打!”黄瑾操着一挺ZB26捷克轻机枪,尽情扫射狼狈退下的日军。

谁知打了几梭子,枪机发出一声空响。

“子弹匣!给我子弹匣!”黄瑾吼道。

“连长,没子弹了!”

“连长!我也没有子弹了!”

黄瑾脸色大变:“我们还有多少弹药?都收集起来!”

剩余不多的官兵们纷纷报数:

“我还有三发子弹,一枚手榴弹。”

“我还有六发子弹。”

“我还有十发手枪弹,两发步枪弹。”

李峰汇报道:“连长,我还有五十三发手枪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