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凯歌 第一卷、寒风瑟瑟 第三章、欲罢不能

杜家六郎 收藏 4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


杜泽伟当兵后,在新兵下连便被分到了机关单位,这是一层上级领导的关系才理所应当的来到了机关单位。对于机关的生活,杜泽伟也过的习惯,整日除了在保障首长外,无所事事的荡漾在机关大院,日子过的舒怡坦荡。

当他来到部队后,愈加的对部队产生了绝望。感觉到部队除了单调无聊,寂寞孤独的三点一线外,也就是每天重复过着日子。失去了原本期望中的部队生活。在他第二年退伍的时候,奔着退伍的喜悦,却遭到了杜延盛的拒绝,要求继续在部队服役三年,然而这种近乎于崩溃的生活,却让杜泽伟接受了无法改变的事实,跟杜延盛进行了妥协,毕竟第二年退伍时的他才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年龄也就是当兵实际要达到的年龄,十六岁的他当兵也是有着父亲朋友的那层关系,才顺利的来到了部队。

杜延盛的朋友,是D总队的高级首长。可以说是这个总队的一把手,很简单的将这个事情办理的漂亮,杜延盛本是生意人,有着过亿的资产作为衬垫,交际的人物都是社会高层的领导。利用这层关系给独生子铺垫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不是问题,杜泽伟选择继续在部队服役三年的条件就是,三年后退伍二十一岁,在父亲的公司里面接任职务,继承父亲的脉搏。这就是妥协后的唯一条件。

在杜泽伟当兵的这两年,赵兰萍承受着对儿子的思念,多次要求去部队看望宝贝儿子,却屡次遭受到杜延盛拒绝。理由是杜泽伟正是处于独立阶段,脱离父母怀抱后需要一个承受阶段,锻炼出强健的身体及其刚毅的毅力。日后好在社会上打拼。杜泽伟在部队这两年,看到别的战友家人隔三差五都会寄来日用品,衣物和食物。偏偏自己的父母狠心抛下了自己,心中充满了抱怨和不满。在杜泽伟的观念中,自己的家庭条件不比任何人差,但是在机关这个复杂的环境内,面子上遭受着颇大的屈辱。导致了三个月或者半年不给家里打电话的矛盾产生。

转改了士官,杜泽伟拿上了工资。在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时,杜泽伟脸上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欣喜,看着手中不甚厚的两千多元工资,有了一丝的安慰。最起码能够自己每个月的正常支出。在机关这样舒适的环境内,拿着廉价的工资稍微的进行挥霍,最起码心中能够得到几分安慰。慢慢的看着生命的流逝,看着年华的蹉跎。在转改了士官就是一年晃了过去,进入第四年后,杜泽伟的好日子便到头,被发配到了深山老林不为人知的S中队。

杜泽伟将烟熄灭后,看着杨伟强问道“这里可以出去吗?电话可以使用吗?”

听到这话后,杨伟强咳嗽了两声。谈笑着说道“这个地方有一种元谋人的生活习性,任何东西都是自力更生。中队兵龄较长的老兵们,估计很多年都不知道电话长什么样子了”

咬牙切齿的杜泽伟有点接受不了,时代的快速发展,依电子产品为主线的光速发展社会,这里竟然不让使用电话。就在自己刚来的那一分钟,手机也被无情的搜刮。顿时心灰意冷,就是现在想要给杜延盛打电话的条件都没有,原本杜泽伟还想着能够在父亲的条件谈判下,顺利的逃离这个地方,看起来实在有点困难,根本没有可通信的设备进行联系,而部队内部联系的,只有军线电话,却不能对外使用。

杜泽伟摇摇头,惨淡而又发白的面孔好像西方吸血鬼那般,看起来有着邪恶的阴森和无穷的罪恶。一种犯罪感将整个人笼罩,持续中说着“该死的,看来我要在不久的几天,彻底长眠于此,请别忘记告诉他们,老子曾经活过。”

杜泽伟此时万念俱灰,在绝望中破灭了所有的希望。连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都无法紧握。听着寂静的楼层没有任何声音发出,除却自己唉声叹气的悲哀。自己的人生,犹如茶几般,上面摆满着杯具。

军号的响起,坐在小凳子上的战士听到后,迅速后将小凳子摆放在床下面,狂奔的去楼下集合,就在听到号音后,杨伟强一个箭步迅速的将凳子放在床下面,对杜泽伟喊着“楼下集合”。

杜泽伟看到所有人神速的朝着楼下奔去,而自己却迈着沉重的步伐走着下去,似乎双腿灌铅,又似老年痴呆。当自己到达楼下的时候,听到值班排长正在集合整队,向队长回到人员情况。而这其中自己却成为了漏网之鱼。

保存着尚有的一点军人常识,打报告进入队列后。队长跑步过来站在部队面前强调着“以后不管做什么,只要是集合,听到号音或者哨子响起,停止手中一切的工作,我不管你在做什么,哪怕你是在生孩子,也给我用最快的速度站在这里。今天有的同志跟乌龟没有区别,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说完后,李仁健便转过头朝着办公室走去。而杜泽伟清楚,刚才他犀利的话语中,随然没有指名道姓的将自己当众批评,但是只要是有着人的眼睛,都清楚那是指责自己,不仅是警告,也是最后的宽限。

在队长走后,一名少尉便站在了队列前面。看着大家语重心长的说着“刚才队长强调的事情,希望在下一步的工作中不要再犯同样错误”说完后,便组织部队进入三楼学习室看新闻。

这个少尉名叫赵裴轩,是S中队一排排长。也就是杜泽伟所在班的直接领导,一排所属的三个班,都是在赵裴轩的管理之中,杜泽伟来之后有所了解,在看新闻时,看着电视上画面的不断跳跃,心中却不知将李仁健谩骂了多少次,不知将李仁健多少代搬出来统统的进行了思想的攻击。当然,也只能从心中来宣泄对于世界的不满。

而此时杜泽伟应该庆幸这几天平稳的度过了两天的日子,还幸福的看起了新闻。在S中队中,每天除了吃饭时间,短暂的午休,以及晚上正常的睡眠时间。其他的时间完全的充分利用,进行着强幅度的军事训练,以及那些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反恐科目训练。最主要的是每天五十公里的武装越野。除此之外,还要进行自力更生的农副产,一天的工作如此之多,如此之沉重,都是杜泽伟当兵这四年未曾体会过的痛苦和绝望。

最具杜泽伟感觉到木讷不解就是手机问题,手机在来的哪一科被无情的上缴,理由是不允许任何战士使用手机。这是依据部队的条令条例来约束的,杜泽伟没有任何辩解的条件,作为这个单位的死规定,是绝对不可能破例的。

随然来到这里仅两天之久,但是杜泽伟对于李仁健早已经恨之入骨,不单是没收了手机之简单,更重要的是杜泽伟感觉到了李仁健处处为难自己,凡事都在刁难着自己,讨厌这里的一切,更讨厌李仁健这个人。

没有了手机的杜泽伟,与外界失去了一切的联系。即便是想要低头妥协的请求父亲调离单位,此时连最基本的通讯工具都已经失去,心中那一种彷徨的心情,就像掉进了万丈悬崖而悲剧。

想着刚才集合时李仁健在队列面前所说的话,愤恨而又恼火,恨不得用一把老刀将他活生生屠掉。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兴许安慰。想着李仁健那副让人痛恨的面目,若是有硫酸的存在,杜泽伟是毫不犹豫的从他头顶灌注下去,看着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李仁健,杜泽伟已经没有言语可以形容出来对他的痛恨。

看着其他的战友端坐静听的看着新闻,而自己却伏下身子趴在桌前,听着电视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一种将电视砸掉的冲动,这才来两天,已经彻底的崩碎在了这里,时间的增据,杜泽伟想到自己会不会成为神经病,或者说是脑子进水的状态之中。这是对人性的一种扼杀。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不知觉中听见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杜泽伟迷糊中睁开眼睛看着杨伟强在电视放门口喊着自己,瞄了一眼,整个偌大的电视放内只有自己趴在了桌上睡着,其他人不知所踪。

杜泽伟不慌不忙的从桌上翻起,迷茫的朝着杨伟强走了过去,问道“其他人呢?”

杨伟强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淡若的回答道“都集合了,等你呢!”

等到这话,似乎杜泽伟有了紧张,大步的跟着杨伟强朝着楼下走去。

看来杜泽伟也意识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仅仅是集合慢了点都遭到了李仁健的责骂,此时睡着没有参加部队集合,想必会遭来更严重的奚落。或者说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